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34章 疯子

第二卷 名扬玄宗 第034章 疯子

此时已是用午膳的时候,烈火团的专用膳厅竟然空无一人,莫忧今天是怎么回事?竟然没有准时让士兵们回来用膳!

烈云带着疑惑,回到训练之地,看见烈火团的老兵新兵都在那里,将洗液池围了个水泄不通,正激动地议论什么。

眉头微微一皱,烈云大步走了过去。

“那三个小子真是厉害,已经过了三个半时辰,竟然还不出来,简直是疯子!”

“的确是后生可谓,想当初我在那池中只呆了半个时辰,那感觉真是生不如死,就算这洗髓液真是世间练功奇药,我也再不敢去那活地狱走一遭了!”

“嘿嘿,那是,咱们是正常人,怎么能跟这几个疯子相比。哎,你们说说,他们真能坚持到五个时辰吗?”

“这个不清楚,还有一个半时辰,拭目以待吧,看看这新兵到底有多牛逼。”

烈云的眼瞳中忽然闪过一道亮光,竟然有人能在这池中坚持泡三个半时辰?烈火团很久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奇迹了!

“教官,您来了!”

有人看见烈云,立刻恭敬地跟他打招呼,,前面的士兵这才发现烈云酷着脸站在人群外围,赶紧纷纷让道。

烈云毫不客气自那让开的道中走了进去,到池边方停。

望着那碧绿池中三个面色痛苦扭曲却依然镇定自若的绝色少年,眸中的亮光更甚。

“烈云,瞧瞧,这些小伙子真是厉害。”莫忧凑了过来,略显黑色的英俊脸庞熠熠生辉,与烈云说话毫无顾忌,丝毫没有下属和上级间该有的尊敬。

在这玄宗中,谁都知道烈云和莫忧两人,虽然官级不同,却是生死相交的好朋友。

烈云淡淡点头:“的确是不错。”

莫忧听这个一向冷酷如冰的酷脸终于动容说出了一句赞扬的话,心中不由欢喜,正欲再碰运赞月无缺等人几句,却见烈云脸色突变,盯着围观的士兵厉声道:“热闹看够了没有?看够了都回去用膳!谁要是没看够,继续呆在这里看三天三夜!”

他这一吼,所有士兵立刻噤声,几乎是一眨眼的工夫,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颜月夭和月出情虽心中担忧月无缺,却也无法,只得暗暗瞪了烈云的冰山脸一眼,转身离开。

唯有莫忧不惧烈云的威严,拍着好友的肩膀,摇头笑道:“老兄,如果你的脸色好看些,必定会多很多朋友。”

烈云目光落在池中三人身上,淡淡说道:“你先去用膳吧,我在这看着他们。”

莫忧点头,最后望了那池中绝色少年一眼,转身离开。

烈云则找了处空地盘腿坐了下来,闭上眼睛打坐。

在另一处装饰尊贵华美的浴室中,一个面貌儒雅气质尊贵的中年人正闭眼泡在一模一样的碧绿池水之中。

池中碧烟袅袅,那一池碧水宛若一块巨大的碧玉般流动着碧色的光泽。

却见那中年人大半个身子泡在池水之中,眉头紧皱,额际汗珠密布,一张保养得极好的脸上已痛苦地变了形。

突然,男子双目一睁,厉喝一声,身子如破水而出的鱼儿般陡地冲出水面,溅起满室碧色水泽。

朝那沙漏那儿一瞅,脸上不由划过一道恼怒的厉色,又失败了!三个半时辰,又是只坚持了三个半时辰!为什么他就是达不到萧乾说的那个标准!

难道,他这辈子,真的就无法突破太虚之境吗?他那凌厉的眸中浮现了一丝绝望和不甘之色。

冷冷盯了那池碧水好一会儿后,他这才黑着脸对外面吩咐道:“进来给本座宽衣!”

声音将落,立刻有两名妙龄少女自外面快步走了进来,恭谦地替他脱掉冷湿的袍子,用洁白的巾子将他的身子擦拭干净后,给他换上干净的锦袍。

“怎么,宗主又失败了吗?”一个苍老洪厚的声音自突然外面响起,随后有微不可闻的脚步声慢慢走了过来。

原来这个儒雅尊贵的中年人,正是整个玄机殿地位权势最高的人物,当任玄宗宗主——龙镇天。

龙镇天没有说话,脸色瞬间恢复平静,衣袍着好,两名侍女退下,这才回头看着那立在门口的蓝衫老者,淡淡说道:“你的洗髓液为何这般古怪?每次泡在里面就像在刀山火海中一样!”

语气中隐隐带着气急败坏的味道。

老者淡淡盯着他,冷冷一笑,毫不客气地说道:“宗主应该明白,这世上,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是容易得到的。宗主早年受过重创,体内有一道难以化解的魔气,必须通过这一关,重新塑造经脉,将经脉中那一道魔气除掉,才能顺利突破太虚之境,否则这辈子也没有办法!”

原来,这个蓝衫老者正是玄宗地位尊贵仅次于宗主龙镇天的炼药师萧乾。

对于他这副明显冒犯无礼的口气,龙镇天竟然没有生气,反而神色一黯,叹了口气,问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萧乾还未开口,外面突然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萧老,伶童有事相告!”

伶童是服侍萧乾的药童。

扫了龙镇天一眼,见他眼神默许,对外吩咐说道:“进来吧。”

很快,一个十二三岁眉目清秀的小少年急步走了进来,来不及给龙镇天和萧乾行礼,用急切而惊喜的声音说道:“萧老,五个时辰!有几个人在洗髓池中呆了五个时辰!”

话一出,龙镇天和萧乾立刻神情一震,萧乾两眼放光,急急问道:“是谁?”

“是今天才来的新兵,现在正在烈火团的洗髓池……”

话未说完,一道疾风自身边刮过,小药童话未说完,萧乾已不见了踪影。

伶童呆愣原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急急给龙镇天施了个礼,赶紧朝外跑去。

待他们一出去,龙镇天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略一沉吟,唤过一个侍卫跟过去察看情况。

天色不知不觉暗淡下来,天边几许明星,悠然闪烁。

月无缺依旧双目紧闭泡在那洗液池,意识忘形地呆在那虚有的空间,将时间抛诸脑后。

她向来记忆良好,过目不忘,又能一目十行,在这短短几个时辰之内,很快便将那三本书翻完记在脑中,准备以后再细细琢磨修炼。

可是,当她准备从池中出去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怎么从这个异空间出去?

当萧乾赶到这里时,便看到洗液池边人头攒动,议论纷纷,好像看到什么奇迹一样。

“竟然能在这活地狱中呆够五个时辰!疯子!这三个人绝对是疯子!”

“啧啧!我算是服了这三个硬骨头的小家伙!”

“你们看,那两个人已经出来了,中间那个小家伙怎么还不出来?莫非还想继续在这池中泡下去?”

“不清楚,会不会是她遇到什么意外情况,出不来了?”

月出情立在池边,忧心忡忡地望着月无缺紧皱的小脸,高雅出尘的脸庞上浮现出担忧之色。

“无缺她不会有事吧?风七少,你在里面呆了五个时辰,有没有觉得不舒服的地方?”

颜月夭喊了月无缺两声,池中人却根本没有反应,他心中不由焦急起来,向刚从池里出来的风倾夜问道,一双眼睛却依旧紧盯在池中少年的身上,眸中是满满的关切之意。

风倾夜整理了一下衣袍,一边暗自运功烘干衣服,一边盯着池中少年端丽平缓的俊脸,淡淡说道:“应该不会。”

“奇怪,她怎么听不到我们说话?”

风倾夜想起自己在池中沉入神识时看到的异常景象,顿了顿,没有回答,倒是一个苍老的声音不知从哪传了过来:“她的意识达到忘我状态,自然不受外界干扰了。”

风倾夜等人闻声一怔,却见一个蓝衫老者自人群分开处走了进来,双目中精光闪闪,透着无法遏止的惊喜。

“萧老来了!”

围观士兵纷纷让开,兴奋地望着萧乾,满脸的崇拜之色。

无论是在玄宗还是整个云川大陆,炼药师都是个独特的存在,他研炼出的内功丹药更是武者梦寐以求的东西,所以备受人推崇。

可是后者却对这些人视而不见,一双目光紧紧盯在池中少年身上,满意地点了点头。骨骼精奇,天赋异赋,意志坚强,果然是个练武奇才。只不过有些嚣狂了些,这洗髓液最大限度能浸泡五个时辰,若是超过五个时辰还不出来,意识便会被困住,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略一沉吟,萧乾俯身自地上捡起一片落叶,扬指轻轻一弹,那片落叶便打在了月无缺的右肩上。

但见月无缺身子一震,立刻睁开了眼睛,有些困惑地望了周遭众人一眼,自池中飞身而出,带起一阵碧绿水花。

“无缺!你终于出来了!”月出情和颜月夭水清浅赶紧迎了过去,俊脸上都是欢喜之色。

月无缺迎上一双双关切的目光,感动笑道:“我没事,对了,刚才我在里面险些被困住,是谁把我救了出来?”

“是我。”萧乾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忽然眉头一皱,问道:“你可是月孤城的儿子?”

月无缺望着眼前的陌生老者,不由一怔:“正是,你怎么知道?”

萧乾却突然笑了起来:“我说是谁这么厉害呢,原来是孤城的儿子,哈哈哈,果然是虎父无犬子!”

说罢,竟然转身大笑着离开了。

颜月夭望着萧乾的背影,疑惑地挑了挑眉:“无缺,他怎么知道你爹爹?莫非你爹爹以前进过玄宗?”

月无缺摇了摇头,对于这个便宜爹爹,她了解并不多。

烈云的声音冷冷响起:“时间不早了,都回去休息吧!”

月无缺和风倾夜两人回到宿舍,宿舍的门虚掩着,里面已经燃起了灯,不时传来士兵们的谈笑声。两人刚欲推门而入,忽又止住脚步,相视一眼。

只听里面有个刻意压低的声音嘿嘿笑道:“小拴子,你说,咱们给这两个新人送份什么大礼好呢?”

另一个细小声音有些畏缩地道:“我不知道,你们爱怎么整他们就怎么整吧。”

“嘿嘿,小拴子,他们没来之前,你是这宿舍的受气包,等他们来了,难道你不想把这受气包的帽子送给他们吗?”

“朱大哥,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小拴子,说你傻你还真傻,老哥我说到这份上了你还听不明白!听好了,一会儿他们两个进来,你要去给他们一个下马威,新兵嘛,就得走这一遭!一切就看你的表现了,要是表现不好,可别怪咱这些哥们儿揍你!”

话声一落,立刻响起一片幸灾乐祸的哄笑声。

月无缺目光一冷,唇角玩味地勾起,用力推开了虚掩的房门!

昨天有事断了一更,抱歉各位,么么个,某意继续爬起码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