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37章 口水之罚

第一卷 横空出世展锋芒 第037章 口水之罚

萧乾衣袍一闪,迅速躲了过去:“臭小子,慢些动手!我有话说!”

青滟一见月无缺,立刻两眼露出希望之光,呜呜地挣扎起来。

月无缺身形一滞,止住脚步,一双明亮的眼睛警惕地盯着面前的蓝衫老人,厉声道:“你伤了我的宠物,还有何话好说!”

水清浅虽知师父一向行为怪异,这回却也摸不清楚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急声问道:“师父,你到底怎么了?你伤的可是无缺弟弟的麒麟神兽!还不赶紧放了它,免得无缺弟弟生气!”

萧乾两眼一瞪:“浅儿,你这臭小子,胳膊肘往外拐,当着师父的面也敢帮外人!哼,师父真是白疼你了!”

水清浅哭笑不得:“师父,就算你想动无缺的神兽,也得先说明原因过问她一声啊,你这样冒冒失失的,也实在是有些过分了吧。”

月无缺对上青滟那哀求的眼神,眸光一软,示意它安心,转而望着萧乾冷冷说道:“萧老也知道青滟的血是世上难得的药引吗?莫非是想拿它的血来炼药?就算你想这样做,也应该问问我月无缺,否则就是小人行径了!相信萧老一代药师,响誉整个云川大陆,应该不会做这种卑鄙下流的事情吧!”

萧乾看着眼前言词锋利的少年,不怒反笑:“好个有胆识的娃儿,连我萧乾你也敢骂,跟你那闷嘴葫芦一样的爹爹月孤城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过奖,还请萧老马上将青滟还给我,否则它就要失血而亡了。”月无缺面沉如水,丝毫不退让。

萧乾哼了一声:“小气鬼,我萧乾像个喜欢夺人所爱的人吗?我还不是替这小家伙着想!本是兽界至尊之王,如今却被人下了血咒将他封在一只小白猫的身体里,不但成了一个没用的废物,还时刻担心魔族的追杀,我要是不救它,恐怕这世上就没有人救得了它了!”

月无缺闻言,立刻眼睛一亮:“你说的可是真的?你真有办法将它恢复原状?”

萧乾却理也不理她,哼哼道:“既然我的一片好心被当做驴肝肺,这种不讨好的事,不做也罢!这小家伙还你了!”说罢跟个老小孩一样赌气将青滟递了过来。

月无缺一怔,看看青滟,又看看萧乾,唇边忽然勾出一抹狡黠的微笑,叹气道:“萧老刚才要是把话说清楚不就行了,无缺也不会闹这个误会,哎,既然事已至此,萧老真不愿意救青滟,无缺也不勉强,只能另寻他法了。要知道能捉只麒麟神兽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麒麟的神血更是炼药的珍品之最,若是下回再碰见个医术高明的炼药师,只要他能让青滟恢复原状,就算他想取青滟的神血炼药,我也一定会立马同意,反正失点血也不至于丢掉性命,回头再给青滟补补就行了。”

说罢伸手作势要将青滟抱过来,看萧乾的眼神就知道他对青滟的血极为感兴趣,她就不信他会轻易放弃这个得到神兽血的机会。

萧乾闻言眸中精光大盛,赶紧后跃两步,斜眼对月无缺笑骂道:“好个鬼精灵的小子,一眼就能看破老夫的心思,真正是狡诈如狐!”

月无缺也不与他争将,微施一礼,含笑道:“那就多谢萧师的回春妙手了,以后只要萧老想要青滟的血,无缺一定随叫随到。”

“哈哈哈!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紧张的局面瞬间扭转,水清浅松了口气,叹气道:“师父,我怎么觉得你和无缺弟弟才像一对真正的师徒呢!”

萧乾撇他一眼:“那是,无缺小子机灵狡诈,跟老夫有得一拼,至于你,哎,以后跟她好好学学吧,老实的人容易吃亏啊。”

“去去去,师父您可真不厚道,就知道欺负我,无缺,以后咱俩一起对付这老头儿,就不信他还能占到便宜。”水清浅边说边朝月无缺眨了下眼睛,那模样可爱之极,逗得月无缺莞尔一笑。

青滟原本以为月无缺要救它小命,心中不由一喜,却不料月无缺竟然以它的血来与萧乾做交换,立刻大惊失色,挣扎得更加厉害了。该死的,它才不要当这萧老头的供血站呢!就算恢复不了原身它也不要让人随便放它的血!啊啊啊啊啊!

可是它兽小力微,哪里是萧乾的对手,很快萧乾就手起刀落,利落地将它最后一条好腿割开,直到将那只装有它血的玉瓷碗装满,这才三下二下将它的伤处包扎好交给月无缺。

青滟嘴上所堵之物一拿掉,立刻嚎啕大哭:“呜呜呜!你这个坏老头,竟然放我神兽的血,我以后一定要你好看!呜呜呜,疼死我了!放了那么多血,我头都晕了!呜呜哇哇,月无缺你这个大坏蛋,我再也不要理你了!呜呜哇,死老头,坏老头!死无缺,坏无缺……”

月无缺听得俊脸抽搐,干脆一拳将这聒噪的小家伙打昏了事。

水清浅盯着昏过去的青滟,唇角溢出忍俊不禁的笑意,无缺这小子,下手还真狠。

“行了,这血我留着慢慢研究,这颗药丸给小家伙服下,就算它失去再多的血,也能补回来。夜深了,你们赶紧回吧,不然被教官捉到夜晚出来溜达打屁股。”萧乾神血到手,立刻毫不留情开始赶人。

月无缺眼角露出一丝笑意,这老家伙还真是性格古怪,喜怒无常,刚刚开始还笑眉笑眼的,转眼的工夫就开始赶人了,还真有点过河拆桥的架式。不过这样直率无拘的性子,她倒并不排斥。

将那颗药丸给青滟喂下后,便抱着它和水清浅一起走了出去。

第二日,月无缺便迎来了烈火团的第二个考验任务,到雪域森林去狩猎,这次活动可谓是玄宗的一项大型活动,因为玄宗每个伏魔兵团都会派精锐部队参加,这也可以看成是伏魔各大兵团间的一种暗中较量,以魔晶和所得魔灵神兽数量为基准,多者为胜。

当莫忧副教在训练场上宣布这个消息时,顿时所有的人都兴奋不已,意志斗昂,摩拳擦掌,因为据说这次狩猎活动玄宗宗主也会到场,到时候表现优秀者,若能得宗主青睐,说不能还能得其提拔,在玄宗平步青云呢。

颜月夭早将昨日的失落抛到云霄外,悄悄扯了扯月无缺的衣袖,悄声笑道:“若是我在这场狩猎中拔得头筹,宗主问我想要什么,你猜我会如何说?”

月无缺瞅了瞅前面酷脸的烈云和热情讲解的莫忧,低声笑道:“不知道,你会如何说?”

颜月夭看着她俊美的侧脸,促狭笑道:“我会要求与你同住一个宿舍,嘿嘿。”

月无缺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你这个要求是不是太低了?若是换了别人,肯定会要求加官进爵,而不是提像你这么低级的要求。”

颜月夭愁眉苦脸道:“我说的是真的,哎,你不知道,我那个宿舍的男人,不但个个臭哄哄的,晚上睡觉还会磨牙打呼噜,害得我一夜难以入眠,若是换了无缺你睡我身边,那肯定就不同了,在来的路上习惯了你身上的气味,身边换了人,就是不习惯。”

他这番话说的半真半假,宿舍内打呼噜的人早被他颜九少以暴力手段给人塞了满嘴的臭袜子,自然吵不到他,倒是想念月无缺身上的味道而睡不着是真的。

月无缺啼笑皆非,挑眉打趣道:“颜月夭,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我可是个男人呢,莫非,莫非你有断袖之癖?”

颜月夭本是想逗她开心,却不料她竟然一句话击中他的心事,立刻僵了脸,俊脸上不争气地浮上一丝可疑的红云,心虚地横她一眼:“休要胡说,我颜月夭乃是堂堂男子汉,以后还要娶妻生子,以后还要与你结亲家,怎么可能是断袖!”

月出情的声音冷冷响起:“颜九少这番话,恐怕有些口是心非吧,不然怎么会闹个大红脸?”

颜月夭立在月无缺左边,他立在月无缺右边,虽然颜月夭压低声音和月无缺说话,他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心下不由暗生恼意。

颜月夭闻言心下更加懊恼,冷冷扫那月出情一眼,似笑非笑回道:“本少爷脸红是因为天热,就算我口事心非,也与你无关,用不着你多管闲事!”

“月无缺是我的表弟,她的事就是我的事。”月出情理直气壮道。

眼见二人跟小孩子一样吵起来,月无缺无奈摇头,正欲劝解,烈云严厉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颜月夭!月出情!月无缺!出列!”

对上烈云那双冷酷的眼睛,三人立即住闭了嘴,在一排排同情的注视中走到前排。

烈云如刀般凌厉的目光停在他们脸上,厉声说道:“列队时私下讲话,蔑视教官,罚跑十圈!不准用轻功!”

众人闻言,暗自倒抽一口气,偌大的训练场地,一圈少说也有五里,二十圈,不就是一百里了。那些老兵,最高纪录才跑过十五圈,跑到终点时已累得趴下,更何况是刚入兵没有接受过任何训练的大家公子少爷们。烈云教官对这三个新兵的处罚,似乎重了些吧。

月无缺对此没有任何异议,在她前世,长途跑步训练是常事,她倒是担心月出情,他的身体向来单薄瘦弱,不知道撑不撑得住。(一里=500米,一百里=50000米.)

月仲武冷眼瞧着月无缺,满脸的幸灾乐祸。

莫忧见状,赶紧给他们求情:“教官,他们昨天才刚刚入团,还不懂团里的规矩,警告一番就算了吧,正事要紧。”

水清浅也出声道:“教官,看在他们是初犯的份上,能不能少罚几圈?”

烈云冷冷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新兵老兵一律如此!谁再求情,再加十圈!”

众人又是冷抽口气,三十圈,若不用轻功,那都能把一个高手跑个半死了。而且现在正是早训期间,所有兵团的士兵都在训练场上集合,在这样的情况下被罚长跑,无疑于是件丢脸的事,若是二十圈没跑完就累倒在地,那更是丢人现眼,以后在这玄宗铁定是遭人耻笑的对象,这三人昨天出尽风头,今天却立刻被罚长跑,果然是乐极生非啊!

水清浅无奈,对月无缺投去担心一瞥。

颜月夭冷哼一声:“跑就跑,有什么了不起!本少爷也不稀罕谁求情!”说罢,对月无缺歉意一笑,“对不起,连累你受罚了。”

月无缺眨了眨眼睛,笑道:“没关系,就当锻炼身体了,相信这点小罚,应该难不倒两位风采出众的公子吧!”

颜月二人闻言皆莞尔一笑,碰到对方的目光,那笑意立刻没了,狠瞪对方一眼后,三人一起沿着训练场地上用蓝色涂料画出的跑道开始长跑。

三圈过后,长长的跑道已被闲散的士兵团团围住,望着那三个在跑道上奔跑的身影指指点点,讥讽哄笑。

若是旁人,那一双双带着讥讽和幸灾乐祸的目光盯在身上,肯定是羞愧满面,如芒在刺,颜月夭的心情便是如此,他身为颜家的九少爷,向来高傲爱面子,何曾受过这般羞辱,此刻俊脸发热,又羞又恼,在心里直把烈云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九九八十一遍。

月出情倒没什么,自小到大,人情冷暖,练就了他那孤傲自许的性子,早已学会漠视那些讥讽白眼,因此根本不去理会别人的围观哄笑。

月无缺当然更不会在意,战争厮杀都不怕,对这小小讥讽自然更不在意,沿着跑道旁若无人地往前跑去,把围观的人群当成空气。

“喂,你们快瞧,那三个人不正是昨天新入的新兵吗?”

“就是,听说昨天有几个新兵在洗髓池呆了好长时间,好像就是他们吧!”

“不是好像是,是肯定是!嘿嘿,你们还别说,他们就是咱们烈火团的,昨天我可是在场呢!你瞧瞧那领头的那个漂亮小子,叫月无缺,昨天在洗髓池中呆够了五个时辰还不出来,真是叫我佩服死了!还有她后面两个人,一个是颜家的九少爷,一个是月家的表少爷,在那洗髓池中泡了三个半时辰,虽然比不上月无缺,与咱们相比,可是够厉害的了!”其中有个百事通士兵,说起八卦来那是滔滔不绝。

旁边一士兵讥笑道:“是,这位仁兄说的是,你们烈火团就是出人才的地方,一边出风头,一边违规受罚,这风头可是越出越大了!”

“哈哈哈,就是!我还当烈火团的兵有什么了不起的呢,受罚的时候还不照样乖得跟龟孙子一样!啧啧,二十圈,叫跑就跑,这一路跑下来,人才估计也会跑成孙子!”

这番话一出,立刻引起周围一阵哄笑。

那名烈火团的八卦士兵立即气红了脸,破口骂道:“你个龟孙子!不准骂我们烈火团的人,否则小心老子出手教训你!”说着拳头已经招呼上去。

两人揪打在一起,不时有士兵加入帮忙,加入的人越来越多,片刻工夫,训练场上已乱成一团,幸灾乐祸的叫好声,喝彩声此起彼伏。

玄明看见这场混战,不但不上前制止,反而在一旁目露玩味之色,笑道:“月无缺三人的魅力果然大,一出场就引起了一场战争。”

莫忧恭敬地立在他身边,闻言苦笑道:“长老,要不要莫忧上去劝架?这样打下去,恐怕还没到雪域森林,咱们的人手就要有一半伤员了。”

玄明摇手道:“不必,他们在这军营中憋了这么久,是时候放松放松了,只要不死人就行。就算死人,也只能怪那个人没本事。”

莫忧心里咯噔一下,看着玄明那张和蔼可亲的笑脸,暗道,都说玄光长老冷酷无情,依我看,这笑脸狐狸才是最冷血无情的。

十圈过后,训练场上已经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中都露出了惊讶之色,先前的讥讽嘲弄之色早已消失不见。

十五圈过后,场中又热闹起来,不过这回却不是讥讽哄笑声,而是一片叫好喝彩声。

因为场中三个罚跑的俊美少年,在跑了整整十五圈之后,依然脸不红气不喘,这不能不叫他们吃惊,佩服。要知道他们平时能跑完十圈已是级限,就算不累倒,也不可能大气都不喘一下,而这三个人,跑了整整十五圈,步履依然是那么优雅,神情依然是那般悠闲,大气都不曾喘一口,这真是太奇怪了!奇怪到叫人怀疑,他们的腿,到底是不是人腿?

玄明的眼睛也眯了起来,眸中兴味之色更浓。

就在这时,不知从哪奔来一匹枣红大马,突然自西南方向冲来,直直朝那围观的人群冲去,马上那一袭红衣飞扬的明艳少女,一边夹紧马腹,一边挥起手中长鞭娇声喝道:“让道!让道!都给本小姐让道!挡道的喂马鞭去!”

众士兵闻声回头一看,如见了鬼魅般吓得纷纷朝一边让开:“糟了!混世魔女又来了!大家赶紧让!”

眨眼的工夫,拥挤的跑道立刻让出了一大块,马上的少女,雷长老的女儿雷倩儿得意一笑,挥鞭打马冲了过去。听说今天罚跑的人中竟然有一夜扬名玄宗的月无缺,她倒要好好瞧瞧,那个天才到底生的何般模样。

这雷倩儿乃是雷长老之女,玄宗宗主最宠爱的干女儿,生性刁蛮任性,泼辣厉害,身手也兀自不错,因了宗主和雷长老的关系,常常在玄宗横行霸道,无人敢撄其虎须,因此得了个混世魔女的外号。

眼见周围士兵都一副害怕的模样,她俏脸上更为得意,很快便打马跑到了跑道上,就在这时,一个英挺的身影迎面跑来,她收了马鞭,目光落到那一少年身上,正准备喝令**骏马停下,刚要脱口而出的娇喝突然就在那一袭耀眼的俊美容颜中硬生生卡住,呼吸在那一眼间完全停止!

好俊美的少年!

就在她那一愣神间,**的枣红大马已以极其迅猛的速度朝月无缺冲了过去,眼看就要将她撞翻!

顿时惊呼声四起,雷倩儿这才清醒过来,已是勒马不及,也惊得娇呼起来!

虽然没分两更,不过今天字数挺多,嘿嘿,某意继续努力,明天猎捕魔灵神各兽,无缺有危险,也有奇遇哦,大家继续支持!么么各位亲亲(*^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