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4章 绝世少年

第一卷 潜龙重生 第十四章 绝世少年

须臾,又有两名少年跨入大殿,宛如两抹惊艳的阳光,立刻吸引了大众的目光。

左边那名少年,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身着雪光潋滟的银白色的锦袍,腰斜一块碧体通透的羊脂暖玉,一头墨染般的乌发用白玉簪高高冠起,狭长的修眉宛若刀裁,潋滟的双眸漆黑耀眼,一张俊美若仙谪般的脸庞更是犹如鬼斧神工雕刻般惊心动魄,唇角微微勾起,形容一个诱惑迷人的弧度,让人呼吸为之一紧!而他的气质,却又是那般高傲出尘,仿佛全身上下都散发着耀眼至美的气息,让人莫敢逼视。

这个少年,便是月怀容的长子,月魄,月家境内,几乎为全境少女痴迷的对象。月怀容一见自家儿子这般出色,脸上立刻浮上得意的笑意。

与他稍稍拉开距离并排而行的少年,年纪与他相仿,也是一身月白色的锦袍,眉目高雅出尘,气质清冷孤傲,却又透着无与伦比的高贵,宛若画中走下的仙子,优雅尊贵而不容亵渎。

月无缺一见他,眸光中划过一道欢喜的亮光,月出情!

这两个绝世少年一出场,华美的外表和强悍的气场立刻将大殿中的纷乱压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才复又恢复小声议论。

可是这两个少年倒也奇怪,明明是表兄弟,而且距离又不是很远,两个人却都望也不望对方一眼,旁若无人地径直朝前大步走去。

两人同时到达距离月云霄两丈之处,各自给月云霄行礼,说上几句祝贺词,这才转身寻找自己的位置。

看着这两个出众的孙子,月云霄也是满心欢喜。作为老人,最喜见到的便是自家孩子有出息了。

“出情哥哥,坐到这边来。”在月出情即将转身的那一刹那,月无缺出声招呼道。

对上她含笑的眼眸,月出情的心里宛如流过一道暖流,异常舒心,今日的她经过精心打扮,真个是俊俏出众,微微一笑,让他的呼吸有一刹那的停顿。

可是月家有规定,这上首是月家排行在前十的高手坐的,而且非得是月家嫡系子弟才行,而他月出情只是个表少爷,并不在前十高手的行列,这一坐下去,岂不是坏了月家的规矩?

可是月无缺的眼神和语气却不容拒绝,他也不想拒绝,能坐在月无缺身边的那个位置,是他心底的愿望。瞅了月云霄一眼,后者正用沉稳探究的目光看着他,眸光中涌动着慈祥的笑意,有期待,也有鼓励。

莫名的,他的鼻子一酸,好似有什么东西细细流进了他的心里,直达那心底最柔软处。自母亲将他带回月家,自母亲死后,他的亲外公,还有那些表兄妹们,都用异样的目光看待他,却不曾像月云霄和月无缺这般对他好过。

深深吸了口气,他感激地对月云霄点了点头,对月无缺展颜一笑:“好,我就坐在你旁边。”

说罢,在月无缺赞赏的目光中,径直走过去紧挨着她坐下。

他这一坐,座中立刻有人当场黑了脸,正是那十大高手中排名第九的月敏冲,月南英的大儿子。

他忐忑不安地偷偷扫了月云霄一眼,却正好碰见月云霄威严的目光,心中咯噔一下,完了!这下要被月出情那小子给挤下去了!

殿内众人悄悄屏了屏气息,这下又有好戏看了,不知那月敏冲会如何挑战月出情?

月南英见月出情坐了上座,月云霄竟然没有开口反对,心中也觉不妙,这个儿子虽然天资可以,却生性懦弱胆小,极不讨他的喜欢,可再怎么不喜欢他也是自家的儿子,好歹还占着月家十大高手的位置,若是被一介外来的野种给挤下去,这张老脸可就丢大了!

而月云霄已在这时沉稳地开了口:“敏冲,你下去吧。”

“是,爷爷。”月敏冲身子一颤,懊恼和不甘顿时涌上了心头!就算他再怎么不甘心轻易放弃这得之不易的位置,但也无可奈何,以他懦弱的性子,根本不敢像月仲武一般为了保护自己的地位和脸面与月出情提出较量,只得嗫嚅地应了一声,乖乖下了座,黯然退出了首席,心中对月出情恨得不行。

大殿门口的月南英气得咬牙切齿,却在接触到月云霄严厉的目光之后,心中倏然明白,月云霄这么做是在惩戒他!警告他凡事不要太过分,否则便会自食恶果!

可是偏偏他还无法提出异议,因为刚才轻轻一眼,他便从月出情的呼吸和步覆中看出月出情的实力更在儿子之上,而且,单凭他出色的外表,出众的气质,优雅稳重的神态,当仁不让的气魄,就比儿子要强上许多!

还有月无缺,十四岁的紫虚高手,与自家儿子相比,那简直是无法估量的差距!就像先前,月无缺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的时候,根本没有资格走进这子弟齐聚的大殿,更没有资格坐在首席了。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无论是在哪里,实力,都是决定一个人地位的关键!

无缺悄然环视了周围一眼,发现不少敌视的目光,心中不由慨叹道,看这形势,爷爷与月南英那一脉中的矛盾是愈演愈烈了。不过这也是情势使然,无论在哪个地方,根系庞大的大家族之间都会因利益使然而产生摩擦,几经下来便形成了家族大支脉间的矛盾。

“颜四爷和颜九少……呃,到!”门外这时又传来一声响亮的通报声。

月无缺微微挑眉,这通传的声音怎么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好像那通传之人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之后突然噎了一下似的。

大殿众人也纷纷觉得奇怪,待那颜家的大队伍一进来,大家的脸色微微变了变,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只见那率先走在颜家队伍前面的,是一顶四面围纱的软轿,由颜家四个身着颜家嫡系服饰的青年男子抬着。微风乍起,那四片雪纺轻纱在半空荡漾扬起,隐约可以看见一袭耀眼的锦衣斜斜地慵懒地靠在里面,右手托着腮,看不清脸面,那模样好似在假寐一般。一头晕染了墨玉光泽的黑发无拘无束地倾泻而下,如乌云般覆盖在男子的半个肩头上,有一络略显凌乱地垂落在男子的胸前,显出几分风流倜傥的模样来,可是那风流倜傥之中又隐隐显出几分不容侵犯的傲气,两种截然不同格格不入的气质混合在一起,在这名男子身上却是那般的自然,那般的和谐。

光是这样一个浮光掠影般的潋滟身影,便叫人浮想联翩,不知这轿中男子的真实容颜,是否如联想中那般倾国倾城?

月无缺心中不由暗暗称奇,在四大家族精英相聚的时刻,这名男子竟然敢摆如此大的排场,当真是狂傲张扬之极!看他的身份和年纪,绝不可能是那颜四爷,应该是那什么颜九少才对!

可是,当她看清那颜九少左右身侧盘旋着的两条胳膊粗的的银光闪闪吐着红信子的大蟒蛇时,不由大吃一惊,这才明白为何所有的人在看见颜家的轿子之后都变了脸色。她前世阅历也算广范,虽然认不出那两条蛇是什么蛇,却看得出那两条银蛇年岁较长,而且剧毒无比,否则也不可能令这殿中的一些高手色变。

再看那带头走在前头的脸色不佳的中年男子和那四个同样脸色难看的颜家子弟,月无缺的唇角不由微微上扬,看他们的模样,似乎并不乐意排如此大的排场过来?

果然,月出情清雅好听的声音轻轻传了过来:“早就听说颜九少张狂不羁,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月云霄虽然神色淡定,但那眸中却有什么东西在暗涌。风玉亭和水蓝风的脸色也不甚好看。

月魄安静地坐于月孤城身侧,望着殿门外渐渐逼近的大队人马,面上浮现出若有似无的冷笑。

现如今四大家族之间也是波潮暗涌,这颜家在上三家面前如此张狂,实是有挑衅之嫌。

“瞧颜家这排场,也太嚣张了吧!竟然丝毫不把上三家放在眼里!”

“说的是,这几年来颜家势力日益庞大,再仗着有一手独步天下的独门毒术,连魔族和魔兽都奈之不何,行为也越来越放肆了!”

“此话不尽然,颜四爷怎么说也是个懂得分寸的人,估计不会做出这般不分轻重的事情来吧!听说那颜九少颜月夭一向行为**不羁惊世骇俗,而且颜四爷的脸色那么难看,这件事估计是他所为……”

……

不多时,轿子便到了大殿门口,一阵强劲无比的凌寒之气迎面扑来,周遭的空气几乎要为之冻结凝固,众人脸色煞时一变,除月云霄风玉亭等功力高深之人外,其他功力在青云之境以下的弟子,只觉酷寒侵体,赶紧运功抵挡,一张惊恐的脸刹那间已经冻成了青色。

“这是??”月无缺暗自运功,驱散那骤然袭来的森凌寒气,皱眉问道。

月出情悄悄握住她的手,轻轻笑道:“颜九少身边那两条银蛇,乃是来自雪域森林中的千年冰蛇,属灵兽类,能听人语,一旦认主,便永远效忠主人。若能得一灵兽,便等于得到了一个能同生共死永不背叛的强大伙伴。”

他的目光之中充满向往之色,永不背叛的朋友,若能得一这样的朋友,他此生便不必如此孤独了。

千年冰蛇,如此这般强大的凌寒气息,那颜九少距离蛇那么近,却依然悠闲自若,看来他的功力着实不可小觑。

温暖的感觉自月出情白晰细腻略显粗糙的掌心传来,月无缺心头暖暖的,少年向往却略带忧伤的眼神激起了她心中的怜惜之心,反手握紧他的手,似下定了决心般,抬头对他粲然笑道:“若有机会到那雪域森林去,我一定捉一只永不背叛的灵兽给你!”

“谢谢。”月出情脉脉地望着她绚烂之极的笑容,心中默默地想,若这一生有你相伴,就算是远离尘世,隔水一方,我也心满意足……

只可惜,你是注定要如王者般走在世界顶峰光芒四射的人……

水清浅偶然瞟到他们之间异样的神色交流,心中微微一窒……

“四叔,冷月山庄到了吗?”一个极其慵懒极其雅致却又极为诱惑迷人的嗓音自门口传来,打断了大殿内低低的骚乱。

走在人前的颜四爷极不耐烦地哼了一声:“到了!”

“到了就把轿子放下吧,坐了这么久的轿子,可把本公子给累坏了。”轿中俊美的人影慵懒地坐起,毫不避讳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伸手摸了摸身侧两条银蛇,笑道,“小乖。小小乖,咱们今儿是客,可不能这般放肆,赶紧把你们的冷气收起来吧。”

那两条银蛇似听懂了他的话般摇晃着巨大的身子吐了吐腥红的蛇信,空气中那股压迫极强的凛然寒气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气温重新回温,所有的人都不禁松了口气。

抬轿的四人脸色这才好了些,吐了口气,轻轻将轿子放下。

月无缺闻言眼角直抽,小乖?小小乖?那么凶猛的巨蛇竟然被他唤做小乖乖,这简直是……暴殄天物!

可是,当她看见那颜九少的真容之后,眼角又不自禁地抽搐了几下,今儿个,得是选美大赛?否则,又怎会有如此多的绝色美男齐聚一堂?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门外又传来一声高声大喝:“玄宗光明二老到!”

这次通传声音如此之大,显示出来者不凡的身份和地位。

光明二老!这四个字宛如炸弹般,让大殿内外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所有的人立即站起身来,肃面垂袖,抬起头恭敬地朝殿门外张望而去!

就连月云霄,水蓝风和风玉亭也立刻站起身,端正脸色下了首席大步流星向外迎去!

就连那张狂不羁的颜九少,也微微皱了下眉,随即又露出一脸风流不羁的迷人笑容,拂了拂衣摆,领着两条银蛇漫不经心退到一旁。

玄宗的人,果然好气派!月无缺的眼睛倏地亮了起来,对那强者聚积之地——玄宗,充满了好奇和向往!

亲们继续给力啊,收藏+票票+留言!暂透后面情节:雪域收魔兽,进修玄宗光明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