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30章 出发

第030章 出发(有修改

十日之期眨眼便过,很快便到了玄宗前来领人的日子。

这几天,月无缺基本上都窝在自己屋里潜心修炼,从小养成的一心二用的习惯在此时将其妙用发挥到了极致。也许她天生就是个怪胎,竟然能将玄心**和魔族的兰若心经同时修炼,而且并无冲突,再加上雪婴每晚会出现,给她一颗提升修炼速度的圣灵之果,外加提点修习方法,几个日夜下来,她的玄力和魔族幻术突飞猛进,都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阶级。

玄心术即将由紫虚低阶晋级中阶,这个门槛对于其他人来说,难于上青天。若是晋级紫虚中阶,那她的修为就同玄宗宗主相差不远了。魔族幻术开头较为容易,所以月无缺很快便突破了魔灵之境,晋级幻灵之境。兰若心经上记录的都是魔族最上乘的灵幻之术,当属幻师修习范畴,而月无缺身上所具有的幻力,已达中级幻师水平。

以一个初学幻术的人来说,短短几个日夜便能领悟幻术的修炼之道,直接晋级到中级幻师的水平,这种速度已是匪夷所思令人惊骇了。

眼见窗外天色大亮,月无缺这才满意收功,活动了一下筋骨,撩衣下床。虽然昨夜只是小憩了一下,但她不但不觉疲累,反而更觉得精神抖擞,丹田处暖气融融,充沛的真气在体内自由流淌,所到之处畅快无比,身子也仿佛轻了一截,踏雪无痕,身轻如燕,便是内功修为到达极致的写照吧。

而在这内功修为迅速提升的同时,她的外貌也发生了变化,整张俊脸更加流光溢彩,神采飞扬,双眸更加漆黑耀眼,比之天上星辰有过之而不及,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透着迷人的光泽和魅力。

当月出情和颜月夭看见那一袭风华绝美的少年踏着阳光信步走来时,原来等得有些焦躁的心突然就静了下来。

看着两人呆呆的神情,月无缺故意轻咳两声,促狭笑道:“怎么,两位都被本公子的风采迷倒了吗?”

“呃……没有,你怎么来得这么慢,我都等了你好一会儿了。”颜月夭回过神来,只觉脸上有些发烫,赶紧皱起眉故意埋怨道,心中却依然是惊艳不已。

没想到这小子闭关修炼几日,又变迷人了!可是,为什么她对他笑的时候,他的心会跳得如此厉害?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月无缺歉意一笑,环顾了一下四周,只见大院内人群熙攘,立的都是报名前去玄宗的子弟,个个眉飞色舞,眸中的期盼和向往不言而喻。

在院子偏僻一角,有一个特别的存在,纵使他傲然孤立于院域一角,却依然是那般耀眼,叫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那个绝世而独立的少年,便是月魄。

此刻他眉目清冷,唇角微勾,俊美的面庞似笑非笑,那笑意却不达眼底。这个少年,似乎无论何时,都是这样一副冷冰冰叫人难以接近的高傲模样。

月无缺略略扫了他一眼,便调转了目光。虽然她欣赏美的东西,却甚为不屑那目空一切的主。

山庄门外,早已备好上一排排骠肥体壮的良马,供月家子弟驾骑。

在那马匹中央,还停着一辆奇怪的马车,比一般的马车要宽敞许多,估计能坐十人左右。车身呈黑色,周身绘有古朴的花纹,花纹纹路中心有一朵白色火焰之花,那是玄宗特有的标志。而在马车前面,却并无拉车的马匹。

“玄宗使者是否到了?”月无缺猜测,那辆宽大的马车应该是玄宗使者的吧。

“嗯,正在大殿和爷爷谈话。”月出情目光温柔地看着她,微笑答道。瞧她神彩熠熠的模样,看来功力修为又有神速进展了,他的心里真为她开心。因为她的功力越高,那么能伤到她的人就愈少了。

恰在这时,月云霄和玄宗使者从大殿内跨步走了出来,正好与月无缺打了个照面,却还是上次来的那两人,光明二老。

看见二人出来,前院立刻安静下来。

玄光长老冷冷看了月无缺一眼,就掉过头去,拿出一本名册,冷冷说道:“现在我来点名,被点到名者,跟玄明长老一起上马车,其余人等,稍后由本座领队去多罗幻殿!”

玄明长老的目光则盯在月无缺三人身上,对他们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看见他的笑容,月无缺挑了挑眉,以她多年的腹黑之学不难看出,玄明长老的笑容,似乎有点奸诈的味道?奇怪,一起去多罗幻殿的参加者,为何要分成两批?

“月魄!月无缺!月出情!……”

没想到第一个被点到的是那孤傲的少年月魄,第二个便是无缺自己,第三个是月出情,这一点名,月无缺便瞧出来了,被点名由玄明领队的都是月家出类拔萃的人才,莫非这是给他们的优待?

“无缺,我们过去吧。”月出情自然握住月无缺的手,灿然一笑,一齐朝前走去。

颜月夭本来也想牵月无缺的手,却不料被月出情抢了先机,心里不由暗暗磨牙,暗自瞪了月出情的背影好一会儿,才拉下脸大步随后跟上。

很快马车内便坐满了十一个人,左边一排五人分别是,月魄,月观玉,月敏冲,月仲武,月兰平,右边一排五人分别是,月无缺,月出情,颜月夭,月凌,月风,月文俊。

望着大殿台阶之上满眼不舍的爷爷,父亲和母亲,月无缺心中也涌现出难舍的情绪,虽然只与他们相处了几个月,但却早已将这再生亲人深深刻入了骨血。

见人坐满,玄明过来点查人数,微微挑眉:“怎么多了一个人?”

颜月夭微微一笑:“颜家的九少爷,颜月夭,应该在长老的招兵名册之上吧?”

玄明点了点头,望着他的目光中露出一丝玩味:“不错,那就让你搭个顺风车吧。”说罢,彭地一声,将车门关上,车内立刻陷入阴暗之中。

月敏冲只在上车前偷偷瞟了月无缺一眼,便再不敢看她,那晚她那如嗜血恶魔般的模样已在他心中埋下了极大的阴影,只要一看见她,他的心脏便会忍不住紧缩,颤抖。

月仲武则是偷偷地愤恨地瞪着月无缺,那日她给他的耻辱让他永生难忘!

月无缺虽然瞥到他的眼神,却自动忽略掉,对于这种人,她懒得跟他计较。

车内众人心思各异,顿时有些寂静。

马车忽然轻轻一震,接着便开动起来。玄明坐在驾驶座上,驾着马车沿着东面的修理平整的山路朝山下奔去。

片刻之后。

颜月夭忽然出声,不满地嘟囔道:“干嘛要把车门关上,咱们又不是囚犯!”

青滟的声音立刻自月无缺袖中闷闷响起:“颜小夭,你占了人家一个位置,若是不关门,你把人家挤下去了怎么办!”

本来有点沉闷凝重的气氛,立刻被这段对话给吹散了。

月无缺忍不住莞尔,颜月夭和青滟,这一人一兽可真是一对活宝。

说话间青滟已经从月无缺的袖袍中使劲钻了出来,大口大口喘气:“憋死我了!”

“不要叫我颜小夭!憋死你最好!”这个小畜生,就知道和他顶嘴!

颜月夭没好气地瞪了它一眼,眼角的余光不自禁瞟到月无缺那双耀眼的含笑双眸,胸中的闷气这才消了些。

却听嘶嘶两声,车内气温骤然一寒,却是颜月夭藏于袖中的两条千年冰蛇憋不住气闷,也钻出来透透气。

看着那两条银晃晃吐着腥红蛇信子的银蛇,车内众人只觉心头一寒,尽量拉开与颜月夭的距离。

那月魄却只是淡淡扫了他们一眼,就掉过头去,闭目养神起来。

月无缺想着这坐车的路程太过无聊,便也闭上眼睛假寐,默练起兰若心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