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39章 无聊挑衅

第二卷 名扬玄宗 第039章 无聊挑衅

月出情也隔着篝火悄悄看着月无缺,眸中带着柔柔的情意。

少女的身上,好像有一种无法形容的魅力,越来越叫他移不开目光。无论是她的笑,她的傲,她的冷,还有她的狂与酷,都叫他深深迷醉。

想起她那个蜻蜓点水般的吻,他的心又微微悸动,浮起一丝甜蜜……

“月无缺,呆会儿我和你们一起行动吧。”一个娇脆的女声突然打断了他们三人之间的沉默。三个人闻声一望,都不由悄悄蹙眉,雷倩儿又来缠人了。

一身红色劲装的少女似乎根本没有看见三人的不悦之色,提着一把宝剑笑嘻嘻走了过来,大大方方挨着月无缺坐下,偏过头冲月无缺露齿一笑。

月无缺眸中闪过不耐之色,拉开与她的距离,冷淡有礼地说道:“姑娘还是呆在雷长老身边比较安全,若是跟着我们出了事,无缺就没法向长老交待了。”

雷倩儿撇了撇嘴:“谁要你保持我,我来是想保护你的。别看我年纪不大,但这样的危险行动怎么说我也参加过几回,至少比你这个新兵有经验。”

月无缺眼角微抽,干脆偏过脸去不理她,兀自啃着手上的干粮。

月出情望着那张火光下的冷漠俊颜,眸中浮上忍俊不禁的笑意。

雷倩儿讨了个没趣,却依旧面不改色,厚脸皮地贴进他,笑吟吟说道:“喂,月无缺,本小姐可是头一次拉下身段好声好气跟人说话呢,你不要这么酷好不好?”

月无缺将手中最后一口干粮吃尽,擦擦手直起身来,淡淡说道:“不好意思,在下对你没兴趣,还请雷小姐就此打住吧。”

“月无缺,你!”雷倩儿气得握剑的手一紧,腾地立了起来,一双妙目薄怒地盯着神情冷漠的少年,“你敢用这种口气跟本小姐说话!”

“那雷小姐想要无缺用什么口气跟你说话?”月无缺似笑非笑地望着她,漆黑的眸中却没有丝毫笑意。

月无缺冷漠的神情令一向骄傲自负的雷倩儿自尊心大大受挫,从未被男人打击过的她,此刻真是又羞又恼,却在这时,另一道冷峻的声音插了进来:“月无缺,身为一个男人,却在这里欺负一个女孩子,你们月家的素质就是这样低俗的吗?”

月无缺抬眸,看见四五个人走了过来,目光之中充满讥讽的意味。

说话的正是为首的少年,年约十七八,生的倒也英俊,只是那眉眼间生有一股阴鸷之气,使那张英俊的面容失了一丝美感。

一双阴沉的眼睛冷冷盯着月无缺,眸中隐约露出一分妒意。

自第一次见到雷倩儿之后,他就喜欢上了她的嚣张与泼辣,而且他的父亲严齐护法和雷长老也有意将他二人凑成一对,可是现在他喜欢的女子却一再在人前向别的男子示好,这叫他怎能不生气,怎能不妒嫉。

他身边那个男子与他一唱一和:“子伦兄,听说这小子从小就是个废物,只是在不久前才突然脱胎换骨,成了一个天才,一个人若是废物当久了,肯定就不知道什么叫素质了。”

“就是,一个小白脸也敢抢咱们严公子的女人,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性!”

话音未落,脸上突然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他立刻住了嘴,呐呐看着气得满脸通红的雷倩儿:“倩儿小姐……”

“把你们的猪嘴闭上!”雷倩儿明眸罩霜,盯着他们狠狠说道,“谁要是再敢欺负月无缺,别怪我雷倩儿把你们的舌头割下来喂狗!还有你,严子伦,本小姐的事用不着你来管!以后有多远离我多远,不要再跟着我!”

说罢,不待众人答话,提着宝剑气呼呼离去,看也没再看月无缺一眼。

严子伦望着那道倩丽的小小身影迅速离去,双拳一紧,心中如被堵着一块石头般难受,他帮她出头,她竟然反过来教训他!

他扭头恶狠狠盯着月无缺,那副模样恨不得要将她千刀万剐。

月无缺冷眼打量着他们,冷然勾唇:“你不用着瞪我,她不理你,那是你们之间的事,与我无关。”

“臭小子,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严护法的公子,你敢出言不敬,消遣严公子!”严子伦后面一人闪身出来,狗腿地骂道。

“我说怎么这么嚣张,原来是严大护法家的公子,难怪你可以狗仗人势了。”颜月夭似笑非笑地盯着那人,慢悠悠说道。

“放肆!”那人闻言气得差点蹦起来,两眼一瞪,正待开骂,却见严子伦一抬手,制止他开口,转而望着月无缺,眸中是一片阴冷的倨傲:“月无缺,我们来比试一场,你要是赢了,就当着所有人的面从本公子**钻过去,喊本公子三声爷爷,并且以后都不许再纠缠雷倩儿。”

如今玄宗的人都把他和雷倩儿看作一对,可是雷倩儿偏偏对他不理不睬,反而当着众人的面对月无缺示好,做为一个男人,他绝对不能忍受这份屈辱!如今只有好好羞辱月无缺,才能让他拾回面子,倩儿若是看到月无缺原来是个怂种,定然不会再看她半眼。

“如果你输了呢?”月出情冷眼旁观,淡淡问道。他相信无缺不会输,这个想在月无缺身上找平衡的人,只不过是想自取其辱罢了。

严子伦扫他一眼,冷冷一笑:“我若输了,以后再不干涉你和雷倩儿的事!”

颜月夭摇头笑道:“啧啧,严大公子,你这不是成心欺负我们家无缺吗?他对那雷倩儿小姐根本就没有半点兴趣,却要为此受你**之辱,这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那你想怎么样?”严子伦两眼一眯,冷冷看着他。

“你若输了,自然也要从她**钻过去,再磕几个小头喊三声爷爷,这才叫公平。”颜月夭笑得邪魅无比。

严子伦眸中露出狡诈之意,一口答应:“好,就如同你所说!”

他身后那几个人立刻得意地大笑起来,在这玄宗,谁不知道严子伦是玄宗有名的寻兽师,天生对野兽气息敏感,每次猎兽活动都是他夺得魁首,玄宗中多少资质比他高的人都比不过他,更何况是月无缺这个才入宗的新兵!

“怎么个比试法?”月无缺不动声色问道。

严子伦淡淡得意说道:“很简单,我们就比谁获得的魔晶多,谁多谁赢,若是谁弄虚作假,那就是输了。”

“哦,这么简单。”月无缺淡淡勾唇,“只可惜,我月无缺今年才十四岁,可要不起你这么大的孙子。”

说罢,不再理会他们,转过身朝着对面一片漆黑阴森的山林走去,刚才那里闪过一双绿莹莹的目光,虽然时间很短,却没逃脱她的视线。那应该是一头野狼。

“你!月无缺!你给我站住!”没料到月无缺竟然不接战,严子伦顿时气黑了脸,气急败坏吼道。

颜月夭笑嘻嘻说道:“严公子,既然无缺不愿意收孙子,这就没办法喽,你还是好好追你的雷大小姐去吧,哎,只可惜我这干爷爷也当不了了。”

一边调笑一边和月出情追了上去,刚才袖中的冰蛇忽然不安地动了两下,估计是嗅到野兽的气息了。

严子伦取笑不成,反而受辱,直气得双拳紧握,浑身发抖,正待破口大骂,月无缺这时突又回过头来,对他讥讽一笑:“既然严公子这么喜欢和我比试,那就比试一下吧,反正多个孙子我也不介意。”

“月、无、缺!”严子伦这回是肺都要气炸了,月无缺的身影却已隐入了夜色中。就在这时,突听有人高声欢呼道:“前面有大量魔兽出现,大家赶紧冲啊!”

顿时四周火把摇晃,人影幢幢,脚步凌乱,刀光剑影,所有人都兴奋地朝那个方向冲去。

瞧见雷倩儿在火光下耀眼的身姿一马当先,他这才忿忿闭了嘴,赶紧追了过去。

此时夜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泼墨的夜空,一轮如钩新月愈发明亮清冷。

月无缺悄悄逼近那片微微颤动的树林,忽然绿光一闪,一头野狼已经目露凶光凶猛地朝她扑来!

月无缺身子迅速一闪,手起刀落,一招便将这蛮横的家伙解决,再用力在野狼的额头一划,剜出魔晶放在烈云发下来的用来装魔晶的袋子里。

少年狠厉疾速的身手,顿时让颜月夭和月出情看得眼睛一亮,心中的豪气也被勾起。就在这时,一阵凌厉巨大的嚎叫声突然自雪域森林深处传来,一声比一声高昂,一声比一声阴森冰冷,而且声势越来越大,听得周围众人不由头皮发麻,心跳大颤,握着兵刃的手下意识紧了紧,就连照洒在身上的月色也仿佛在那震山遍野的野兽咆哮声中冷了一分。

周围的空气立刻前所未有的紧张起来,夜色越发诡异冰冷!

颜月夭袖中的两条千年冰蛇似乎嗅到一丝不安的气息,忽然自动从他袖中钻了出来,身子在瞬间涨大几十倍,人立而起,浑身散发出的凌寒气息又将周遭空气冰结几分。

“前面好像有魔兽群。”月出情皱眉说道,侧耳细听着前面的动静。

“没错,就是魔兽群,估计有成千上万头魔兽朝这边奔来。”颜月夭十分肯定地说道,漂亮的双眸微微眯起,直视声音来源处,眸中折射出兴奋的光芒,“而且带队的,还是一头灵兽,这回可有大收获了。”

右手轻轻一挥:“小乖乖们,你们的可口食物来了,赶紧去打先锋吧,记得把魔晶留下!”

两条冰蛇得令,立刻蛇头一昂,兴奋异常地朝前极速游去,很快便消失在漆黑夜色中。

周围的士兵们都已在那越来越多的咆哮声中乱了分寸,一张张被火把映射的脸上呈现非同寻常的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