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27章 借刀杀人

第二十七章 借刀杀人

颜月夭蓦然回神,斜斜睨了月出情一眼,脸上又恢复了那慵懒高贵的神情,说道:“没什么,本少爷只是闲得无聊,所以才到处转转,现在转完了,也该回去了。”

月出情勾唇冷笑:“既然是到处转转,颜九少又怎会转到房顶上去偷听人谈话?”

想到月出情刚才和月无缺那般深情相视,颜月夭心中极为不爽,冷冷给了他一记白眼,扬起下巴,神情倨傲地说道:“本少爷一向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关你什么事!”

说罢招来自己那两条冰蛇,推开月无缺的搀扶,淡淡瞟了她一眼,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青滟抱着摔疼的腿幸灾乐祸,自作自受!

看着颜月夭似乎负气离去的背影,月无缺讶然地挑了挑眉,他刚才那一眼,似乎是在怨她?她好像没有惹他吧?

“无缺,你和那位颜九少关系很好吗?”见月无缺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颜月夭,月出情的俊眸一暗,心中泛起一丝醋意。

月无缺抱起青滟,动作轻柔地揉了揉它的疼处,含笑说道:“还可以吧,颜月夭表面虽然看起来**不羁,其实骨子里是个真情真性的男人,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希望出情哥哥不要介意他刚才的行为。”

“嗯。”月出情轻轻嗯了一声,深深看着她,眸中充满期盼,“无缺,一会儿就在这里用午膳吧。”

“不必了,颜月夭刚才脸色似乎不太对劲,我过去看看,好歹他是月家的客人,不得怠慢的。”月无缺不着痕迹避开他的眼眸,淡然笑道,抱着青滟便转身离去。

望着她风姿隽然的背影,月出情心下一阵失落。情不自禁抬手抚上脸颊被她吻过的地方,俊脸又抑制不住地泛红,甜蜜的感觉悄悄自心底升起。

这,就是爱情吗?

月出情喃喃自语,目光痴痴地胶在那袭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的身影上,高雅的脸庞上露出淡淡的苦涩笑意。

“你喜欢无缺吗?”就在他黯然失神时,一个女子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

眸光一变,他缓缓转过身去,望着立在身后不远处的女子,神情不由一诧,来人,竟然是月无缺的娘亲青希!

青希一双明眸静静看着他,微微一笑:“看你的模样,是喜欢了。”

月出情闻言俊颜一红,不知如何回答,目光疑惑地看着她,不知青希找他,到底是为何事?难道是因为无缺吗?

“出情,你也是个聪明人,我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眼前的少年高贵俊雅,温柔体贴,与无缺倒是天生一对,只可惜,无缺不知何时才能堂堂正正恢复女儿身……

“舅妈有什么话直说无妨。”月出情淡雅笑道,对于这位来自魔族的舅妈,他虽然没有接触过,却也并不排斥。

月出情的母亲月照兰与月无缺的父亲是堂姐弟,算起来月出情喊青希一声舅妈也不为过。

青希的神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压低声音说道:“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得知无缺的真实性别的,只是请你以后替她保守这个秘密,因为这直接关系到无缺的性命和月家的生死存亡。”

“为什么?就因为玄宗宗主的那个预言吗?”月出情虽然来冷月山庄不长,却也听了一些山庄的无聊八卦。

青希点了点头,眸中闪动着担忧,叹息一声道:“如今这个预言玄机殿各大家族都知道,所以她这次要去玄宗,我很替她担心。”

月出情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心中石头落地,莞尔笑道:“舅妈放心,这次我会和无缺一起去,到时候我会照顾她,不会让别人发现这个秘密的。”

他生性淡泊,对于功名利禄毫不放在眼里,这次去玄宗便是因为月无缺,青希这番话,正合他心意,想到以后能与无缺天天在一起,心中便欢喜不已。

青希点了点头,又叮嘱几句,便自行离去。

夜深露重,月明星稀。在这个大地沉睡的时刻,冷月山庄的一角,月南英的居所——南园,某间房间内却是灯火明亮。

“月大爷,您当初怂恿我们苏家来找月无缺的麻烦的时候,可是说过会替我们说情的!为何到了关键时刻,却一句话也不说!这回倒好,我儿白迟的公道不仅没讨到,反而把我苏鹏这张老脸给丢了!”原本带着儿子棺木离开的苏二爷苏鹏,此刻忽又去而复返,昂首挺胸立在房间中央,横眉怒目,满脸兴师问罪之色。

月南英眸中闪过一道冷意,随即又恢复了平静,自主座上站起,慢慢踱到他身边,和颜悦色笑道:“二爷息怒,我也是迫不得已。原以为月无缺那小子杀了二爷的儿子,证据确凿,容不得他狡赖,却没想到那小子杀了人竟然还理直气壮,巧舌如簧叫人无从反驳,更兼,”顿了顿,他的神色忽然严肃起来,“更兼苏三爷的儿子月出情揭露了你苏家的丑事,就算我想替你们说话,我也插不上嘴!苏二爷,这件事说起来也要怪你们,有些不该叫人知道的事儿,就藏得秘密些,否则被人揪住了小辫子,就百口莫辩了。”

苏鹏脸色一变,冷哼一声,不搭理他,兴师问罪的底气儿明显有些松懈,心里对月无缺和月出情更是嫉恨不已。

月南英见状,趁热打铁,拍拍他的肩膀,一脸惋惜地道:“白迟虽然有那断袖的嗜好,但总的来说还是一个有为青年,如今白白死在月无缺那小子手中,真个是天妨英才啊,可惜,可惜……”

苏鹏一听,原本压抑在心中的悲痛,愤怒以及各种感情突然全部暴发出来,忍不住老泪纵横:“我的迟儿,你死得好惨啊!老爹无能,竟然不能替你报仇雪恨……”

月南英见时机已到,便假意安慰了他一番,扶着他在座位上坐下,压低声音道:“其实你想报仇,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

“此话何意?”苏鹏压住心中的悲恸,问道,“在这里有月老爷子替她撑腰,就算我想杀了她为我儿报仇,根本就无法下手啊。”

月南英狡黠一笑:“在这里想动那个小畜生自然不易,但若是在外面呢?”

苏鹏一听,两耳立刻竖起:“你的意思是?”

月南英冷笑,俯在他耳边悄声说道:“十日之后,她便要去玄宗报道了,到时候你偷偷命人……”

好狠毒的人!难怪她觉得苏鹏临走前朝月南英投去的那一瞥内有玄机,原来,这件事竟然是月南英暗中怂恿的!

哼,月南英,你想置我于死地,没那么容易!既然你这个当大伯的无情,就别怪我月无缺无义了!房梁之上,隐于黑夜中偷听的少年勾唇冷笑,耀眼的眸中划过一道厉色!

“爹爹,你真的,真的要杀死无缺吗?怎么说,她也是我的堂弟啊。”月敏冲看着月南英洋洋自得的神色,小心翼翼嗫嚅道。

想到少年那锋锐如刀般的眼神,他的心就忍不住发惧,可是,奇怪的,虽然对她有些厌恶,却并不排斥。

月南英正在为自己这招借刀杀人之计成功实施暗自窃喜,闻言立刻拉下脸,狠狠瞪了月敏冲一眼,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家伙,到底是不是他儿子!

一旁的月敏敏马上冲哥哥翻了记大大的白眼,毫不客气地说道:“大哥,你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怎么会替那个小畜生说话!什么狗屁堂弟,她在我眼里连狗屁都不如!哼,一而再,再而三地害姐姐我丢面子,有朝一日,我月敏敏一定要打得她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求饶!”

“还是敏敏深得我心,不枉我教养你一场。”月敏冲收回目光,对月敏敏宠爱地笑道,目光落到月敏冲身上时,立刻又严厉起来,“敏冲,你要是有你妹妹一半的聪明,我也就不必替你操心了!还杵在那里做什么!回屋面壁思过去!”

月敏冲不敢看父亲威严的目光,畏惧地垂下头:“是。”

悄悄瞪了幸灾乐祸的妹妹一眼,垂头丧气往外走。自小父亲便对妹妹宠爱有加,对他却总是冷脸严叱,虽然他心理不平衡,却也没有办法。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飘进一个清雅的笑声:“没想到三更半夜之际,大伯这里还是如白日一般热闹,走了个苏二爷,又来个家庭会议,不知大伯可介意让小侄进来凑个热闹?”

月家父子三人闻言,皆不由脸色一变,这个声音……?

思忖未定,一袭锦衣轻袂的少年已经从容不迫跨了进来,唇边噙着一抹悠然的笑意。

月无缺!真的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