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3章 水家

第十三章 水家

水家?月无缺眸中划过一道亮彩,突闻月云霄慈祥的声音淡淡传来:“水家是咱们月家的盟友,水老爷的孙子水清浅比你上大三岁,小时候你们还见过二次面。为了助你恢复筋脉,我也讨了水家不少人情。”

月无缺一听便知爷爷的意思,是想让她与水家公子结交关系,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走。于是点头笑道:“谢谢爷爷提醒,无缺明白。”

玄机殿四大家族之中,水家排行第三,其实实力与风家月家相差无几。这四大家族不但人丁兴旺,高手如云,而且各有一项闻名天下的收藏,风家以家藏诸多神兵利器而出名,月家以家藏众多奇学宝典而闻名,排行第四的颜家,独门之技是毒术。至于水家,则是以妙手回春的医术享誉整个云川大陆。

而水家的孙少爷水清浅,不但是个年轻的紫虚高手,更将水家的绝妙医术学得出神入化,小小年纪便得了个医圣的称号。

月无缺前世的弟弟月无痕自小便身负怪病,终年卧病在床不起,虽然她请遍了西陵国内外有名的神医大夫,但都没能将他的病看好,因此在得知水家医术超绝后,便动了心思。她虽然身负绝世武功,却唯独没有学过医术,而且那本揽天谱上也没有医术记载,若是她学了一身超绝的医术,或许以后再得奇遇回到以前的世界,那么就能解除弟弟的病痛之苦了。就算不能回去,自己心里也能有点安慰。

思虑稍定,一行颇为壮大的队伍已行至大殿门口。

“没想到今年率水家众公子前来贺寿的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水七爷,失敬,失敬啊!”月怀容与月南英拱手笑道。

“怀容不必客气,算起来咱们水家与你们月家已有几十年的老交情了,若是太过客气便显得生分了!”水家七老爷水蓝风捋须谦虚笑道,却看也不看月南英一眼。

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丢脸,月南英心中好生气闷。

月无缺冷眸望去,只见那水七老爷看起来比月云霄稍小几岁,刚满六十的模样,着一身深蓝色长袍,身材瘦长,脸庞清癯,眉目慈蔼,面上挂着如沐春风般的笑容,一双眸子精光隐射,一望便知身手不凡。

“水老弟,咱俩可是好些日子没见了,今日一定得好好留下喝几杯水酒,不醉不归!”月云霄豪迈的笑声自大殿之上传了过来,殿内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

“呵呵,那是,那是,老哥的大寿,我这做老弟的当然要多陪老哥喝几杯了。”水蓝风一边笑着应答一边领着一从水家子弟朝月云霄走了过去。

到了距离月云霄两丈之处,水蓝风停下步子,对立在身后的一名紫衣少年笑道:“浅儿,老爷子的生辰礼物呢,还不赶紧拿出来献上!”

“是,七爷爷。”紫衣少爷含笑应了声,接过身后男子递来的一只锦盒,自队伍中闪身出来,上前两步,双手捧上,微笑道:“这是家主爷爷命清浅送给月爷爷的礼物,聊表心意,还望爷爷收下。”

水清浅一出场,大殿众人脸上立刻生出几分惊叹之色,就连月无缺也忍不住小小惊艳了一下。眼前这名少年,紫衣轻袂,俊秀挺拔,虽只是浅浅一笑,却已是璀璨耀眼,真个是明月之姿,明珠之辉,天下绝色,不过尔尔。

立在月云霄身侧的一名中年男子立刻上前,接过他手中锦盒,当众揭开了盒盖。

一阵异样的光彩立刻自那盒中散出,顿时吸引了殿内所有人的目光。

月无缺凝目一望,双眸中立刻充满惊叹之色。只见那锦盒之中,静静躺着一棵紫色绛珠草,周身散发着淡淡的紫光,煞是好看。

只听水蓝风得意笑道:“这紫色绛珠草是咱们水家花费了无数精力和时间才培制出来的,今年只出了三棵,不但能延年益寿,加速修炼,更能起死人,肉白骨,具有起死回生之效。”

只有三棵紫色绛珠草,便送给了月家一棵,足见水家对月家的重视。风家虽为四大家族之首,却没受过如此殊荣,这是否说明,水家并没有将风家看在眼里?风家子弟在心中暗自揣测,暗自对这水家生出了不满之心。

起死人,肉白骨!月无缺的心一下子被这句话打动了,眸中露出欣喜的光芒,有此灵药,若是月无痕在这里,定然能摆脱那困苦一声的病痛了。唉,只可惜……

“水老爷子竟然送如此大礼给月家,看来与月家的交情更进一层楼了。”风玉亭冷冷盯着那棵绛珠草,不动声色笑道,语气中透着一丝冷嘲之意。

“呵呵,彼此彼此,大家都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交情自然不错了。等风家老爷子的大寿,水家也一定会奉上一份大礼的。”水蓝风回答得十分圆滑,一句话便堵住了风玉亭的嘴。

“七老爷说笑了,五叔刚才在和您说笑呢,爷爷向来重客,届时水家朋友只要前来喝喜酒就成了,何须带什么礼物。”风倾夜微微皱眉,眸光淡淡扫了风玉亭一眼,对水蓝风说道。

风玉亭自知失言,讪笑几声,心里恼恨风倾夜当众驳了他长辈的面子。

月云霄瞧出他们之间的明讥暗讽,眸中闪过一道光芒,出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笑言道:“回去替我转告水老爷子一声,说老夫谢谢他的礼物,有时间请他来月家喝杯水酒,叙叙旧情。”身侧的一名中年男子立刻上前接过了锦盒,回转身恭敬地递给他。

却不料月云霄接过锦盒,转手便递给了月无缺:“这是你水爷爷的礼物,好生收藏着。”

望着爷爷宠溺的神情,月无缺微微垂眸,心里一阵感动,接过锦盒,轻声笑道:“谢谢爷爷。”

月家子弟们立刻妒嫉地红了眼,月南英更是气得心儿发颤,恨不得扑上去将那盒绛珠草抢将回来。这云川大陆,谁不知绛珠草乃是天底下独一无二的奇灵药草?如此贵重的东西,月云霄竟然随手就送给了那个废物!真的是太过分了!

水蓝风这才注意到坐在月云霄身边容貌俊美气质独特的锦袍少年,只觉眼前一亮,不由出声奇道:“咦,老哥,你们月家什么时候多出了这样一位风采出众的小公子?老夫以前可没见过呢!”

水清浅也睁着一双漂亮的星眸,好奇地打量着无缺,只觉这少年面熟得很,可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月云霄看了月无缺一眼,摸着胡子哈哈大笑道:“蓝风老弟,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她就是老夫的孙儿无缺啊,你以前还抱过她呢!”

提到月无缺的名字,他的眉眼之间尽是得意之色。

“月无缺?她真的是月无缺?”水清浅闻言怪异地盯着那锦袍少年带笑的清亮眼眸,心中惊诧万分,只是一愣之后,狂喜之色立刻涌上他的眼眸,“无缺弟弟,你可还记得我?”

月无缺直起身来,给他们施了一礼,这才对水清浅展颜笑道:“浅哥哥是我的朋友,就算多年不见,我也对浅哥哥尤记于心。”

对这温润如玉的俊秀少年,月无缺其实没有多大印象,不过他看见她时那惊喜的神情,却让她心里温暖不已,如此俊秀出众的公子,却会惦记着一个被称为废物的人,足见他心性宽厚没有偏见。

这个朋友,值得交。

“记得就好,这些年来,我也从未忘记过无缺弟弟,惦记着无缺弟弟的筋脉是否有所恢复。只是一直被爷爷逼着修炼,所以才没空出来看望无缺弟弟,还请无缺弟弟见谅。”

水清浅的言语甚为真诚,一股巨大的暖流自心底缓缓划过,让月无缺想起了前世在战场上那些肝胆相照真心关爱的兄弟朋友们,只觉全身的热血似乎都要沸腾起来,心里涌起无尽的怀念。

月云霄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水家孙少爷水清浅,果然是仁者仁心,比水家老爷子要强得多,无缺交了这样一个真心的朋友,以后路上的障碍也会少了许多。忍不住出声笑道:“没想到清浅对无缺如此上心,真是令老夫感动不已,老夫在此替月家感谢清浅的真心实意了。你们是远道的客人,若是再让贵客站着实在大大不敬,就请蓝风老弟和清浅先入席吧,有什么话后面再说。”

他说的不是代表自己,也不是代表月无缺,而是代表月家感谢水清浅,一言一语间无不昭示着他对月无缺的重视。

殿内众人闻言,微微一怔,复又将目光盯在那才十四岁的俊美少年身上,眸中露出些许鄙视。一个才十四岁的黄毛小子能担当得起一家之主之位?说出去简直是个笑话!就算她功力再高,没有丰富的阅历和过人的胆识,根本难以担当这么大的担子!

可是,鄙视的同时,众人心里却又对那少年有一丝不甘愿的肯定,看她高高在上却沉稳内敛的模样,的确有几分家主大家风范的架式。

水清浅朝月无缺点了点头,便率一众水家子弟按身份坐入了贵宾席中。

水蓝风却被月无缺脱胎换骨般的变化弄懵了,直到坐入席中,嘴里还在喃喃自语:“月无缺?她真的是月无缺?月无缺不是个废材吗?怎么会是这副样子?”

水清浅皱了皱眉,压低声音不满地说道:“七叔,无缺的模样根本不像废材,就算她曾经是,现在也不是了,你可不要再乱说话。”

“乱说话?你七叔我说的是事实,哪里乱说话了!不过,现在废材已经变成了良木,你特别为她培制出的紫色绛珠就没用喽!可惜,真是可惜啊!”水蓝风白了水清浅一眼,故意叹了口气。

水蓝风虽年过六十,却一生未娶,是以对水清浅宠爱无比,与他说话也比较随和,没有什么顾忌。

水清浅闻言,俊脸莫名地一红,狠狠瞪他一眼,暗暗磨牙:“七爷爷,莫再说了!再说我跟你翻脸了!”

“咳咳,浅儿脸红了,不说了,不说了,七爷爷再不说了!”水蓝风偷偷地笑,水清浅的俊脸越发地红,扭过头去,再不搭理他。

他们说话声音虽轻,坐于上首几位内家修为高深的高手却听得清清楚楚。

风倾夜古怪地挑了挑眉,唇角勾勒出一个讥诮嫌恶的弧度。

月无缺却为水蓝风的话忍俊不禁,这老头儿真是个老顽童,说话这般有趣。不过,水清浅为何会因这番话脸红?莫非他对月无缺也有情愫?难道这个世上除月出情之外,他也知道自己的女子之身?

漂亮的凤眸微微眯起,月无缺心中生出几分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