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20章 拔剑!

第二十章 拔剑!

就在这一刹那间,扑天盖地的冰寒之气狂卷整个霄园,周遭的空气似瞬间被冻结!

月无缺赶紧运功抵挡寒气,心中暗暗吃惊,这两条千年冰蛇果然威力无穷!不知那风倾夜能否敌得住它们的进攻?

心念陡转间,两条冰蛇的巨大蛇头已欺至风倾夜面门,一股腥味直冲入他鼻中!

风倾夜只却是屏气凝息冷眼盯着颜月夭,那双淡漠黑瞳冷若千年冰霜,神情依然那么淡然自若,仿佛并未看见危险逼近!

颜月夭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兴味盎然地望着眼前光华绝美的少年,心中暗暗赞赏,凶猛巨蛇面前竟然依然面不改色,处乱不惊,这风本公子当真有几分气魄。

“公子小心!”倒是那风云见状沉不住气,急吼一声,挥剑便扑了上来!

“让开!”

风倾夜眉目一厉,一声冷喝,伸手将风云拉了回去!喝声未毕,但见一团耀眼的紫色光芒自他身上发出,挟带着强烈的压迫之势瞬间将他俩笼罩其中!

月无缺两眼微微一眯,但见一道极其耀眼的雪光如流星般自半空划过强大的气流迎面扑来!

好快的身手!好凌厉的剑光!

月无缺和颜月夭的眸子猛地一亮!

一剑过后,那两条千年冰蛇竟然被他那凌厉的剑气迫得后退数丈,只敢吐着蛇信子瞪着那被紫虚之气包围的淡漠少年,蛇瞳中露着畏惧之光,再不敢扑将上去!

“颜九少这两条冰蛇实力不错,就是胆子太小了些。”风倾夜立在原处,负手于背,淡淡说道,无忧宝剑仍在流金暗彩的的剑鞘之中,好像刚才根本没有出鞘一样!

“厉害!七公子的剑法果然厉害!就算看不见七公子的剑,能看到七公子出神入化的剑法,已足月夭的心愿了。”颜月夭抚掌大笑,魅惑的黑瞳中流露出超凡的风流韵味,俊美妖娆的容颜在那灿烂的笑容之下更是颠倒众生。

妖孽啊妖孽!一个男人竟然生得如此绝媚妖娆,那副风流姿态恐怕是世间美女见了都要自愧不如吧。月无缺心里泛起一丝感叹。

可是,笑声未毕,掌声未歇,眼前突然一道影子闪过,风云有些疑惑地眨了眨眼睛,眼前根本什么都没有,他刚才是不是被主子那一剑弄花眼了!

风倾夜的俊脸却已有些僵硬了,星眸沉沉盯着颜月夭,眸中尽是不可思议!

因为他腰间悬着的那柄无忧剑,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到了颜月夭的手上!

从小到大,他还未有过这般的失误!看来,他倒是小瞧这位玩世不恭风流不羁的颜家九少爷了!

“无忧剑,果然是一把好剑,难怪七公子不愿随便给外人观看的。”颜月夭像没事人一样,一边把玩着风倾夜的宝剑,一边赞道。

“那是……公子的剑!”风云惊呆了,吃吃地道。

“没想到颜九少的身手比七公子还要快,玄机殿中果然英才辈出,惊才绝艳,无缺今日算是大开眼界了。”月无缺美眸微眯,似笑非笑地道。

“彼此,彼此。若非为了无缺公子,我颜月夭也不会逗留于此,只是不知无缺公子可愿与我交个朋友?”颜月夭笑意吟吟望着她,眉眼间流露着一线真诚之意。

这位颜九少,虽然脾性古怪,举止不羁,为人却不坏,昨日月无缺的胆识着实勾起了他的兴趣,所以特意逗留,想与月无缺交个朋友。

“能和颜九少这样风流俊美的少年英才交朋友,无缺当然非常乐意。”

月无缺虽为女子,生性豪爽,直觉这位颜九少虽然看起来有些轻浮,但并不是那种阴险小人,而且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来得强,便欣然应允。

“好!无缺果然爽快,既然是朋友,以后直呼我月夭即可。”颜月夭笑逐颜开,丝毫不介意月无缺以前的废物身份,这也叫月无缺对他生出了几分好感。

两人一唱一和,谈笑风生,被冷落在一旁的风倾夜脸色越发阴沉起来。

斜睨了风倾夜有点难看的俊脸,月无缺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些愉悦:“既然颜九少武功绝世,不如拔一拔那把剑,看看是否如传说中那般悬忽。”

“不行!那是我们公子的剑!你们怎么能随便拔!”风云立刻吼道。

风倾夜冷冷看着月、颜二人,冷冷道:“没关系,既然他们想试试,就让他们试一试也没有什么关系,若不然,人家会说我们风家人小气,辱了风家的名声。”

“七公子果然是个爽快人,呵呵,既然七公子不介意,那月夭就不客气了。”颜月夭轻笑道,随手握住剑柄,暗一使劲,往外一拽。

“怎么,拔不出来?”看见颜月夭脸上笑容一滞,月无缺挑眉道。

“哼,我家公子的姻缘剑,你们自然是拔不出来了。”风云冷哼。

“本公子向来不信邪,你越是这样说,本公子越不信!”

颜月夭眼神一冷,聚积紫虚真气于掌心,又是用力一带。可那剑竟然如同在剑鞘中生了根一样,纹丝不同。

风倾夜冷冷看着他,唇边勾勒出一抹冷笑。这柄宝剑,自铸成之日起,除了他自己,便再没人拔出过。

“奇怪,奇怪,真是奇怪!”颜月夭脸色变了,喃喃自语道,世上难道真有这样悬忽的事?他用上了全身真气,竟然也拔不出这柄剑!可是刚才他可亲眼瞧见风倾夜随手便拔出来了!

“让我来试试吧。”看颜月夭的模样不像作假,月无缺不禁对这柄宝剑也起了兴趣。

颜月夭暗暗叹气,将宝剑递了过来:“若真拔不出来,不必逞强。”

月无缺点了点头,接过宝剑,古流金色的剑鞘,上面雕刻着古朴的镂空水纹,握在手中沉甸甸的,剑未出鞘,却已能感受到宝剑的森冷寒意,锋锐肃杀!

“果然是把宝剑!”月无缺赞道,战场戎马多年,对于兵器她最为熟悉,剑一上手,便知是把绝世好剑。

“请无缺公子拔剑吧,若是拔不出来,那么我与你之间的婚约就此作罢。”风倾夜又恢复了先前的淡漠,淡淡说道。

“若是我拔出来了呢?七公子是否就愿意同我履行婚约?”月无缺斜斜睨着他,眸中划过一道狡黠之意。

风倾夜冷哼一声,移过目光不答。

“要是我真的拔出来,那七公子可要记好了,以后我是夫,你是妻,我上你下,从此对我月无缺唯命是从!”月无缺笑得得意而邪恶。

颜月夭看着那绝美少年灿烂中透着一丝邪恶的笑容抚掌轻笑,果然是同道中人。

但听铮地一声剑鸣,那柄无忧宝剑竟然真的被她轻轻拔了出来!

顿时四下皆惊!

“这,这……这怎么可能!”颜月夭立刻睁大了眼。

风倾夜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之极,满眼的不可置信!

她……竟然真的拔出来了!

这怎么可能!

“果然是把削金断玉的宝剑,虽然无缺甚为喜欢,却不想夺人所爱,听说贵庄神兵山庄上古宝刃甚多,等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七公子拿一柄宝剑来当做定情之礼吧。”月无缺收剑入鞘,笑吟吟将剑递给风倾夜。

“……”

风倾夜阴沉着俊脸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接过那柄宝剑,一言不发转身便走。

风云惊愕地扫了月无缺一眼,赶紧跟了上去。

“哈哈哈!无缺兄弟果然有才,看看那风华绝代的七公子臭着一张脸,着实有趣之极。”颜月夭拍着月无缺的肩膀乐得哈哈大笑,“不过,你拔出了他的剑,莫非真的与他有缘?”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不能凭一把剑就能决定的,我只不过是看他不顺眼,给他点教训罢了。”月无缺摇头笑道。

颜月夭看着眼前风华俊美睿智聪慧的少年,那双清澈耀眼的眸子格外叫他动心,不由拉着她的手笑道:“能结识你这样的朋友,我真开心,不如今天由我请客,到山下的遇春酒楼大吃一顿,不知无缺你意下如何?”

月无缺想想自己自从来到这个地方后便从未出过山庄,心里也生出了几分期待,便爽快答应。

很快,山庄的下人便备好马车,月无缺与颜月夭上了马车,谈笑着向山下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