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24章 替情出气

第二十四章 替情出气

魔族的幽灵使者?看他们那诡异的身手,的确跟幽灵有得一拼。

“若它真是一只神兽,又会是什么神兽?”月无缺坐回桌旁,感兴趣地盯着那只被刚才的突发事件惊吓得瑟瑟发抖小家伙。

“你,你,你别这样看我……”小白猫在她犀利的眼神下瑟缩了一下,咽了咽口水,小爪子示威似地在半空挠了两下,“我可是只千年麒麟兽哦!”

颜月夭原本又坐回桌边喝水,闻言一口茶水立刻失态喷出,干净的小白猫立刻变成了一只狼狈的“落汤猫”。

“该死的!你……”小白猫赶紧抖动毛上的茶水,猫眼圆睁,愤怒地瞪着仰天大笑的颜月夭,“臭小子,你笑什么笑!最好笑死你得了!”

“哈哈哈!千年麒麟兽!真要笑死我了!原来麒麟长得跟猫一样!哈哈哈……”颜月夭无视小白猫的抗议,依旧捶着桌面大笑不止。

月无缺虽没有见过真正的麒麟,以前却在民间听说过,那麒麟乃是传说中的仁兽、瑞兽、吉祥神兽,与凤、龟、龙共称为“四灵兽”,四者当中地位最高,被称为圣兽王,而且外形像鹿,头上独角,全身有鳞甲,尾像牛尾,又被称为四不像。

可是眼前这个小家伙明明是只小白猫,怎么可能是只千年麒麟?月无缺盯着那满眼委屈的小白猫眼角抽抽。

“你别不相信,我真的是只千年麒麟,只是被那可恶的魔族大幻师雪昀下了咒术,封印了我的法术和真身,将我变成了一只小白猫……”小白猫看出月无缺眼里的不信,赶紧解释,那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真个是楚楚动人。

月无缺的嘴角使劲扯了两下,为什么这只小白猫,她怎么看都觉得像个楚楚可怜的小美人呢?可怜得叫人不忍对它下手。

莫名的,心中又想起弟弟战无痕那哀婉的眼神,那个体弱多病的弟弟,生有一副比女人还要漂亮的容颜,难过或是病痛的时候,看起来也挺像个需要保护的小姑娘似的。

只是不知,他现在是生,生死……

“你叫什么名字?”月无缺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柔声问道。

潜意识里,她将对弟弟的关怀移到了这只眼神和弟弟有些相像的小白猫身上

小白猫为这少年突然的温柔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呐呐答道:“我叫青滟。”

“青滟……”月无缺唇角勾起明艳而温柔的笑容,刹那间天地失色,“这名字不错,以后,你就是我月无缺的宠物了。”

前一刻因她那天地失色的笑容而失神,后一刻又被她下面那句话弄得嘴角抽抽,“宠物?小爷我可是上古神……”

“兽”字未出口,雅间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一个带着酒醉的声音在门口怒声喝道:“是哪个不要命的王八蛋,打扰大爷我喝酒!”

月无缺抬眸一看,只见七八个锦衣华服的青年男子堵在门口,气势汹汹瞪着她和颜月夭,想必是隔壁雅间的客人被刚才的打斗给惊扰了。

而且令月无缺有点意外的是,月南英的儿子,也就是那在爷爷寿诞上被月出情挤下台的月敏冲,此刻正悄然立于几人后面,目光冷冷地望着她,看样子应该与那几个人是一伙的。只是他双唇紧闭,目光冰冷,似乎并没有与她搭话的意思。

一股醺天的酒气喷鼻而来,月无缺眉头微微一皱,冷然说道:“你们不经允许就破门而入,本公子是不是得称呼你们一声大混蛋?”

“哟,小王八蛋胆子倒不小,连你苏大爷我你也敢骂,简直是不要命了!看你苏大爷我怎么教训你!”

为首的锦衣男子年约二十二三,模样尚可称英俊,只是神情阴鸷,一看便知不是善类。听得月无缺出声相骂,立刻醉眼一瞪,刚要挥拳冲将上来,却在瞧见两张俊若仙谪的容颜之后,立刻涎长了脸:“哟哟哟,难怪我说口气这么大,原来是两位大美人啊,嘿嘿嘿,来来来,每人让大爷我亲一口,大爷就不跟你们计较了。”

“这位大爷姓苏?可是苏家的公子?”颜月夭美目流转,魅惑一笑,不动声色问道,眸底有一道幽森的冷芒闪过。

“正是,嘿嘿,本大爷就是苏家的大少爷苏白迟,美人一笑,真个是风情万千啊,有没有兴趣去大爷的府上去做客,大爷我一定好好款待你。”苏白迟眯着眼盯着面前的俊俏少年猥亵地笑道,直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这俊俏如斯的美少年搂在怀里好好亲热一番。

苏白迟,苏白痴,原来就是苏家那个草包白痴断袖大少爷。颜月夭心中暗自冷笑。苏家以前原本是居于夜家之上的大家族,只是在苏家那位德高望重的老爷子苏田死之后,又兼出了几个腐化堕落不求上进的败家子,致使家道日益败落,最终由第五大家族滑到了底部。而这个断袖苏少爷更因其的断袖之癖而臭名远播。

苏家……听到这两个字,月无缺脑海中立刻浮现出月出情高雅脱俗的俊颜:“你可认识月出情?”

听到月出情的名字,苏家几名子弟皆是淡淡一讶,苏白迟将色眯眯的目光移到她俊美无双的脸庞上,痴迷地笑道:“月出情?他是本大爷的兄弟,本大爷自然认识他。只要一想起那小子的小俊脸,本大爷就想好好疼他一番,只可惜他那克夫败家的娘亲,整天跟看小鸡一样看着他,害得老子无处下手……”

他话未说完,脸上忽然“啪啪”挨了两记重重的耳光!

苏家子弟皆脸色一变,又惊又疑地看着月无缺和颜月夭两人,好快的身手!快得让他们根本没看清楚是谁动的手!

苏白迟更是捂着脸暴跳如雷:“是谁!是谁!刚才是哪个王八蛋打老子!赶紧给老子站出来!”

“是我!”月无缺冷冷盯着他,朝他迫进一步,漆黑双瞳之中突然闪烁着骇人的光芒,“说,你对月出情做过什么没有?”

一股强大的压迫力在室内扩散开来,苏家子弟皆忍不住运功相抵,心中暗骇这个小少年强大的气场。

月出情有些惊讶地看着月无缺,在她被人骂废物的时候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发过怒,现在为何这般?

苏白迟更是被迫得后退几步,被人撑住后背才站稳,看见少年眸中的厉色,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嘴上却依然不肯吃亏:“我对他做过什么,关你小子屁事!死小子,别仗着老子喜欢你就在老子面前耍威风,得罪了老子,没你好果子吃!识相的乖乖跟老子回苏府,大爷我一定像当年疼爱小出情那样疼爱你,否则把你卖到小菊苑让你天天被人……”

月无缺听得心头火起,眼神一厉,抬手便是一拳,重重击在那苏白迟的鼻子上,但听苏白迟惨叫一声,立刻抱着鲜血四溅的鼻子疼得哇哇怪叫。

“臭小子,苏家的少爷你也敢打,是不是不想活命了!”后面闪出一名年纪稍长的男子,伸手将苏白迟扶住,望着月无缺厉声喝道。

“哼,什么狗屁苏家,本公子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月无缺冷冽幽寒的目光慢慢在他们脸上划过,厉声道,“倒是你们,连自家的兄弟都敢染指欺负,简直是禽兽不如!”

苏白迟闻言,顾不得鼻子疼痛,指着月无缺便破口大骂:“小畜生,我草你祖宗十八代!你他妈的才是禽兽!竟然敢动手打老子,老子今天一定要跟你拼了!”一边说一边要扑将上来。

身后那名男子一把抓住他,冷喝道:“住手,堂弟!那小子深藏不露,你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苏长山,你个胆小鬼!放开我!”苏白迟用力推开他,怒声道,“这个小畜生暗自了老子两次,老子今天要是不杀了他,实在难消心头之恨!”

苏白迟虽然性格顽劣,品性败坏,但悟性却是不错,去年便已步入青云之境,一个青云高手,还没出手就遭到对方连番暗算,这等耻辱他怎么咽得下!

说罢,脚下一滑,眨眼的工夫便来到月无缺身边,飞起一脚便朝月无缺的胸口重重踢去!

想到出情哥哥那样一个高洁出尘的美少年曾经竟然遭到此人的觊觎羞辱,月无缺就觉得胸中窒闷,抑止不住心头怒火,凤眸中杀气一闪,闪身避过苏白迟那一狠厉一脚,挥起一掌重重拍在了他的背上!

砰!

一声巨响,苏白迟惨叫一声,身子直直飞了出去,重重撞在光洁的墙上,然后又轰地一声摔到了地上!

苏家子弟望着雪白墙壁上那一大团触目惊心的人形血迹,再看看躺在地上七窍流血一动不动的苏白迟,一张张脸已经变得雪白,就连那一直冷眼旁观的月敏冲,望着月无缺俊美无双的脸庞上阴森冷酷的煞气,也忍不住微微颤抖。

一掌便能将一个青云高手打得气绝身亡,这个少年的身手,真是骇人之极!

“堂弟!”苏长山最先反应过来,大叫一声,朝着苏白迟疾奔了过去。抬指在他鼻前一试,一张脸由雪白转为铁青,声音颤抖着说道,“已经没气了!”

“啧啧,没想到苏家的人这么不经打,轻轻一拍就没气了。”颜月夭扫过那一双双目露惊骇和愤怒的苏家子弟,丝毫无视这室内压抑肃杀的气氛,旁若无人地笑道,“没气了也好,这种人渣败类,活着也是浪费粮食,死了倒是咎由自取。”

苏长山怒瞪了他一眼,将苏白迟破碎的身子抱起,虽然不耻苏白迟的平日作风,但总归是兄弟,看见自家兄弟死在面前,心中不由得悲愤不已,一步一步走到月无缺跟前,凌厉瞪着她,恨声道:“请问公子尊姓大名?苏家子弟虽然没用,但绝不能看着眼睁睁看着自家兄弟被人杀死而坐视不管!”

“哼,本公子一人做事一人当,月家孙少爷月无缺便是!”月无缺冷然答道。

“你就是月无缺?那个由废物变成绝世天才的月无缺?”有人失声惊叫道。

其余几人一听,齐齐倒吸了口凉气!

“月公子,她真的是你们月家的孙少爷月无缺?”有人向月敏冲问道。

月敏冲触碰到月无缺冷漠无情的眼神,身子一抖,强自镇定地应了一声:“确实。”

苏长山心中也是惊了一下,月家嫡孙月无缺,十四岁的紫虚高手,这个消息早在前日月老爷子的大寿过后便传遍了月家境内的大小家族!

如今月家境内,包括大半个玄机殿,有谁不知月家无缺惊才绝艳举世无双!

望着少年傲然不屑的神情,他的心略略一沉,没想到今日竟然是栽在这个小煞星身上,这笔血债,恐怕是难以讨回了!

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苏长山眼眸暗沉,暗一咬牙,抱起苏白迟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苏家子弟在得知出手伤人的竟然是月无缺之后,原本想群起而攻替苏白迟报仇的心态,立刻被这少年的神勇威名给压了下去,竟然个个一声不吭,低眉顺眼跟着苏长山走了出去。

月敏冲僵硬着脸尴尬地对月无缺扯出一个笑脸,逃也似地跟着苏家子弟离开了。

“无缺,你杀了苏白迟,就不怕他们回去了找老爷子问罪?”颜月夭收回目光,笑问道。

月无缺长臂一伸,将缩成一团的青滟捞回怀里,冷哼道:“有什么好怕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敢欺负我的出情哥哥,一掌打死他已经算便宜他了!”

“无缺,你很在乎月出情吗?”颜月夭心里突然有股酸酸的味道。

“当然,因为他是我的表哥,而且对我很好,谁要是敢欺负他,我绝对饶不了那个人!”月无缺斩钉截铁地答道。

真心爱护自己的在乎自己的人,她舍命相惜。

“那我呢?若是我也如他般受到欺负,你会怎么做?”颜月夭不死心地试探道。

“不会的。”月无缺肯定地否定,“月出情身世可怜,而你是颜家最得宠的九少爷,怎么会受人欺负。”

颜月夭闻言顿时俊脸一垮,偏心眼的死小子!

“怎么,你不高兴了吗?”月无缺看着他黑着的俊颜,摇头笑道,“你是我的朋友,要是你真的受人欺负,我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管。”

轻轻一句话,立刻扭转乾坤。

颜月夭心花怒放,俊脸绽放天地失色的光华,抬手拍上了月无缺的肩膀:“这还差不多!算你小子有良心,不枉我交你这个朋友!”

青滟窝在月无缺怀中,看着颜月夭妖孽般的笑脸,不屑地撇了撇嘴:“矫情!恶心!”

颜月夭的目光立刻落在青滟身上,悄悄瞪它一眼,不怀好意地说道:“无缺,若想这只小白猫对你忠诚无比,就得让它滴血认主,否则,无论你对多好,总有一天,它都会背叛你的。”

月无缺望着怀中眸露惊惧之色的小家伙,眸中划过一道狡黠之色:“说的不错,我月无缺生性最恨背叛之人,既然我和这小家伙有缘,干脆将它拴得牢牢的,以免他日伤了我这主人的心。”

“不要!”青滟立刻挣扎着想逃跑。叫它认主?笑话!它可还没自由够呢!一旦认了主,它就没有自由了!

虽然它是有点留恋少年温暖的怀抱,可是认主是件大事,它可不能随意为之!眼前这个少年明显不是善类,它可不想冒这个险!

可是——它一介毫无法术的小家伙怎么可能逃过两个紫虚高手的魔掌,片刻过后,一个混合有它和月无缺血液的指印便印在了它的额头上。

一道奇怪的五彩光芒闪过,那道血盟印便隐入了青滟的额内,消失不见。

“大功告成,小家伙,等你变回真身,就乖乖当无缺的座骑吧。”颜月夭得意地拍了拍青滟的小脑袋。

若是他知道以后这只名为青滟的麒麟兽会成为他的情敌,恐怕他死都不会让它对月无缺认主的。

青滟摸着被颜月夭割了一道血口的小腿龇牙咧嘴,闻言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臭小子,此仇不报,我青滟誓不为人!——哦不,是誓不为兽!

“好了,这顿饭看来是吃不成了,我们还是回山庄去吧。”月无缺看着逗趣的一人一兽,不由好笑地摇头,想到苏家必找爷爷兴师问罪,两道俊眉不由微微蹙起。她并不怕苏家问罪,也不怕爷爷怪罪,就怕此事对月家有影响。

“老爷,大事不好,苏家来人了!”月云霄正在书房看书,突有小厮匆匆来报。

他冷冷扫了那通传小厮一眼,不悦地道:“苏家来人又怎么了?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

自月照兰和月出情母子回到月家之后,苏家不但没来接过人,更是连句慰问都没有,只是维持着与月家的基本关系,逢年过节前来送礼恭贺,其他便没了。虽然月云霄很为月出情不平,但因月照兰先前便哀求过,不想再与苏家有何瓜葛,便只得将胸中那口怒气压了下去。

没想到苏家竟然不请自到,今日,怎么说也得给出情那孩儿出口怨气。

小厮被他一瞪,吓得赶紧跪下:“不是,苏家,苏家不但来了人,而且还抬了一口棺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