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7章 修炼战技

第十七章 修炼战技

画地为牢,结界布好,月无缺朝四周张望一眼,便盘腿坐在地上,闭上双目。又依照书上所述,将积聚于丹田的玄心真气慢慢游行之全身。

半个时辰之后,蓬勃的真气贯穿全身,达到满溢状态,紫色的光芒自少年足下发出,渐渐笼罩全身。她的身子仿佛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托起,慢慢飘浮在空中,距离地面一丈。

突然,少年双眸圆睁,眸中似有雷电划过!身形如闪电般暴起,掠至半空,蓦地大吼一声,脚朝上,头朝下,双掌朝着地面猛地一推,但见两股强大的紫流自她掌心喷泻而出,结界之内顿时狂风暴起,地动山摇!

只听“轰”地一声巨响,但见那地面之上,竟然被她以掌力深深轰出两个十丈多深的大坑!

这后山只有地面铺着一层泥土,不过半丈,泥土以下全是坚硬无比的石头,可是这坚硬无比的石头竟然被月无缺以掌力轰穿十丈左右,而且周遭地面的混土也被掌风刮得露出里面的石面,这般强悍的暴发力,当真是恐怖如斯!

若是将这两掌用在战场上,定然能以一敌众,横扫千军万马!

这样冲击眼球的情景,这般妖孽的消化工夫,要是叫月云霄知道了,定然也会目瞪口呆!

因为在他的预测中,旁人要消化掉这本超绝的战技,并且将之运用发挥自如,至少也得个几年几载,愚钝者几十载也不可能成功。像月无缺这般的天资,只需费上个几日即可。

若让他知道月无缺只花了短短半个时辰便将之消化并运用自如,不呆掉才怪!

“哈哈哈,不错!这本战技果然比我先前看过的那些劳什子武学名谱要强多了!”月无缺落定地面,轻轻喘息,脸上带着强烈的兴奋。

在为这本战技兴奋的同时,她却根本不知道,她并没有将这本战技的所有威力发挥出来,她更不知道,这本战技,是一本斗气战技,而不是玄心战技。

在武学的道路上,共分两种大的境界,这两种大境界分别是先天之境和后天之境。而在这两种境界之下,又分四种境界,分别为,天、地、玄、黄!

天、地之阶为先天,玄、黄之阶属后天范畴。她此刻正踏足在那玄之阶之中,以她如今的紫虚之境,在玄之阶中虽是高手,但若是与那踏入先天之境的修为者相比,那就不值一提了。

而且,自古以来在玄机殿中流传的那种说踏破太虚之境便能超脱九霄之外的说法并不准确,因为修炼者到达太虚之境便不能再有所突破,除非转而另修一种比玄心真气更加超脱炼气没有限制能无限延伸的东西,那就是——斗气!

在这云川大陆上,玄宗和魔族以外的区域,名为奉圣中原,那里,便是以斗气为主。只是那斗气虽然比玄心术要超脱许多,但是修炼升级却较玄心术更为艰难,而且玄机殿中的紫虚之力就已相当于斗气中的六段斗之力,太虚之境就已是九段斗之力了。

而奉圣中原因为发展较晚,所以并未因修炼这种先天斗气就在三足鼎立中崭头露角。但是有句俗话叫,后来者居上,在月无缺一统云川大陆,将玄心术和斗气合为一体之后,改良后的斗气便开始风行整个云川大陆。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歇息片刻,又拔出那柄在房内摘下的长剑,随意一抖,但闻龙鸣铮铮,锋芒一闪,寒气森森,轻易便将紫色玄心真气注入剑身。

“虽然不是把宝剑,但能将就着用用。”月无缺笑着自语道,一双漆黑闪亮的眸子如天上的星辰般熠熠生辉。脚下步子滴溜溜一转,顿时衣带生风,拿着那柄长剑便比划了起来。

但见那无形结界之中,一袭锦衣龙腾虎跃,剑光闪闪,紫锋之势,锐不可挡!

当真是矫若真龙,翩若惊鸿!

望着结界中那袭矫健身影,藏在暗处的一双眼眸中已露出惊骇的光芒。妖孽!这个小子绝对是个妖孽!

月云霄将那本战技秘籍交给她时,他就偷偷瞧见了。那本秘籍到她手里明明不过一个时辰左右,她现在竟然就已经能将之发挥得如行云流水游刃有余,这样妖孽般的参悟速度,他简直是前所未闻!

若不是他亲眼所见,他根本不信这世上竟然真的有人恐怖如斯!

他暗自咬着牙,不甘地盯着那袭身影,眸中迸出艳羡,嫉妒,恶毒的目光。又瞧了好一会儿,这才收回目光,悻悻地,蹑手蹑脚地照原路返回。

月无缺练剑练到忘我境界,并未发现结界之外偷窥之人,也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发生的异样景象。

只见自那口被她的结界无意圈住的轮回井中,悄然飘出一个鬼魅般的残缺身影,一双被剜去双目的空洞眼瞳默不出声望向那抹剑光紫气中飞舞的身影,仿若能看到般,嘴角裂出一朵丑陋而恐怖的笑容。

她的身子浮在虚空,仿佛只是一具透明的影子,能穿透她的身体,看到她背后的景致。而且无论月无缺身上发出的气势是何等厉害,剑气卷起的飓风是何等猖狂,竟然都不能令她的衣角飘动半分!

本来以月无缺的身手,要想发现有人在附近轻而易举,只可惜,眼前这名女子,并不是人,而只是一抹有神无形的灵魂!

一具没有实体,无声无息的灵魂,常人自然难以发现了。

当月无缺终于嗅到一线奇异的气息时,这才发现那个鬼魅般的残缺女子,不由得大吃一惊!

只见那名女子幽幽地望着她,似乎在咧嘴对她微笑,那笑容中并无恶意。

只消一眼,月无缺便认出她是那次在井中救了自己一命并助自己筋脉恢复的女子,提起的心稍稍一安,收剑入鞘,上前两给她施了一礼,含笑说道:“原来是你,上次你救了我一命,无缺在此感激不尽!若你对我有何需求,只要我办得到,绝不推脱!”

她一向恩怨分明,重信守诺,有仇报仇,有恩报恩,力所能及之事,绝不推脱,答应之后,必全力以赴,绝不背信弃义。

说这番话时,她也在暗自奇怪,明明与这女子素不相识,只有过一面之缘,为何她却能从她身上感应到一抹陌生而熟悉的特别气息?

女子没有说话,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幽灵般的身子鬼魅地飘到月无缺身前,向她伸出了一只衣袖。

月无缺凝目一看,竟然是一颗红色圆润的不知名的果子,如豌豆般大小,周身泛着温润的红光,看起来极为可口。

“这是?”她有些不解地问道。

女子抬袖做了个往嘴里送的姿势,袖子又往她跟前递了一步。

虽然不知道她为何要把这果子给她吃,月无缺却也感觉不到她的恶意,略一思索,便将那颗红果子吞下,只觉入口滑嫩爽口,当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珍果。而且那果子吞下之后,只觉精神一振,一股清凉透顶的劲道迅速透彻全身,体内原本有些阻滞的内息和壁障竟然被那清凉之劲击个粉碎!

她心中暗暗称奇,悄悄运了下功,却蓦然发现,刚才所耗费的真气竟然就在这瞬间涨了回来,而且呈增长趋势!并且真气游走身体各处筋脉均如鱼游在水般畅通无阻,周身也是舒畅充沛之极!

“这是什么果子,竟然这般神奇?”月无缺兴奋地问道,这颗果子具有补充体力和真气增进修炼的奇效,当是练功的奇佳精品,不知这女子从何得来?

而眼前这名女子,又是什么人?

那女子却只是摇了摇头,并不说话。

月无缺挑了挑眉,颇觉得奇怪,放缓语气,轻笑道:“你为什么不说话?莫非,你是个哑巴?还有,是谁把你害成这个样子的?”

她并不是心软之人,但对这救了自己一命且颇有好感的女子,心中却浮上了一丝怜悯之心。

女子点了点头,残缺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伤感。

月无缺正欲再问,那女子却突然身子一闪,凭空消失了,那速度诡异得仿佛从未在她面前出现过一般!连周遭的空气都未曾波动!

这是什么……轻功??!!简直是太恐怖了!

月无缺被这从未见过的速度骇得直咋舌,再想到那名女子诡异到透明的身影,心中更是狐疑万分。

青希的声音恰好在这时传了过来:“无缺,天要黑了,快回来吧。”

娘亲?娘亲怎么知道她在这儿的?

望望暗黑的天色,月无缺答应一声,放下心头的疑惑,迈开大步朝半山腰那抹浅色的曼妙身影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