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36章 tou袭

第036章 tou袭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颜月夭的声音突然自门口传了过来:“无缺,你怎么现在才过来,我可是等了你好一会儿哦。”

说话间颜月夭已经满眼欢喜地走了过来,扫了浴池中的风倾夜一眼,拍拍月无缺的肩膀,挑眉笑道:“洗髓池中泡了一天,不觉得难受吗?赶紧过去洗洗吧。如果你不习惯和风倾夜一起用一个浴池,不妨跟我一起。”

月无缺眉头皱了皱,还未答话,一袭紫衣的水清浅也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一套换洗的衣服,看着她有些为难的表情,心中已经了然,含笑说道:“无缺弟弟是不是不习惯在这公共浴池洗澡?呵呵,俗话说出门在外,万事不便,特别是在这军营之中,不如先将就着,等混个官职,就有个人的专用宿舍和浴室了。”

月无缺眼见又有几人走了进来,眸中不由泛起一丝苦笑,顺口应道:“浅哥哥说的是,无缺自小就有洁癖,实在不习惯在这样的地方洗澡,不如你们先洗吧,我出去问问教官有没有单间浴室。”

颜月夭闻言立刻一把拉住她的手:“我也有洁癖,不如咱俩一起去找教官要单间浴室吧。”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回事,眼见月无缺被众俊美公子包围,他心里就有丝失落,不悦,很想和她单独在一起,好好说说话。

月无缺眼角微抽,不着痕迹推开他的手,笑道:“不好意思,我一向不习惯和人一起沐浴,不如你们先洗吧,我出去看看有没有别的地方。”

说罢,不容颜月夭答话,转身便走了出去。

她这是,讨厌他了吗?颜月夭看着那抹神俊无双的背影,心里突然泛起一丝莫名的窒闷,转过身闷闷地宽衣解带。

水清浅眼珠一转,似想到什么,回身追了上去。

“无缺,等等我!”

月无缺回头一瞧,隐住头疼,对他展颜一笑:“浅哥哥,有什么事吗?”

水清浅微一失神,很快反应过来,拉过他的手,一边朝左边走,一边笑道:“我知道哪里有单间浴室,你跟我来。”

“那就谢谢浅哥哥了。”月无缺心下暗松一口气,还好他没有缠着自己要一同洗,不然就有点难堪了。

水清浅带着她三转五拐,没多久便轻车熟路地在一个不大的院子前停下,道:“就是这里了。”

也不等人通告,拉着月无缺的手推开那扇不大的院门直接走了进去。

一阵混合的药草香味扑鼻而来,月无缺环视了下院子四周,这才发现这院子里种满了各种各样的珍贵药草,在这春日略凉的晚风中吹散一阵阵药草之香。

三丈之处,是间不大的屋子,屋门敞开着,同样是药香扑鼻,明亮的灯光飘到了屋外,与清冷的月光交相辉映。

看着身边紫衣少年俊秀温润的笑脸,月无缺心里忽然浮起一丝奇怪的感觉:“浅哥哥,这里是不是炼药师住的地方?”

水清浅浅浅一笑,若春晓之花:“正是,无缺真是聪明。”

月无缺心中暗惑,看他这熟门熟路的样子,莫非与炼药师萧乾有什么关系?

正待再问,屋内已经传来一个苍老沉静的声音:“浅儿,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

“来了,师父!”水清浅赶紧答道,牵着月无缺的手快步走了进去,一边悄声说道,“师父后院有两个温泉浴池,一个经常空着,我跟师父说说,相信他会同意将那个给你使用的。”

听着他温柔的言语,月无缺心下一暖,低低笑道:“谢谢浅哥哥。”

水清浅没有说话,只是宠溺地看她一眼,浅浅微笑。

原来水清浅是萧乾的徒弟,难怪他医术超绝,在玄机殿脱颖而出的。传言说萧乾性子孤傲,拒不收徒,看来耳听未必可信。

萧乾正在药柜前摆弄着一堆瓶瓶罐罐,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来,一眼看到水清浅身边的绝美少年,虽然衣衫湿漉,却丝毫不损他的俊美与优雅,眼睛不由放光,拍了拍手,笑眯眯走了过来:“原来月家这小子是你的朋友,徒儿果然没有看错人。”

水清浅瞧着他两眼盯着月无缺闪闪发亮,故意噘着唇,用埋怨的语调说道:“师父此话何意?莫非觉得我不配和无缺弟弟站在一起?看您的模样,似乎对他的兴趣比徒儿要大。”

“嘿嘿,为师只对天才感兴趣。你叫月无缺吗?听说月无缺是月家出了名的废材,全身筋脉俱毁,药石无灵,本来老夫还想去瞧瞧究竟有何难治,却不料你这废材竟然突然全愈了,而且还在我那洗髓液中泡了整整五个时辰,简直是个奇迹。老夫真是好奇,你这废材到底遇到了什么奇迹?”

萧乾一边围着月无缺转圈打量,一边兀自在那说个不停,水清浅听他一口一个废材,不由眉头一皱,生怕月无缺生气,孰料月无缺暗自捏了一下他的手,示意他不要担心,出声有礼微笑道:“萧老过奖了,无缺能恢复筋脉,全是意外之福,不值一提。”

萧乾呵呵一笑,再度打量了她一眼,这才收回目光,心中暗自盘算着什么,对水清浅说道:“你来找为师有什么事?不会是特意来陪为师闲聊的吧?刚才见了为师,你可是一个屁都没放呢。”

水清浅俊眼微抽,埋怨道:“师父,你说话能不能斯文点,不要总是屁啊屁的,也不怕掉了你这炼药师的形象!”

“为师习惯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还轮得到你这黄毛小儿来管!”萧乾瞪他一眼,转身到一长案前坐下。

月无缺不由唇角微勾,这萧乾倒真是个性格直率的人。

水清浅叹了口气:“师父,你这里不是有两个温泉浴室吗?无缺弟弟不习惯同别人一起沐浴,所以我想让您借个浴室给她用,你可愿意?”

萧乾闻了闻案上的干草药,头也不抬地答道:“你借用为师就不给,他借用就给。左边那间为师没用过,去吧!对了,无缺肩膀上的小猫留下,给为师研究一番。”

青滟害怕这蓝衫老头解剖似的眼神,赶紧抓紧月无缺肩上衣衫,大叫道:“不要,主人不要丢下青滟!”

月无缺似笑非笑斜它一眼:“主人?你平时不是称呼我小子,臭小子吗?主人现在要去沐浴,你好好在这呆着,否则回去了把你的皮毛剥下来当围脖。”说罢毫不客气将它抛在地上。

“偏心眼的老头!”水清浅横了萧乾一眼,小声嘀咕道,在前面给月无缺带路。

青滟见状更急,赶紧奔过去:“不要!我不要和这老头呆在一起!”

孰料身后那只手更快,一把便将它抓住:“小家伙,老夫又不会吃了你,你害怕什么屁!”

很快到了后院左边那间浴室前,水清浅进去打量了一番,这才对月无缺笑道:“你在此沐浴吧,我在外面给你守着,要是有什么事就打声招呼。”

月无缺点了点头,见他带上门出去,这才开始宽衣解带,跳进了那冒着热气的温泉,温暖清爽的泉水立刻包围全身,令她身心一阵舒爽。坐了十几天的马车,连衣服都没时间换,感觉身子都快发臭了。

才洗到一半,突然听到外面传来水清浅的厉喝声:“什么人?!”

月无缺眸光一凛,迅速擦干身体穿上衣服,拉开门冲了出去。

只见清冷的月色下,那一袭紫衣已经与四个黑影战在一起,衣袂翻飞,拳脚凌厉,毫不留情。

那四个黑影,皆是黑衣黑巾,身手敏捷,手心时不时冒出蓝色火焰球偷袭水清浅。水清浅虽然身手不错,却一直呆在水家,临敌经验却不甚强,没一会儿便被他四人迫得有些手忙脚乱,紫衣险些被点燃。

月无缺凤眸微眯,心中诧异,凭借熟悉的气息和那焚天之火,她一眼就看出那四个黑衣人是魔族中人。奇怪,玄宗重地,竟然有魔族大胆偷袭,他们的胆子也太大了!

见又一人自浴室中走出,其中两人相视一眼,手心燃起两记蓝色火球,迅猛无比地朝月无缺袭来,所经之处,发出滋滋之声,仿佛连空气都被灼烧。

“无缺,小心点!那是魔族的焚天之火!”水清浅见状急忙喊道。

月无缺却只是微微一笑,不待那火球逼近,左手忽然一抬,一记更为耀眼的赤色火球以更快的速度射了出去,不但穿透融解那两记蓝色火球,还硬生生打在其中一黑衣人身上,引起一阵恐怖的惨叫!

眨眼的工夫,那黑衣人便变成了一个一人高的火球燃烧起来,片刻便在众人眼前化为灰烬!

魔族的焚天之火,果然厉害!

“你,你,你怎么会魔族的焚天之术?”打斗立刻停止,三个黑衣人退到一丈开外,颤声问道,当他们发现施出魔族焚天之术的竟然是一名年约十五六岁的俊美少年时,不由失了神,眸中竟是不可置信之色。

魔族的焚天之术分为四层,青色为最低层,蓝色居上,赤色再居上,紫色最高。每一层又分为三个阶段,月无缺刚才的火焰竟然是赤色,呈现微微紫色,焚天第三层!要知道焚天之术是魔族法术中的高级幻术,晋级难度自然不言而喻,若是能练到最高紫层,所发出的焚天之火已能焚天灭地!

他们苦练二十年,好不容易才突破蓝层,眼前这小子年纪不大,又是玄宗中人,焚天之术竟然达到赤层,这怎么可能!

水清浅又惊又喜跃到月无缺身边:“无缺,你怎么会魔族的焚天之术?”

少年淡淡勾唇:“我是怎么通晓焚天之术,用不着告诉你们!你们说,为何来偷袭我们?谁敢不说,与他一样下场!”

其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她竟然觉得,学习那魔族幻术,竟然比修炼玄心之法还要容易,还要迅速,也许她真是学习魔族幻术的天才,否则怎么会觉得高级难度的焚天之术修炼起来易如反掌。

三个黑衣人看着眼前不怒自威的少年,又瞅瞅刚才还生龙活虎的伙伴竟然在片刻间被烧为一堆灰烬,身子抖得如筛糠般,一句话都答不上来,只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她。

“不说吗?”月无缺跨前一步,冷冷看着他们,语气中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我们,我们,我们是奉命前来捉拿青滟的……”其中瑟缩着答道,话未说完,三人突然齐齐虚晃一招,眨眼便消失在夜幕中,月水二人想动手捉住他们都来不及。

“快去看看你师父和青滟有没有事!”话音未落,月无缺人已如疾风般闪进屋内!

心中却疑惑不已,她带青滟到这里来不过半个时辰,怎么魔族这么快就得到消息?难道这玄宗中有魔族的奸细?

甫一进去,正好瞧见青滟一张小嘴被堵得严严实实,漂亮的眸中露出绝望之色,三只雪白的小蹄子鲜血淋漓,正在萧乾手中低声呜咽。萧乾则手拿一柄锋利的匕首,准备割青滟的最后一条好腿。

月无缺见状心中一急,来不及多想,一掌疾拍过去:“你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