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47章 冒牌神医

第47章 冒牌神医

青滟看到那一盅黑乎乎的东西,直觉一阵恶心,可是为了解除血咒恢复真身,还是硬着头皮上前,将那一盅所谓的解药喝尽。

月无缺和萧乾在一旁紧张地看着。

半柱香后。

萧乾的眉头难看地皱起:“怎么没有反应?”

月无缺也俊眉微蹙,紧紧盯着青滟:“你有什么感觉?”

青滟由先前的满怀希望变为极大的失望,满眼愤懑地瞪着萧乾魔牙,直恨不得冲上前去咬断萧乾的脖子:“没感觉!什么感觉都没有!萧乾!你这个大骗子大庸医!”

放了它那么多金贵的神血,竟然还是没指望,这个骗子萧乾真是太可恶了!

萧乾缩了缩脖子,尴尬地轻咳一声:“你别着急,我再研究研究。”

青滟一听,吓得两腿一抖,赶紧藏在月无缺身后欲哭无泪:“庸医!不准再放我的血!”

月无缺皱眉看着青滟四只包扎着的腿,那小模样既惊恐又可怜,不由叹了口气,将青滟抱了起来:“放心吧,我不会再让他放你的血了,既然他没有办法,那就让我想想别的法子吧。”

“还是主人对我好,我再也不要让那个庸医给我看了。”青滟闻言如获大赦,狗腿地在月无缺的怀里蹭了蹭。一股极淡的清香自少年身上传来,好闻之极,给人一种舒心的安全感,青滟几乎都舍不得离开她的怀抱了。

萧乾仿若未闻,转到桌案前去翻看医学药典,嘴里一边喃喃道:“怎么不对呢?怎么会会这样呢?”

“青滟,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先去沐浴,一会儿再带你回去。”

青滟一听,心里一紧,立即双爪抓紧她的衣服,拼命摇头:“不要不要,不要丢下我!我死也不要再和这庸医单独在一起了!”

那模样仿佛萧乾是毒蛇猛兽。

月无缺好笑地拍拍它的头:“没事的,你乖乖在这等着,我很快就出来。”

“不,我不!我就不和他呆在一起!”青滟不依,揪紧她的衣襟不放,用那双黝黑漂亮的猫眸可怜兮兮地看着她,“主人,我要跟你在一起!”

它可不想再被那变态庸医放血!

月无缺无奈叹气:“你是公的。”就算只是只野兽,她也介意,而且这只野兽还是只会说话有人的意识的神兽。

话一出口立觉不妥,赶紧观望,还好萧乾依旧如中了邪般在那喃喃自语,并未注意她说的话,这才放下心来。

青滟似乎并未听懂她话里的意思,只是一个劲往她怀里蹭:“不嘛,主人,我就要跟着你。”

“下去!”

“不!我不!”

“要我把你扔出去吗?”月无缺看着青滟窝在怀里耍赖皮,一脸黑线。

“不要!呜呜,主人,不要对青滟这么残忍,你看看我全身都是伤,要是再一摔,我这只神兽就会死得很丢脸的。”

“快点!下去!”

“我不我不!呜呜,主人要是不要我,那我去死好了,呜呜,希望主人看在我们主仆一场的份上,等青滟死后,把青滟的骨灰带在身边,青滟死也要跟着你。”

一人一兽僵持的结果,是月无缺俯首投降,黑着脸将青滟带进了浴室。

“小东西,你要是敢偷看,别怪我挖了你那对眼珠子。”月无缺一边用从萧乾屋里拿来的一条白布将青滟的眼睛挡住,一边冷声哼道。

青滟赶紧乖乖点头,心里却腹诽道,咱俩都是公的,你怕什么啊,想我以前也幻化过人身,又没什么好看的。

系好布带,又将青滟的脑袋面对着墙,再三威胁后,月无缺这才宽衣解带下了浴池。温暖的泉水包围全身,她舒服地叹喟一声,开始清洗起来。

“主人,我好热!”才洗到一半,忽听青滟叫了一声,那声音充满痛苦。

月无缺抬头一看,这才发现青滟小小的身子不停发抖:“怎么了?”

“我不知道!”青滟痛苦地说道,只觉体内越来越躁热,热得它直想把身上那层皮毛扒下,可是它又不敢乱动,生怕月无缺挖了它的眼睛,只得一个劲抖着身子,期望能凉快些。

“你等等,我马上过来看看。”

会不会是药效发作了?月无缺狭眉一挑,迅速擦干身子准备穿衣。

一股灼热迅速传遍全身,身体仿佛着了火一般难受。

“我,我受不了了……”一句话未完,青滟已经闷哼一声,调转头直直朝浴池这边奔来来,扑通一声跳进了浴池。

水花四溅,溅了月无缺一脸一身。

该死的小畜生!月无缺低咒一声,迅速擦干净脸,正准备教训青滟一顿,却惊讶地看见——

青滟小小的身体浮在水面上,竟然泛起一团金光,将它笼罩其间。但听它惨嚎一,周身那团金光也越来越耀眼,直刺得人眼睛生痛。

月无缺赶紧闭了闭眼,心里又惊又喜,莫非是萧乾的药终于起了反应?

听得周围动静消失,她这才赶紧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让她目瞪口呆——

只见她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十十四五岁的少年,正双眸紧闭躺在她面前的水面上。

脸衬桃花,眉若远黛。冰肌玉骨,天然雕饰。

柔弱无骨的身子里,似乎透出一股妩媚。

这个光华绝美媚态横生的绝色少年,难道就是青滟幻化的人形?

月无缺心中暗自惊叹,却在发现自己刚才忽略的一点后,立刻一头黑线,赶紧掉过头去,鼻子里**欲喷涌而出。

心里暗自骂道,好个不知羞耻的小畜生,你要变身那也罢了,干嘛偏偏变个**的出来!

门外忽然响起了萧乾兴奋的声音:“怎么回事?是不是我的解药起作用了?”

“等着,我马上开门!”月无缺见青滟昏得死沉迅速起身穿衣。开门。侧身将萧乾让了进去。

一盏茶的工夫之后,青滟口申吟一声,幽幽转醒,睁着一双小鹿般又黑又亮又大的眼睛迷朦地打量着四周,那副似醒未醒的模样真个是百媚众生。

“啧啧,没想到上古神兽的幻身竟然是一个比女子还要娇媚的小美男,真是叫我大开眼界。嘿嘿,月无缺,你今天可饱了眼福了,竟然将这个小美男给看光了。”萧乾一边两眼放光地盯着青滟,一边调侃道。

月无缺嘴角一抽:“彼此彼此。”

她忽然觉得眼前的萧乾与第一次见面有什么不一样,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怎会说出这般轻佻不羁的话来?

看到萧乾狼一样的目光,躺在榻上的华美少年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清醒过来,立马像见了吃人的猛兽般缩到床角,冲萧乾大叫:“臭庸医!不要碰我!”

萧乾不悦地道:“好个心胸狭窄的小家伙,药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再瞧瞧你现在的模样,切莫玷污了我萧乾的名声!”

一边说一边随手摸出面铜镜递给他。

月无缺见状更加起疑,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头子,有必要随身带面镜子吗?就算是臭美也过了年纪吧!

青滟狠狠瞪他一眼,方才拿起镜子观看,这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人身,不由欣喜若狂,只差没开心地蹦起来。

“主人主人,我终于跟你一样了!”他(青滟变成人身,所以以后改变人称用“他”)猛地跳起,一把抱住了立在榻边的月无缺的脖子。

看着那双兴高采烈闪闪发亮的眸子,灵动间竟然有几分肖似无痕的模样,月无缺不由有些呆了。

他们这副亲密相抱的模样,看在别人眼里就有些暧昧了。

萧乾瞪着眼睛看着他们,喃喃道:“还好我给小畜生穿了条裤子,不然看到两个男的抱在一起就要喷鼻血了。”

月无缺皱了皱眉,一把推开青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萧老,你的胡子好像歪了点。”

萧乾一听,立刻一把夺回镜子观看:“哪里哪里!”

才看一眼,手腕已经被人有力地捉住!

萧乾立刻抬头,吃惊地看着冷笑的少年:“臭小子,你想干什么?”

月无缺冷笑不答,另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他脸上袭去。

萧乾倏地反应过来,大惊,脸疾向后仰,空着的手迎面打来。

只可惜还是慢了一步,他只觉脸上一轻,月无缺已退到一丈开外,右手上赫然出现了一张易容用的面皮。

看着那张陌生的俊逸非凡的脸庞,青滟惊诧莫名:“这就是庸医的真面目吗?怎么一点儿也不像个六十多岁的老头?”

“呸呸呸,你才是庸医!”“萧乾”没好气瞪他一眼,又望向月无缺,目露惊奇之色,“你是怎么发现我不是真萧乾的?”

他的易容术虽称不上炉火纯青,却也自信不错,连师父都说看不出破绽,眼前这小子又是怎么瞧出来的?

月无缺随手将面皮扔给他,淡淡说道:“形似,神不似,第一次看见的萧老药师端重沉稳,这次所见却是言辞轻佻,与上次判若两人,怎不叫人心生怀疑。说,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在此假扮萧乾?”

“萧乾”听她说的头头是道,心里不由佩服这少年心细如发:“啧啧,果然是个聪明剔透的孩子,这样竟然也被你看出来了,嘿嘿,在下萧然,正是萧乾的侄儿,叔叔有事离开了,所以让我帮忙照顾一下他的药庐。”

该死的老东西,为了骗他替他守药庐,自己好出去逍遥,竟然哄他说他的易容术天下无双!等他回来一定要他好看!

月无缺飞快瞟了青滟一眼,问道:“你的医术怎样?”

萧然皱了皱眉,旋即展颜一笑:“虽然比不上叔叔,但应该差不多吧。”他伸手一指青滟,脸现得意之色,“至少我第一次制的药不但没有害死人,还成功了。”

青滟闻言立刻黑了脸:“你拿我当试验品?”

萧然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是你们求叔叔,叔叔又求我的,你看,你不是没事嘛!”

眼见青滟气得要跳过来掐萧然,月无缺不由叹了口气,伸手拉住他:“算了。”

“这怎么能算!他欺负人!不,是欺负神兽!”青滟依旧暴跳,月无缺还真看不出来他这么个看起来妩媚动人的男子竟然会有这么大的火气。

神色一动:“既然你是神兽,不妨也欺负欺负他去,正好讨回公道。”

青滟闻言立即记起自己的功力,不怀好意扫了萧然苍白的面孔一眼,大喝一声,一拳打了过去。

“救命!月无缺你不能任由他欺负我!”神兽的力量岂是人力所能抵挡的,萧然顾不得反击,吓得抱头迅速跳到墙角,闭目大叫。

可是,青滟很快就呆住了,连月无缺也不禁眼角抽抽,青滟那一拳打出,竟然跟普通一样,根本没有什么神兽的威力!

青滟不服,迅速检查全身,这才发现自身根本没有什么真气,更勿提什么神兽之能了。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青滟脸色惨白,错愕当场。

月无缺狭眉一挑,冷冷看着萧然。

萧然先是一喜,继而碰到月无缺冰冷的目光,心里一惊,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喃喃道:“可能是解药还有缺憾,咳咳,你们先别急,等我再想想。按理说这剂解药只能让他变回真身,而不是幻化的人形,莫非是药量太重了?”

“主人!”青滟哀呼一声,过去紧紧抱住月无缺的胳膊,“主人,你可一定要替青滟主持公道。”

月无缺看着他像个小媳妇受了万分委屈般的眼神,立即浑身恶寒地一抖,“麒麟神兽是这么胆小懦弱的吗?”

萧然权衡一下,谨慎道:“可能是血有问题。”

血有问题?青滟自己身上的血肯定不会有问题,那么,就是她的血有问题了?月无缺暗忖,忽然记起自己与赤焰金龙滴血契约之事。

“你看看我的血,有没有问题。”

凡人与神兽契约之后,身上所流之血中会有神兽的一脉,莫非是赤焰之血太过神重,所以才会导致青滟突破真身,直接幻化成人形,智商和功力也暂时受阻?

很快萧然检查完毕,望着月无缺的目光充满惊奇,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怎么了?”月无缺沉声问道。

萧然还是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她,好久才叹道:“好强悍的人!体内竟然有两种神兽的血,青滟被血咒封了这么久,身体极虚,被那强悍的神血冲击,自然不能适应了。”说罢又羞涩地道,“其实我也不是怎么了解,不如你们再放些血给我研究研究?喂,你们别走,别走啊!血还没放呢!”

月无缺冷着脸一直走到宿舍门口,停下,压低声音喝令道:“放手!”

“不放。”青滟拉紧她的手,妩媚的眼睛楚楚动人地看着她,“魔族的人总是要捉我,跟着主人才安全。”

月无缺看着他**在外的洁白如玉的上身,深吸口气,拳头收紧:“我不会丢下你的,先放手,叫别人看见肯定要误会。”

“我不,我就要跟着你。”妩媚的少年十足的赖皮相。

“你不知道男男授受不亲吗?这样子人家会以为我们断袖的!”月无缺没办法,只得拿出这一招。

哪料这只弱智神兽竟然根本没有这种观念,固执地道:“断袖就断袖,只要我喜欢就行了。反正主人对我这么好,我本来就很喜欢你。”

月无缺抓狂,头一次起了一拳将这白痴美男打昏的冲动,可是看见他那酷似战无痕的眼神,又下不了手。

门外不时有洗完澡的士兵路过,看见这两人在宿舍门口僵持,有认得月无缺的,不由脸现讥笑。

“啧啧,那人不是大名鼎鼎的月无缺吗?怎么和一个不穿衣服的美少年在门外拉拉扯扯亲亲密密?”

“看那个小少年,皮肤那么白那么嫩,生的比女人还要娇媚,简直就是一小受样,月无缺还真是艳福不浅。嘿嘿。”

“哼,没想到那个抢了朱统领位置的臭小子竟然是个断袖,真是丢了我们玄宗的脸!这种人怎么能统领我们!”

“兄台说的对,就算她真的要统领我们,我们也不服的!上了战场,哼,我叫她成孤家寡人,休想要我们听她的令!”

月无缺微微皱眉,一道厉光自眸中划过。都瞧不起她是吗?到了真正的战场上,定叫你们心服口服!

偏偏白痴青滟还在那问:“主人,他们说我是小受,小受是什么?”

月无缺立即黑了脸,恰好颜月夭憋笑的声音传了过来:“连小受就是你,你就是小受,现在你可明白了?”

月出情和颜月夭慢慢踱了过来,看见月无缺与那一妩媚少年亲密的模样,两人皆笑容一僵,心中受伤。

“他是谁?”月出情淡淡问道,目光却冷冷盯在青滟身上。

颜月夭邪魅一笑,盯着青滟的目中也充满敌意:“无缺,你什么时候多了位这么粘人的朋友?长的还这么……可爱。”

其实他原本想说,长得还挺像狐狸精的,又怕月无缺生气,又暗自将那句话咽了下去。

月无缺还未开口,青滟已经没好气地瞪了颜月夭一眼:“颜小夭,我是青滟!”

“青滟?你是青滟?”听到青滟的名字,颜月二人立刻动容。

“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颜月夭上下打量着青滟,震惊地问道。

青滟得意洋洋扫他一眼:“怎么,是不是觉得我的人形比你要漂亮?”

颜月夭又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神兽就你这智商吗?”

“什么意思?”青滟瞪眼。

“吵什么!你们晚上不睡觉,是想讨罚吗!”烈云严厉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众人一回头,只见烈云大步走了过来,目光严厉地望过来。在他身后,跟着莫忧副教和另两个不知的士兵,人手抱着被褥和衣物之类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