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25章 认输!

第二十五章 认输!

“棺材?这是怎么一回事?”月云霄皱眉。

“小的也不清楚,听苏家人说,是,是,是无缺少爷杀了孙二爷的儿子,所以孙二爷带着儿子的尸体来向月家讨一个公道……”

结结巴巴的话语未完,月云霄已脸色微变,袖袍一拂,起身大步朝外走去。

无缺,怎么会杀了孙二爷的儿子?!

山庄前院,此刻已陷入一片肃杀死寂当中。

一具漆黑发亮的棺材正放在前院中央,苏白迟的父亲苏二爷苏鹏领着自承一脉的苏家三十几个子弟直直立在棺材两边,皆是黑衣白孝,神情悲愤,浑身充满杀气。

月家一众子弟将他们围在当中,冷眼以待,双方之间气氛紧张,剑拔驽张,一触即发!

“苏二爷,这是怎么一回事?”月孤城闻讯匆匆赶来,看见那具漆黑的棺材和黑衣白孝的苏家子弟,不由俊脸一沉,冷声打破了周遭的死寂。

苏鹏一看见他,立刻伸手抚上儿子棺木,目眦尽裂,恨声道:“怎么一回事?哼!你儿子干的好事!”

苏白迟的弟弟苏白雷刷地长剑出鞘,恶狠狠瞪着月孤城,厉声道:“月无缺心狠手辣杀了我哥哥苏白迟,此事如今已是满城皆知!我哥哥此刻就躺在这棺材之内,你们月家人不要装聋作哑假辞推托!今日若不为我哥哥讨回一个公道,我苏家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月无缺呢!赶紧把她交出来!”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今日你们若不把月无缺那个杀人凶手交出来,我苏家子弟誓不罢休!”

清冷的目光落到那具棺材上,月孤城两道俊挺的眉微微一蹙,还未开口,月南英假惺惺的声音在旁响起:“城弟,咱们月家和苏家怎么说也算是故交,无缺竟然杀了苏家的少爷,这实在是太过分了。不如先把无缺叫出来问问,再给苏二爷一个交待,不然人家肯定会说咱们月家包藏私心,处断不公,若是苏家请求四大家族联审,不消说无缺的性命有忧,单是月家这第二大世家的声望恐怕也会就此毁于一旦,城弟切不可因为一己之私毁了月家数百年来累积的威望啊!”

真个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本来他还在算计着怎么给整死月无缺那小子,机会就送上门了。哼,小废物,这回看你如何逃脱这一劫!

苏鹏经他这一提醒,立刻胆气更足:“月孤城,赶紧把你儿子交出来给我儿偿命,否则四大家族联审会上,我苏鹏绝对不会给你月家留一点情面!”

月孤城平素虽然寡言少语,却心思玲珑,哪里瞧不出月南英的话里玄机。口口声声说是为月家的声望着想,实际上是教唆苏家,欲置无缺于死地,这份心思,简直是险恶之极!若做出此事的是他的儿子,恐怕他就不会如此说了!

他冰冷扫了月南英一眼,冷声道:“此事我自会叫无缺前来说个明白,勿需你担心!”

月南英哼哼道:“城弟你可千万别误会,我只是替月家的声望着想,别无他意。”

“有没有他意,大家心知肚明就好。”月孤城冷冷道,“无缺做事向来知轻识重,我相信她,绝对不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的。”

苏鹏一听,立刻怒目圆瞪,火冒三丈:“月孤城!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儿子杀了人不是伤天害理,我儿子死在你儿子手上就是应该的?!”

“我没这样说,若是苏二爷非要这样想,孤城也没有办法。”月孤城冷冷道,“毕竟苏白迟的所作所为,苏二爷心里最清楚。”

“你!”苏鹏闻言顿时气得目眦尽裂,压制不住心头怒火,厉喝一声,挥起一掌猛地朝月孤城打来,“我杀了你!”

苏家子弟见他动了手,齐齐大喝一声,拔出利刃预备与月家子弟拼个死活。

“住手!”

就在这时,大殿之内突然传来一声威严厉喝,众人一看,却原来是老爷子月云霄大步走出来了。

在他身后还跟着三个俊美少年,正是月无缺、颜月夭和月出情。

苏鹏见了月云霄那威严的气势,胆气消了半截,冷哼一声,乖乖撤了掌。

月云霄阴沉着脸,目光严厉地扫过苏家众人,冷声道:“苏二爷这是做什么?准备在我冷月山庄闹事吗?”

轻轻一句话,已足以叫在场人明白他的立场。

苏鹏虽心有不甘,但敢怒不敢言,单膝跪地,一脸悲愤地说道:“苏鹏不敢!苏鹏只想替儿子苏白迟讨个公道,希望月老爷成全!”

“苏白迟的死是咎由自取,你还要讨什么公道,简直是可笑之极!”月无缺盯着苏鹏勾唇冷笑,“竟敢当众调戏本公子和颜九少,一掌拍死他已算便宜他了。”

苏鹏一听,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指着她怒声骂道:“小畜生,休要胡说八道!我儿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怎么会去调戏你!杀了人还如此张狂,你简直是禽兽不如!”

“禽兽不如?呵呵,我倒觉得这个词用在你那断袖儿子身上比较合适。”月无缺面露讥诮,反唇相讥,语气渐转凌厉,“贵公子素来有断袖之癖,嗜好玩弄栾童,死在他手底下的无辜生命不知道有多少,你这当爹的却不闻不问,任其肆意为之。如今你儿子被杀,你就气势汹汹前来兴师问罪,莫非你儿子的命是命,人家孩儿的命就草芥不如了!”

月出情静立她身旁,闻言身子微微一颤,想到小时候在苏家所见肮脏**的场景,眸中不禁流露出嫌恶之色。又想到月无缺这样做是替自己出气,心中不由感动莫名。

看着身边女扮男装的少女俊美无双的侧脸,他孤寂的心一寸寸被这份感动填满,慢慢转化成一腔柔情,紧紧系在她的心上……

“你,你胡说!我儿根本就没有做过那种事!你不要血口喷人!”苏鹏没料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不由一噎,随即迅速反驳,只是目光闪躲,底气明显不足。

“我曾经亲眼所见,又怎会是血口喷人。”月出情扫了苏家子弟一眼,高雅出尘的俊脸上染上薄霜,冷冷开口道,“小时候我曾在苏府住过几年,对当年的情景可是印象深刻,无数鲜活的小生命以买作佣人的名义买进苏府,几日之后都被成残破不堪的尸体偷偷运到荒山野岭扔掉,若不是娘亲机灵带我逃回了月家,恐怕我也早已成了那荒山亡魂。”

淡淡几句话,足以令月家众人震惊!想到那副残忍的场景,大家就禁不住头皮发麻,心里作呕!

苏家子弟想是对自家这桩隐晦的丑事皆有所知,闻言已不禁个个神色惶变,嚣张气焰顿时去了一半。

月云霄的脸色更加阴沉,眸中闪过隐忍的愤怒光芒。

苏鹏恶狠狠望着月出情,心中恨得牙痒痒,早知道当初就应该弄死这小畜生,省得为苏家带来后患!

月无缺握紧月出情的手,目光冷厉地望着苏家子弟,冷声道:“刚才这番话你们可听清楚了!我月家境内竟然出了苏白迟这个令人发指天地不容的人间败类,简直是一大耻辱!我月无缺身为月家的孙少爷,为民除害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否则以后便要遭到其他几大家的耻笑了!相信苏二爷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苏家出了此等逆子,大义灭亲清理门户才是正理,若是等到苏家被苏白迟腐朽败尽,到时迟之晚矣!想必苏二爷也不想一粒老鼠屎,搅坏了一锅粥吧!”

顿了顿,浑身散发出一股慑人气息,语气更加冷冽,“若是苏家人自己不清理门户,月家身为一境之主,也有权利拔除祸根,以保月家境内百姓安康!”

她这番话说得义正言辞冠冕堂皇,而且还给苏鹏扣了一顶帽子,苏鹏虽然心中不服,却也找不出理由来反驳,毕竟苏家的家丑被曝光摆在了众人眼前。

而且月无缺句里行间明里暗里都有警戒之意,若是苏家再要胡搅蛮缠,月家便要将苏家连根拔起。以月家的实力,要对付苏家这样一个腐朽的败落家族,那简直跟捻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就算他苏鹏心中再不服气,却也只得暗中将这口怨气吞入腹中!

月云霄望着镇定自若从容不迫巧言辩驳的月无缺,眸中是掩饰不住的欣慰。

短暂难堪的沉寂之后,苏鹏终于打碎了牙往肚里咽,将一只手掌放在棺木之上,沮丧地低垂下头,颤声说道:“孙少爷说的是,苏鹏此次回去,定然好好清理门户!”

说完这句话,放在棺木之上的手掌微微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