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8章 妖孽晋级

第十八章 妖孽晋级

用完晚膳后,月无缺回到自己房间继续研究那本战技,青希随后跟了进来,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看着她欲言又止。

“娘亲,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月无缺唇角上扬,笑问道。

青希温柔地笑着点了点头,在她身边坐下,叹口气道:“你要是进了玄宗,离玄宗宗主就更近了一步,若是被他发现你是女儿身,因了那个预言,他绝对不会放过你。”

虽然她很想开口劝月无缺不要进玄宗,可是瞧见她眸中对前途的向往和期待之色,又不禁将话咽了回去。

“娘亲放心,到了玄宗后我一定加倍谨慎小心,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发现我的真实性别,也不会让娘亲担心。”月无缺莞尔一笑,柔声说道。

“那就好。”青希自知劝也没用,便不再阻挡,从怀中掏出一本黑皮书册递给她,笑道,“为娘知道你心性大,有志气,一辈子呆在月家也太委屈你了,那就祝你能在玄宗闯出自己的路来吧。这是我们魔族的魔灵幻术,你要是有兴趣的话不妨看看,到时候上阵与魔族对敌也好有个心理准备。不过,你可千万别让人发现这本书,也千万别叫人看到你修炼魔幻之术,因为玄宗素来定下严规,只要是玄宗子弟,绝对不能修炼魔族幻术,否则便会被当作叛徒用玄心真火烧死。”

月无缺漆黑的双眸中闪耀着惊喜之色,接过那本黑皮书册,只见上面写着四个烫金大字:“兰若心经”。

“谢谢娘亲,无缺记住了。”月无缺心中暗爽不已,有了这本兰若心经,她便能瞧瞧那魔族的灵异之术有多奇妙了。

“那你好好休息,娘亲就不打扰你了。”青希慈爱一笑,还未起身,便被月无缺一把按住,“娘亲,你以前可在那后山禁地中见过一个奇怪的女人?”

“奇怪的女人?什么样的女人?”青希没料到她会突然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不由诧异地看着她,秀眉微蹙,不解地反问道。

“就是一个身体残废的女人,不知道谁那么狠心,不但砍断了她的双手双脚,而且残忍地割掉了她脸上的五官,更奇怪的是,她虽然没有脚,却依然能走路,不,准确地说,不是‘走’,而是‘飘’……”

她的话还未讲完,便看见青希的俏脸上已经完全变色,一双美眸中露出惊恐的光芒。

“无缺,你见过她?你真的见过她?她有没有伤害你?”不待月无缺说完,青希立刻抓住她的双臂,紧张地问道。

“娘亲,她并没有伤害我,你这是怎么了?莫非,你真的认识她?”月无缺挑了挑眉,狐疑地问道。

青希这才松了口气,松开了抓紧她的手,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幽幽叹了口气,道:“认识,我认识她,她便是我们魔族五百年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位绝世天才,第十一位魔主雪婴,到如今,她已在禁山中的那口井中囚禁一百年了,用的是玄宗最厉害的锁魂链,这链子是用玄心真火炼淬九九八十一天才炼成的,只要被那链子锁住,她的三魂七魄便有两魂七魄被禁锢住,只有一线灵魂尚存,永生永世都承受着非人的折磨。”

“一百年?”照这样算的话,那女子应该一百多岁了,可是看她的模样,不过二十岁的样子啊!

仿佛猜到她的心思,青希淡淡一笑,眸中有一抹得色:“雪婴是我们魔族中最有天赋的一位魔主,十二岁便成为魔族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十四岁就参透魔族至尊至上的绝世幻灵宝典,突破魔幻灵术最高境界——圣灵之境,成为魔族史上几百年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顶天才,就连当时的玄宗宗主都对她畏惧万分。”

“既然她如此厉害,又怎么会被玄宗拿住?”

青希道:“一百年前,雪婴不知为何突然迷上了玄宗的玄心修炼术,便于某天偷偷到这冷月山庄的神机阁想偷取宝典,却不料中了埋伏,最后寡不敌众,被玄宗高手拿下,废除四肢和全身筋脉,用锁魂链锁在后山轮回井中,永世不得超生。”

一代绝世天才竟然落得如此下场,月无缺不由心生嗟叹。

“娘亲,既然玄宗和魔族水火不相溶,玄宗又为何会接受你?”

对于月无缺这突变的话题,青希微微一讶,随即露出幸福的笑容:“我之所以能在脱离魔族,在玄宗和你爹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这一切还得谢谢你爹对我的一颗不离不弃的真心,还有你爷爷的帮助。好了,你修炼了一下午,也累了,早点休息吧,为娘就不打扰你了。”

青希微笑着拍了拍她的头,起身走了出去。

看她好似不想提起先前的往事,月无缺也不多问,专心研究起那本兰若心经来。

夜幕沉沉,新月如钩,星子稀薄。夜风乍起,拂起一地的凉冷之气。

青希抬头望了下清冷的月色,微不可及地叹了口气,看看四下无人,抬步悄悄朝后山走去。才走了一半,又改变了主意,转身往回走。

虽然她并没见过那魔族中的神话人物雪婴,但听说她的一些事迹,听说她是个武痴,生性和善,无缺虽是玄宗人,但她的体内也流着一半魔族的血,想来那雪婴应该不会伤害她吧。

就算她想伤害无缺,如今她的肉身被锁魂链锁住,只有灵魂才能出来游荡,任她再怎么厉害,一具虚无的灵魂,根本施用不了任何法术,拿无缺这样的紫虚高手更是没有办法了。

这样一想,心里略微一安。却不料就在这时,耳边突然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夜深风凉露重,弟妹为何还不回屋歇息,却孤身一人在此地闲逛?”

青希心里一惊,抬头一看,只见一个修长高大风姿优雅的身影立在前面不远处,带笑的眸子在清冷的月光下闪闪发亮。

提起的心又回到了肚里,青希展颜一笑,道:“谢谢二哥提醒,我这就回去。”说罢朝他走了过去。

月怀容静立在原处,望着那踏着月光款款走来的美丽少妇,脸色微醺,眸中划过一道异样的光彩。

真不愧是当年魔族的第一圣女,如今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看起来却仍然是那般明艳如花,美丽迷人……

“二哥,那我先回去了。”青希路过月怀容身边时,对他淡淡一笑,转身便走,却不料就在这时,一双大手突然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臂,用力将她带入一个宽大的怀抱,带着酒气的低沉男声在她耳边轻轻响起:“希儿,你还是像以前一样,令我心动……”

青希的俏脸瞬间变了,抬起手掌毫不犹豫挥了过去!

只听“啪”地一声,月怀容的俊脸上重重挨了一记耳光,怀抱也在那一刻空了。

“你……”月怀容惊讶地望着瞬间闪到一丈开外冷若冰霜的女子,脸上的惊讶慢慢变成了苦笑,“你的泼辣性子还是没有变。”

青希冷冷道:“彼此彼此。”

“你还在怪我吗?”月怀容深深地望着她,脸上的苦笑更深,“希儿,我对你,真的是一片真心,你为何一直要将我拒之门外?”

青希只是警惕地盯着他,俏脸冷漠,眼神冰冷。

“你为什么不说话,希儿?孤城哪一点比我好,你为何非要嫁给她?我对你的爱,并不比他少!”

月怀容如负伤的猛兽般低声咆哮道,眼里的伤痛在清冷的月光下显得那般凄凉。

“我爱他,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也绝不会改变心意,这个理由你满意吗?”青希毫不留情地说道,眸中闪过一丝嫌恶。

说罢,不待月怀容开口,转身掉头便走。

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美眸中有厉色闪过,冷声道:“在我青希的眼里,只有孤城和三个孩子,他们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所以,还请二哥好自为之,不要再提过往之事徒伤大家感情,也不要妄想伤害他们!若是再让我发现你跟踪无缺,意图伤害她,那就别怪我青希翻脸不认人!”

语声落,青希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没想到今天的跟踪意外被她发现了……魔族的感应力,果然是强……

看着那抹曼妙的身影走远,直至消失,月怀容深沉的俊脸上渐渐露出讥讽阴沉的笑容。

还是这般毫不犹豫地拒绝吗?这是这般冷血无情地伤我的心吗?既然你如此狠心,那么,总有一天,我也会叫你知道,什么叫心痛的滋味……

天将破晓,晨曦初露,早起的鸣鸟在窗外脆声清唱。

星眸紧闭,合衣而睡的绝美少年静静躺在**。薄薄的阳光透过窗口轻轻泻在她俊美无匹的脸庞上,仿佛给她镀上了一层耀眼的光泽。

倏然,**一空,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少年的身子竟然诡异地凭空消失了!

“哈哈哈!隐身术!书中记载的隐身术竟然是真的!真是太神奇了!”

室内那扇落地梳妆铜镜前,突然暴发出少年清朗欣喜的笑声,但是那镜中根本就无一物!

“无缺!无缺!赶紧起床!爷爷有事找你!”门外突然响起月如冰清脆的声音。

铜镜之中立刻出现月无缺俊美挺拔的身影,俊美的脸庞上是掩饰不住的喜悦,漆黑如墨的双眸此刻更是璀璨闪耀若夏夜的星子。

“若将这等奇术用在战场之上,取敌首级岂不是如探囊取物了?”月无缺兴奋地想道。门外月如冰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她收起心中的兴奋,抬手朝**那本兰若心经一指,那本书册便乖乖飞到他的手上。

果然是好东西!月无缺对这本兰若心经爱不释手,将之如珍宝般藏入怀中,对外应答一声,过去打开了房门。

“臭小子,你可真是懒!姐姐我都起来炼了一早上功了你还没起来!”月如冰娇嗔地说道,拉着他就往向走。

月无缺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告诉她自己一夜未眠的事情,问道:“你刚刚说爷爷找我,他有说找我是为什么事情吗?”

即使练了一夜的兰若心经,一夜未眠,她的精神状态依然良好。

“没有,反正你这小子最近一直走好运,肯定是好事了。”月如冰笑道,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待她们走远,月无缺的房内,突然凭空多出了一抹轻飘飘的影子,正是那残缺女子雪婴。

她轻轻飘移至铜镜跟前,望着空无一物的镜子,残缺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隐身术!魔族御灵之术第六级!这个小丫头真是厉害,一夜的工夫,竟然连破六级!如此恐怖的参悟速度,直接超过了自己!

青希的障眼法虽然厉害,但对于她这个早已堪破圣灵之境的妖孽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因此轻易便辨出月无缺的真实性别。

想当初她开始修炼兰若心经上的东西的时候,足足花了一天一夜的工夫才学会那隐身术!

而且自己当时已将其他由基础到高级的魔灵幻术全部学会才开始学习御灵之术,而月无缺,她根本就没有任何魔术的基底,参悟的速度比自己还要快,这个人的天赋,简直是……恐怖如斯!

魔族的魔灵幻术,一共分三个境界,魔灵之境,幻灵之境和圣灵之境,魔灵者在族中地位最低,圣灵者地位最高,全族之中突破此境的寥寥无几,幻灵者在族中的地位则因他的职业来划分,其中大祭司的地位最高,魔尊居二,大幻师居三,其他职业暂且不提,单是这御灵之术,便属大幻师和大的修炼范畴,而要成为大幻师的首要条件,便需要修炼者拥有绝高的天赋,由此可见隐身术的难度不言而喻。

月无缺的领悟如此妖孽,若是生在魔族之中,定然是大幻师的最佳人选!

若是她肯帮助自己,那么自己的重生之日便指日可待了……

雪婴那双空洞洞的眸子,在这样的兴奋之下,似乎瞬间亮了起来……

囧~~求收藏,求票票呀,童鞋们~~~祝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