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48章

第048章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被烈云严厉的目光一扫,一些围观看热闹的士兵们立刻散开,各自回房。

月出情冷冷扫了烈云死板的酷脸一眼,恋恋不舍地对月无缺道:“如此我们先回宿舍了,有空再找你。”

月无缺含笑点了点头。

颜月夭不悦地扫了青滟一眼,这小畜生的人形干嘛要这么妖媚,跟个狐狸精似的。但转念又想,虽然他的人形是狐狸精,但总归是兽类,无缺应该不会对他有兴趣,这样一想,心里便稍稍宽了宽,与月出情一起离去。

烈云望着月无缺,淡淡说道:“恭喜月统领高升,烈云已将一切事宜交由莫忧去办,有什么事向莫忧询问即可。”

说罢微施一礼,自行离去。

“以后这里就是月统领的卧房,统领的新制服已经送来,这两个人是长老吩咐过来侍候统领的,有什么事情尽可以吩咐他们去做。”莫忧将月无缺领到一处安静的单独宿舍前停下,俊脸温和,笑吟吟说道,态度中多了一丝圆滑的恭敬。

如今月无缺晋升为统领,由他手下的一员新兵一下子变成了他的领导,虽然他心里也有点替朱安抱不平,但素来懂得分寸,而且他对月无缺却并无排斥之感,少年一身无与伦比的自信让他深有好感。军人中是强者的天下,他深信这个少年或许会比朱安做得更好。

立在他身份后的两名士兵立刻上前,恭敬地给月无缺施了一礼。

月无缺点点头,微笑道:“多谢了,虽然我被提拔为统领,但依然将莫教官你当成朋友,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此时的身份,直呼名字就好,统领之称听着别扭。”

看着她真诚的目光,莫忧也是个爽快人,拍拍她的肩膀笑道:“既然无缺兄弟这么说,那莫忧也就不客气了。有你这样惊才绝艳的朋友,莫忧深感荣幸。”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莫忧嘱咐了那两个士兵几句,方才离去。

一个士兵机灵地推开房间,让月无缺进去。

另一个士兵恭敬地将手上所抱衣物放在了擦拭干净的书桌上。

“属下名叫张靖,他叫蓝轩,以后就由我们服侍统领的饮食起居,统领有什么事尽可以吩咐属下去做。若是无事,属下们就退下,不打扰统领休息了。属下们就住在隔壁,统领有事召唤即可。”那个机灵的士兵言行得体,恭声说道。

“你们入军多久了?”月无缺问道,一边悄然打量他们。

叫张靖的士兵年约二十二左右,眉目隽秀,眼珠灵动,虽然着一身军服,身上却散发出一股书卷气息。

那名叫蓝轩的士兵年纪与他不相上下,皮肤微黑,生的浓眉大眼,模样颇为英俊,气息内敛,却一直神色淡漠,沉默不语。

张靖答道:“启禀统领,属下和蓝轩是同乡,入军已经三年了。”

冷眼打量,月无缺一眼看出这两人身手不凡,隐有晋级紫虚之势,比一些五星士兵还高出那么一点,入军三年却还只是个一星炮灰兵,看来这玄宗宗主并不是个知良善任之人。这两人若能为己用,倒不失为一件好事。

月无缺沉吟一会儿,对他们笑道:“行了,你们先下去休息吧,有事我再叫你们。对了,你们帮忙找身衣服给青滟穿,还有,以后你们不必对我这般恭敬,既然同为军人,那便都是兄弟,用不着分什么上下,随和些比较好。”

笼络人心是身为长官的必要手段之一,如今她身处高处势单力薄,正需要找一些忠诚的帮手,以她前世阅人无数的经验,眼前这两个人正是可用之材。

张靖和蓝轩闻言愣了愣,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面前温和微笑的俊美少年,玄宗中等级观念格外严重,三星以上的士兵对三星以下的士兵都是高傲自许,稍有不敬便会招来欺侮,他们俩个身为军中最低等的士兵,没少受人欺负。可是眼前这个年纪的统领竟然如此和善地对他们说话,而且还称他们为兄弟,这样的话,还是头一次听到。

两人的心被她的笑容和话语所触动,相视一眼,略带激动地齐声道:“谢谢统领。”

在军中混了三年,都因为他们身份低下,失去了晋升的机会。如今终于碰上个看得起他们的长官,出头有望,两人心里怎能不激动。

没过多久,张靖便找了身一星士兵的衣服来,青滟穿上衣服后兴奋不已,凑到月无缺跟前臭美地问:“主人,我穿这身衣服是不是比颜小夭美多了?”

月无缺瞅他一眼,青滟穿上这身衣服,妩媚中透着英气,真个是英气勃勃,少年风流。若是走在大街上,不知他底细的小姐大姑娘们肯定会看得移不了眼睛,不禁微微扬唇:“不错,穿衣服的神兽果然比不穿衣服好看多了。”

“真的?嘿嘿,那我明天穿给颜小夭看看,嫉妒死他。”青滟听不出她话里的揶揄,兴高采烈计较着明天去跟颜月夭比美了。

月无缺懒得理他,径自坐在**闭目修炼起来。体内赤焰的能量一定要尽快吸收,否则随时都会给她带来麻烦。

旭日东升,万物初醒。萧萧春风吹在人的脸上,依旧有些冷。

玄宗偌大的训练场上,早已是军队整齐排列,军姿飒爽,号声震天。

而东南面整齐排列的三个团的士兵们,却都静静立在那里,目光落在那空着的操练指挥台上,脸上神色各异。

“你们猜,月无缺今天敢来吗?”

“不知道,那小子胆大的很,说不定真敢来呢。”

“哼,他要真敢来,看我怎么给颜色他看!连朱统领的位置也敢抢,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的对,今天我们就要那乳臭未干的小子下不了台,看他还怎么在我们面前耍威风!”

“让一个比女人还要漂亮的小白脸统领我们,我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月无缺和颜月夭立在队列中,闻言心里皆浮上不悦,冷冷扫了那些议论的士兵一眼。

有个大胡子士兵瞅见月出情的目光,下巴一扬,两眼一瞪,粗声粗气喝道:“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那对眼珠子!”

立在他旁边那个瘦瘦的士兵缓缓扫了月出情和颜月夭一眼,冷笑着挑衅道:“这两个人是月无缺的朋友,我们要不要先教训教训他们出口恶气?”

月出情冷冷看着他们,眉宇间尽是傲气:“就凭你们,还不配与我动手。”

“臭小子,口气大得很,大爷我现在就把你打得跟狗一样趴下!”

“你不妨来试试,看谁把谁打得跟狗一样趴下!”月出情针锋相对,毫不避让。

颜月夭惊讶地挑了挑眉,原本看这高雅清傲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年平日里与世无争,以为是个懦夫,却没料到他竟然也有这般骨气,胆敢挑衅这里的老兵,着实让他大开眼界,心里也对他生出些好感。

周围的士兵闻言立刻群情激愤:“大胡子,揍他!”

“一个毛头新兵竟然敢挑衅我们这些老兵,简直是不想混了!”

“瞧瞧他那弱不禁风的模样,一定不经打。大胡子,动手的时候可要轻着点,他可是新统领的朋友,有可能是她相好的呢,打死了可咱可赔不起!”

人群中立刻一阵哄笑。

“知道了!你们废话真多!”那大胡子士兵啐了他们一口,抡起袖子,冲月无缺喝道,“臭小子,看在新统领的份上,大爷我先让你一招,一招过后,大爷我可就手下不留情了!”

“不必!”月出情冷冷一笑,脚下用力一踏,一股强大凛冽的气势已朝四周压迫而来。

“好小子,看起来弱不禁风,身手倒是不错!”大胡子感觉到自他身上而来的压力,惊叹一声,“不过想用这种三脚猫的工夫吓我大胡子,那你的打算就错了!我大胡子生来就不是吓大的!”

说罢正欲出手,忽听周围有人低叫道:“你们赶紧住手,月无缺和朱统领来了!”

军中最忌讳内讧,月出情和大胡子各自冷瞪一眼,双双住手,抬眸朝前望去。

只见四五个人自那边不紧不慢走来,走在最前面那一袭威武统领制服的俊美少年,正是月无缺,朱安换了身制服,阴沉着脸跟在她身后。走在最后面的,是供月无缺调用的杨靖蓝轩和烈云莫忧。

瞧见他们到来,四下里立刻安静下来。

朱安看见自己带了多年的士兵们,被夺位的愤懑又起,只觉丢脸之极,也不上前台向士兵们介绍新任统领月无缺,黑着一张老脸走到南边队伍前面笔直立着。

烈云眉头微皱,过去对他说道:“朱统领,统领的交接事宜……”

话未说完,被朱安冷冷打断:“老夫已经不是统领,烈教官有事尽可向新任统领禀告!”

月无缺心知朱安心中不服,也不说什么,径直走上了指挥台。

望着那一双双朝月无缺投来挑衅目光的士兵们,莫忧心中有些担忧,不知道这十四五岁的少年是否能压住他们。若是今日不能在阵前立威,恐怕月无缺以后就难以在军中立足了。

不过看到那少年清澈坚定且锋利如刀的目光,自信从容无所畏惧的神情,他不安的心忽然静了下来,心中对这少年已升起了一丝敬佩之意。他原本想替月无缺开个前场,可是现在忽然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他想看看,这个少年究竟有没有能耐,以一己之力让面前这些对朱安忠心耿耿的士兵们臣服?

“月无缺,那是朱统领的位置,不是你站的地方!还不赶紧给朱统领让开!”一个精嘎的声音突然高声叫道,语气毫不客气。

他话一出口,下面立刻有一些人跟着附和。

月出情脸色一沉,说话的正是刚才要与他动手的大胡子。早知道刚才就应该好好教训他一顿,看他还敢不敢对无缺出言不逊。

莫忧一瞧,眉头微微皱起。此人正是朱安麾下的一员大将,名叫赵金山,名号大胡子,在军中也有一定威信,极能挑起是非,若是他带头闹事,今日恐怕有些麻烦。

朱安的神情缓和了些,透出一点得色,但并不开口制止副将的无礼行为,那模样分明是想看热闹。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月无缺身上,眸中暗潮涌动。月无缺却仿若未见,目光直直落到那赵金山身上,神情自若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在军中任何职?”

那赵金山冷哼一声,毫不畏惧地盯着她,道:“在下赵金山,朱统领的副将!”

月无缺勾唇一笑:“如何你才能服我?”

“服你?”赵金山眉峰一挑,上下打量她一眼,嘿嘿冷笑,“我赵金山也三十有五了,要我服你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嘿嘿,真是痴人说梦!”

莫忧厉声道:“赵金山,不得无礼!”

赵金山冷哼一声,理都不理他。对于这个圆滑世故的莫忧,他生性就瞧不起。

月无缺微微一笑,不动声色道:“一个人是否能令人信服,靠的是实力,而不能依靠他的年龄来判断。军有军规,下级必须无条件接受上级的命令,但我现在不想以军规惩处来令你们诚服,你不妨说说,还有没有其他的解决法子?”

赵金山眼珠咕噜一转,脸上露出奸诈的笑容:“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直说了。咱们烈火团中最厉害的是旋风十八铁骑,而旋风十八铁骑最厉害的便是困仙阵,若是你今日能打败十八铁骑,破了那困仙阵,那我赵金山就对你俯首认输,和这班兄弟永远忠心于你,若是你输了,就得将统领之位还给朱统领,不知你意下如何?”

众人闻言都不由大吃一惊,莫忧立即沉下脸对赵金山喝斥道:“赵金山,休要胡搅蛮缠!旋风十八骑岂是能任意调用的!”

旋风十八骑,是由玄宗中最厉害的十八个人组成,想想十八个绝顶高手同时发出的威力有多厉害!而且这十八个绝顶高手会摆一种极为厉害的阵法,就是困仙阵,以玄心幻术和结界操纵,至今未遇敌手,若是十八人配合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就连魔族最厉害的冥休大祭司,恐怕也破不了此阵,是以此旋风十八骑为烈火团乃至玄宗最厉害的武器,轻易不露面。

朱安的声音却不紧不慢地传了过来:“这位月统领不是功力盖世惊才绝艳吗?既然连九星幻兽都能制服令其俯首,想必这区区困仙阵也难不倒她吧,试试也未尝不可,就当是让她熟悉咱们烈火团最厉害的骑兵困术了。”

一向冷静自持的烈云教官闻言也不禁皱眉,扫了月无缺一眼,忍不住道:“旋风十八铁骑的威力朱统领也知道,怎能拿来对付自己人。”

朱安道冷嗤一声:“只是让她见识一下而已,你们何必这般模样!是怕她怕了困仙阵,还是怕困仙阵伤了她?”

莫忧还待说话,月无缺伸手制止他,扫了朱安一眼,转而对赵金山说道:“好,我答应你!”

赵金山得意一笑:“既然如此,那赵金山就得罪了。烈教官,烦请调出旋风十八骑一用!”

烈云默默看了月无缺一眼,自怀中取出一面银色牌子交给莫忧,莫忧不满地瞪了赵金山一眼,拿着令牌离去。

片刻过后,训练场西面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十几匹白色骏马飞奔而来,如旋风般眨眼便到跟前。

正好十八匹白色骏马,马上各坐着一名身着银色铠甲具有压迫气势的冷俊男子,在晨光的照耀下,银色铠甲发出刺目的光芒,。

每个银甲骑士都是冷眉肃目,宛如一座座千年冰山,眸子中发出慑人心魄的光芒,令人不敢直视。

月无缺要挑战玄宗最厉害的武器——旋风十八骑的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训练场,不到一柱香的工夫,训练场已经被清出了一个巨大的较量空地,四周被士兵们围得严严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