战倾城

第12章 震撼

第十二章 震撼

这怎么可能!以月仲武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被那身无半点功力的废物撞开!可是事实却在眼前,月仲武不但被那废物撞开,而且还跌得那样狼狈!

大殿内外,所有的目光都目瞪口呆盯在那个径直走到月云霄身边坐下的俊美少年身上,心里掀起轩然大波!

此时此刻,若是再有人说月无缺是废物,那他便是天底下公认的傻子,白痴!

月仲武的功力已达青云中阶,月家青云高手便有二十几人,能排在家族十大高手之列,已是不可多得的天才。而月无缺竟然能一举将他撞飞,由此可见她的功力竟在他之上许多!

众人惊骇地望着月无缺,心中皆冒出一个疑问,可是看那少年的年纪,却又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一个才十三四岁的小子,怎么可能这么快达到紫虚之境!恐怕说出去也没人敢信!

而月云霄的眼睛,却猛地亮了起来。

“谢谢爷爷!无缺恭祝爷爷长命百岁,威武永存,浩然赫天!”月无缺对月云霄施礼笑道,无视周围人异样的目光。虽然她刚才露了惊人一手,此刻却依然镇定自若,满目淡然,好像并不将刚才之事放在眼里,才十三岁的年纪,便有这般沉稳的气魄与胆识,一言一行间隐隐透着一丝王者的霸气,着实令人惊叹万分。

月云霄的眸光更加明亮了起来,眉眼间都是浓浓的喜悦之色,这个孙子,总是出奇不意就送给他一份惊喜。

“好,无缺不愧是爷爷的好孙子!”月云霄捋着胡须重重赞道,又有些试探地问道:“无缺,你的武功现在进展到何境界了?”

月无缺不再隐瞒,微微一笑,朗声答道:“回禀爷爷,承蒙爷爷不嫌无缺天生废材,悉心教诲,无缺终于有幸在昨日突破紫虚之境,总算没给爷爷丢脸。”

紫虚之境!这个才十四岁的少年,竟然突破了紫虚之境!

殿内众人闻言,几乎个个惊呆得石化当场!

妖孽!妖孽啊妖孽!所有人的脑海中都浮现出这两个字,心里的震撼无与伦比!

就连四大家族之中突破紫虚之境的最年轻的高手——风家的风倾夜,月家的月魄,都是在去年十七岁才达紫虚,眼前的少年却只有十四岁!

十四岁的紫虚高手,不亚于玄机殿乃至整个云川大陆上的一个神话!

坐于贵宾席上首的风家子弟,也是个个震惊,失态地张大了嘴。

风玉亭眼眸阴沉睨着月无缺,心中好像在盘算着什么。

风倾夜看似平静地望着少年挺拔的身姿,俊美璀璨的侧脸,心中掀起了久未狂涌的暗潮。

望着月无缺镇定自信光芒耀眼的星眸,月云霄心中的不可置信和震撼渐渐消退,一股强大的惊喜狂涌上心头,忍不住重重一拍桌子,失态地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我月家,终于又出了一个紫虚高手!绝世天才!哈哈哈……”

老爷子的笑声震耳聩聋,直震得众人头皮发麻,心脏发颤,原本安静的大殿重又陷入纷乱议论之中。大家望着月无缺的眼神也发生了彻底的变化,由先前的鄙视,嫌恶,轻视,变成了惊恐,畏惧,惊叹和钦佩!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一个十四岁便妖孽晋级到紫虚之境的绝顶天才,玄机殿的神话,怎能不叫人震撼万分!又怎能不叫人心生畏惧!

原本臭名远扬的超级废物,在她惊曝自己是一名紫虚高手之后,顿时在众人眼中光芒四射起来!

月孤城坐在月云霄右手边,望着对面大放异彩的儿子,脸上的喜悦之色怎么都掩饰不住,眸中有点点惊喜的泪光闪烁。

月无缺正襟端坐于月云霄身旁,目光淡淡扫过大殿内众人神色各异常的脸上,唇边勾出一缕霸气的笑容,事实战胜一切,今天,她终于用自己的实力,将头顶上那顶废物的帽子撕了个粉碎!

不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学无止境,武无止境,要想永远站在人前,就必须永远立于武学强者的巅峰,只有孜孜不倦地追求,坚持不懈地努力,才能永久处于不败之地,超脱世外,畅游于九霄云颠之间,指点江山,笑看风云!

她决定,从今往后,要将心中的一切桎梏抛去,潜心修炼,以她的天赋和这种妖孽般的修炼速度,要想突破太虚幻境,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冷眼旁观月家一众嫡系旁系子弟,虽然表面对身为家主的爷爷恭恭敬敬,眸中却是阴云暗涌,妒羡之色悄然流露,一眼便知这些人都在觊觎月家家主之位,官场浸**多年,对这些大家族大豪门之间的明争暗斗她已是了如指掌。自家人尚且如此,外人更不必说了。

在她前面如废物般苟延残喘的十几年,爷爷和一双父母姐姐都不离不弃地照顾她,爱护她,从来没有嫌弃过她半句,光是这份真心爱护就足以撼动她的心。她暗暗立誓,从今往后,若是谁敢动这些关爱她的亲人,她必誓死护卫,十倍百倍报之!

月仲武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月家出了名的废物竟然叫他在月家一众子弟和无数宾客面前大丢脸面,直直把他的肠子都绿了!本来还红着眼火冒三丈想找月无缺报仇,可是在得知她竟然是超出自己许多的紫虚高手之后,整个人突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焉了!脸上的怒容变成惊恐万状之色,愣愣盯着上首华贵出众的少年,傻呆呆的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仲武,你现在可愿让位?”上首笑声骤歇,月云霄威严十足带着一丝严厉的声音赫然传来,月三爷月南鹏原本难看的脸色更是黑得吓人。

“仲武……愿意让位。”月仲武嗫嚅着答道,语气也放低了许多,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羞愧得真想立刻找个地洞钻进去。

“逆子,还不赶紧滚回来!”月南雄咬着牙骂道,望向月无缺的目光真个是仇恨万分。

月仲武灰溜溜回到月南雄身边,连头都不敢抬了,心中直把月无缺的祖宗十八代包括所有兄弟姐妹都问候了个百遍千遍,暂时忘了自己也是月家一员。

月怀容的眼神越发幽深起来,面上却不动声色微笑着,直夸月家又出了一位绝世天才。

月南英此刻的神情也如月南雄一般难看,目光更加阴鸷起来,听得月怀容夸奖月无缺,扭过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月怀容却不以为然笑道:“大哥,似无缺这般的年轻的紫虚高手,你不服也得服,再说刚才丢脸的是仲武,又不是你家敏敏,你又何必这般生气呢。”

“哼,二弟,你休要得意,不要以为自家出了个紫虚高手就洋洋自得!他再出色,也比不上无缺在老爷子心中的地位!”月南英压低声音,冷言相讥,语气中有激将之意,“有老爷子宠着,这下一任家主之位定然是月无缺无疑,你家月魄就算比那废物强上十倍百倍,恐怕连家主的边儿都摸不着!”

“呵呵,大哥的语气可真是偏激,我知你是在激我,只可惜你的算盘打错了,这月家谁当家主都无所谓,反正都是自家人,而且咱家月魄生性淡泊,志向高远,根本不屑这小小的月家家主之位,让大哥失望了。”

看着月怀容促狭的笑容,月南英气得恨不得扇他两记耳光,他怎么会有如此愚笨的弟弟!

就在这时,庄院大门外传来一声响亮的高喝:“水家七老爷和水家公子们到!”

大殿内的纷乱声顿时低了下来,月南英和月怀容也停下争执,抬眸朝院门口望了过去。

呜呜,亲亲也不给张票票支持下,咳咳,给点动力嘛!晚上“可能”有二更,又一美男出场,大家给点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