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21章 废物的厉害

第二十一章 废物的厉害

半个时辰之后,马车便驶到了依冷月山庄取名的冷月镇上。

此时正傎人烟鼎沸之际,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月无缺掀起窗帘,看着大街上热闹的人群,想起西陵国繁华的都城大街,心里蓦然升起一丝怀念。

一阵混和着肉香、糕点香和饭菜的香味直直扑入鼻中,她这才记起自己练了一晚上的功,早上起来还未用早膳,肚子这时也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

“无缺可是肚子饿了?”颜月夭在一旁笑问道,魅惑的俊眸中划过一丝促狭之色。

月无缺尴尬地点了点头,有点不好意思地笑道:“我早上起来还未用膳,让你见笑了。”

颜月夭看着她的俊脸上不意飞上的一抹红云,那副模样当真是明艳风流,俊俏如斯,心中不禁暗暗惊艳,没想到这狂妄傲气的小子害起羞来,竟会生出这般风流动人的姿态。心里莫名的一软,拍拍她的肩膀笑道:“既然肚子饿了,那就先吃点东西垫垫底,不然呆会儿喝酒可就扫兴了。你在这等着,我去买样好吃的糕点回来给你。”

说罢,也不待无缺答应,便叫车夫停下,跳下了马车,朝路旁一间招牌名为“颜如玉”的糕点店铺走去。

想起颜月夭第一次出场时的嚣张气派,月无缺不由哑然失笑,原本以为他是个娇纵无礼狂妄不羁的贵族少爷,没想到今日竟然体贴地替她跑腿,这样的热情举动倒真个是大出她所料,看人果然不能看外表。

看着那袭俊美的身影隐入人群中,她也掀开车帘,跳下了马车,一边驻足张望,一边等候颜月夭。

来到这个异世几个月,多半的时间都是在孤独沉闷的修炼中度过,今日蓦然置身这热闹的市井中,她心中不免开阔舒畅之极。

与此同时,她俊美不俗的外表也立刻引起了路人的惊叹和艳羡。

“喂,你们快看,那边那位小公子,生的真个是风流俊俏啊!”

“哇,看她贵气逼人的模样,肯定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就不知这位小公子有没有娶妻室?”

“看他的模样好像才十四岁吧,啧啧,这么年少英俊的贵族公子,若是给我做相公就好了。”

“嘿嘿,你想得美,瞧瞧你这模样,估计给人家当丫头人家都不要……”

……

看着那群花痴女羞红着脸朝这边望来,月无缺只是唇角微勾,不以为然一笑。就在这时,前面突然**起来,仿佛发生了什么事。

月无缺抬眸一望,眉头不由讶然挑起。只见前面拥挤的街道上,一道速度极快的白光在人群中不停跳跃狂奔,直撞得大街上人仰马翻,惊呼怒吼声连连。

当月无缺看清那道白光为何物时,不由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那道白光……竟然是一只白猫?

就在这一瞬间,那只白猫竟然越过人群迅疾奔来,直直扑入了她的怀中!

“求求你,救救我!”扑入她怀中的白猫,整个身子瑟瑟发抖,用一双小鹿般黝黑清澈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她,颤声说道。

“猫……竟然也会开口说人话?”月无缺漂亮的凤眸倏地瞪大,不可置信地望着怀中可爱的小白猫,直觉匪夷所思。

“呜呜……救救我!救救我!”小小的白爪死死地抓着月无缺的衣襟,那双比人的眼睛还要清澈纯透的乌黑眼眸折射出绝望的光芒。

看着这双充满哀求和绝望的眼睛,月无缺心里一颤,莫名地记起了弟弟战无痕被胁迫时的眼眸,就在这时,耳边已响起一个恶狠狠的声音:“臭小子,把猫拿过来!”

月无缺斜目一瞧,只见七八个劲装大汉凶神恶煞般立在跟前,眼神凶恶地盯着她和那只小白猫,在瞧见她那张俊美绝色的容颜之后,皆不由一愣,眸中露出惊艳之色。

街上胆小的路人见状,惟恐殃及自己,早避得远远的。

月无缺嫌恶地蹙了下眉,眸光冰冷地在他们面庞上扫过,淡然笑道:“你们有何证据说这只猫是你们的?”

看着月无缺绝俊的容颜,高贵出众的气质,还有那从容不迫的神色,几个大汉暗自猜想这肯定是哪个大户人家的贵公子,气势上顿时短了些,为首的那名阴柔男子上前微微一揖,含笑道:“这位小公子,那只小白猫的确是我家主子最喜爱的宠物,刚才在马车上不小心跑了出来,还请公子还给在下,不然在下回去无法给主子交待了。”

“我若是不给呢?”月无缺漫不经心笑道,伸手抚摸着小白猫瑟瑟发抖的身子,示意它安心。一只会说话的小白猫……这世界可真是奇妙。

阴柔男子闻言,不由脸色一沉,直起腰来,冷笑道:“要是不给,那就别怪我们对公子不客气了。”

“冷月山庄的孙少爷你们也敢动,啧啧,果然是世风日下啊。”颜月夭邪魅的声音突然在周围淡淡响起。

众大汉闻声一瞧,只觉眼前一亮,皆又惊艳一阵,这个不甚出名的小镇上竟然突然出现了两位风华照人的俊美公子,而且都是大家打扮,贵气出众,不由得他们不惊讶万分。

不过,听到“冷月山庄的孙少爷”这几个字,原本有些警惕惊惶的大汉们立刻又镇定下来,看着月无缺的眼神也立刻发生了变化。

这般风华绝美的少年竟然就是月家那个药罐子废物,真是白白糟蹋这副好皮囊了!

其中一名大汉一脸讥诮地说道:“冷月山庄的孙少爷,不就是咱们玄机殿出了名的废物吗?哼,一个废物少爷有什么了不起的,也值得你们拿身份出来压人,真是丢了月家的脸了!”

“说的不错!有种就拿出真本事给咱们瞧瞧,不然就快快把白猫还给咱们赶紧闪人,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听到他们对月无缺极具侮辱性的话语,颜月夭心里蓦地升腾起一股怒气,斜眼看着月无缺,似笑非笑地道:“无缺,你说说,他们现在要怎么做?”

一道冷芒自眸中划过,月无缺唇角慢慢勾起,淡淡说道:“每人自断一臂,给本少爷赔罪,否则,就别怪本少爷亲自动手了。”

那几个大汉闻言互视一眼,突然像听到什么好听的笑话般放声大笑起来。

“自断一臂?哈哈哈!大家听到没有,那个废物竟然叫我们自断一臂给他赔罪,莫要笑死我了!”

“就是!喊她一声孙少爷,她还真的摆起架子来了!难道她还不知道,一个废物在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权利吗!”

那阴柔男子环臂当胸,冷冷盯着月无缺,虽未说话,但眸中的鄙夷之色相当明显。

一个名门世家的孙少爷,身份如此尊贵,只因身无技能,在众人眼里便一钱不值,这个世界,果然是强者为尊,弱者遭耻!

只是,她月无缺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废物了,这份耻辱,她要加倍还在这群放肆的家伙身上!一群在月家境内享受月家庇护的家伙,大庭广众之下竟然胆敢肆无忌惮地耻笑她,简直是没把月家放在眼里!他日月家因她而蒙上的耻辱,今日必要洗清!

月无缺眸中冷意幽冽,眸中闪过一道极厉的光芒!

“孙少爷,麻烦你赶紧把咱家主人的宠物猫还给在下,若是主人等得及了,您的面子也不好看了。”阴柔男子冷言催促道。瞥见月无缺眸中的怒意,不由勾唇冷笑,生气了吗?量你一个废物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

“你们主子是谁?”月无缺慢慢梳理着怀中白猫的毛发,淡淡问道。

察觉到她身上渐渐腾升的威严凌厉的迫人气势,小白猫抖了抖身子,心里暗暗一喜,原来这位公子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这回有救了。

“夜家,夜琉胤!”阴柔男子傲慢地答道。

月无缺眉头一挑:“夜家?可是有玄机殿第五世族之称的夜家?”

“不错!”

月无缺冷冷一笑:“那我这个废物少爷,今日就让你第五世族尝尝废物的厉害!”

一语未皆,众大汉只觉眼前影子一晃,随即右臂处传来一阵剧痛,惊惶垂头一看,立刻脸色惨白,抱着断臂嘶声痛呼起来!

原来他们的右臂,竟在刚才那一眨眼的工夫,被人齐根斩断!

月无缺依然立在原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滴血的大刀,轻轻吹去那锋利刀刃上的一滴血珠,明晃晃的刀身映出她千年寒潭般的冰眸:“连我这一介废物都打不过,你们不如自尽吧,以免活着丢人现眼!”

“咣当”一声,将手中大刀扔在了那阴柔男子面前。

那阴柔男子瞧见那柄大刀竟然是自己的,心下惊骇万分!自己的刀何时被人偷取了去,他竟然丝毫没有察觉!这般诡异的身手,简直是前所未闻!若是她想取自己的脑袋,估计他就算是有几百个脑袋,也不够她摘的!

众大汉闻言,早已吓得惨无人色,赶紧跪下来磕头如捣蒜求饶,刚才的嚣张气势一扫而光!

“妙,妙!哈哈哈,没想到无缺的身手比我还要快上一分,果真是出类拔粹,惊才绝艳啊!”颜月夭漂亮的魅瞳中染上奇异的光彩,拍着月无缺的肩膀赞道。

他一向自负身手了得,这回终于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刚才月无缺那出神入化的一招,竟然比他的速度还要快上一分!真是太太太他妈的妖孽了!

“雕虫小计而已,让你见笑了。”月无缺微微一笑,“你买的糕点呢?我肚子饿了。”

刚才那么精妙那么完美那么出神入化的一招……只是雕虫小计?阴柔男子闻言,嘴角忍不住抽搐,几欲吐血了……

“呃……糕点?”颜月夭没料到她话题突然转变,脑子有片刻短路,月无缺却毫不客气地将他另一只手上的糕点夺了过来,不顾形象地大吃起来。练了一晚上功,到现在滴米未进,她是真的饿了。

颜月夭吃惊地瞪大眼睛,呆呆地看着她不雅的吃相,性感的唇角突然一勾,终忍不住莞尔,这小子,还真是有趣!

“对着满地的断臂血腥,公子竟然还有胃口,这份定力,真是叫在下佩服之至!”一道优雅好听的声音突然自大街那头淡淡传来,月无缺只是眼角微微一瞥,依旧旁若无人地吃她的。

“主子!”阴柔男子和众大汉听到这个声音,顿时面上一喜,齐齐转过身跪了下去。

颜月夭眸光一沉,不动声色望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