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26章 温柔一吻

第一卷 潜龙重生 第二十六章 温柔一吻

“爹爹,那小子杀了大哥,你怎么能就这样算了!”苏白雷一听爹爹竟然就此罢休,立刻急了。

“逆子!还不赶紧给我闭嘴!”苏鹏回头冲他怒声喝道,“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苏白雷缩了缩脖子,不甘地闭了嘴,一双眼睛凶狠地盯在月无缺和月出情身上。月出情冷冷扫他一眼,便转过目光,再也不看他。

月云霄眼见月无缺轻易将此事了结,方才重重咳嗽一声开了口:“好了,此事老夫已有定断,大家都不要说了!”

他一开口,威严十足,令在场众人精神为之一肃,原本紧张的气氛也立刻缓和下来。

却见月云霄缓缓踏出两步,淡然扫视苏家众人一眼,沉稳而威严地说道:“苏白迟身为世家贵族子弟,却罔顾家教伦常,做出败性丧德之恶事,其行为着实令人发指!如今既然错手被杀,那也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从今往后,各族子弟必须以此为教训,严格律己,若是再让老夫发现谁做出这等败坏世风行德的丑事,定斩不饶!”

顿了顿,又望着苏鹏厉声道:“苏二爷,老夫怜你痛失爱子,今日之事暂且不做追究,但是,下不为例!我月家怎么说也是这一方的名门大族,容不得别人进来撒野闹事!俗话说养不教,父之过!苏白迟之所以落得如今这个下场,也是你娇纵放任所致!若是再让老夫听到苏家出此肮脏丑事,必亲手处惩,将苏家清理干净!”

苏鹏闻言浑身一震,几乎将牙咬碎:“是!”

“好了,既然此事已结,苏二爷赶紧将贵公子的尸体带回去安葬,稍后老夫会派人前去苏家慰问。”

“谢月老爷恩典!”苏鹏不着痕迹瞥了月南英一眼,咬牙拱手道谢,朝身后众人用力一挥手,悲吼一声,“走!”

儿子被杀了不算,自己还得谢谢人家的教诲,苏鹏这心里此刻真是憋屈得快要爆炸了,一张老脸阴沉得像要随时杀人一样。

月云霄一番恩威并施的话语令苏家子弟又畏又敬,身边的苏二爷又像个随时要爆炸的炸弹,顿时个个吓得不敢吭声,抬起月白迟的棺材灰溜溜地走出了冷月山庄的大门。

看着苏家一行子弟离去,月南英眸中阴霾暗蕴,心中暗自咒骂,小畜生,又让你逃过一劫。

月无缺清亮的眸子悄悄盯在月南英身上,唇角微微勾起。

情园。

“出情哥哥,谢谢你。”月无缺悠闲地倚在月出情专用的竹椅上,看着垂头沏茶的高雅少年,眉眼间弥漫出一缕温柔的笑意,这个少年温柔细心与体贴,总是让她情不自禁放松,烦忧如冰消雪融,身心舒适,这种感觉真好。

一缕细细的沁鼻的青竹味儿悄悄窜入她的鼻中,这是属于月出情身上独特的香味。

“谢我什么,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月出情小心翼翼将那杯茶递给月无缺,俊眸中满是温柔与宠溺,真诚说道,“谢谢你为我出了一口气。”

虽然月无缺什么都没说,但他却还是感应得到,月无缺之所以杀苏白迟,却是为了他。

月无缺接过茶水,轻轻品了一口,轻睨着他笑道:“没什么,我只是看不惯那小子的荒**无耻罢了。此等恶人,人人得而诛之,我虽算不上是什么好人,却也见不得此人为非作歹,所以你不必觉得欠了我人情。若你真要还这个人情,刚才在苏家人面前,你已经还了。若非你挺身而出,我恐怕还没有这么容易能令那苏二爷俯首认输。”

先前她曾向月出情问过他小时候在苏家的情况,只是每当一提起苏家,月出情的神情便变得有些隐晦艰涩,似乎那是一段耻辱,不愿提起。不过想想也情有可原,似月出情这般高傲清雅的人,一点点的玷污与诋毁,便是对他人格的羞辱,自然不愿在人前提起。所以刚才月出情竟然主动出声指证苏家时,她心中还是小小吃了一惊。

“指证苏家的恶行,那是我份内的事,两件事怎能相提并论。”月出情目光温柔地望着她,莞尔笑道,“我知道你这么说是不想我心中有负担,有你这份关心,我愿已足。来,这杯香茶敬你,就当是出情哥哥还你刚才的人情了。”

这个世上,月无缺是除母亲外第二个细心体贴他的人,这不能不叫月出情感动万分,此生能得一红颜知己,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看着少年高雅出尘的俊颜上发自内心的笑容,月无缺心中也是开心之极,爽朗笑道:“好!”

茶杯轻轻一碰,两人相视一笑,举杯饮尽。

颜月夭抱着青滟藏在一处房顶隐蔽的地方偷窥,看见他们相笑举杯的情景,颇有举案齐眉的风范,心中不由暗自气恼,伸手在青滟头上一拍,忿忿不平地道:“你瞧瞧你家主子,和那个什么月家表少爷看得那般深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断袖呢!”

青滟无故挨打,气呼呼瞪他一眼,小爪子狠狠挠他几下:“大混蛋!你看着不舒服,打我做什么!有种去打那个表少爷去!”

颜月夭轻易抓紧它的小爪子,妖孽魅眸笑吟吟看着它,问道:“小家伙,你说,我与那表少爷相比如何?”

“不如何!”青滟给了他一记白眼。

颜月夭危险地一眯眸:“不说是吧?那就别怪我把你当成我家小乖乖的美食了。”

右边袖袍一抖,两条缩小得如竹筷那么细长的千年冰蛇立即从里面钻了出来,贪婪地对着青滟吐蛇信子。

“小家伙,就算你真是千年麒麟神兽,凭你现在这副小猫模样,光是这两条冰蛇就能把你吞吃入腹。”颜月夭坏笑着威胁道。

小青滟吓得身子一抖,赶紧投降:“我说,我说!咳咳,当然是你比较帅了。”

“你说真的?”颜月夭漂亮的修眉一挑,妖孽般俊美无匹的脸上立刻笑得日月无光天地失色。

“当然!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青滟警惕地盯着那近在咫尺的两条千年冰蛇,点头如捣蒜,心中却是鄙视万分,一个大男人竟然跟别人比美,真是不害臊!

“这还差不多。”颜月夭笑眯眯拍拍青滟的头,唇角忽又委屈地噘起,“那你说说,她为什么把我撇开,一个人跑来见这个一脸清高的小子?”

青滟闻言漂亮的猫眼抽搐了几下:“你这口气,怎么听起来这么奇怪,活像个被抛弃的怨妇似的?”

“被抛弃的怨妇?”颜月夭闻言心里一惊,这种描述,好像与他现在心中的感觉挺贴切的……

看着他呆愣的模样,青滟那双漂亮的双瞳忽然潋滟生辉,凑近他,笑得邪恶无比:“我说颜九少,你的表情好奇怪哦,莫非你真的是吃醋了?”

什么??!!吃醋??!!!颜月夭忽然听到“吃醋”二字,身子猛地一震,如遭雷击一般。

“嘿嘿嘿,颜九少,看你的样子真的是吃醋了,你可别忘记了,你和月无缺可都是男人呢!啊呀……救命啊!”

青滟一番捉弄的话语还未讲完,颜月夭已经华丽丽自房顶摔了下去!

这边,月无缺和月出情饮尽那杯茶,默契一笑,将茶杯放下。月出情新又给她沏了杯茶,俊颜上不知为何染上一丝愁绪,目光幽幽地望着月无缺,欲言又止。

月无缺心领神会,调皮地眨了眨眼睛,笑道:“出情哥哥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想说什么尽管说,我又不会怪罪你。”

月出情俊脸微微一红,摇了摇头,忧郁一笑,漂亮的羽睫微微垂下,那一低头的温柔,优雅中带着淡淡的羞怯,羞怯中带着细细的忧愁,那种无可比拟的风情,无意间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月无缺看得心中一窒,有些呆了,一时忘了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月出情清雅好听的声音才轻轻响起,带着无奈的苦笑:“无缺,你知道吗?我心中有一块心病,虽然很想告诉你,可是,却又怕你嫌弃我,以后不理我了……”

“什么事?出情哥哥,你放心,你是我的表哥,无论是什么事,我都不会嫌弃你的。”月无缺蓦然从刚才的惊艳中回过神来,看着面前这张俊颜上的忧伤,暗自为自己刚才的失态尴尬,长这么大,她还从未这般为一个男子失神过,还好没人看见。

月出情依旧垂着头,幽幽说道:“当年我母亲之所以带我离开苏家,其实是为了保护我。有一次,我撞见苏白迟命人将一批惨死的栾童从他房间抬出来,却不意从那时起被他盯上,竟然厚言无耻地提出,让我做他的男宠,我不从,他就命人将我绑起来打,还,还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突然颤抖起来:“还好我娘亲及时出现,打跑了那群畜生,否则……”

“你说的心病,就是指你被那个畜生亲了一口的事?”月无缺眼角有些抽搐,难怪山庄那些仆人私底下悄悄说这个表少爷脾气古怪,除他的贴身小厮外,不许任何男人进他的园子,原来是因为这个缘故。

可是看着他那张俊颜上痛苦的表情,心里不知为何突然替他难过起来,如此心思纯净清雅脱俗纤尘不染的美少年,他的心里,不该留下任何阴影的。

鬼使神差的,她突然凑了过去,在他的俊颜上轻轻印下一吻。

月出情讶然抬头,漂亮的星眸睁得大大的望着她,神情震惊无比:“无缺,你,你……”

少女已坐回原位,脸颊微红,凤眸微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眸中透出一丝带着戏谑的邪恶的笑意:“不知道我这样做,能否除掉你心中的那块病?”

她说这句话时,语气平静,神态自然悠闲,却又有谁知,此刻她手心已紧张得冒出了汗。

这件事可真不是人做的,月无缺心中暗暗抱怨。她从未主动吻过谁,没想到第一次做出这等事,竟然比初次上战场还要紧张。

虽然她刚才主动吻了月出情,可是她此举纯粹是为了安慰他,希望他不要误会才好……

月出情一张高雅出尘的俊脸,蓦然如火烧般灼热起来,一颗心狂跳不止。她,竟然吻了他!

两人皆低垂着头,不敢再看对方,一个是因为尴尬,一个是因为羞涩。周遭的气氛,突然诡异地寂静起来。

就在这时,青滟的惨叫声伴随着某个重物轰然落地,两人立即惊醒过来,赶紧脚尖一点,飞身朝那声响传来之处奔去。

眼前的这副场景让月无缺嘴角抽搐,月出情俊脸微沉,眸中划过一道不悦之色。

只见一袭华美锦衣的妖孽少年正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龇牙咧嘴地揉着屁股哀声呼痛,先前的优雅尊贵慵懒不羁在这一摔之下已荡然无存。

青滟则被摔趴在地上,一边揉着摔痛处一边呜呜地叫骂颜月夭卑鄙无耻差点摔折了它的小腿骨。

颜月夭随身携带的那两只千年冰蛇小乖和小小乖则慵懒地盘在草地上,蛇头一伸一缩,幽幽绿瞳一闪一闪,似乎在为主子第一次的狼狈兴灾乐祸。

一愣过后,月无缺忍不住大笑出声,一边笑一边快步过去扶住他,促狭地朝他挤了挤眼,打趣道:“颜九少这是怎么了?堂堂颜家武功盖世威名远播的颜九少,今日竟然会从房顶上摔下来,啧啧,这可真是天下第一大奇闻啊!”

被她这一打趣,颜月夭的俊脸立刻发起烧来,没好气地给了她一记白眼:“我摔下来还不是你害的!”

“是我害的?”月无缺有些讶然地眨了眨眼睛,“这话从何说起?我可没教你躲在房顶上偷听别人谈话哦。”

颜月夭闻言,心中更加气恼,可是当他对上那一双清澈耀眼笑意盈盈的美眸之后,心中的怒气竟然莫名其妙地烟消云散了,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心悸感觉自心底悄然升起。

就在他盯着月无缺怔仲的那一刹那,月出情淡漠的声音冷冷传了过来:“颜九少,我与你素无来往,你偷偷摸摸到我情园来,究竟意欲何为?”

无耻的某意求收藏,求票票~~童鞋们支持下吧,不给动力某意蹲墙角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