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19章 退婚

第十九章 退婚

月无缺和月如冰两人才走到爷爷月云霄的霄园门口,便听到风倾夜清雅淡漠的声音自里面淡淡传了出来:“月爷爷,我和令孙月无缺皆为堂堂男儿身,怎能结为夫妻?这要是传了出去,风家和月家定然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而且令孙天赋奇佳,惊才绝艳,不愁娶不到如花美眷,还请月爷爷三思!”

月云霄不疾不徐地说道:“七公子稍安勿躁,这桩婚事既然已经定下,就断然没有反悔的道理,其间的缘由老夫也不好跟你多说,若你真的想要退婚,就先得征求你爷爷的同意,只要他同意,老夫定无二话。”

月无缺眼角抽搐,对月如冰摇头笑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好事?”

心里暗自嘀咕道,昨天宾客不是都散了吗?怎么这小子还赖在这没走?

月如冰吐了吐舌头,撇嘴道:“爷爷本来是想让你和那风倾夜喝喝茶,联络感情的,我哪知道那小子这么不识好歹!不过他说的也有道理,一个正常的男人,想要接受这种断袖婚姻,肯定是有难度的,我想无缺你也一定不愿意和一个男人成婚吧!唉,这都怪爷爷和风家那老爷子,喝醉了酒乱点鸳鸯谱,闹出这等笑话来,害得弟弟你遭人耻笑。”

爷爷竟然还想让他们联络感情,这月老……做的也太过了吧。月无缺暗自苦笑,无论那风倾夜有多出色,就算自己此刻是女儿身,她也瞧不上这般高傲自许的贵族公子。

“我的确不能接受这桩婚事,不过,”她眸中划过一道狡黠之色,唇角微微上扬,“就算要退婚,也要由我月无缺来退,由不得他风倾夜给我月家的脸面上抹黑!”

说罢,一撩衣摆,大步流星走了进去。

想她月家好歹也是名门世家,她再不济,也不能容忍别人这样羞辱月家!

“我爷爷一向性子固执,决定的事说一不二,若是他同意退婚,我也就不必来此浪费月爷爷的时间了。”风倾夜淡淡笑道,“令孙那般惊才绝艳的人物,想必也不会同意这门特别的婚事吧,要不让她来说说看法吧。”

话音刚落,一个清朗入耳的声音传了过来:“谁说我不同意这门婚事?七公子这么说,是不是太主观臆断了?”

风倾夜眉头微微一皱,抬起头朝园门口望去,只见那一袭俊秀挺拔的身影衣袂翩然大步走来,略显稚气的脸庞上带着自信的笑容,一双漆黑耀眼的双眸淡扫过来,眸中带着少年特有的清傲之气,和一丝不合年纪的从容淡定。

一道亮光自眸底划过,瞬间又归于平静淡漠,风倾夜沉静地看着月无缺,开口道:“无缺公子这番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你真不介意与一个男人成婚?”

月云霄眸光微沉,拂袖站起身来,和蔼笑道:“无缺,爷爷还有事务要处理,你就在此陪陪七公子吧。”

不管他们这两个年纪人同不同意,这份婚约既然定下,就绝对不能解除,神的旨意,绝对不会错……

月无缺点了点头,看着月云霄走出园门,这才收回目光,上下打量了风倾夜一眼,别有深意地笑道:“七公子果然是龙章凤姿,俊美非凡,像七公子这样的姿色,相信不但是女人,就算是男人见了,也会为之着迷吧。”

风倾夜没料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眼角不禁抽了抽,一张俊脸微微发黑,眼神也变得冰利起来,却依然神情淡定,贵族公子的大家风范显露无遗。

旁边风倾夜的随从风云却听不下去了,拉下脸冷声说道:“无缺公子这话可说得过分了,风家的公子,岂能容你这般羞辱!”

“哦,我刚才只不过是赞扬你家公子绝世风采和美貌罢了,若是诸位不愿听,那就当我没有说过好了。”月无缺悠然说道。

这风倾夜倒还真的沉得住气,若是一般高傲的男子被人拿来与女子相比,估计早跳起脚来了,他却依然优雅地坐在那里,浑身的出众气息依然无损,果然是个人才。

“就是,你家主子都没说话,你这小小随从多什么嘴!”月如冰最看不惯谁欺负无缺,对那清秀冷酷的少年撇唇相讥。

“你……”风云被她这一讥,周身立刻散发出森森寒气,睁目怒视着月如冰姐弟二人。自家公子何曾被人这样当成女人羞辱过,就算她月无缺如今由废物变成真龙又怎样,也容不得她对公子出言不逊!

“怎么,你想动手吗?”月如冰秀眉一挑,不屑地看着他,“要不要本小姐陪你过几招?”

可恶!风云怒视着面前高傲的美丽少女,右手已放在腰际的宝剑上。

“行了,风云!”风倾夜伸手制止他,立起身来,望着月无缺冷冷说道,“无缺公子请说,要在下如何做,才肯答应退掉这桩婚事?”

月无缺冷觑他一眼,还未开口,园门外突然传来一个慵懒优雅的笑声:“想要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有缘,这还不简单,听说风七公子出生时神兵山庄便以你的血为你铸了一柄本命宝剑,若是无缺公子能拔出你的剑,那么你们这婚事就不必退了,顺应天命最好。若是无缺公子拔不出你的剑,那这婚事自然而然就解除了。”

说话间,一袭锦衣自墙头翩然飘下,俊美妖娆的容颜上荡漾着魅惑人心的笑容,潋滟的双眸投射在月无缺身上,眸中兴味盎然。

风倾夜眼眸微微一沉,唇角勾起一抹讥诮的弧度:“早就听说颜九少的行为不同常人,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过奖,过奖。”颜月夭笑得邪魅而迷人,漂亮的星眸扫了他一眼,又盯在月无缺身上,笑眯眯说道,“颜某的行为是有些不耻,却也不如七公子有一桩断袖婚姻来得有趣,啧啧,就不知道两位成亲之后,谁上谁下?”

这样露骨的话语,立刻叫当场所有人脸色一红,就连月无缺也忍不住嘴角抽搐,这位颜九少,说话还真的是惊世骇俗!

月如冰到底是女儿家,听到这番话立即俏脸羞红,狠狠瞪了颜月夭一眼,跺脚道:“你们聊,我走了!”

“啧啧,月家小姐平时看起来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没想到脸红起来这么可爱。”颜九夭望着月如冰匆匆离去的背影轻佻笑道,丝毫没有大家公子的风范。

月无缺生性最厌轻浮的男人,冷冷斜了他一眼:“颜家的客人都走了,为何九公子还在这里?”

语底的逐客之意明显之极。

“月夭只是敬佩无缺公子的胆识,所以想替你解解忧罢了。”颜月夭大大方方在石桌前坐下,一边伸手抚摸着从宽大的袖袍中钻出来的两条缩小的冰蛇,笑得妖娆动人,“另则,听说风家七公子手上有一柄能预示姻缘的无忧剑,所以想来瞧个新鲜,看看两位是否真的有夫妻之缘。”

他这句话非常明显,他就是无聊了,所以特别来看月无缺和风倾夜的笑话的。

风倾夜冷哼一声,断然拒绝:“恐怕要叫九公子失望了,在下的无忧剑,从来不给不相干的人看!”

“哦。”颜月夭斜眉挑眼看着他,面上的笑容慵懒而邪气,“不过我颜月夭也有一个怪脾气,我想看的东西,非看不可!”

语声未落,手中两条冰蛇突然瞬间身形倍涨,目露凶光,张开血盆大口如疾风闪电般朝风倾夜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