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33章 变态考验及奇遇

第033章 变态考验及奇遇

在烈云的带领下,月无缺等人到膳厅用完早膳后,又被他带到了训练场后面怪石盘踞山林茂盛的后山里面,行走了约莫半柱香的工夫,众人面前赫然出现了一个冒着袅袅绿烟的大浴池,走近一看,只见那池水呈碧绿色,平静无波,仿佛一块巨大的碧玉般在阳光的照射下流光溢彩。

在这碧玉池附近,有不少三星士正在做一个共同的怪异的动作——倒立。不过他们倒立的姿势有些奇怪,不是用手撑地,双臂笔直平摊,用头撑地。而且那双臂之上还各堆有几块大石。

看见烈云,立刻有个年青士兵扔掉石头,翻身而起,大步走了过来。

“教官,这些都是我们烈火团的新兵吗?”年青士兵扫了烈云身后众人一眼,问道,英俊的脸庞面布满笑容,一望便知是个热情豪爽的男人。

烈云面无表情点了点头:“我还有事,这些人就教给你训练了。稍后我再过来。”说罢,看也不看月无缺等人一眼,冷冷转身离去。

“真拽。”颜月夭看着那冷酷的背影,撇了撇嘴。

那个英俊士兵看了他一眼,笑道:“烈云教官对谁都是这副冷脸,相处时间长了,你们会知道,他的心并不如他的面孔那般冷漠。”顿了顿,又道,“我叫莫忧,以后就是你们的副教了,希望大家以后能在训练中一起进步。”

看来这个副教莫忧倒是个和善的人。月无缺暗忖道,扫了那碧玉池一眼,有些好奇问道:“这个池子是做什么用的?”

莫忧含笑看了她一眼,说道:“这个池子里的叫东西叫洗髓液,能温养人的骨骼筋脉,是宗内炼药师萧乾秘制的奇药,有助刺激筋脉基础,增本固元。萧乾曾说过,只要谁能在这洗髓池中撑过五个时辰,这个人就算是天地奇才,想破太虚之境那是指日可待。不过迄今为止,虽然在这池中训练过的人虽然多不胜数,却只有一个人在这池中撑过五个时辰。”

“这洗髓池有什么古怪之处?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撑不过五个时辰?”月无缺好奇问道。

莫忧打量着这看起来才十四岁的少年,容貌俊美,气质出众,年轻虽轻,身上却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尊贵威严气息,隐隐透着王者之风,心中不由暗生喜欢,语气更为和缓地解释道:“因为这洗髓池又称冰火两重天,只要跳进去的人,便会在里面感受到炙热如火和寒冷如冰两种极致感觉,这两种感觉每隔半刻钟就相互交替一次,那种冰火交容的感觉,简直是生不如死。这是对新兵的第一道考验,能在这池中撑过半个时辰者,便算过关,以后就留在烈火团,否则就会被发配到别的兵团。”

烈火团是玄宗伏魔兵团中条件最为苛刻的团,但这个团的待遇级别却等同领主,而且附带着还有许多优惠待遇,所以许多士兵都是挤破脑袋往这里挤。只可惜烈火团只收精英,功力稍差一点,连烈火团的门槛都摸不着。

因为烈火团的优秀,所以新入玄宗伏魔兵团的士兵,优先让烈火团挑选,等烈火团挑过了,才发配到其他兵团去,所以烈火团在玄宗举足轻重的地位不言而喻。

“好了,解说完毕,大家开始接受这轮考验吧。”莫忧拍拍月无缺的肩膀,用鼓励的目光看着她,笑道,“希望兄弟们都能坚持下去,成为烈火团的精兵!”

月无缺对这位热情豪爽的副教莫忧也心生好感,笑道:“谢谢。”

走到池边,朝那池碧水望了一眼,暗吸口气,率先跳了下去。

颜月夭等人立刻跟随着扑通扑通跳下了水池。

一旁训练的士兵,见烈云走远,立刻换掉臂上石头,凑过来看热闹。

刚浸入池中,一阵侵骨噬髓的冰寒**立刻将月无缺全身包围住,那股刺骨寒意直侵入她的心里。月无缺心中一惊,赶紧运功抵挡,可是她越是运功,那股寒意侵入得更快,不消片刻,那股至寒之气已侵入她全身筋脉,在她筋脉内畅然游走。虽然看不见,她却能感觉得到,那股至寒之气游走之处,皆被冰封雪固。筋脉被冰雪堵塞,一身真气根本运用不出来,铺天盖地的刻骨疼痛瞬间传达全身每一处神经末梢!

月无缺的气息立刻沉重起来,银牙一咬,闭上眼睛,沉入神识,拼力忍受着这非人折磨,感受着全身筋脉被寒意一寸寸侵蚀,一寸寸腐断!

这种感觉,就像自己的筋脉是易折的生铁,被那冰锤一锤一锤硬生生锤断!

没过多久,她的一张俊脸已变成了青紫之色,密密的汗珠爬满了她的额际。

用这种方法考验刚入宗的新兵,烈云果然有够变态!若是功力和定力稍为差一些,在运功抵挡寒气的时候,当事人很容易造成真气堵塞逆流的生死险境!

那些从小娇生惯养忍耐性差的子弟,早就在跳入碧池那一刻禁受不住地鬼哭狼嚎起来,拼命往岸上爬,就此失去进入烈火团的资格。

月出情闭上眼,待全身适应那种刻骨疼痛之后,这才睁开眼睛,朝月无缺的方向望去,见她脸色虽然不佳,但神情却已镇定下来,这才舒了口气,复又闭上了眼睛,沉入神识。

就在月无缺身体刚刚适应那股寒气的时候,黑暗的神识空间突然亮光一闪,周遭环境突然一变,仿佛顷刻间被人扔进了熊熊燃烧的火炉,全身被焚天毁地的火焰包围!

这股钻心的疼痛,立刻使得她俊美的小脸,痛得有些扭曲起来。她眉头紧锁,双唇紧闭,克制住将要溢出口的申吟,倔强地极力忍受着这焚筋噬髓的疼痛,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坚持下去!

在她一夕之间父母双亡和弟弟成为孤苦无依相依为命的孤儿的时候,她便是在这个信念的支持下,硬是没有掉一颗眼泪,坚强地活了下去。

想起弟弟无痕病发时疼得想要自杀解脱的情景,她的心里忽然漫过一层伤痛,无痕,病发时疼痛的感觉,想必与她现在差不多吧。既然没有武功的他能忍受住这种非人的折磨,自己又何尝不能!

莫忧望着池中一张张痛得变形的脸,目光最后落在那年纪最小气质却最为出众的小少年身上,眸中浮起略微的担忧。她的双唇紧紧闭着,形成一条倔强的线条,碧绿的池水淹至她的胸部,可她却如一根擎天石柱般纹丝不动地立在池中,连发丝都未有一丝半点的动摇。

莫忧刚入玄宗训练集中营的时候,便在这洗髓池中泡过一次,那种能摧毁世人意志的疼痛令他终身难忘,至今心有余悸,虽知这洗髓液有助修炼事半功倍,可是若叫他再重新踏入这洗髓池,他依然犹豫不敢上前。

希望这小少年,能顺利过关……

时间仿佛突然变得很慢很慢,虽然只是半个时辰的时间,池中人却感觉像是度过了漫长的世纪一样。

当莫忧的声音终于响起:“半个时辰已到,你们过关了。”池中众人立刻睁开眼睛拼命朝岸边游去,这种冰火相溶的感觉实在是太要命了!若是再呆上个把时辰,他们不能肯定自己是否还有命撑下去!

很快,池中便只剩下寥寥几人,月无缺,风倾夜,月魄,月出情,颜月夭和夜琉胤六人。

“在这池中撑过半个时辰便算过关,这几个人还不出来,白白受那活罪,真是傻瓜!”有人小声嘀咕道。

莫忧看着池中的五个人,眸中却露出赞赏之色,沉声道:“不要打扰他们,你们先下去换衣服吧。”

又过了一个时辰,在经受过无数次冰火两重天后,月无缺突觉自己的身体慢慢变得轻盈起来,虽然那要命的疼痛依然存在,可是她的感观感觉却没有那么强烈了。

在这样单调持续的疼痛当中,月无缺突发奇想,这样空闲的时候,与其无聊地承受痛苦,不如默练心诀,也省得浪费时间。

心念一动,立刻在脑中回忆那日在冷月山庄神机阁中所看的那本厚厚的玄心**的口诀。没过多久,月无缺便沉入了状态,暂时将**上的疼痛忘在一边。

原本在这洗髓池中,任何人都不得修炼功法的,就算要修炼,那也得有强大的灵魂意识。要是旁人或许不行,但是月无缺偏偏是个例外,拥有前世一代战神强大霸道的灵魂意识,竟然硬生生克制了这洗髓液带来的感官意识,若是叫其他人知道,定然惊掉下巴。

将玄心**默练完毕后,又开始默习魔族兰若心经上的灵幻心法,才修习到一半,她的神识中突然金星闪耀,疼痛的感觉俱消,仿佛置身于一个星光闪耀的异界空间。在那空间之中,突然凭空出现一个漆黑的书架,书架上整齐排列的三排书籍。

正疑惑间,一本金色封面的巨大书籍突然自那书架上自动飞出,很快便飞到她的面前,在半空翻转旋绕,片刻过后,书籍停下,翻开了第一页,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咒语心诀立刻出现在她的眼前,字迹虽不大,却让她清晰可见。

月无缺心中狐疑,却身不由己地接收那本巨书中的信息。将整本书中的信息神奇地全部记入脑中后,她抱着半疑半信的心态,试着练那书中所述的一种吸掌诀,将手掌掌心对着那书架,轻轻在心中默念了一遍心诀,立刻有三四本书籍自那书架上朝她飞来,眨眼间便乖顺地躺到了她摊开的掌上。

“好神奇的幻术!”月无缺心中大喜,再看看手中几本书籍的名称,分别为控兽术,御神**,炼药术和逆天绝,月无缺稍稍翻看书中简介,便知书中所记载的都是这世上可遇而不可求的好东西,心中更是欣喜若狂。没想到这次洗髓池考验竟然有这样的奇遇,当真是惊喜重重。

控兽术,兽界至尊,若懂此书,便能操纵世界上所有的兽类,包括魔兽,灵兽和神兽,

御神**,意为,用人的意识,驾御世间万物。若懂此法,无须动手,便能教世上意识低于施行者的万物臣服。

炼药术,书中记载着世上所有神奇丹药的冶炼方法。

在这云川大陆,炼药师是最重要的职业,在这大陆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因为炼药师在这里格外稀少,而炼药师所研制出的提升功力修为的丹药更是大陆上习武之人争抢的珍贵东西。玄机殿中,只出了一位炼药师,便是萧乾,被历代玄宗宗主视为座上宾,修炼丹药的药材又弥足珍贵,所以他制的丹药被玄宗刻意买断,外人万金难求。

唯有那本逆天绝甚是奇怪,偌大一本书,里面竟然是张张白纸,半个字都没有。

月无缺也不惋惜,光是有了前面三本书,她已能在这世上横着走了,少了一本逆天绝又没什么损失。于是收回遐思,翻开那本控兽术,细细默看起来。

又过了两个时辰,颜月夭和月出情夜琉胤三人撑不住相继退出,余下月无缺,风倾夜和月魄奋力苦撑。

围观的老兵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奇观,早就围了过来看热闹。莫忧生性和善,并不说教他们,一颗心也紧张地系在洗髓池中的三个人身上。若是这三个人能撑过五个时辰,创造玄宗史上又一桩奇迹,恐怕一盏茶的工夫,这三个人便会成为玄宗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