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6章 宗主之令

第一卷 潜龙重生 第十六章 宗主之令

待光明二老一走,宾客一散,月云霄立刻将月家嫡系子弟和旁系子弟都召集在一起,召开家族会议。

看着月云霄脸上那少有的凝重之色,众人心里皆敲起了边鼓,惴惴不安地在底下窃窃私语。

望着殿上正襟端坐满面沉肃的爷爷,月无缺微微挑眉,小声对身边的月如霜问道:“大姐,你说那光明二老对爷爷说了什么事,竟然让爷爷如此担忧?”

月如霜摇了摇头,面色也是一样的沉重:“我也不知道,爷爷向来处事不惊,沉稳从容,从不曾像今日这般神色凝重过。”

“我猜,有可能是与玄宗相关的事情吧。”月如冰在一旁压低声音插嘴道,印象中,只有牵扯到与玄宗有关的事情,爷爷才会这般凝重。

与玄宗有关的事情?那会是什么事情?月无缺蹙了蹙眉,正待再问,月云霄已然从座上站了起来,极具威严地朝下面摆了摆手,底下立刻安静下来。

“现在,我有两件事要向大家宣布,希望大家听完后稍安勿躁。”月云霄威严的声音在大殿中响彻,声音虽然不大,但夹杂着浑厚内劲的声音却震得每个人耳膜微微发颤。

月怀容微微皱眉,他也猜不透,到底是何事,能令月云霄情绪波动。

“第一件事,就是,宗主下令,即将招一批新人进玄宗培训,十日后便会前来领人。”

话音一落,底下立刻沸腾了!

要知道,在这玄机殿,强者云集的玄宗可是所有人的梦想!那是个能让理想绽放光芒的地方!

因为从玄宗走出的任意一个三星强者,他的身份和地位都堪比一家之主!

这里有必要解说一下,在玄宗的等级,是按星级来计算的。宗主十星,长老九星,护法八星,大领主七星,小领主六星,依次类推,一星便是玄宗最低等的级别,也就是炮灰级。比如那光明二老,便是玄宗中除宗主外身份最高的人物。

月无缺听到这个消息,眼睛不由一亮,她正愁没法进玄宗,没想到机会就来了。

却听月如冰在一旁极其兴奋地叫嚷道:“太好了!我也能进玄宗了!”

月无缺奇道:“女子也能进玄宗吗?”

在她所认知的世界,明文规定,女子不得入军上阵,更不得入朝为官,除她这个特例以外。

“当然!我月如冰生平最大的希望便是能进玄宗,这回终于能如愿以偿了!”月如霜脆生生笑道,一张俏脸兴奋得染上了红云,“无缺,你说要是你二姐我穿上那一身潇洒的伏魔士兵服,会不会很帅?”

月无缺不禁哑然失笑,敢情她想进玄宗就是为了穿那一身衣服?

月出情在一旁笑着给她释疑:“玄机殿向来世风开化,只要有一身本领,女子也能进玄宗入军当兵。但凡在玄宗中混到三星以上,那么他的家族也会因他而光耀。”

他的目光中折射出兴奋的光彩,看似对那玄宗也是向往之极。

月如霜却在一旁蹙眉道:“我倒觉得此事有些蹊跷,玄宗的人才选拔规定是每七年一次,前年才选过,这才过了两年,怎么又要选拔,这其中肯定有原因。”

月出情一听,果觉有理,也不禁疑惑地皱起眉头:“说的不错,我差点将这个给忘了。可是,是什么理由让宗主下这样的命令?”

月如霜还未回答,月云霄的声音又传了过来:“第二件事,魔族最近又猖狂起来,不但于五日前偷袭玄宗总部边境,还向玄宗宣布,三十年和平之约至此结束!”

此话一出,大殿内沸腾的气氛骤然降至冰点!

几乎所有人脸上都出现惊惶之色!三十年和平之约至此结束,这就意味着玄宗和魔族的战争又要开始了!

各色神情在大家脸上划过,疑惑,紧张,激动,但更多的是恐惧!

二十年前那惨烈骇人的一战在脑海中浮现,有胆小的人甚至开始颤抖,牙齿打战!

那一战,据说打得极其恐怖,尸体遍野,血流成河,白骨堆山,冤魂哀号。在魔族弹尽粮绝之际,魔族中那位大祭司冥休竟然施用魔族中最厉害的控魂术,操纵着一干死尸与伏魔兵团作战,最后终于扳回一成,与玄宗打了个两败俱伤。想像一群浑身染血断臂缺肢少头的死尸蜂拥而来的情景,那群死尸里面,有魔族的死士,也有自己刚刚战死的玄宗弟兄,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可是你却必须挥舞着大刀砍在他们已经残缺死亡的身体上,那种悲痛欲裂的感觉,那样惊心触目的场景,何其的悲壮,何其的恐怖,又是何等的惨烈!

月云霄和月孤城、月怀容、月南英三兄弟便曾参加过那一战,想起那一战的惊心动魄,依然头皮发麻,心有余忌。

随后两军主帅便在阵前立下誓约,三十年内双方不得开战,相互制约三十年的和平之期,以便休养生息。

月无缺虽然并没见过那一战,但记忆中却对那一战有印象,想必是原先的月无缺听人说过,她纵横沙场多年,根本没听说过这样的死尸战争,脸色也不禁变得沉重起来。像魔族那样的打法,当真是讨便宜多了。

静默片刻之后,终于有人忍不住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这怎么可能?玄宗和魔族魔主不是已经定下了三十年和平之期吗?如今时期尚未到,他们怎么就出尔反尔了?”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若要那些魔族妖孽恪守信用,恐怕要长江水倒流了!哼,就算那魔怪入侵又怎样,我玄宗的勇士们照样把他们杀得片甲不留!怎么,看你们这副模样,是害怕了吗?”

一个清朗入耳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大殿内响起,众人闻声一望,月无缺!又是月无缺!

那风华俊美的少年负手立于人群之中,宛如鹤立鸡群,俊美的脸庞上露出无所畏惧的傲气。

月云霄望着月无缺,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个孙子,不但天赋奇高,而且胆识超绝,真是越看越满意。

“这小子,就知道抢人风头!”

“就是,俗话说初生之犊不怕虎,等她见识到那魔族控魂术的厉害之后,看她还怕不怕!”

“年轻人啊,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议论声未毕,又一道略带讥诮的优雅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朵:“害怕?呵呵,区区一些妖魔鬼怪,我等还不放在眼里,就怕某些人只会说些空言妄语,到时候吓得屁滚尿流。”

众人一望,却是那月怀容的的长子,清高孤傲的月魄,雪白衣衫飘飘若仙,一双月华般清冷的眸子淡淡盯在月无缺身上,唇角微微勾起一抹似笑非笑。

十四岁的紫虚高手,果然是狂妄不羁,就不知道到了真正的战场之上,你是否还能保持你一如既往的狂傲之心?他原本对她并无兴趣,可是现在却突然很想瞧瞧,这个由懦弱废物变成狂妄高手的小小少年,在那血腥遍野妖魔成群的战场上惊慌失措的样子。

“说的好!我月家子弟都是热血男儿,怎会怕那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东西!

“为保自己的家园和亲人,就算是抛头颅洒热血也在所不惜!”

“对!我们一定要和魔族誓死对抗,将那魔族妖孽赶出云洲大陆!”

立即有人高声附和道,望着月魄的目光充满敬畏。

月无缺静静与那白衣少年对视,他漆黑潋滟的眸中有讥诮,有挑衅。不禁冷然扬唇:“放心,就算是战死沙场,我月无缺也绝不会当逃兵!”

“彼此,彼此。”月魄冷笑。

月出情为月无缺那句“战死沙场”皱了下眉,下意识地握住了她的手。

“好,好!大家果然个个有胆量有出息,不愧为我月家的子孙!”月云霄打断了他们的谈话,站起身来,开怀笑道,“稍后大家便可在议事殿那边报名,十日后玄宗就会派人前来接你们!希望大家到了战场上,英勇杀敌,为我月家争光!”

“是!”众人齐声吼道,声音震耳欲聋,直冲云霄!

月无缺潜藏在心底的豪气被这一声吼喊了出来,想到战场上万马奔腾万军交戟的壮阔情景,全身的热血都沸腾了起来!

待众人都散场后,月云霄单独把月无缺留下,慈爱地望着她笑道:“无缺,你是两位长老点名要带走的,到了玄宗之后可要好好修炼,千万不能懈怠。你的玄术内修虽然达到紫虚之境,但是没有学过什么战技,比起玄宗中的一些前辈,肯定要差些。玄明长老走时留下了一本战技秘籍送给你做见面礼,这几日你就好好参悟参悟吧。”

“谢谢爷爷教诲,无缺一定好好努力,不负爷爷期望。”月无缺接过那本秘籍,欢喜地笑道,心里对那玄明长老顿生好感,这个老头儿,果然比那个冰块老头要和善些。

回到房里,月无缺迫不及待翻开那本战技秘籍。爷爷那句话让她产生了一丝压迫感,她自己心里也很明白,光有一身好的内功和玄劲是远远不够,如果没有战技作辅,根本不能将自身的潜力全身引爆出来,而且以后面对的敌人将不再是平凡的人类,而是魔族,会使灵幻之术的魔族,那么战技便变得尤为重要。

虽然她前世武功超绝,但自来这个地方之后,光是修了玄心之术,并未练习战技,当下要做的,便是将玄心之术和战技结合起来,使之相互融合,以后对敌之时才能运用之如,使之爆发出超越本身的强大威力。

月无缺天生喜武,将这本秘籍翻看到一半,便心痒得再也坐不住了,将秘籍藏在身上,自后窗窜出,察看四下无人,便足尖一点,悄悄往那后山禁地飞身而去。

那里不但地方开阔,而且清静,特别适合修炼战技。只要施用玄心中那招“玄心之界”,在周围布下结界,就算弄出惊天动地的爆炸之声,也不会有半只耳朵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