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44章 天师萧璃

第044章 天师萧璃

“该死的小子,竟敢偷袭我!”

“我的肋骨好像断了几根,哎哟哟!这一拳打得真狠!”

“他妈的!果然不咬人的狗是最凶的!”

罗伦锋几个人骂骂咧咧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只觉被揍的胸口疼痛难耐,全身摔得像要散架了一般。

几个人仇恨地盯着面前挺直而立的黑影,在接收到那双充满杀气如火般燃烧的双眸之后,突然脊背开始发凉!

“她,她的眼睛,怎么变成了火红色?好恐怖!”

那样的火红色,仿佛是是地狱之火熊熊燃烧的颜色!

一向胆大的罗伦锋在看见那双火红色的眸子之后,心脏也禁不住害怕地颤抖。可是他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身为帝都佣兵团的统领,又怎会当着属下的面在这才十四五岁的少年面前认输!

“臭小子,本想饶你们一命,却没料到你们这么不识好歹,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掌中聚起一团刚猛的斗气旋风,罗伦锋厉喝一声,用力朝月无缺攻了过去!

“你们也一起上!把这两个玄宗小子灭了!”

其他几人听令,也顾不得以强欺弱有损他们的声誉,齐齐积聚斗气,以迅猛的姿势向洞内的两人打去!

“好卑鄙的老东西!”月无缺怒骂一声,双瞳中的火光大盛,炫发出令人心胆俱寒的光芒!

一头黑发猛地张开,掌中突然出现两条熊熊火舌吞没那一团团斗气旋,如毒蛇般朝罗伦锋几人扑来!

“啊——!”那几个奉圣斗者被眼前的情景惊呆,来不及躲闪,竟然在月无缺突然暴发出的火舌中眨眼化为灰烬!

“焚天之火!”风倾夜亲眼目睹这恐怖的一幕,幽幽深眸赫然掀起了轩然大波,月无缺,她怎么会施展魔族的焚天之火!

这焚天之火,可是比九星神龙的天火还要厉害的东西!

“原来你也认得焚天之火,看来风七少爷的博学多见并不是谣传。”少年转过身,目光落在风倾夜的脸上,俊美的脸上是冷傲的笑容,一颗金龙印记在她额前灼灼生辉。

“赤焰金龙的契约印记?你契约了赤焰?”风倾夜看着她赤红的双眸和额前的金龙印记,猛地站直身子,脸上显出震惊无比的神色,仿佛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奇迹。

他一抬手中的藏龙剑,身子猛地一僵,果见上面的赤焰金龙已经不见,只剩下一条浅浅的龙形雕印!

赤焰金龙可是上古神兽,它所拥有的能量和爆发力是一个肉身凡人所不能承载的!月无缺以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嬴弱之身,怎么能承载这么强大的能量?

而且传说赤焰金龙被神秘的封印封在这柄剑中,她又是如何破了这个封印的?

“这里不宜久留,我们走吧。”月无缺不知从地上捡起什么东西放入怀里,扫了风倾夜一眼,转身大步朝外走去。眼里的火红色渐渐消褪,额前的金龙印记也不知何时隐入额中不见,仿佛她刚才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诡异的变化一样。

虽然知道风倾夜此刻心中一定对此有许多疑问,可是她并不想解释,因为她自己也有许多疑问无法释疑。

两人一前一后默默朝洞外走去,九星斑龙兴奋地跟在月无缺脚边游动。

风倾夜定定看着前面那个虽然瘦弱,却恢复了强势气息的身影,脑海中浮起她刚才虚弱地躺在自己怀是的情景,心里忽然乱了起来。

折腾了大半夜,此时星月已隐,天边显出微微的鱼肚白,天上似有细细碎碎的东西降下来,气温也在骤然间低得下人。

月无缺却浑然不觉,摊开洁白纤细的手掌,接住几朵落物,美眸忽然惊讶地瞪圆:“此时应是三月桃花开之际,这里怎么会突然降雪?”

那细雪落在掌心,很快便融化成一滩雪水,那清清凉凉的感觉让她觉得异常舒服。

“雪域森林本就是个一年四季下雪的地方,否则也不会被称为雪域了。”

风倾夜缓缓靠近,将藏龙剑递了过来。

“谢谢你今天救我,也谢谢你送我这柄藏龙剑。”月无缺接过藏龙剑,玩味地看着他,“你现在是不是有些后悔了?”

“到现在为止,我风倾夜还未做过后悔的事。”风倾夜偏过头去,望着那纷纷扬扬的细雪说道。他知道月无缺的意思。

月无缺勾唇一笑,将藏龙剑收入鞘中,又从怀中掏了某物递给他:“这个送给你,就当是回礼,我不愿欠你人情。还有,请你将刚才的一切保密,不要人发现我的秘密。”

风倾夜俊眉轻挑,将那个东西接过来,定睛一看,又是一惊:“时空戒指?”

“时空戒指可以根据拥有者的力量和潜能升极,可以将世上的任何东西藏在其中,相信风七少一定比我更懂它的珍贵。”

这个戒指是她刚才在山洞中那个破了藏龙剑上封印的锦盒中发现的,虽然她并不了解赤焰的封印为何会破,但心中却是这样推理,因为那锦盒的底部,也绘有一条金龙,金龙的身上有一个奇怪的符文,估计就是封印。

除了一个时空戒指外,里面还有一个漆黑的古玉戒指,原本她并不知道这两样东西是什么,可是东西一上手,意识中立刻反应出这两样东西的属性和用途。

时空戒指看起来虽只有拇指大小,却拥有极其强大的储存空间。

至于那个看起来有些破破烂烂的黑色古玉戒指,意识里只显示属性火,便再无提示了。

“这个戒指,算是封口费吗?”风倾夜压下心中的惊讶,斜斜看她一眼。

时空戒指,的确是这世上不可多得的珍贵东西,恐怕就算有人开天价,也不会有人肯卖。,风家虽然宝物众多,却没有搜集到此物,而且这一枚时空戒指的价值,可抵风家大半的宝物了。

月无缺眸中露出狡黠的笑意,凑近他,低声道:“算定情信物,成不?相信以咱俩的关系,七少爷也不会将我的秘密说出去的。”

若是自己契约神兽和会魔族之术的消息在玄宗传扬出去,自己的妖孽帽子绝对会坐实了,虽然她并不害怕谁,却也不愿无故惹些是非,更不愿为月家带来灾难。

风倾夜心里一窒,少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漆黑潋滟的美眸中是调皮的坏笑,光华流转间竟然有一种莫名的诱惑。

心脏突然狂跳,风倾夜倏地回过神来,掉过头去,面上已经恢复沉静如水:“不用,就当是还刚才救你的人情了。”

月无缺盯着他微微泛红的脖颈忍俊不禁,不过是送他一个时空戒指,有什么好脸红的。

“无缺,你没死!你没死!刚才差点把我担心死了!”一个人影突然从不远处的一人多高的杂草中冲出来,紧紧拉住月无缺的手,激动地叫道。

“出情哥哥!你怎么来了!”经历刚才生死一劫,蓦然看见月出情,月无缺也如故人重逢般激动不已。

“你还说,你被九星斑龙带走,我差点急死了,以后可不能再这么莽撞了。”月出情嗔怪地看着她,眸中是浓浓的情意。

“嗯。”月无缺避开他的眼神,笑着应道。

“无缺,你真是偏心,我冒死赶来救你,你怎么只理月出情那小子,睬也不睬我。”颜月夭定定看着月无缺的笑颜,似笑非笑道。

“没有,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我怎么会不睬你。”月无缺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我们赶紧回去吧,不然长老们还以为我们被魔兽吃掉了呢。”

颜月夭点了点头,却在看见两条冰蛇对某物退避三舍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无缺,那条龙,是不是九星斑龙?”

月无缺点头,俯身将九星斑龙捉起来,递到月出情跟前:“出情哥哥,我曾经想过要送个忠诚的伙伴给你,这条九星斑龙正好合适,虽然现在变成了独眼龙,不过它的力量却是不容小觑的,至少保护你还不成问题。”

孰料月出情竟然一口回绝:“我不要,这是你辛苦捉到的幻兽,我不能要,而且你比我更需要保护!”

“我月无缺要是需要人保护,那我的一世英名可就毁喽。呵呵,出情哥哥,给你你就收着,我只是一番好意,你若是再拒绝,就是不给我面子了。”月无缺不由分说将九星斑龙塞到他怀里。

望着她倔强的眼神,月出情心里一暖,这世上,除了母亲外,就只有她对自己最好了了。

“谢谢你,无缺。”他真诚说道,这一辈子,我一定用命来保护你。

滴血为契后,九星斑龙成了月出情的保护兽,乖乖跳到了他的肩膀上,目光却对月无缺恋恋不舍。

“我们赶紧回去吧,再不回去,恐怕大家以为我们被魔兽吃掉了呢。”颜月夭开玩笑地说道,心里却酸酸的,月无缺与月出情的关系果然不一般,从他们俩的眼神中就看得出来。

他不明白,他怎么会喜欢上一个男人呢!真是要命!此刻看到他们两个人“情意绵绵”的模样,心里酸得像打翻了一坛醋一样,直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将心中的愤懑狠狠发泄一番。哎,他竟然会因为一个男人吃醋,他是不是太变态了?

要是无缺知道自己对她……有感觉,肯定不会再理他这个变态了。这样一想,他心中更加郁结。

“月夭,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没事,赶紧走吧。”不敢看月无缺关切的目光,颜月夭逃也似地朝山下奔去。

月无缺失笑地看着他的背影,与月出情风倾夜二人跟了上去。

在他们的身影消失不久,几个黑色的身影悄然出现在他们先前立足的地方。

“天师,就这样放他们走,是不是太可惜了?那几个人说不定会成为我们奉圣中原的劲敌,而且那条九星斑龙可是幻兽之首!”身着黑衣的青年男子用阴鸷的目光盯着前面的少年天师,眸中是浓浓的不满。

暗青色的披风在细雪纷飞中扬起,鬼斧神工般的俊颜沉静如水,一双深遂的目光深不可测地望着前方,仙谪般的少年冷冷启唇,一字字说道:“我萧璃做事,从来不向人解释!”

赫尔蒙冷笑道:“天师,九星幻兽有多大的威力大家都一清二楚,如果帝尊知道你轻易放走了九星幻兽,而且还是让玄宗的人得逞,就算你是天师,恐怕都逃不过惩罚。”

萧璃蓦然回头看着他,那眼睛冰冷如在寒冷的极地冰封千年的刀刃,叫人心头发麻。

赫尔蒙立即闭嘴,在萧璃转过头之后,朝他投来一瞥怨恨。萧璃的天赋极高,才二十岁便坐上了帝都护国天师这个叫人羡慕的位置,而且他原本性格冷酷嗜血,与赫尔蒙的关系甚好。可是几个月前,萧璃练功走火入魔,从昏迷中醒过来之后,不知何故,整个人突然跟变了个人一样,不但一扫先前的冷酷嗜血,性情大变,而且对他非常冷淡,虽然他心中极度不平衡,却根本就拿他没有办法。虽然他贵为帝都的贵族,可是他的血统和地位却无法与萧璃相比。

“天师,关于罗统领的事,我们回去怎么向上面交待?”沉默了一会儿,一名着蓝色佣兵装的俏丽少女小心翼翼问道。

这次出来竟然损折了好几名斗者,回去了帝尊肯定要发怒。

“有什么事,由我一力承担,你们不用担心。”

萧璃冷冷说道,收回目光,缓缓朝来路走去,尘封的心底已纷乱如麻。

无缺,那个少年也叫无缺吗?刚才竟然鬼使神差阻止手下伤她,是因为她的名字与他深刻心底的人同名吧?薄唇轻轻勾起,扯出一抹哀怨痛绝的苦笑。

经历过生死离别,异世重生,早已心灰意冷,为何一听到这个名字,他的心还是会隐隐作痛?

想起那个被他逼得自杀而亡的高傲少女,他的心里依然如当初亲眼看她倒在血泊中般撕裂疼痛……

深深叹了口气,那个名为无缺的少年的眼神,与她真的好像啊!若是她也活着,是不是还是恨他入骨……

细碎的白雪落在少年暗青色的披风上,使他清俊的身影显得那样孤单,那样落寞,仿佛天地之间,只有他一个人孤独的存在。

蓝衣少女失神地看着他的背影,眉眼间是深深的哀怨,咬了咬唇,她快步跟上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