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43章 契约赤焰

第043章 契约赤焰

“里面出了什么情况?”罗伦锋几人脸色大变地望着那金光耀眼的洞口,心中惊疑万分。

“莫非是里面出现了大家伙?”安烈非却显得异常兴奋,“天师曾说雪域森林来了大家伙,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若是被里面那个小子得手了就后悔莫及了。”

罗伦锋两眼微眯,紧紧盯着那洞口:“你没听到那小子的惨叫声吗?这洞中肯定有蹊跷,不得随便出入。”

安烈非看着他鄙夷笑道:“罗大统领,你害怕了吗?哼,我安烈非可不怕!”

说罢,不顾旁人劝阻,提起手中利剑便朝洞口移去。

罗伦锋对安烈非的顶撞非常不满,冷冷看着他的身影,虽然不再阻止,但脸色却阴沉得非常厉害。

很快安烈非就小心翼翼移到了洞口,偷偷探出半个脑袋,压抑住心里的极度兴奋,往那山洞中望去,他倒要看看,那山洞中到底有什么古怪。

可是,奇怪的事情就在这时发生了,就在他才看到满眼的金光闪耀,还没看清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时,一股强大的吸力突然自里面传了过来,仿佛一块巨大的磁铁般强劲将他的身子往里面吸去!

安烈非被这突发的情况弄得心下大骇,急忙运功抗拒那股强大的吸力,可是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只要他一运功,体内的真气便被那股吸力毫不犹豫地吸走,片刻工夫,他体内的真气竟然全部被吸走!

“安烈非,你怎么了?”看到安烈非的身背突然一僵,罗伦锋收起不悦心绪,急忙问道,可话还没说完,突听安烈非惨叫一声,整个身子已消失在了那神秘的山洞中!

“啊……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几个人顿时脸色大变,惊恐且警惕地盯着那黑漆漆的洞口,仿佛里面有什么吃人的野兽般,不敢再轻意上前。

而就在此刻,洞里的月无缺正遭受着有生以来最奇特的事情,最难以忍受的煎熬!

痛!焚身碎骨的痛!

月无缺四肢摊开,墨发张扬,虚弱无力地飘浮在空中,身体各个部分被破地而出的丝丝金光直直穿透,全身的经脉和骨髓承受着难以忍受的炼狱之痛,这种感觉,是她初入异世得雪婴喂药重朔经脉所遭遇的痛楚的十倍!

金色的光芒将她全身笼罩,一股奇怪的强大吸力不停地吸走她的力量,然后又源源不断地将新的能量送入她的体内。每一次转换,都是一次痛不欲生的折磨。

她的眼睛紧紧闭着,虚弱得连眼皮都掀不开。银牙咬紧下唇,几乎要咬出血来。白玉般的俊脸上已因疼痛变得惨白一片,额上已布满密密麻麻的汗珠。

不知道能量转换多少个周期之后,就在她的意识开始迷糊的时候,疼痛突然减轻,一股暖暖的热气自丹田处升起,迅速贯穿全身经脉,刚才还巨痛难耐的地方一下子轻松起来,宛如被天上轻柔的白云拂过般舒畅无比。

月无缺顿时精神一振,猛地睁开眼睛,却立即倒抽一口冷气,美眸圆瞪!

只见一条通体金红的巨龙正围着她上下翻腾,见她眼睛睁开,那双金红色的巨大龙瞳中露出激动的欣喜之色,那模样好似与故人重逢一般,随即化作一道金光,自她的额前穿了进去。

月无缺的脑袋立刻轰地一下,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脑袋中爆开,一阵金星乱撞之后,意识恢复空白。

一颗小小的金龙印记突然在她额中出现,焕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

一串古老的金字咒语诡异地浮现在她脑海中,很快便将她脑中的空白填满。虽然她并不明白那些是什么东西,却不由自主地将那些东西深深记在脑海中。

当她将那些金字咒语全部吸引后,意识中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丰神俊美的绝色少年,绝红发红衣,似一团燃烧的火一般,可是他给人的气息却清凉如水,一双酒瞳灿烂若星。

他含笑望着月无缺,灿烂酒瞳中是无比的惊喜,袖袍轻轻一拂,姿势优雅地给月无缺施了一礼:“多谢主人将赤焰从封印中救出来,从今以后赤焰就是主人的契约神兽,生死相随,终生不弃!主人也将拥有赤焰的所有力量!”

不待月无缺答话,他伸出洁白玉指,轻轻一弹,一滴血珠立刻在月无缺眼前如烟雾般荡开,形成一股股细丝般的金色暖流,呈百川归纳之势流入月无缺的体内。

月无缺稍一运功,那一股股细流流得更快,很快便在体内连接一气,形成一股充溢全身的强大能源,那股能源在她体内蠢蠢欲动,直欲气吞山河,奔腾九霄!

月无缺又惊又喜,意外契约一条神兽,这可是比天上掉金子还要叫人振奋的事!

这次猎兽活动真是发大了!

只是,眼前这名少年,为何隐隐给她一丝熟悉的感觉?

“赤焰,你到底是谁?”

红发少年微笑地看着她,道:“主人可还记得风倾夜送给你的把柄藏龙剑?”

“藏龙剑?”月无缺皱眉思忖,忽然恍然大悟,“你莫非就是那柄剑上的赤焰金龙?”

少年笑而不答,身子化做一道金光,瞬间消失在她眼前。

“只要主人一个意念,赤焰的真身便可幻化成甲,助主人一臂之力。只是主人的灵魂虽然强大,可吸引赤焰的全部能力,只是要想将之合二为一,还得承受一番折磨,希望主人早日炼化赤焰的所有神幻之力!”

月无缺点了点头,开始默默将那股强大的能源引导着沿着经脉运行,可是才一运功,那股强大的能源便如开闸的洪水般凶猛地冲入经脉,立刻将窄小的经脉膨胀起来,新一轮的巨痛立刻又贯穿全身!

经脉仿佛要被撑得爆开,月无缺咬紧牙关费力坚持,却终是头脑轰地一声巨响,痛呼一声后,在看到那一袭翩然飘入急急奔来的身影时陷入了沉沉黑暗中……

山洞外,几个奉圣斗者还在外面不甘心地徘徊。

“罗统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打道回府,还是进去一探究竟?”有个脸色苍白的斗者征求罗伦锋的意见。

罗伦锋阴沉着脸盯着那洞口,冷冷说道:“萧璃天师说这里有神兽,山洞中的肯定就是了。我们若是就这样走了,岂不是功亏一篑!”他一双精光暴射的双眸冷冷盯着面前的斗者们,语气愈发严厉,“你们都是我撒尼亚帝者的勇者斗士,现在竟然表现得这样懦弱,就不怕被人笑掉大牙吗!”

那几个斗者立刻愧疚地垂下了头。

罗伦锋顿了顿,语气变缓,微笑着诱惑道:“若是我们这次能顺利捉到洞中的神兽,回去了我一定向帝尊请示,给你们颁发撒尼亚帝都第一斗士勋章,那可是身为斗者的最高荣誉,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你们可得好好珍惜。”

听到“第一斗士勋章”几个字,斗者们立即抬起头互看一眼,眼睛大亮起来。第一斗士勋章,那可是作为一个斗者至高无上的荣誉,地位仅次于帝尊和佣兵大统领、护国天师的存在!拥有第一斗士称号的人,以后无论在撒尼亚任何地方,都会受到人们的尊敬和热情招待!

可是,虽然他们向往这至高的荣誉,可还没傻到把命贴进去,要是连命都没了,哪还有机会享受那第一斗士的荣誉。

见他们沉默不说话,罗伦锋有些忍不住了:“你们说话啊!谁进去看看?”

心里恼怒地骂道,这些胆小鬼!窝囊废!蠢蛋!平时各个都把自己吹嘘得天下无敌,真到了紧要关头,连个屁都放不出来!

“你为什么非要叫他们去?你自己为何不去?莫非你心里其实也在害怕洞中的怪物,所以让他们当替死鬼吗?”一个清冷淡漠的声音突然在耳朵响起,语气中不无揶揄。

罗伦锋闻言心里一惊,刚才一时紧张过度,他竟然没有发现有人靠近,这可是他从未有过的失误!

他立刻转过身,警惕地盯着突然出现在不远处的少年,在看清少年的容貌之后,紧张的心稍稍一安。

“臭小子,你少胡说!休想挑拨我们!”他阴沉着脸,厉声斥道。

“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风倾夜漫步而来,那双比夜色还漆黑浓郁的眸子如天上的星辰般熠熠生辉,只是那眼神却太过淡漠清冷,仿佛这世上根本没有任何东西能融入他的眼中,心里。

眼前的少年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眉目精妙,风姿绝伦,神情清冷,可不知为何,那双幽如深潭的眼眸竟然让他心里产生了一丝寒意。

“你到这里来可是为找你的同伴?哼,她刚才钻到这个山洞去了,还惨叫了一声,你要不要进去看看她是死是活?”罗伦锋毕竟久经官场,老奸巨滑,眼珠一转,想将风倾夜诱进洞去。

风倾夜冷冷扫他一眼,视线落在前面的山洞洞口,只见一阵阵金色光圈不断由里面扩散到外面,仿佛里面有什么东西正在大放光芒。

好看的眉微微一皱,正疑惑间,忽听里面传来一声痛呼,接着满洞的烁烁金光突然消失殆尽。

缩小藏在他袖中的九星斑龙突然自袖中溜了出来,一溜烟就跑进了山洞里。

风倾夜心中一动,衣袂一飘,整个人已经如疾风般跟了进去!

习武之人向来夜能视物,虽然山洞中漆黑不见五指,可是他还是看见月无缺的身影自高空重重朝地面摔了下去!

“月无缺!”风倾夜急呼一声,急跃过去,一把抱住了她的身子。

只见她如玉般的脸颊此刻惨白如纸,俊脸上尽是痛苦扭曲之色,似乎在承受着难忍的折磨。

心念一动,他迅速抓住她的一只手腕,暗一把脉,只觉体内气息紊乱,一股奇怪的力量在她体内横冲直撞,就算是个绝顶高手,怕也抵抗不了这股强悍的力量!

九星斑龙围在旁,担忧地蹭了蹭月无缺的手,又哀求地望着风倾夜,呜呜出声,似乎在哀求风倾夜救她。

风倾夜无奈地笑了笑,目光深深落在怀中人儿的脸上,心神莫名其妙一窒。

漂亮的美眸紧紧合起,长长的羽睫紧密形成一个优美的扇形,挡住了昔日清澈无比却又强势迫人的眼神,反而呈现出一种叫人怜爱的柔态,却并不显弱。轮廓俊俏俊雅,虽是男子,却并没有男子所特有的阳刚,而是英姿动人。

鬼使神差的,他抬手轻轻抚上了她的玉颊,只觉指底滑如脂玉,指尖留香。就算是在痛苦中,她的俏美红唇也微微翘起,显出她倔强骄傲的性子。

若她是个女子,不知会是怎样一个倾国风姿?

风倾夜暗思,却在月无缺无意识地皱了皱眉后,突然回过神来,赶紧移开手,将她放坐在地上,抬手放在她背后,运送真气替她压制体内不规则的气流。

心下微微暗恼,这般危险境地之下,他怎么会作这番无稽之想!

可是心里的某个地方,却已因她而起了从未有过的悸动。

“里面好像没有危险了,我们进去看看吧。”外面突然传来人的说话声,接着亮光一闪,正是罗伦锋等人举着火折子小心翼翼摸了进来。

九星斑龙看见火光,立刻窜到风倾夜前面,摆出一副临敌之态,警惕地盯着走进来的几个人。

一惊过后,见九星斑龙依旧像只小蛇一样趴在地上昂头吐舌,却并不攻击,罗伦锋立刻明白过来,脚步慢慢逼近,脸上露出奸诈的笑容:“小家伙,你的力量已经用完了吧?嘿嘿,不用怕,只要你乖乖跟我走,我一定会让你再度恢复英勇起来的。”

“罗统领,这洞里刚才是怎么回事?根本就没有什么大家伙啊。”一名斗者打量了洞内一番,不禁疑惑问道。

罗伦锋冷笑一声,目光阴狠地盯在风倾夜和月无缺身上,悠然说道:“谁说没有大家伙?这条九星斑龙和这两个骨骼奇佳的小子不就是咱们今天的收获了吗?帝尊最近在研究幻兽药人,说不定会喜欢我们这份礼物的。”

几名斗者相觑一眼,目光齐齐落在月无缺和风倾夜身上,仿佛见了鬼一般,脸上突然露出极度恐惧之色。

“幻兽药人是什么东西?”风倾夜淡淡问道,虽然面前有几个人危险逼近,他的俊脸上却没有丝毫波动,幽幽黑眸依然如深潭般平静淡漠。

“幻兽药人,就是将你的血液放干,再将幻兽的血液输入你的体内,然后用一种奇怪的药将你的身体和意识与幻兽的血液相溶合,等你的意识被强大的幻兽意识吞噬后,你就变成了一只人形幻兽,本体的天赋和潜能越大,所挥发出的力量就越大。与你滴血契约,你就会成为那个人的忠实走狗,就算叫你杀你的亲生父母血脉兄弟,你也会眼也不眨。”罗伦锋嘿嘿笑道。

其他几个人闻言,身子竟然害怕得微微颤抖起来。罗伦锋阐述得不错,可是事实比他说的更要残酷。要想成为幻兽药人,首先就得喂以百毒,当他的体质发生变化之后,再喂另外一种药,将他变成不死之身,因为幻兽一般都是灵体,只有不死之身,才能承受它巨大的能量。然后鞭挞百鞭千鞭,直到他身上的血管全部破裂,血液外流,当血液流干,人将死的那一刹那,再将幻兽之血由他嘴内灌入,全身破裂的血管用针缝合,那种残忍的折磨,简直比死亡还要可怕!

风倾夜一双星眸冷冷盯着他们,唇边露出一丝淡淡的讥笑:“制造出这种幻兽药人,是想用在战场上吧?你们帝尊果然是世上最残忍的人。”

罗伦锋冷笑一声,刷地拔出腰间长剑,身形一闪,一剑疾刺过去:“臭小子,不跟你废话了!想拖延时间,简直是白日做梦!”

少年俊眸一凛,抬起空着的左手一掌迅速拍出,右手来不及撤功,抱起月无缺便向后避开!

罗伦锋一剑落空,却并不着急,反而嘿嘿阴笑:“臭小子,你刚才虽然躲了我一掌,却已被你自己的未撤走的真气倒回所伤,还是束手就擒吧,否则我罗伦锋可就不客气了。”

胸口一阵血气翻腾,喉口已有腥甜之味,风倾夜却强制将那口腥田压制下去,揽着月无缺的手紧了紧,右手已拔出腰间雪光潋滟的无忧剑,那双淡漠的幽幽黑瞳中露出冰冷寒光!

看着少年一决生死之势,罗伦锋先是一愣,继而危险地眯起了眼:“臭小子,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大家上,活捉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小崽子!”

一声令下,几个人立刻目露凶光,手举长剑扑了上去!

风倾夜冷哼一声,刚要出手,怀里突然一空,就这一分神的工夫,耳边已听到罗伦锋等人的惨厉的叫声!

“啊……”

接着是几个重物砰砰砰摔到地上的声音,火折子掉到地上熄灭,山洞又陷入了令人心惧的沉沉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