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28章 惩诫

第二十八章 惩诫

这个小煞星,怎么这个时候突然闯进来了?莫非刚才那番话全部被她给听到了?

月南英一想至此,心猛地往下一沉,袍中双拳紧握,眸底划过一道不易察觉的杀气。

月敏敏则是被吓得后退两步,一脸惨白地盯着月无缺,刚才说话时的嚣张气势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少年此刻俊脸含笑,那笑容明明如沐春风,却给人一种冰冷刺骨的感觉,月敏敏只觉手脚发凉,浑身发冷,一丝不安,悄然自心底浮起。

月敏冲在触碰到少年明亮耀眼的目光之后,赶紧垂下头去。

慢慢踱到屋子中央,目光缓缓自月南英等人脸上划过,月无缺眸中精光一闪,勾唇一笑:“你们这是怎么了?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你们用不着这么紧张。”

月南英这才回过神来,眸光一沉,冷声问道:“这么晚了,你到老夫的园子里来做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单纯来逛逛而已,却想不到会意外在这看见苏二爷。”月无缺直视着他的眼睛,语气突地一厉,”更不想意外听见大伯的借刀杀人之计!”

话音一落,一股凌厉的气息自她身上发出,月敏敏和月敏冲齐齐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心中对月无缺畏惧更甚。

这小子真的听到他的全部计划了!月南英心里一惊,袍中双拳握得更紧,神情却忽然平静下来:“呵呵,无缺,你是不是听错了,你是我的亲侄儿,我这当大伯的,怎么会叫人对你下手呢。

果然是只老奸巨滑的老狐狸,事到如今还在此花言巧辩!

月无缺心中暗自冷笑,故作不知地说道:“哦,原来是这样,虽然我刚才听得不甚清楚,可是刚才好像听到你替苏二爷出主意要我的命呢。”

原来她听得并不是很清楚,这就好办了。月南英心里一松,赶紧陪笑道:“哪里,哪里,你真的是误会大伯了。说起来我与那苏二爷是至交好友,你杀了苏二爷的儿子,他心有不甘,誓杀你为他儿子报仇,所以前来找我想办法对付你,你是我月南英的亲侄子,我怎么会真的对付你呢,刚才那么一说,只不过是敷衍他罢了。就算真的有人要杀你,那也不会是我。”

月无缺一对眼珠子狡黠一转:“这么说,刚才真是我误会大伯你了?不是你要杀我,而是苏二爷要杀我?”

“当然。”月南英肯定地说道。

“好。”月无缺弯唇一笑,优雅迷人,“那就请苏二爷出来对质一下吧,否则无缺心里还是有个疙瘩,毕竟被亲人在背后捅刀子可是件令人伤心的事儿。”

月南英脸色一变,苏二爷已经怒气冲冲大步走了进来,手一指他,怒喝道:“月南英,你这个卑鄙无耻的老匹夫!亏老夫相信你,才找你出主意,没想到你竟然把我苏鹏当傻瓜耍,一骗再骗,利用我借刀杀人,欲置我苏家满门于死地!今日我要是不杀了你,难消我心头之恨!”说罢利掌一挥,朝月南英劈头打来!

月南英又惊又怒,闪身避开他那一掌,看见月无缺眸中狡黠的笑意,这才知道自己中了那黄毛小儿的离间计!

“住手!苏二爷!”眼见苏鹏又要攻上来,月南英急忙厉声喝道,“明明是你要杀她,我只不过替你出谋献策而已,你为何这般蛮不讲理!”

月无缺悠然笑道:“我月无缺乃是月家的直系嫡孙,又是爷爷最宠爱的孙子,以我的实力,月家下一任家主之位非我莫属!先不说家族荫庇,单凭我一个人的实力,你们苏家那些草包子弟想动我,简直是痴心妄想!”

这番自信而狂妄的口气,令月南英和苏鹏心中齐齐一震!

就算苏鹏先前心中还存有几分侥幸能为儿子报仇,此刻竟是连一分半点的希望都看不见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十倍报之!苏二爷,你说,如果你真的派人暗杀我,到时候倒霉的会是苏家,还是月南英?到时候苏家有可能会被灭门也说不定呢。”狭长的凤眸轻轻一瞥,漆黑的眸中幽光流动,月无缺唇边挂着淡淡的笑意,吐出的话语却是冷血无比。

轻轻一句,已令苏鹏冷汗浃背,脸色惨白,扑通一声当场给月无缺跪下,颤声道:“苏鹏知错了!请孙少爷饶命!”

苏家发展到现在,虽然由往日的辉煌变成了如今的败落,可是几代子孙无数,纵使他报仇心切,却也不敢拿苏家满门性命来冒险,更不敢因为一己之私而置苏家的祖宗基业于不顾!这个儿子,就当是白死了!

区区几句话就把你给吓倒了!没用的老废物!月南英眸中露出凶光,盯着臣服在少年脚边的苏鹏,心中暗自怒骂。

“俗话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苏二爷能屈能伸,不愧为大丈夫所为。”月无缺上前一步,右手虚抬,“怜苏二爷刚失爱子的份上,这一次无缺不予计较,若是再犯此事,那就别怪无缺心狠手辣了!”

苏鹏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量自她掌心传来,将他往上托起,心中不由又惊又骇,原本跪着的身子已随那股力量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再看那俊美无双的少年,依然神态悠然立在那里,若不是看见她掌心泛出的紫色玄光,他真的很怀疑那股强劲的力道是不是她发出的。这样强悍的紫虚高手,恐怕苏家子弟全部加起来,也不是她的对手吧!

想通这个问题,苏鹏突然神情委顿,仿佛一眨眼的工夫便老了一截一样,此时此刻,他终于对这个少年心服口服了。

“孙少爷放心,苏家以后一定恭恭敬敬贡奉月家,再不敢有丝毫越矩!”苏鹏诚恳说道。

月无缺点了点头,扫了气得脸色发黑的月南英一眼,目光忽然落在月敏敏身上,举步朝她走了过去,淡淡笑道:“我记得敏敏姐以前很喜欢欺负我的,印象中好像经常对我欺凌辱骂,打得我像狗一样在地上哭喊求饶,不知是不是打我打得习惯了,所以敏敏姐一提起我就手痒得厉害?”

原本她不想跟这些人计较,可是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逼她,那就别怪她给他们一个血的教训了!

“我,我,我……”看着那少年如恶魔般慢慢逼近,月敏敏本就花容失色的俏脸此刻更是惨无血色,被她身上强劲的压力迫得一步步往后退。

“月无缺,不准欺负我女儿!”月南英身形一闪,挡在了月敏敏身前。

看着月南英阴鸷的目光,月无缺冷冷一笑:“你想救她,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话音未落,突然一掌朝月南英身上拍去!

月南英迅速接下她那一掌,却不意就这一转眼的工夫,月无缺已诡异地转到了月敏敏身后,厉喝一声,双掌齐下,竟然以手代刀,硬生生将月敏敏两条臂膀齐肩砍下!

月敏敏看见自己两条血淋淋的手臂断落在地上,剧痛袭遍全身,不由瞪大眼睛惨叫一声,当场晕死过去!

“敏敏!”月南英惊呼一声,扑过去将女儿抱在怀中,看见她脸色惨白,又臂尽失,心中不由一痛,双指一迸,疾点了月敏敏几处穴道止血,这才转过头来,脸色铁青,目眦尽裂地盯着月无缺,直恨不得将这恶魔般的小煞星千刀万剐!

月敏冲早已被少年的狠毒和姐姐的惨状吓得呆在原地,只是惊恐地盯着那挂着冷酷笑意的少年,再也迈不动一步。

苏鹏也被这突发的场景吓呆了,以手代刀,将别人的手臂如切西瓜一般切掉,这样的情景他简直是闻所未闻!这个月家孙少爷,实在是太恐怖了!

少年眸中那嗜血的寒意令他遍体生寒,他赶紧垂下头去,此刻心中真是万分庆幸,还好他没有坚持暗算这少年,否则自己肯定走不出这月家的大门了。

“一双只会欺负人的手,不要也罢。”月无缺轻描淡写道,俊美的脸庞上带着似有若无的冷笑,顺手扯下一片衣角,擦了擦手,虽然手上并没有沾上半分血迹。

想跟她斗,就得看那人有没有这个实力!

月家嫡系子弟当中,她这个孙少爷的身份只屈于爷爷之下,若不论辈分,单按月家的规矩,像月南英之辈的伯伯叔叔都得尊她一声孙少爷!敢不把我月无缺放在眼里,敢挑衅我孙少爷的权威,今日,便叫你们尝尝这挑衅之痛!

整个屋子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之中!

静得只听得到人或轻或重的呼吸声!

月南英看看女儿惨白的脸蛋,再看看地上那两截触目惊心的手臂,闭眼,再闭眼,呼吸,再呼吸,拼命将心中沸腾的情绪压制下去!

他真是太低估这少年的狠劲了!敏敏失去双臂,就算能保一条小命,这一辈子也废了!别说修炼,就算是嫁人恐怕也没有人要!

小不忍,则乱大谋!今日之耻,他日他必双倍奉还!

然后,他猛地睁开眼睛,抱着月敏敏的身子缓缓站了起来,脸色难看之极,咬着牙说道:“天色已晚,请孙少爷和苏二爷回去休息吧。”

又对月敏冲厉喝道:“混小子,还不赶紧请大夫来给你妹妹看看伤势!”

月敏冲这才如梦初醒,赶紧飞也似地逃了出去。

“苏鹏告辞。”苏鹏不敢再逗留下去,给月无缺施了一礼,赶紧离开。从南园的偏门出了冷月山庄,他这才宛若从鬼门关走了一趟一般大口大口喘气。

月无缺看着月南英眸中隐忍的怒火,冷冷勾唇:“自作孽,不可活,希望大伯以后好自为之。”

丢下这句警示的话,月无缺一甩袖摆,转身扬长而去。

月南英双眼通红地盯着那抹身影消失不见,终于忍耐不住胸中的熊熊怒火,一掌劈翻了身边的茶几!

小畜生,不报此仇,我月南英誓不为人!

今天二更哦,亲们给点力吧,pp拿来~~(*^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