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46章 朱统领的挑战

第046章 朱统领的挑战

月无缺冷冷看着这群涨红着脸扑过来的士兵们,一道厉光自眸底划过。

也不见她怎么出手,那些个英勇扑过来的士兵们突然哀号着一个个呈抛物线飞了出去,扑通扑通摔进了洗髓池中!

难以忍受的巨痛在落水的那一刹那传遍全身,那群士兵立即酒醒了一大半,哭爹叫娘地手忙脚乱往池外爬,那副狼狈的落水狗的模样看得颜月夭等人忍俊不禁,抚掌大笑。

“我们走吧。”月无缺看也不看那群落水狗一眼,神情冷漠地转身离开,懒得再与这群废物再作纠缠。

“打了我们兄弟就想走,小兄弟是不是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一个讥诮的声音冷冷传来,前面的路已经被另一群士兵给挡住,一双双精亮的眸子虎视眈眈盯着他们。

为首一人是个年约二十二三的青年,轮廓俊朗,身材修长,衣袖上绣有五星。此人正是朱安新提拔起来的小副将薜子扬。他环臂当胸,略略歪着头冷冷打量着眼前神情清傲的俊美少年,眸中射出犀利的精光,似笑非笑道:“小兄弟的身手果然不错,难怪才入宗三天就大名远扬,全宗上下无人不知你月无缺的大名。只是你要当官便当官,抢了咱们朱统领的位置便不应该了。若是你不当这统领之位,你就是咱们的兄弟,否则别怪咱们不留情面了。”

“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有什么资格坐朱统领的位置!就算你想当统领,也得问问咱们这些兄弟们答应不答应!”

月无缺直视着薜子扬挑衅的目光,冷冷一笑:“我知道你们在替朱统领抱屈,但这统领之位并不是我自己要求的,而是宗主突然颁布的命令!军中无戏言你们有没有听过?再者,”她美目流转,华光溢彩,傲然说道,“你们又怎知我没有资格坐这统领之位?”

虽然她无意这统领之位,却也不愿受人胁迫!

薜子扬一听,立刻眸光一厉,变了脸色!他原本想借此给月无缺一点压力,让他主动去宗主面前将统领之位还给朱安统领,却不料这小子竟然不但不害怕,反而口出妄言,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他冷笑道:“好个不识抬举的臭小子!既然你没有自知之明,就别怪咱们不客气了!”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狂妄的小子,他薜子扬咽不下这口气!

话音未落,整个人突然如利箭般飞了出去!

月无缺冷眸一闪,纵身而起,也不躲避,重重接下他迎面拍来的两掌!

轰地一声,两道身影迅速各退几步,随后又身形一转,电光火石间战在一起!

一时间只见半空身影交错,衣袂翻飞,掌风过处树叶筱筱落下。

这一交手,月无缺心中不由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有些痞里痞气的男子,竟然也是个紫虚高手!玄宗果然是藏龙卧虎。

不过,虽然这薜子扬功力不错,比起自己来还是差了一些,她隐藏了三分实力,刚好与他打成平手。

薜子扬在试出少年的身手之后,心下也是大惊,虽然知道月无缺的英雄事迹,可是看她年纪不大,又是个出身豪门的世家子弟,就算有些身手,也应该没什么临敌经验,所以心里对她有几分轻视之心。可是与她一交上手,他这才发现,自己完全想错了,这少年哪里像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出手之迅速,反应之灵敏,防守之老道,完全就像一个久经战场阅敌无数的老手!

而且月无缺那镇定自若的神情,从容不迫的身手,令他暗暗吃惊,心里竟然对这少年涌出一丝敬佩来。

当下薜子扬再不敢轻敌大意,施展全力,与月无缺较量起来。

底下士兵们瞧得心情激动,酒气上涌,大声替薜子扬加油喝彩,看见月无缺的几个同伙站在一边看热闹,正好拿他们撒撒酒疯,一声令下,一群人立刻将颜月夭等人围了起来,拳脚生风。

颜月夭见状邪魅一笑:“本少爷自出家门来玄宗之后处处受制,着实憋得窝囊,今日正好拿你们练练拳脚!”

月出情早就对这群欺负月无缺的士兵们不满,正好也想出手替月无缺出口闷气,于是手下毫不留情。

水清浅摇头苦笑,被迫无奈地卷入这场战争之中。

只是颜月夭三人都是身后高超的好手,这群士兵怎么是他们的对手,没过多久便有一半被踢进了洗髓池。颜月夭乐得哈哈大笑,一边轻轻松松出手一边故意显摆,直气得那群血气的士兵们火冒三丈,破口大骂!

就在众人打得火热的时候,突闻一人惊呼:“不得了,朱统领来了!”

“糟糕!真的是朱统领!大家赶紧住手!朱统领最见不得大家内讧了!”

薜子扬闻声朝外一张望,吓得脸色大变,赶紧虚晃一招,飞身跃到那个大步走来的满脸怒气的男人身边,讨好笑道:“朱统领,宴席不是还没结束吗?您怎么突然出来了?”

这场打斗因朱安的到来而立即终止,刚才还打得热火朝天的士兵们此刻都安安静静立在原地,不时拿眼偷觑朱安,脸上明显有畏惧之意。

月无缺身子落定,狭眉一挑,一双明亮目光朝来人望去。

只见来人是位年逾五十的老者,虽头发半白,眉眼间依然不减当年的英气,着一身威严的统领制服,脸色阴沉,高挑的剑眉,显出此人高傲的性格。一双虎目精光四射,不怒自威,多年的杀戮生涯更是给他身上增添了一股压迫十足的威严之势。

抢了这样一位老统领的位置,的确是有些不该,可是,作主这件事的并不是她,而是宗主龙镇天,他们怪到她的头上,的确是有些欺人太甚了些。

朱安阴沉着脸,凌厉的目光冷冷扫过自己那些忠心耿耿的部下,只见他们此刻几乎个个鼻青脸肿身上挂彩,那目光变得更为凌厉,倏地就转到月无缺等人身上,厉声道:“是谁叫你们在这里聚众闹事的?你们还有没有军法了!”

他问的是自己的部下,一双凌厉的目光却紧紧盯在月无缺身上,里面不甘的怒气非常明显。他生性高傲,性烈如火,为玄宗戎马战场几十年,把全副心血都投在了保卫玄宗的事业上,没想到到头来竟然平白无故被降了职,抢走自己位置的还是一个仅仅入宗三天的黄毛小子,是个人都会丢不起这张老脸,憋不住这口怨气!

只是,在和月无缺目光对峙片刻后,他的心里莫名的泛起了一丝讶意。那个少年,竟然无惧于他的目光,无论他的目光有多凌厉,她竟然依然镇定如斯,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就那样清澈从容平静地看着他。要在平时,他只要把眼睛一瞪,底下那些士兵立刻就会低下头,不敢再看他。这个小子,果然有几分胆识。

士兵们闻声皆吓得身子一抖,不敢说话,哀求的目光悄悄落在薜子扬身上。

薜子扬眼珠一转,笑着脸对朱安说道:“朱统领,您老可千万别生气,我们这不也是替您抱不平吗?”

朱安冷哼一声,道:“用不着!这统领之位是能者居之,既然宗主觉得月无缺有这本事取代老夫,那老夫自是什么话都不说,心甘情愿退位让贤!到时候若是出了什么大事,可就与老夫无关了!”

薜子扬一听,立刻急了:“老统领,您正当壮年,怎么能说出这番气馁的话来!除了您,谁当统领我们都不听!您放心,这个统领之位,属下们一定替您争回来,绝不能让别人看咱们的笑话!”

朱安袖袍一摆,傲慢地扫了月无缺等人一眼:“不必了,宗主向来是金口玉言,他说出的话,绝对不可能收回!既然统领已另换他人,你们就好好服从她的命令吧!反正老夫战场多年早已觉得身心疲累,正好借此休养生息!”

“朱统领,这怎么行!……”

“我们只听朱统领一人的话!谁想命令我们都不行!”

大家纷纷相劝,朱安却已不听,冷眼一扫,厉声道:“行了,这件事就此作罢,你们谁也不许再为老夫多生是非!”

他话音刚落,忽听一个声音笑道:“啧啧,老头子真是口是心非,明明心中想做这统领想得心疼,却偏偏要装得不稀罕的样子,你就不嫌累吗?”

朱安原本心中就有火,此刻强自压抑着,闻言不由火冒三丈,身形陡转,抬手一掌,朝那声音来源处重重击去!

“哟哟哟,老头子恼羞成怒了!这可不得了!救命呀!本少爷再也不敢胡说了!”颜月夭一声怪叫,身子已腾空而起,险险避过那一掌,并朝他做了个鬼脸。

朱安直气得须发皆张,怒喝一声,又是一掌朝颜月夭重重打去,这一掌比先前一掌更急,更猛!

颜月夭没想到这老头子竟然如此厉害,眼见他那凌厉一掌如疾风卷云般打来,他竟无法闪躲,这才收起玩笑之心,有些慌乱起来!

正咬牙准备全力接下那一掌,眼前忽然人影一闪,月无缺已轻巧将那一掌接了过去!

两个疾风般的身影相互交错,疾对十掌后分开,两人相对而立,望着对方的目光皆一片惊讶。

围观的士兵看得眼花缭乱,根本看不出两人是如何出手的,薜子扬的眼神却沉了下来,那个少年竟然能和朱统领打成平手!那他刚才挑战她的时候,她根本未出全力!因为他的身手根本不能与朱安相比!

一想到自己竟然被那可恶的少年逗耍了一番还不自知,心头不禁暗暗生出些恼意。

“好小子,果然有两下子!”朱安首先开口,望着月无缺的目光不再轻视,反而有些欣赏。他这人虽然脾气不好,性子也过于傲慢,却又直率得很,对于自己瞧得上的人,无论是对手还是敌人,都不吝称赞。

月无缺俊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老统领承让了,与统领比起来,无缺还是稍逊一筹,以后还要向统领多多讨教才是。”

看得出来朱安虽然对她有所不满,却并非那种阴险小人,她不介意稍稍认输,化干戈为玉帛。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强。

“哼,少拍老夫马屁!”哪知朱安突又板起了脸,冷声说道,“虽然老夫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是个人才,但并不代表认可你!想要在统领的位置上坐牢,就看你自己是不是有这份本事了!十天后玄宗与魔族将会有一场大战,到时候咱们战场上见真章!”

月无缺一双明亮的眼睛直视着他的眼睛,信心十足地应道:“好,到时候无缺一定会让大家认可的!”

朱安再次为她的自信所惊讶,深深看了她一眼,沉着脸转身拂袖离去。

薜子扬偷偷瞪了月无缺一眼,赶紧带领士兵们跟了上去。

“死老头,下手真狠,差点要了本少爷的小命!”颜月夭在后面怒声骂道,依然心有余悸。

月出情凉凉说道:“谁叫你没事挑衅人家的,人家好歹也是个威风八面的老统领,怎么会受得了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的戏弄。”

颜月夭狠狠斜了他一眼,冷笑道:“我有本事戏弄人家,你有这胆吗?”

月出情冷冷一掀袖摆:“本公子没你那么无聊!”

月无缺看着他们俩人像斗鸡一样争吵,无奈地摇了摇头,对水清浅笑道:“浅哥哥,我们走吧,让他们吵去,如果吵得不行,最好动手,打个各个头破血流那才叫精彩。”

颜月夭和月出情闻言这才住了嘴,相互狠瞪一眼,快步朝前面两人跟去。

“主人主人,你终于回来了!青滟真是想死你了!”才走进萧乾的院子,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便朝月无缺身上扑来,激动得痛哭流涕。

月无缺额前一排黑线,毫不留情将青滟扔在地上,挑眉问道:“你抽风了吗?”

“没有没有,呜呜,你不知道那老家伙多残忍,总是放我血,我都快失血而亡了!呜呜……”青滟如橡皮糖一样又粘了上来,一双楚楚动人的猫眸泫然欲泣地看着她,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月无缺被它看得一阵恶寒,她是不是见鬼了,才会在这只变成猫的麒麟神兽身上看见弟弟无痕的影子?这直接就是一受气包似的小媳妇嘛!

“小子,既然来了,怎么还不进来?”萧乾的声音从亮着烛火的屋里传了出来。

“行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你还是一只神兽呢,这副样子也不怕人笑话!走吧,看看那老头子有没有把破你身上血咒的药制好。”月无缺鄙夷地看它一眼,转身走进屋子。

青滟赶紧屁颠颠跟了上去,闻言顿时气得火冒三丈:“还制药呢!那庸医死老头把我的神血都浪费了!”

“青滟的药制好没有?”月无缺一进门,劈头就问道。

萧乾正盯着一个小瓷盅皱眉苦思,闻声抬起头来懒懒看了她一眼,答非所问:“听说你昨晚捉了一头九星幻兽,果然是少年英才,身手不凡。”

“没想到你住的地方这么偏僻,得到消息的速度倒挺快。”月无缺望着他笑了笑,又盯着他那一盅血红的东西好奇问道,“那里面装的是什么?”

“那小东西的解药啊。”萧乾有些愁眉苦脸地说道,“可是还缺了一味血,就是不知道缺什么东西的血。”

放了青滟五次血,调制了五次,都失败了,他这万能药师的信心都快被弄没了。

“血?”月无缺盯着那一盅黑红黑红的恶心东西,眼角抽了抽,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那本炼药术的内容立刻自动出现在她脑子里,其中一条血咒之术的解法立刻冒了出来。

“喂,你做什么?这血咒的解药可不是什么血都能配制的!”萧乾惊讶地看见月无缺突然咬破手指挤了一滴血在那药盅中,失声道。

月无缺两眼精亮地看着他:“不妨试一试,总比你在这呆坐着浪费青滟的血要好,它身子那么小,身上的血很快就会放完的。”

“就是就是,我可不想做庸医的试验品!”青滟委屈兮兮地说道,又用漂亮的小脑袋蹭了蹭月无缺的腿,妩媚地看着她,“还是主人对我好,等青滟身上的血咒解了,一定对主人以身相许,以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咳咳,你可千万别,我对野兽没有兴趣!”野兽也会有妩媚的眼神吗?月无缺眼角抽抽,将青滟蹭的那条腿赶紧缩了回来。这小东西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啊!变色了!变色了!我萧乾终于制出血咒的解药了!哈哈哈!”萧乾突然惊喜地叫了起来,月无缺心里一震,赶紧朝那药盅望去,只见那药盅中难看的黑红色竟然在眨眼间全部变成黑漆漆的颜色,光华玉润,宛如黑珍珠般光洁诱人。

“这样就行了吗?”月无缺狐疑地问道,又看了看青滟,那小东西听说解药制成,早已兴奋得两眼冒光,这身猫皮直接让它痛苦死了。

“来,小东西,把这个喝了吧,喝了说好了。”萧乾将那药盅放到地上,对青滟招了招手。

抱歉亲亲们,昨天不舒服所以停了一天,以后争取日更,大家猜猜明天青滟能恢复真身吗?(*^__^*)嘻嘻……月无缺马上要遇到人生的转折点了,大家继续支持哦,给张票票鼓励一下,谢谢了。群么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