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42章 奉圣斗者的袭击

第042章 奉圣斗者的袭击

月无缺将身子紧紧贴在九星斑龙身上,以避开九星斑龙不断回喷的火舌,饶是这样,头发和衣衫也被烧只觉耳边疾风呼啸,树木怪石如倒影般疾速自身侧飞过,玄宗士兵和魔兽群很快被远远甩到后面。整个身子随着九星斑龙上下翻腾,再加上它身上的龙鳞坚硬光滑,渐有抓不住之势,她心中愈发焦急起来,一边观察周边地形,一边凝眉暗思对策。

就在这时,一道清冷凛冽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九星斑龙的弱点在它左胸,赶紧袭击它的左胸!”

说话间一道紫色玄光已打在九星斑龙的尾部。九星斑龙哀嚎一声,这回是彻底被激怒了,身子陡地一个180度大转弯,张口就是一条几丈远的火舌朝来人扑去!

月无缺看清来人的模样,不由吃了一惊,风倾夜!他怎么会追了过来?

那一袭俊如仙谪的少年如天神般从天而降,衣裾翻飞,墨发飞扬,瞬间后退数丈避过炙热火舌,虽然俊脸上依旧是淡漠如初的神色,话语中却已露出一丝焦急:“赶紧打它的左胸,月无缺!一会儿碰到大家伙就不得了了!”

月无缺点了点头,趁着九星斑龙攻击风倾夜的时机,双手微松,抱着龙身轻巧地滑落在九星斑龙的腹部,掌心聚积十成内劲,厉喝一声,右掌抬起,重重击打在它的左胸口!

一下,两下,三下!每一下都用了十成玄力,每一掌都如重锤般砸在斑龙的身上!

“吼——!”果然,九星斑龙哀嚎一声,身子一软,飞行的速度立刻慢了下来,差点自半空摔下地去。

月无缺心中一喜,胸部果然是龙的弱点!正欲再度挥拳,九星斑龙偌大的脑袋突然弯了过来,一双龙目哀求似地望着她,瞳中已不复先前的戾气。

“高级幻兽听得懂人话,你不妨试着跟它沟通一下,最好让它认你为主!”风倾夜立定身形,一双深如幽潭的眸子直直望着月无缺,淡淡说道。

月无缺点了点头,掌心按在九星斑龙的左胸口,厉声威胁道:“畜生,愿不愿认我为主?若不然,休怪我手下无情!”

九星斑龙早已被眼前少年的坚韧与勇猛所折服,赶紧晃着偌大的脑袋点了几下头。

“好,现在你立刻放我下去,我帮你把剑拔出来!”

九星斑龙乖驯地降落,月无缺趁机跳下龙身,见它确实再无伤人之意,这才走到龙头前观察它的伤势。

只见那柄藏龙剑刺入龙目二寸左右,殷红的鲜血自九星斑龙的眼眶汨汨流出来,染红了整个眼眶,看上去着实有些吓人。

勿庸质疑,就算真的把宝剑拔出来,九星斑龙的这只眼睛也已要废了。

月无缺大着胆子拍了拍九星斑龙的头,道:“我要拔剑了,你忍着点,虽然你以后会变成一条独眼龙,但这也是你咎由自取,若不是你有伤我之心,我又怎么会伤你!”

九星斑龙似听懂了她的话,又点了点头,眉眼间温驯之极。

月无缺微微一笑,右手握上剑柄,暗一用力,却听九星斑龙低低哀鸣一声,血花飞溅,藏龙剑已经拔了出来。

“真乖!”月无缺满意地笑道,扯下一片衣角替它包扎将它眼眶周围的血迹擦拭干净,又自怀里掏出一瓶上好的金创药倒在它受伤的眼眶内。

风倾夜缓缓踱到她身边,看着她细心地替九星斑龙上药,眸中划过奇异之色:“这条九星斑龙是幻兽之王,你不想让它认你为主吗?”

平常人若是得到这样一只九星斑龙,一定会欣喜若狂,迫不及待让它认主。可是眼前这少年,神情依然这么平静,仿佛她手下的只是个寻常小动物一样,根本没有认主的意思。

“我曾经下过决心,要送月出情一只忠诚的幻兽伙伴,这只九星斑龙正合我意。”月无缺淡淡说道,包扎完毕,九星斑龙立刻跟她亲热起来,亲昵地用头磨蹭她的手臂。

风倾夜闻言,再一次用震惊的眼神看着她:“你知不知道,这只九星斑龙有多厉害?它的天火比魔族的焚天之火还要厉害,就这样随手送人,你不觉得可惜吗?”

“对于他所给我的东西,就算是一只神兽,也比不上。”想到那高雅少年给予的真心关怀,月无缺心里暖烘烘的,淡然一笑,直起身来。

对于她来说,一颗真心,直抵世间所有。

“他给了你什么东西?”风倾夜奇道。

“真心,一颗真诚关爱的心。”

风倾夜默然,深不可测的瞳眸中露出一丝迷惑。

眼前的少年已经完完全全推翻了她以前留在他脑中所有的花痴无能形象,光华流转的俊颜,狂妄不羁的性格,浑身隐隐流出的霸者之气,还有她杀魔兽时的麻利与勇敢,都叫他惊艳不已。让他觉得异常陌生,她,与那个怯声向自己表白的废物月无缺真的是同一人?

只是,这个有关真心的言论,却让他这个从小生活在名门世家权利斗争中的人不敢苟同。

“果然是个傻小子,一颗真心能值几个钱?还不够我买碗酒喝的。嘿嘿,既然你不要这九星幻兽,那就送给我好了。”

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突然从附近传了过来,两人心中一惊,迅速调转头,只见那齐人深的杂草摇晃处,**个手拿武器的男人迅速从那树林中走了出来,不怀好意地看着他们。

当他们借着周遭树林燃烧的火光看清两人的容貌之后,立刻睁大了眼睛,目中露出不可置信之色,似乎没有料到,在这危险重重的雪域森林深处竟然会出现两个如仙子般的出尘少年,而且这两个少年刚才还降服了九星幻兽之首——九星斑龙。

风倾夜一看这几人的衣着打扮,心里暗自一惊,迅速靠近月无缺,压低声音说道:“这几个人是奉圣中原的斗者,斗法非常厉害,我们要小心!”

月无缺点了点头,一双眼睛警惕地盯着面前的几个男人。

“啧啧,没想到玄宗竟然有这么漂亮的伏魔士兵,比天上的仙子还要漂亮,咱们今天可是发了。”其中一名三十多岁的男人惊艳地看着他们,色眯眯说道,丑陋的脸上是一片猥亵。

旁边的男人闻言眉头一皱,立即收回心神,狠狠瞪了他一眼:“纳尔东,正事要紧,不要光想着你那档子龌龊事!天师说过,一定要我们捉到这条九星斑龙,否则你就等着受罚吧!”

那名叫纳尔东的男子闻言,依然涎着脸,色眯眯在月无缺和风倾夜身上转来转去:“放心,正事我纳尔东绝对放在心上,不过,在捉到那条九星斑龙后,这两个小子要归我。”

“哼,九星斑龙的天火可是不一般的厉害,这两个小子的身手也自是不弱,能不能顺利捉到他们都不知道呢,你尽做那花花美梦,也不怕丢了你的脑袋!”

“呵呵,罗伦锋,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小了,两个十几岁的漂亮娃娃,能有什么本事,看我纳尔东几句话就能叫他们乖乖顺服。”

说罢,纳尔东朝风月两人轻佻地打了个唿哨,嘿嘿笑道:“喂,漂亮的小家伙们,赶紧将九星斑龙交给叔叔我,再乖乖跟我走,你纳尔东叔叔我一定会好好待你们的。”

罗伦锋额前一阵黑线,无奈地叹了口气,下次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愿再跟这大色鬼结伴同行了!

月无缺厌恶地皱了皱眉,和风倾夜相视一眼,随即望着那纳尔东,冷冷一笑:“想要九星斑龙,自己来捉,没那本事就从哪来,滚回哪儿去!”

奉圣斗者们闻听她这嚣张的口气,立刻神色一沉,盯着他们的目中露出怒色。

“小娃儿小小年纪,口气倒不小。”纳尔东依旧嘻皮笑脸地笑道,一边笑一边真的朝月无缺两人走来,“既然你要叔叔我自己来捉,那我就过来咯,不过你们可别给我放阴炮,否则小心叔叔我弄死你们。”

眼前这两个少年眉目俊美,风姿翩然若仙,越看越叫他流口水,玩弄娈童无数,他还从未见过这般绝色。他一时色迷心窍,竟然忘记了月无缺身边的那条九星斑龙。

罗伦锋见月无缺身边的九星斑龙朝着他们目露凶光蠢蠢欲动,急忙叫道:“小心!九星斑龙要喷火了!”边说边脚步快移,伸手要去将纳尔东拉回来。

可是已经晚了晚步,却见那少年轻轻打了一扬手,九星斑龙已张口吐出一条长长的火舌!

滚烫的热浪迎面扑来,纳尔东惨叫一声,掩面快步后退,就算罗伦锋出手飞快将他拉回,他的脸颊依然被那九星斑龙喷出的天火烧毁,身上的衣物也被焚烧殆尽,一股皮肉烧焦的难闻气味立刻在空气中飘荡。

“我们快走!”风倾夜一把抓住月无缺的手,两人迅速撤退。

这**个人最低级的都是地阶六星斗者,以他们的身手,现在还不足以与之抗衡。

九星斑龙见月无缺离开,赶紧尾随了过去。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不见了!啊啊,我的脸,我的脸好痛!”

看着纳尔东掩面如野兽般悲嚎,罗伦锋等人真是又气又怒:“该死的小子,敢伤我们奉圣斗者!”

“狂龙怒罡!”一名斗者厉喝一声,扬起的右掌中突然积聚起一阵强烈旋转的斗气,以雷霆之势朝那二人一龙席卷而去!

“轰轰轰——”三声巨响,后面的九星斑龙不幸中了二记,惨鸣一声,又被激怒,巨大的尾巴用力一扫,一股强大的飓风立刻朝那几句斗者袭卷而去!

“快躲开!”罗伦锋急吼一声,与另外几人急忙躲开,受伤的纳尔东跑得慢些,不幸被九星斑龙的巨尾扫中,惨叫一声,身子高高飞起,重重撞在一树粗壮的大树上,随即又反弹回来,重重落地,眨眼间一命呜呼。

罗伦锋气得直跺跺,一名六星斗者竟然就这样轻易丧命,简直是斗者的奇耻大辱!

“好厉害的家伙!”那名发出斗气的老者安烈非惊叹一声,精光闪闪的眸中丝毫不掩贪婪之色,眼见月无缺和风倾夜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黑暗中,干脆专门对付这条九星斑龙。

一击失败,九星斑龙迅速调头,张口又是几条火舌喷出,可是均被那几个人敏捷躲开。

“好家伙,你有多少火就喷吧,喷完了你就死定了!”安烈非冷笑道,“你瞧瞧你刚才认的主人,根本就是个不讲义的家伙,一有危险就丢下你独自逃命去了,嘿嘿,你不如跟了我,我安烈非一定会好好对你。”

“吼——”九星斑龙突然双目圆瞪,似是不满他这番话而发怒了,怒吼一声,张开血喷大口,可是一口天火未喷出,却突然直直从半空摔了下去!

“这家伙力气用尽了!我们赶紧捉住它!”

看着那几个人阴笑着朝它逼近,一副势在必得的神情,九星斑龙挣扎了几下,最后还是悲伤无奈地闭上了眼睛。喷火本是件极费元气的事,刚才喷火过度,又被斗气所重伤,它已经力气用竭了。

“住手!你们谁敢动它!”

就在几人七手八脚准备将九星斑龙捆起来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清脆厉喝,一袭森寒无比的紫色剑气疾攻过来!

几人心里一惊,纷纷避开。

“紫虚剑气!好小子,竟然是个紫虚高手!”罗伦锋惊讶说道,看着眼前两道去而复返的翩然身影,目中尽是错愕之色。这两个小子不是已经逃走了吗?为什么又要回来?

却见那一风姿炫目的少年自那清冷月色中翩然而来,手中泛着深重紫光的藏龙剑高高举起,厉喝一声,藏龙宝剑虚空劈下!

罗伦锋等人看见那道疾劈下来的紫色剑气竟然形成一柄巨大的长剑迎头劈下,一股凌厉的杀气立刻笼罩过来,不由脸色大变,来不及反应,赶紧一退数丈,险险躲开。

那道紫虚剑气落地之后,但听轰隆一声响,地面一阵震荡,震荡过后,清晰可见地面上多了一道粗重的剑痕,深约三寸!

几个斗者看着地上的剑痕,惊得目瞪口呆!剑气诀!刚才这少年使的竟然是他们奉圣中原的地阶高级斗技剑气诀!

这怎么可能!剑气诀可是七星斗者才使得出的东西,功力越深,使出的威力愈大,眼前这名小少年不过十四五岁,而且并非斗者,怎么也能使出这么大的威力?

“臭小子,你怎么会用我们奉圣中原的斗技剑气诀?”安烈非一惊过后,迅速回过神来,望着那满面杀气的俊美少年厉声问道,“莫非是你偷了我奉圣中原的战技?”

少年冷冷看着他,嗤之以鼻:“小爷我会剑气诀那是因为我有天赋,无师自通,你说小爷我偷东西,是你自己贼喊捉贼吧!自古武功都是异曲同工,练到最高点终要百川归纳回归大同,你凭什么说我的剑法是你奉圣中原的战技?又有什么证据说是从你们奉圣中原偷来的?”

听到她的声音,本已心灰意冷的九星斑龙倏地睁开眼睛,欣喜地看着朝它投来安慰一瞥的少年,她终归没有不讲义气抛弃它!

安烈非被她一阵抢白弄得一时语塞,一张老脸立刻憋得通红:“好个伶牙俐齿的小兔崽子,看老夫不撕了你那张烂嘴!”

说罢眉眼一厉,双掌齐挥,两道强劲无比的斗气旋风立刻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朝着月无缺身上奔来!

月无缺冷冷一笑,双掌中竟然也积聚起两团旋风,只是因为她使用的是玄心真气,并不是斗气,所以呈现紫色。

“砰”地一声巨响之后,两人各自被对方的掌力迫退两步,心中对对方的如此厉害的功力感到震惊。

不过最为震惊的还是罗伦锋,安烈非的实力他是知道的,连他自己都只能与他打成平手,可是玄宗这个小小的伏魔士兵竟然能与之打成平手,这可真是一件叫人惊掉下巴的怪事!

他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大手一挥,几个人迅速将月无缺团团围住,眸中尽是杀意。

他们有预感,眼前这个惊才绝艳的少年将来必定会成为奉圣中原的强悍对手,这样一个潜伏的威胁,绝对要趁早除掉!

九星斑龙一直盯着那个风华俊美的身影,见她突然陷入危险之中,立刻紧张起来,奈何筷此刻除了能摇摇尾巴外,根本就动弹不得,只得在一旁呜咽着干着急。

“放心,小家伙,我不会有事的。”月无缺对它微微一笑,目光慢慢扫视一圈,最后落在罗伦锋身上,唇角噙着讥讽的笑意:“啧啧,以老欺小,以强欺弱,以多欺少,你们奉圣中原的人都是这样卑鄙无耻的吗?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替你们奉圣中原的帝尊清理掉你们这群不知廉耻的老匹夫了!”

罗伦锋等人听这黄毛小子竟然说要替帝尊清理他们,而且还骂他们是老匹夫不由个个气炸了肺,齐喝一声,掌风如潮水般朝镇定自若立在中间的少年攻去!

“小混蛋,我杀了你!”

“哈哈哈……没想到你们这些老匹夫只有这么几下子,真是见名不如闻名,白白丢尽了斗者的脸啊!老匹夫啊老匹夫,有种你们来捉我,没种你们就将裤衩套在头上滚回奉圣中原去当缩头乌龟吧!”

嚣张的笑声在四周响起,那一袭俊美的身影早就在掌风袭来之际如神龙般翩然惊起,朝着雪域深处疾跃而去!

“追!今天我非杀了那小混蛋不可!”安烈非气得怒吼一声,和另外几人拔足追了过去!反正九星斑龙现在受了重伤,一时半刻也走不了,他们也不担心它会逃走。

待他们走远,一个人突然自半空翩然落下,缓缓朝九星斑龙走近。

“竟然为了救一只幻兽不惜以身引敌,这么做,值得吗?”风倾夜来到九星斑龙跟前站定,目光却依然盯在几人消失之处,幽如深潭的黑瞳深处露出一丝迷惘。

九星斑龙一眼认出他就是刚刚与月无缺一起的少年,立刻目露喜色,抬起头朝他呜呜作声,风倾夜皱了皱眉,伸手轻轻抚了抚它的头:“你想让我去救她吗?”

九星斑龙急忙点了点头,巨大的龙眼中尽是急切之色。

风倾夜看了它好一会儿,黑眸中泛着奇异的色彩:“野兽也懂义气吗?她为了救你,不惜引开敌人,让我来救你,你现在又求我去救她,真是一对奇怪的……”

这就是她所说的真心吗?连野兽也能感动的东西?一般没有认主的幻兽,是不可能对主人有强烈的守护心的。

九星斑龙用头用力地蹭了蹭他,神色更加急切。风倾夜回过神来,看着它眼中浓重的哀求之色,一向淡漠没有表情的俊脸上突然露出淡淡的笑容:“你放心,为了这份真心,我一定不会丢下她不管的。”

只是不知为何,他那惊沉星辰的笑容中透出淡淡的苦涩。

“臭小子!给我站住!前面是死路,不要再跑了!”

“听到没有,小混蛋!再跑我废了你!”

身后叫骂声不断,强劲的斗气旋风如潮水般一波一波袭来,月无缺充耳不闻一边躲闪他们的攻击,一边拔足奋力奔跑。

胸口一阵窒闷,气血不规则上涌,月无缺用力压制下去,双脚却明显发起软来,心头不由骂道,一群卑鄙无耻的老东西!等我月无缺找到机会,一定杀你们个片甲不留!

刚才与安烈非对的那一掌,已让她元气大伤,斗者的实力果然不容小觑,为防他们瞧出破绽,她费了好大的劲才控制住身形,若是再与他们对峙下去,她定然支持下住。

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回头看见那几个人凶神恶煞地穷追不舍,月无缺冷笑一声,正欲施展隐身术,手中的藏龙宝剑不知何故突然叮叮作响,大放金光,一股强大的力量自剑身上传来,月无缺惊呼一声,手掌已被剑身弹开!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藏龙宝剑飘浮在半空,打了个转后朝着左边那个黑乎乎的山洞飞了进去,月无缺大吃一惊,不假思索便跟了进去!

“快看!那个小混蛋钻进洞里去了!”安烈非等人追到山洞跟前,已是气喘吁吁。

“臭小子还真能跑,把老子的腿都差点跑断了!”一个黑衣斗者张口骂道。

安烈非没有理他,转头对罗伦锋说道:“我们要不要进去?”

罗伦锋望着那黑漆漆的洞口,仿佛魔鬼的血盆大嘴要将他们吞没,不由犹豫了一下,开未开口,里面突然金光大盛,而且还传出一声凄厉的痛呼!

那个声音,赫然是月无缺发出的!

谢谢亲亲们的支持和花花钻钻,么么个,某意一定好好努力,不负大家的期望。关于更新时间,这两天可能都是晚上八点左右,不过某意会努力将时间提前的。再次感谢各位,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