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29章 雪婴的请求

第一卷 潜龙重生 第029章 雪婴的请求

踏着月色悄悄溜回自己屋里,才一开门,月无缺便嗅到一线熟悉的气息,是雪婴!却在这时,某物突然从屋内窜出,直直朝她怀里扑了过来!

眼神一凛,月无缺手疾伸,一把抓住了那个东西,却原来是青滟!

“救,救命!有,有,有鬼呀!”青滟结结巴巴,漂亮的猫眸中满是恐惧之色,小小的身子瑟瑟发抖。

上古神兽竟然会怕鬼?月无缺没好气地翻了记白眼,随手将它抛在了地上,理也不理它,径直朝立在床边的那抹鬼魅般的淡影走去,宛若老熟人般打了声招呼:“你来了。”

习武之人夜能目视,虽然屋内漆黑一片,月无缺却还是能清晰看见雪婴那残缺恐怖的容貌。

雪婴空洞的双眸直直看着她,轻轻点了点头,那模样似乎在微笑。

月无缺眨了眨眼睛,一挑眉梢:“你找我有事?”

雪婴点了点头,身子一闪,眨眼间便飘到了她的面前,向她摊开了右边的衣袖。一抹红艳艳的光彩立刻显露出来,原来是颗同先前一模一样的红果。

月无缺眼睛一亮,目光灼灼地望着她,笑道:“这个是给我的?”

雪婴微笑点头。

月无缺毫不客气将那颗红果拿过来放入口中吞下,虽然不知这颗红果到底为何物,可是服过一次之后,她便知道这是世上不可多得的有助修炼速成的珍品。只是她不理解,她与这雪婴并不熟悉,她为何对她这么好?

有月无缺在场,青滟的胆子这才大了些,缩在一旁嘟囔道:“什么人给的东西都敢吃,也不怕毒死你!”

月无缺冷眼一斜,青滟立刻闭嘴。

“那个是魔族的圣灵之果,采自幻宫的炼狱之湖白莲湖底,是增进功力的奇果,并无剧毒。”

飘渺的女声在室内淡淡响起,月无缺倏地回头:“你能说话?”

雪婴微笑点头,幽幽叹息道:“我的三魂七魄中便有二魂七魄被轮回井中锁魂链锁住,只有一息尚存,若非我意志坚韧,恐怕今日也冲不破这声喉之锁。”

“你将圣灵之果送给我,可是有求于我?”月无缺生来便不信这世上没有便宜的事,看她的模样,一定是有所求。

雪婴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微笑地望着她,道:“我的确是有求于你,不过我雪婴不会强迫任何人去做她不喜欢做的事,你可以答应,也可以选择拒绝。”

“哦,你先说来听听,我月无缺也从来不愿欠人人情,如果我能办到,一定皆尽全力助你达成心愿。”月无缺暗暗打量着她,勾唇道。

雪婴点了点头,苦笑着说道:“我自出生起便喜欢修炼魔灵幻术,十二岁便成为魔族最年轻的魔主,十四岁便练完魔族所有能练的宝典,达到了无人能企及的境界,无人能触摸的高度,我的法力甚至超过了魔族的大祭司(注:魔族中的大祭司身份最为尊贵,高高凌驾于权势之上,历代魔主人选便是由祭司任命)。在那之后,人生便出现了茫然之态,孤立幻术的巅峰,竟无一人可匹敌,那种高处寂寞别无追求的滋味,实在是难受之极。后来有一天,我心血**,想修炼玄宗的玄心,便偷偷溜到你们冷月山庄,准备偷取神机阁中的玄炼秘籍,却不料中了埋伏,被玄宗中的几个高手拿下,最后变成了这副鬼模样,被囚禁在轮回井中,日日受那玄心真火的焚烧,千年不得翻身。”

用这等残忍的手法对付一个女子,看来玄宗中人也不乏心狠手辣之辈。月无缺看着雪婴那残破不堪的面容和身体,鄙夷地撇唇,问道:“你想让我如何救你?”

雪婴淡淡一笑:“你天赋了得,若是你肯悉心修炼,再加上圣灵之果相助,定能在两年之内疯狂晋级,只要你的玄术修为达到太虚之境,魔灵幻术达到圣灵之境,然后将两种修炼之术合二为一,创造另一种无法企及的新境界,到时候再给我灌输这新生真气,或许那样,我就能得到重生了。只是,我的灵魂只剩两年的时间,两年一过,我的灵魂便会灰飞烟灭,我雪婴也即将永远从这个世界消失,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她的声音微微发颤,语气中透着明显的不甘之意。

“你似乎不能肯定这种方法是否凑效?”月无缺微微蹙眉,

雪婴苦笑道:“的确是不能肯定,但是,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也愿意试上一试。”

世间万物,无论是人,是兽,除非迫不得已,否则都会有求生的愿望。

“好吧,我答应你。”月无缺沉默了一会儿,倏地抬眸对她粲然一笑,“魔武双修本来就是我心中所愿,更何况你的这个请求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冲突,虽然两年的时间是短了些,但是,为了救你,我愿意努力去尝试!”

两年的时间,的确是短了些,也许有些人得花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才能达到一个高点,而月无缺此时面对的却是两个高点,成功的机会几乎渺茫。可是,就算是机会渺茫,她也不会放弃,她一向深信,只要一个人肯努力,便一定会成功。就算不能成功,她也得给雪婴一个生的希望!

与其让她在无穷无尽没有希望的日子中痛苦,不如给她一线光明吧。一个人活着,有点希望,日子总会过得快乐些。

雪婴听她答应,顿时欣喜若狂:“谢谢你答应我的请求!就算两年后,你没有成功,我也不会怪你!”

谁知,月无缺却倏地调转了语锋:“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重生之后,你不得报复玄宗任何人!”

雪婴既然是来月家盗取宝典,那么当初对雪婴下手的高手中一定有月家的先辈,虽然她同情雪婴,却也不愿因此为月家带来后祸。

雪婴微笑道:“一言为定!就算我要报仇,我也不会找上玄宗的人,而是魔族中算计我的人!”

“哦?这么说,当初你被玄宗抓住是因为被人出卖?你可知那人是谁?”

雪婴没有答话,忽然将脸转向一旁的青滟,笑道:“魔族祭司天生生有怪疾,每过一百年,便得饮三碗麒麟之血,否则便会难受七七四十九天!小家伙,你可得好好保重,千万莫要被那怪物逮到了!”

正听得津津有味的青滟吓得身子一抖,却见雪婴身形一闪,如同来时一般,倏然消失在了黑暗中。

“麒麟之血!那魔族祭司为什么非要喝我的血!”青滟趴在地上委屈地呜呜,它最怕的就是疼了。

月无缺的脑海中蓦然浮现出那日在街头遇见的神秘夜家大少爷夜琉胤,不由疑惑地皱起了眉头,夜琉胤也要捉青滟,不知他和那魔族祭司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幽幻魔域。

幻宫。

绿光潋滟的白莲湖边,一袭纤尘不染的白衣,负手于背立于湖边,望着那幽深的湖底出神,性感的薄唇勾勒出迷人的笑容。

那男子一头漆黑的乌发直泻而下,如流水般服贴地贴在他的脊背上,狭长的俊眉斜飞入鬓,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纵使平静无波,却也是风情暗涌,魅惑迷人。

夜琉胤缓缓走来,距离男子一丈之处的时候悄然停下,俊眸望着那个白色身影,眸中幽光流转。

那个男人,身上具有一种世人所无法拥有的浑然天成的高贵气质,纵然只是一个背影,也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不可冒犯的感觉。就连他夜琉胤这样一个自信自负的人,在他面前,也不免自惭形秽。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月无缺俊美无比的容颜,清澈耀眼的双眸,隐有王者之风的威严高贵气质,忽然起了这样一个念头,若说这世上能有一个人的风采与之匹敌的话,应该就是那个少年吧……

“小夜,你来了。”白衣男子突然回头,双眸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夜琉胤收回思绪,恭敬地给他行礼,语气中有一丝懊恼:“启禀师父,那只麒麟神兽我本来已经找到,可是后来又被别人给带走了。”

这个白衣男子,便是夜琉胤暗中拜的师父,魔族最高的执权者,大祭司冥休。

“哦。”冥休漫不经心地哦了一声,又掉过头去,目光中透出一线犀利,“你可认得那带走青滟的是何人?”

还有一个月便是他的恶疾发作之期,在这一个月内,他必然捉到青滟!

“……认得,是冷月山庄的孙少爷,月无缺。”

夜琉胤犹豫了一下,说道。潜意识里,他竟然不想把月无缺的名字报上来,可是以冥休的能力,就算他不说,恐怕他也知道了。

他一向善于察言观色,读心读术,可是对于冥休祭司,却根本就没有办法。这个宛若神谪般的男子,就像天上千变万化的白云,大海中可千形万状的流水,叫人捉摸不透。他的心,仿佛藏在最深的海底,看不透,也猜不着。

拥有魔族至高权位与实力的冥休,根本就是这个世间独特的存在,无情,无欲,无喜,无怒,冷血,视众生如玩物,视权势如粪土。

“月无缺?就是那个在玄机殿出了名的废物?”冥休眸中露出丝丝讶异,可是却并不惊奇。

这个世界上有诸多奇迹,他活了几百年,历经世事,早已身心麻木,冷眼笑看这世间桑海苍田,繁华没落,变化万千,能引起他心中波澜的了了无几。

月无缺的废物之名,不但月家,玄机殿,就连魔族也有耳闻,由此不难猜想,实力,在这个世界中占有多重要的地位了。

“正是!只是,现在的她同以传言中根本就是云泥之别。十四岁的紫虚高手,玄机殿中的神话,便是她现在的名气!”

夜琉胤想起那个光芒四射的少年,眼角情不自禁流露出欣赏的笑意。

“十四岁紫虚高手,果然不愧是绝世天才,据说你们玄宗的宗主十七岁才突破紫虚之境。”冥休淡然微笑,望着湖面的眸中涌起了暗潮,“看来,我终于能遇上对手了。”

“如今月无缺并无成就,师父的意思是??”夜琉胤闻言心一惊,望着面前沉静如水城府如山的白衣男子,试探着问道。

冥休祭司说出的话,从来就不会错。可是,他还是有点不相信,月无缺,真的会成为这神鬼莫测的雪昀祭司的对手?

冥休却没有接着说下去,淡淡调转了话头:“一个月内,务必将那只麒麟幼兽捉住,否则,等他恢复真身,再想捉住它就难了。”

明天估计出发,去玄宗培训,大家猜猜,后面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嘿嘿~~投PP哦,亲亲们,你的支持是某意码字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