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5章 光明二老

第一卷 潜龙重生 第十五章 光明二老

在神机阁中,月无缺便翻看过一本有关介绍玄宗的史册,知道玄宗是玄机殿的精英集合地,总部建立在离此颇为遥远的波帝山下,名为多罗幻殿,那里强者云集,适者生存,每隔七年,那边便会派人前来四大家族选取符合条件的精英之才带去多罗幻殿培训成伏魔士兵,用以对抗魔族的攻击。

而这光明二老,据说是多罗幻殿中除玄宗宗主以外有名的两位大人物,多罗幻殿中用来为玄宗培养伏魔精兵的光明学院,便是用他二人的名字所取。

两具矫健的身影已在片刻间自山庄大门飘然走了进来。

“参见光明二老!”来不及细看,在场的贵族子弟和山庄仆佣们都在月云霄水蓝风的带领下诚惶诚恐跪下行礼,原本纷吵的山庄立刻寂静一片。

区区两名长老,便要叫所有人给他们下跪,这架子,似乎端的太大了点。月无缺唇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讥讽的笑意。

她一向性情狂傲,连天地和天子国君都不曾跪过,又岂会跪这两名世俗凡人!

只见那进来的两名老者,身材魁傲岸,面目肃然,皆着一件镶着金丝边的暗纹黑袍,年纪相当,都在七十上下,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凛然迫人的气势。

见庄内众人恭敬地跪拜在地,左边那名黑袍老者,玄光长老,只是负手于背,高傲淡漠地昂着头,面无表情地望着前方,那里,有一个气质出众的锦衣少年并未谦恭地下拜,而是笔挺地立在原处。

这个人,正是月无缺。

望着那双直直望过来的黑亮耀眼毫不示弱的眼眸,玄光的眸中泛起一丝亮彩,眨眼便隐入瞳眸深处。

而那灰袍老者玄明长老,正好与玄光长老相反,面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显得和蔼可亲。月云霄刚一跪下,他急忙快步上前,一把扶起月云霄,笑道:“月老爷子快请起!你可是今天的老寿星,怎能行如此大的礼!”

月云霄起身,态度谦和地笑道:“两位长老身份尊贵,老夫怎敢越礼!筵席已摆好,就等着两位贵客前来,请入内喝杯薄酒洗洗风尘吧!”

“月老爷子今天大寿,我们肯定要和老爷子你多喝几杯了!”玄明客气笑道。

话音未落,玄光长老冷冷的声音突然响起:“那个人是谁?好大的胆子,见了玄宗的人竟敢不下跪!”

众人闻言,皆悄悄抬眸朝玄光长老所望之处望去,看那胆大之人是谁,却不料,又是那在今天出尽了风头的月无缺!

“这个臭小子,不知道冒犯了光明二老等于冒犯了玄宗吗?要是二位长老怪罪下来,月家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该死的!这个小兔崽子想连累我们跟他一起受罪吗!”

月如霜和月如冰两姐妹距离月无缺较远,虽然心中着急,却也只能干瞪眼。

月出情悄悄拉了下月无缺的衣袖,示意她跪下,可是后者执拗地根本不理,反而踏步走了出去,只得叹气作罢。

望着那个俊美挺直的身影,风倾夜眸中悄然又浮现出一丝暗涌。此刻的“她”,与他记忆中的那个人差别太大了。可是,就算她再如何出色,他风倾夜也不能与一男子成婚!

月云霄回头一望,不由暗暗叫苦,强作笑颜道:“抱歉,那个人正是老夫的孙儿无缺,自小没见过什么世面,无意冒犯了两位长老,还请见谅。”说罢,又扭头给月无缺递了个眼色,沉声喝道:“无缺,还不赶紧给二位长老跪下!”

虽然欣赏月无缺的胆识和勇气,可是他也不能置月家于不顾。光明二老在玄机殿的地位仅次于玄宗之下,若是惹恼了他们,只消他们轻轻一句话,月家的百年基业便要毁之一旦了!

“月无缺?他是月无缺?”玄光长老一听,望着月无缺的眼神立刻变得古怪起来,说话毫不客气,“他就是你们月家的废物?”

玄光长老也惊诧地朝那自大殿中优雅走出来的俊美少年,有着这般慑人眼神的出众少年,怎么看也不像个废物啊!

那“废物”二字,立时让月云霄皱了皱眉,虽然这二位长老身份尊贵,但也不能这般出口侮辱他的亲孙子。

月无缺的声音已传了过来:“长老觉得我像个废物吗?若我月无缺是废物,那么这世上的废物恐怕多了去了!”

好狂妄的口气!

两位长老皆不由惊奇地挑了挑眉,他们活了一大把年纪,很少有人敢用这般狂妄的语气跟他们说话呢!果然是少年轻狂!

那些跪下的人则暗自脸红,这小子真狡猾,竟然把他们也一齐骂进去了!

不过他说的也对,若是像她那般妖孽的高手都是废物,那自己岂不是连这地上的一粒尘土都不如了!

“无缺!长老面前,不得放肆!”月孤城望着月无缺轻叱道。

“爹爹,我这不叫放肆,只是实话实说。”月无缺微笑道,丝毫不惧地望着那光明二老。

玄光长老仔细打量着那面带微笑走来的翩翩少年,冷哼一声,问道:“月老爷子,这小子玄术修为到什么程度了?”

“今年才突破紫虚之境。”月云霄沉稳答道。

“紫虚?”

这小子看起来不过十四尔尔,竟然是个紫虚高手?

光明二老顿时都惊讶了,十四岁的紫虚高手!这修炼速度也太妖孽了!比他们突破紫虚的年纪还要提前两年的时间!

一介废物竟然能突然转变为一个绝顶高手,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只是这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光明二老也是见过场面的人物,只是稍稍一惊,便又恢复了镇定。

若是让他们知道月无缺仅仅用了三个月便由玄心术最低级突破紫虚,恐怕会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眼眶了。

片刻工夫,月无缺已来到二位长者面前,微微弓了弓腰,轻施了一礼,笑道:“抱歉,无缺一向不行跪礼,还请两位长老莫怪。”

“无妨,无缺小小年纪便有这般胆识,着实令老夫佩服。”玄明长老乐呵呵笑道,抬手似亲热地拍上了月无缺的肩膀,“龙虎世家不出犬,月家又要出虎将了,恭喜老爷子啊!”

一股强劲的内力悄无声息朝月无缺的肩头压下,宛如泰山压顶。

老家伙,竟然用这种法子来试探她!月无缺依然面带微笑,眸中冷芒一闪而过,体内悄然聚积一股内劲,轻易将那玄明长老的劲道卸去。

“多谢长老夸奖,爷爷已经备好筵席,请两位长老入殿上席吧!”她笑得风淡云轻面不改色,玄明长老心中暗暗吃惊,这小子果然已破紫虚之境,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功力,而且有胆有识,一言一行间颇有王者之风,果然是棵好苗子!

心中立刻对这少年起了赏识之心。

“年少莫张狂,否则早晚会栽个大跟头!”玄光长老冷哼一声,越过月无缺,大步朝前走去,“都起来吧!”

下跪的人群,这才如得到大赦般地直起腰来。

月无缺望着玄光坚挺的背影,唇角微微上扬,人活一生,要的便是肆意随心,否则拘手拘脚拘身拘心,又岂会开心自在?若不张狂肆意,又如何登上那让世人敬畏的顶峰?

筵席毕后。

空旷的议事殿,只有光明二老坐在主座上喝茶。

“你觉得那个小子如何?”玄光长老饮了一口茶,突然出声打破了殿内的寂静。

玄明长老有些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我刚才试探她的时候,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怎么明知故问?”

玄光长老依旧冷着一张脸,冷哼一声:“功力的确是不错,就是性子太狂妄了!”

玄明长老用茶盖轻轻拂着飘浮在茶水水面的几瓣绿芽,悠然说道:“的确,她的性子的确是狂了些,不过,我喜欢。”

玄光长老立刻两眼一瞪:“你在故意跟我作对吗?”

“非也,非也,我只是觉得,她的性子,与你年轻时候有些相似罢了。年轻人嘛,总要狂一狂的,否则等到年华老去,想狂也狂不了。”玄明长老笑吟吟看着他,“而且,我看得出来,你对她,也很感兴趣!”

想到那双明亮慑人毫不畏惧的黑眸,一身浑然天成的尊贵威严之势,一言一行间透着霸临天下的气息,玄明冷漠的伪装终于有些破裂,唇角微微上扬:“的确是棵好苗子,若是好好栽培,恐怕她的成就不在你我之下!”

“那是当然,那个孩子,是个天生的霸者!”玄明长老毫不吝啬地赞叹道。

“哼,太过狂妄,总有吃苦头的时候。一时的天才之象,并不代表她永远就是个天才!”玄光长老又恢复了他那冷肃淡漠的面容。

明明很喜欢那孩子,却偏要说这些话,真是个怪脾气。玄明在心里暗自嘀咕,脑海中又浮现出另外几个出众的身影,眸中染上几分笑意,问道:“另外几个孩子呢?看样子似乎都达到了紫虚之境,而且还有那两条千年冰蛇,不是功力超绝反应灵敏之人,根本无法捕到。”

看来这次到来会有很大的收获了。

玄光长老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因为门外已经传来了脚步声。

“长老,人已经带来了。”

“进来!”

继续收藏+票票给力吧,某意感谢了!(*^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