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45章 晋官的麻烦

第045章 宗主的阴谋

“九星幻兽?那个新兵月无缺竟然制服了一只九星幻兽?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个才十四岁的少年,却比你们这些经验丰富的老将强多了。”龙镇天姿态优雅地坐在桌案前看一本书卷,神情淡然地说道,看也不看立在面前的玄明和雷长老一眼。

“正所谓后来者居上,玄宗英长辈出是件大好事,我们这些老家伙,也到了该让贤的时候了。”

玄明谦虚地笑道,目光定定看着面前优雅雍容的中年男子,这个他看着长大的一宗之主,一扫年少时的轻狂,沉稳内敛,不怒自威,深不可测,做为一宗之主,这原本是该庆幸的事,可是,不知为何,现在每次站在他的面前,他的心里竟然有一丝压迫之感。

不是因为他的宗主之威,而是因为他的身上有一种阴鸷的感觉。

雷长老有些可惜地说道:“也不知道月无缺那小子怎么想的,既然制服了那头九星斑龙,他却并没有自己契约,而是将它转手送给他人契约。”

“哦?她将九星斑龙转送给了别人?”龙镇天这才从书卷中抬眸,眸中染起一丝兴味,“这小子果然有趣,竟然随随便便将那么重要的东西送给别人,看来是个讲义气的小家伙。”

玄明笑道:“的确,我很久没有看到像月无缺这样的品性好的奇材了,与宗主当年有得一拼。”

龙镇天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尖锐,随即微微一笑,放下书卷站起身来,负手于背,转到窗前,盯着窗外灿烂的春色缓缓说道:“既然月无缺如此出众,当个小兵实在是大材小用,本座不如提拔她为小统领吧。”

此话一出,玄、雷二人立刻大吃一惊!要知道玄宗内有才能的人众多,所以竞争也尤为激烈,新兵晋级之快是从未有过的事,就连各大长老和护法的子女在宗内都是一步一个脚印爬上去的!有的人在玄宗呆十年二十年也混不上统领的位置,月无缺来玄宗不过三天就升上统领之位,这定然会在玄宗内掀起轩然大波!

雷长老顿时脸色一沉,赶紧说道:“月无缺才刚刚入宗不过三天,怎么能一步登天?就算她真的是个人才,可是她到底年纪太轻,阅历不足,又没有立下什么令人功劳,又如何能令大家臣服?望宗主收回成命!”

玄明也在一边劝说道:“宗主,任命统领可是件大事,切不可轻下臆断!月无缺年纪轻轻,这统领之位怕是坐不得的。”

龙镇天看着他们,眉梢一挑,问道:“为什么?月无缺如此英才,惊才绝艳,怎么会担不起这个重任?玄明长老,本座看得出来,你很欣赏她,却是为什么不赞成本座提拔她?”

玄明正色道:“她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属下也欣赏她,可是正如雷长老所说,月无缺阅历太浅,不能服众,战场非同儿戏,人命并非草芥,怎能随随便便让她统领军队!”

雷长老赶紧附和道:“就是,就是,还请宗主三思,万万收回成命!”

一抹厉色自眸底划过,龙镇天脸色忽然一变,冷笑道:“怎么,难道本座身为一宗之主,连一个小小的统领都任命不得?”

“属下不敢!”玄明和雷长老顿时身子一震,偷偷互看一眼,不知龙镇天为何会突然发难。

却见龙镇天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紧紧盯在雷长老身上,冷冷说道:“雷长老,本座知道月无缺的父亲月孤城在玄宗的时候,曾与你有过过节,你阻止本座提拔月无缺,可是因为对月孤城依然心怀嫉恨?”

雷长老没料到龙镇天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不由心里一惊,赶紧跪下惊惶道:“宗主多虑了!属下从未这样想过!”

冷汗已经在龙镇天严厉的目光下渐渐爬上脊背!

“哼,不是最好!你们跟了本座这么多年,应该清楚本座最讨厌心胸狭窄的小人!当初念在你曾经救过本座一命的份上,为了保你才将月孤城一人逐出玄宗,否则如今坐在长老之位的就不是你了!”

“是,属下心里一直感谢宗主厚恩!”雷长老伏地恭声说道,心里却是苦味杂陈,复杂难言。

玄明目光复杂地看着龙镇天疾言厉色的脸庞,心情越发沉重起来。

“行了,你起来吧!本座非常看好月无缺那孩子,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龙镇天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不容反驳地一拳定音。

玄明沉默了一会儿,这才面有难色地道:“如今大小统领之位皆无空缺,若要任命月无缺的话,须得从五个小统领中剔下一人,不知宗主想……”

“就将朱安换下吧,封他做月无缺的督军,正好可以辅导月无缺。”龙镇天轻描淡写说道。

玄明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宗主这么做,不是摆明了为难月无缺吗?

玄宗四大长老和八大护法之下是统率三军的大统领,其下又分五个统领,分别统领三个伏魔兵团。朱安正是五个统领中资格最长,功力最为厉害,最受玄宗上下爱戴的统领,此人的脾气也不怎么样,若是知道一个才入宗三天的新兵轻而易举取代了他的位置,还不把他和那些拥戴他的士兵们气爆才怪!

月无缺以后在日子,恐怕很难过了。

可是看龙镇天那副模样,分明是不想再在此事上作纠缠,只得暗暗替月无缺担心。

雷长老和那朱安的关系甚好,一闻此言,更是铁青着脸,施了个礼之后,一言不发大步走了出去。

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门外,龙镇天的眸中浮起一丝阴沉的冷笑。

此时正是傍晚时分,一片斜阳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照射在碧绿的水面之上,折射出一池潋滟碧光。

在这片潋滟碧光之中,一个俊美绝伦的少年正浸泡其中,双掌紧贴静静修炼。这个少年,正是月无缺。

赤焰的巨大真气能源她只吸收了一半,还有一半滞留在她的经脉内,时不时就来折腾一番,令她苦不堪言,正好记起那日在这洗髓池中领悟的一本炼药术,里面便记有炼化真气的方法,便来这洗髓池中静炼。

就在她刚刚进入佳境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水清浅促狭的声音:“名扬玄宗的天才竟然不参加犒赏大宴,偏偏跑到这里静修,无缺弟弟是不是太低调了。”

月无缺睁开眼睛,看到那一袭紫衣的俊秀少年正立在池边笑望着他,不由露出一个笑容,看看炼得差不多,便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收功提气,跃出了洗髓池。

“犒赏宴不是还没完吗?浅哥哥怎么也出来了?”月无缺避开那个问题,笑问道。

“当然是担心你才来的。”水清浅温和地看着她,直言道,“昨日听说你昨日制服那头九星幻兽差点遇险,所以我想问问你有没有受伤。”

“多谢你的关心,我没事,区区一头野兽而已,怎能奈我何。”月无缺笑得云淡风清,眉眼间流露出天生的傲气。

“对了,青滟在萧老那不知怎么样了,我回来还没去看它呢。”

“要不我们一起去看看?”水清浅笑道。

月无缺欣然同意,正好她还有些事情想问问萧乾。

两人抬脚朝外走去,才走几步,忽见颜月夭和月出情行色匆匆走来,一看见她,立刻眉开眼笑道:“无缺无缺,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月无缺有些讶然地看着颜月夭兴奋的样子,月出情的神情却不似他那般高兴,反而有些忧心忡忡。

颜月夭神秘一笑,邪魅的俊脸上泛着异样的光彩,炫目之极:“刚才玄明长老通告全宗上下,说你昨日表现出色,宗主亲自点明任你为小统领,你说这是不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宗主任命无缺弟弟为小统领?”水清浅闻言不由吃了一惊,略一细想,心思缜密的他不禁蹙起了眉头,隐隐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月无缺也是诧异地挑起了眉,她入宗不过三天,昨日也不过制服了一头九星幻兽,宗主为何要这样提拔她?军中向来是以战功论英雄升官阶,她只是一介新兵,什么功劳都没有,这样的提拔也太诡异了吧?再说她与玄宗宗主并不认识,人家徇私提拔她也说不过。

“喂喂,这可是件大好事,你们怎么都一副皱眉的模样?”颜月夭不悦地嚷道。

月出情冷冷看了他一眼,说道:“谁说这是好事?你看看那边!”

颜月夭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群喝得满脸通红的士兵气势汹汹朝这边走过来,望过来的目光中射出愤怒的火花。

看来这玄宗宗主还是怀疑自己,故意给自己制造麻烦了。心思灵巧的月无缺很快猜透龙镇天的心思,性感的唇角微微扬起,冷傲一笑。想借他人之手磨挫自己或是除掉自己吗?哼,她月无缺可不是任人搓扁捏圆的!

“我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呢,原来是这么点小事。这个我早就料想到了,听说朱安在这里颇有威望,无缺抢了他的统领之位,自然会有人替他打抱不平了。军营中,威望都是靠武力和实力堆起来的。他们来找碴,正好让无缺露一手,以无缺的身手,绝对会令他们臣服!”颜月夭望着那群人邪魅笑道,“要不让我先替你教训他们一顿?”

“不用了,他们是来找我麻烦的,就由我自己来解决吧!”月无缺断然拒绝,漆黑的双眸冷冷看着那群逼过来的士兵,厉色一闪而过。

对于这个心胸狭窄的玄宗宗主,她并不害怕,心里反而隐隐有些失望。原本想在玄宗一展拳脚,看来现实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般理想。

“哪个是月无缺?给大爷站出来!”一个腰圆体阔的士兵立在前面,双手叉腰厉声喝道。

几十双眼睛赫然盯在月无缺等人身上,在看清这几个少年的容貌之后,都不由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好一群模样俊俏的小子!很快他们又轻视起来,不过是一群长得比女人还要漂亮的小白脸,说不定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

“我就是月无缺,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月无缺朗声说道,挺身站了出来,一双耀眼黑眸咄咄逼人地望着他们。

“你就是月无缺?哼,不过是个才十几岁的毛头小子,你有什么资格抢我们朱统领的位置!”那士兵先是为她的镇定从容一愣,怕是想不到眼前这名看起来有些文弱的少年竟然有之份胆子,继而黑下脸来,用力踏前一步,恶声恶气质问道。

“就是!咱们朱统领威震三军,德高望重,你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凭什么将他挤走!”

“哼,我看这小子一定是走了后门,否则宗主怎么会对她格外照顾!”

“格老子的!老子最讨厌走后门的混蛋了!有本事就上战场立军功得官爵,不然就滚回家里抱老婆生娃去!省得碍了咱们的眼!”

“朱统领是咱们眼中的伏魔英雄,竟然被这个小子占了位,实在是奇耻大辱!咱们今天一定要为朱统领讨回一个公道!”

月出情听着这些愤怒的指责,高雅的眉立刻沉了下来,厉声道:“你们闭嘴!任命无缺为统领那是宗主下的命令,与无缺没有关系!你们要替朱统领讨公道,尽管找宗主理论去,用不着在这里找人麻烦!”

“大爷我们就找月无缺的麻烦了,你们想怎么招!哼,大伙给我上,揍扁这群不知好歹的小混蛋!”

一声令下,借着酒劲,那群士兵个个红着眼,挥着拳头朝月无缺身上招呼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