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38章 雷倩儿的心思

第038章 雷倩儿的心思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后面的颜月夭和月出情也不禁为月无缺所处的危险境地大惊失色,来不及呼喊,两人正待奋不顾身飞跃过去将月无缺拉开,却不料,那一袭俊美无双的少年眼神一冷,忽然飞身而起,翩若飞鸿,矫若惊龙,竟飞起一脚直直朝那匹枣红马踢了过去!

枣红马受惊,长嘶一声人立而起,将那雷倩儿向后狠狠摔去!

雷倩儿没料到那少年竟然会向马出手,顿时措手不及,一时收势不住,摔到地上打了个滚儿才爬了起来,虽未受伤,当众出丑,却已是狼狈不堪,心中不由又惊又怒,手中马鞭啪地一声用力一甩,指着月无缺的鼻子厉声娇咤道:“臭小子!你干什么!想要老娘的命吗!”

月无缺那一脚踢出,在雷倩儿被摔下地的同时,人已借势跳到那受惊枣红马身上,奇迹般地制服了它。这一踢一骑在电光火石间一气呵成,动作流畅如行云流水,立刻赢得周围一阵叫好声。

不过这雷倩儿小姐可不是个好惹的主,这下月无缺可有麻烦了。

闻听雷倩儿指责,月无缺唇眸中冷意暗敛,唇角噙笑地望着那怒目相视的红衣少女,反问道:“姑娘骑着马在士兵集合的训练场上狂奔,就不怕伤了人吗?”

这清越入耳的声音,粲若明珠的笑容,高骑马上俊若明月的风姿,立刻让雷倩儿芳心一颤,从来比男儿还要嚣张狂妄的少女,此刻在那少年漆黑美瞳的注视下,莫名其妙地觉得脸颊发烫,愣愣看了月无缺好一会儿,她突然收起鞭子,展颜一笑,目光灼灼地盯着月无缺:“你,你莫非就是月无缺?”语气竟然也怪异地柔和下来。

颜月夭与月出情已奔至月无缺身边,见他无事,方才放下心来。

“正是!姑娘可是有所指教?”

月无缺淡淡应道,虽然她本身也为女子,却一向讨厌这种刁蛮嚣张的大小姐,就算从身边士兵对雷倩儿畏惧恭敬的眼神中看出她身份不简单,语气也毫不软化。

雷倩儿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盯着她上下打量,眸中泛着奇异的神彩。其他士兵也屏住呼吸,看这雷大小姐如何对付月无缺。

雷倩儿虽然才十三岁,其狠辣刁钻的手段却是全宗闻名,曾经有一个人得罪了她,竟然被她鞭责一百,又生生割下一只手喂了毒蛇这才罢休,如今月无缺害她当众出丑,险些摔个残废,不知她会如何用什么法子折磨这小子?

就在月无缺被雷倩儿火辣辣的目光盯得不耐烦,准备开口时,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突然自人群外响起:“倩儿!你好大的胆子,又骑着马在这里横冲直撞了!”

说话间一英俊少年已急步来到雷倩儿身边,一抓她的胳膊,吼道:“一个女儿家,整天惹事生非丢人现眼,你还有没有一点自尊!”

又转身对月无缺抱拳歉意道:“抱歉,无缺公子,小妹无知,冲撞了你,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与她一个小孩子家计较。”

众士兵立刻惊得差点眼珠子都掉了出来,这平时与雷倩儿一样不可一世的雷少爷,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知书达理了?

雷倩儿用力甩掉哥哥雷霜的手,给了他一记大白眼:“少拿爹爹那一套教训我!我雷倩儿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用不着你来管!”

雷霜的一张俊脸立刻黑了下来,恶狠狠瞪着她,少女却看也不看他一眼,转头对月无缺粲然一笑,悠悠说道:“月无缺,记住了,我叫雷倩儿,以后有事随时来找我,不管你愿不愿意,本小姐罩定你了!嘿嘿,果然是珍珠配美女,名驹配英雄,我那大漠之西得来的通灵红血马竟然这么轻易让你骑坐,可见你不简单,这匹马本小姐就送你了!”

说罢,转身便欲离去,谁知才走两步,那少年已骑着红血马瞬间冲到眼前,淡淡笑道:“这匹马是女儿家的坐骑,无缺堂堂男子,可不敢夺人所爱,姑娘好意心领了。”

翻身下马,将缰绳递了过来。

雷倩儿近距离对上她那双漆黑耀眼的眸子,又是片刻失神,咬了咬唇,接过那缰绳,深深望了她一眼,眸中浮现一丝懊恼,转瞬即逝,又笑道:“没关系,既然你不喜欢这匹马,下回我再弄到宝贝再送给你。”说罢,翻身上马,一夹马腹,那一袭明艳红衣转眼便远去。

月无缺眉头微皱,旋即哑然失笑,这雷倩儿说以后要罩着她?她月无缺可没落到让女人保护的地步。

不过心里对这刁蛮大小姐的印象却好了些,虽然嚣张刁蛮,却也不失为一坦率之人。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有个士兵望着那红衣绝尘而去的身影,喃喃自语道,“这个女子到底是不是雷倩儿?上次我不小心被她的红血马踢了一脚,她不但教训我一顿,还给了我几鞭子,月无缺害她摔倒,又骑了她的马,她不但没有责罚她,还非要送宝贝她,她的心肠何时变得这么好了?”

旁边有人嗤地一声笑道:“小子,你听不出雷倩儿在向月无缺表白吗?一看就知道她被月无缺那小子迷得晕头转向了,又怎么会舍得对她下手!”

“啊?雷倩儿看上月无缺了?啧啧,这小白脸一样的少年,怎么看和那魔女也不配呀!”

两人一边议论一边偷笑,却不料雷霜两记眼刀直杀过来,冷喝道:“闭上你们的臭嘴!谁再敢污蔑无缺公子和我妹妹的清白,看我雷霜怎么收拾他!”

那两人闻言立刻身子打了个颤,赶紧溜到人群中去,围观的士兵被雷霜的怒气所震,赶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三三两两地散去。

颜月夭弯唇低声调笑道:“无缺的魅力真是大,一来就碰上美女当众表白,当真是羡煞旁人。”

月无缺见月出情也是一脸的促狭笑意,不由又好气又好笑,却听雷霜在耳边笑道:“无缺公子,我这个妹妹生性鲁莽,说话一向直来直去,还望你莫要将她那番话往心里去。”心中直把雷倩儿骂了个半死,好端端的一个女儿家,却不知羞耻,当众向男子说那番火辣辣的直白话,真是羞煞先人!回去了一定要叫娘亲把那丫头好好教训一番!

哎,只可惜,本来今天想向月无缺道歉示好的,如今经雷倩儿这一闹,人家对他的印象肯定更差了,真是倒霉!

月无缺早已认出他就是昨日和自己起争执的士兵,对他突然客气的态度略略吃惊,淡淡说道:“没事,令妹并没有伤到我,所以你不用替她道歉。”

烈云的声音适时插了进来:“出发时间快到了,月无缺,你们三个赶紧去集合,剩下的圈数等回来再跑。”

莫忧在旁听得嘴角直抽,这酷脸烈云还真是牛脾气,余下四圈回来还要补上,真是个小气鬼。心里不由暗暗替月无缺三人抱屈,可怜那三个刚入宗的新兵,一来就碰上这么个吃错药的家伙。

雷霜看着月无缺离去的背影,心下更是懊恼,他好不容易放下身段讨好人家,人家甩都不甩他,都怪莫忧出的馊主意,害他偷鸡不成蚀把米,讨好不成,反把脸丢尽了!

玄明看着那三个俊美非凡的身影,眸中精光闪烁,疑惑重重。

很快所有出人发马集合完毕,四大长老骑着马走在最前面,烈火团尾随其后,其他伏魔兵团士兵次之。玄明一声令下,军队立刻动身,迈着规整的军姿和步伐向玄宗大门外行去。

就在队伍刚出大门的时候,一团如火般的颜色疾风般驶在了前头,众人定睛一看,正是刚才来惹闹的雷倩儿!

“倩儿,你跟来做什么?”雷长老一见她,立刻沉着脸喝问道。

雷倩儿得意一笑:“当然是和你们一起去捕捉神兽了!这种千载难逢的锻炼机会,怎么能少了我雷倩儿!”

雷长老爱女如命,立刻黑了脸道:“胡闹!捕捉神兽又不是儿戏,你一个黄毛丫头来凑什么热闹!还不赶紧回去!”

雷倩儿却充耳不闻,目光一直在队伍中搜寻,当她找到月无缺的俊脸时,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几分,向她招手笑道:“月无缺,我在前面等你,到时候我要跟你比试一番,你可不要拒绝哦!”

那双盈盈动人的明眸直直盯在月无缺的脸上,丝毫不掩眸中的爱慕!

说罢,也不待月无缺答话,又是娇俏一笑,转身打马向前飞奔而去,直把雷长老气得胡子直抖擞,无可奈何地打马跟了上去。

月无缺也是一脸黑线,勾唇苦笑,她所遇的女子,不是矜持端庄,就是温柔婉转,虽然两位姐姐月如霜月如冰性格开朗,却也没有雷倩儿这般大胆,竟然当着玄宗大军的面肆无忌惮地跟她套近乎,而且还是个十三岁的小丫头片子,还真是大开眼界了。

几个时辰过后,玄宗大队伍终于赶到了目的地——雪域森林。这时天色已近傍晚,玄明长老一边派人勘察地形,一边吩咐众士兵点起篝火填饱肚子,为呆会儿的捕猎活动做准备。

很快,原本漆黑寂静的雪域森林便火光熊熊,热闹起来,惊吓周边山林中无数潜伏的飞鸟走禽。

月无缺和颜月夭等人围坐在一团篝火旁,一边吃的带来的干粮,一边暗自观望。

却见深蓝的夜空中,一弯新月如钩,星子点点,夜风清爽,为这广阔的天地铺上了一层银色的轻沙。

远处不时传来飞鸟的鸣叫声,其间偶尔夹杂着野兽的低吼声。

周边近近远远层层厚重的山岭和山林如一团团奇形怪状的黑影,静静注视着这批打破寂静的入侵者,又如一张张张开的血喷大口,好像不经意间便要将这些人吞吃入腹。

月无缺却非但没有一丝惧意,反而热血开始沸腾起来,双眸在跳跃的火光之下,折射出噬血的光芒,令坐在她对面的颜月夭看得心中一颤,眼前的俊美少年,竟然让他产生了一丝君临天下的压迫之感。

泪奔,今天又更晚了,实在是没电脑啊,家里就一台电脑,几个人争着玩,总是占机,闹得我没办法。抱歉啊,亲亲们,明天某意死也要两更,希望亲亲们别骂某意哦…………群么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