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49章

第049章

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自对面那片雪光中传来,月无缺心里一凛,微微眯眼,不动声色打量着对面那十八个骑在马上气势迫人的银甲男子,从头到脚皆是一身雪亮,只对外露出一双深不见底精光隐隐的眸子,心中不由一动。这十八个人果然不简单,个个都是紫虚高手!功力与自己差不多,而且每个人跨下的战马也不是普通的马匹,而是通人性认过主的五星幻兽闪电驹。

闪电驹,故名思义,奔跑速度堪比闪电。骑在闪电驹上,杀敌于电光火石间,旋风之名,自是来之于此。自身的强悍实力加上五星幻兽超常的神能,的确是威不可挡,无往不利。

望着那十八双寒光点点漠无表情的眼睛,月无缺漂亮的唇角微微上扬,眉宇间呈现一片狂傲之色。在雪域森林那晚,她曾惊鸿一瞥这旋风十八骑的惊人风采,身手之神速,配合之默契,剑法之精妙,下手之雷厉,连月无缺这样的高手也觉得震惊无比。今日一见,气势仿佛比那晚更盛。

旋风十八骑,果然名不虚传。

只可惜,他们遇上的是月无缺,拥有神兽之能的月无缺。

这样厉害的对手,她虽未见到过,却并不胆怯,反而更激起了她的斗志,更想与之一较高低。

别说她从未害怕过谁,就凭她现在拥有神兽赤焰的力量,虽不至天下无敌,却也无惧于世上任何人!

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空地中对峙的人身上,目光中或兴奋期待,或玩味十足,或讥讽嘲弄,或崇拜震惊。

旋风十八骑是玄宗最厉害的武器,久经沙场,杀敌无数,从未败过。月无缺更是如今名扬玄宗惊才绝艳的人物,胆敢挑战旋风十八骑,肯定是有过人的勇气和过硬的本领,否则也不敢接下这场挑战。

就不知这一场盛大对决,是横扫千军无人能敌的旋风十八骑赢,还是那个自负狂妄的俊美少年?

几乎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期待最终的结局。不过在他们心中,十八骑的胜算绝对要大些,先不说十八骑手个个都是玄宗中精挑细选的高手,就算他们单个的武功不如月无缺,一齐拥上,再加上神奇的三星幻兽闪电驹和厉害的困仙阵,任月无缺再怎么武功绝顶,也不可能赢过旋风十八骑。

月出情和颜月夭听着四周低声的议论,目光紧紧盯在场中那个风采翩然的身影上,眉头不由紧紧皱起。

“这样的比试太不公平了。”颜月夭喃喃道。

月出情心里虽然很担心,却并不像颜月夭那般。她与无缺相处虽然不长,却也知道,她绝不打没把握的仗。此刻,竟然低声安慰道:“你不用这么担心,我相信无缺既然敢挑战旋风十八骑,肯定是有把握的。”

这两人本来相互看不惯的,可是因为同分在一个宿舍,而且一个宿舍只有他们两个人认识,又因为月无缺的原因,所以两人现在的关系稍有长进,不像以前那般看谁不顺眼了。

颜月夭斜他一眼,目光一闪,忽然俯他耳边,低声问道:“你是不是断袖?”

月出情的思绪还停留在此刻的比斗之上,哪知道他话题突然转换,不由一愣,继而沉下俊脸,冷冷说道:“不是!请颜九少说话留点口德,不要随意侮辱他人的清誉。”

颜月夭似笑非笑:“既然不是,为何你看着月无缺的目光总是像看自己的爱人一样?她可是堂堂正正的男子呢。”

原来他是因为这件事才这样问,那句“她可是堂堂正正的男子”不由令月出情又好气又好笑,她也不打算说破,板着俊脸说道:“我喜欢那样看她,与你有什么关系!”

颜月夭撇嘴看着她:“明明就是断袖,还死鸭子嘴硬。”

“我喜欢。”月出情一句话堵住了他的嘴。

燕月夭摇头叹道:“哎,无缺要是女孩子就好了,我一定八抬大轿将她抬进门,做我颜月夭的妻子。这样一个俊美无双的人儿,生成男子太可惜了,你说是不是?”

月出情心里一紧,早就看出颜月夭对月无缺有心思,原来还是真的。看着颜月夭脸上真切的遗憾和苦恼,他的目光不由复杂起来,沉默地调过头去。

“七少爷,我们要不要阻止这场比试,月少爷与你有婚……呃,虽然还未完婚,怎么说也是你的人,若是这样叫十八骑重伤了可不太好……”

人群之中,立在风倾夜身边一名身材瘦削温文儒雅的中年男子轻声细语说道,话未说完,被风倾夜冷眸一扫,立刻将话头缩了回去,轻咳一声,干笑道:“我这不也是替七少爷着想么。老爷子不知什么原因,偏生对这月无缺喜欢得紧,你们一来,他就下令你十叔我好好安排您和月无缺……咳咳,你别瞪我,这些都是老爷子吩咐下来的,十叔我不敢不从啊。”

“这么说,我和她分在一个宿舍,床位也分在一起,都是老爷子下的命令?”风倾夜俊脸微沉,漆黑的双眸幽如深潭,冷冷看着他。

那中年男子,正是玄宗八大护法中的风运奇,风家老爷子收的义子,二十年前被选入玄宗,如今已是位至护法。

风运奇点了点头,拍拍他的肩膀,笑得跟只狐狸一样:“其实这月无缺真的挺不错的,不但天赋惊人,模样也长得比世间女子还要美上三分,你若是跟她成了婚,身边就多了一个高手,咱们风家也多了一个强大的盟友,何乐而不为呢。若是你实在对男子没兴趣,不妨把她当成女人看待好了。”

风倾夜额头一阵黑线,冷冷瞪他一眼,扭头再不理他,心思专注放在场中那个俊美无匹的身影上。

“月无缺竟敢挑战你精心训练出的旋风十八骑,果然是后生可畏。叶子岚,你猜,是你的旋风十八骑厉害,还是月无缺厉害?”

龙镇天早已得到训练场上的消息,此刻正立在玄宗最高的玲珑塔的顶台上,深深注视着训练场上密密麻麻的人群,眸中浮现出一片淡淡的笑意,眸底却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

立在他身边的一藏青色衣袍的中年男子,目光紧锁一处,脸上是一片高深莫测的平静,闻言讥诮地勾起唇角:“不知道,旋风十八骑的困仙阵是我自己所创,但是我自己都破不了。”

这句话足以表明旋风十八骑的厉害。区区毛头小子,也敢挑战他叶子岚的精骑,真是不自量力。

龙镇天微微一笑:“若是她破了你的困仙阵呢?”

叶子岚冷哼一声:“那就拭目以待!”

龙镇天只是淡淡一勾唇角,两人各怀心思又朝场中望去。

却见那场中央,旋风十八铁骑威风凛凛骑在训练有素配合默契的高头白马上,身上铠甲散发出雪色刺目的寒光,一股无形的森寒压力渐渐扩散开,形成一个坚实的包围圈,杀气陡然泄出!

周遭的士兵皆不禁倒吸口气,情不自禁后退两步。

而骑兵对面身着统领服的俊美少年,却像没有感受到危险一般,依然负手信立在距离十八骑三丈之远的地方,衣裾随风扬起,目朗如星,眸似幽潭,神情从容,镇定自若,俊脸上荡漾着春风般的笑意,眉宇间的狂傲之气不容忽视。

赵金山幸灾乐祸地看着月无缺,语带讥诮地说道:“月统领准备好了吗?准备好就开始吧,玄宗的兄弟们可都想着瞻仰月统领的绝世风采呢。”

月无缺没有说话,眸光一闪,一股慑人的威严气势忽然自她全身汹涌澎湃地张扬开来,迅速压制住了旋风十八骑迫人的气势!

众人只觉身上一轻,方才十八骑给与的压力竟然减轻不少,心中不由暗惊,原本轻视月无缺的人这才地她刮目相看,单凭一人的气场,竟然能压倒十八个绝顶高手的气势,这个少年的玄心内力修为,竟然如海水般深不可测!

月出情和颜月夭看得心中一喜,提起的心这才安了些。

旋风十八骑迅速互看一眼,眸中尽是惊疑之色,好厉害的少年高手!竟然能凭一个人的气势与他们十八个人打成了平手!

心下不由提防起来,为首的一骑右手抬起,轻轻一扬,十八骑立刻眼眸一凛,齐齐拔出雪光长剑,用力一夹马腹,跨下闪电神驹得令,立刻扬起四蹄,围着月无缺奔跑起来。

马蹄扬起,尘烟滚滚,十八骑银甲利剑在阳光下雪光闪闪,剑光烁烁,格外刺眼。闪电驹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只看见一圈锋利银环围着场中的少年不停旋转,迫人的剑锋迎面扑来,掀起少年如墨玉般的乌发,衣裾被疾风带起飞扬,面上已能感觉到冰冷锋锐的杀气。

月无缺依然神情淡定,俊面带笑,却轻轻扯下一片衣角挡住了自己的眼睛。顺手抽出腰间的赤焰宝剑,全身的神经如上了弦的箭般紧紧绷起,蓄势待发。

想靠那身刺眼的银光来分散对手的注意力吗?他们也太小看她了。就算不用眼睛,她也能靠其他感觉器官分彼辨他们的方位和出手方向。对于一个天赋惊人的武学奇材来说,处于危险之中,身上的各个感觉器官都会变得异常敏感,转移色对她是没有任何用的。

“那小子被吓傻了吗?危险当前,竟然蒙住自己的眼睛!”人群中有人不解地喃喃道。

“就是,眼睛都看不见了,还怎么与十八骑对决啊!真是个大傻瓜!我还当他有多厉害呢,看来也不过是打肿点充胖子,有点小聪明罢了。”有人失望地叹息道。

另外一人却不以为意笑道:“不尽然,你们不觉旋风十八骑的铠甲很刺眼吗?若是不把眼睛挡住,十八骑从各个方向攻击过来,恐怕输得会更惨些。”

众人不再言语,紧张地注视着场内的动静。

十八骑看到月无缺的动作,眸中皆闪过赞扬之色,跨下神驹跑得更快,快得连一点人和马的影子都看不见,只感觉到一阵疾驰的旋风在身边刮过,越刮越急。

围观的众人看得眼花缭乱,心中比场中人还要紧张,急急期盼月无缺到底会怎样对付厉害的旋风十八骑。

可那场中少年,依旧面沉如水,屏声敛气立在场中,身子如生了根的大树般一动不动,耳朵却敏捷地接收四周的信息。

四周旋转的疾风突然稍稍一滞,十八股杀气腾腾的剑光突然破空而来,直指她全身十八处要害!

眼看那稳如磐石的少年就要被那十八只利剑刺中,人群中有人吓得惊呼出声,就连月出情颜月夭都看得面色大变,风倾夜那日见识过这少年一身古怪的功力,虽然心中也是一惊,却也只是眉头微皱。

就在众人惊疑纷纷之时,一道紫色光芒突然自那片杀气重重的雪光中轻轻划过,似轻烟,若薄雾,如月华,缥缈空灵,眨眼间转瞬即逝,仿若一道梦幻般的绚丽烟花。

紫色薄光过后,眼前的雪光突然不见,充斥四周的杀气缈然消失,一切归于平静。

只剩那一袭俊美无双的蒙目少年笔直静立场中,握着宝剑的右臂维持平直的姿势,仿若刚才并未出手一般。

十八骑不知何时已经停下,望着手中的断剑发呆,心里的震撼无与伦比。

片刻的寂静之后。训练场上欢声雷动。

“好!好小子!竟然把十八骑的剑都给弄断了!”

“好快的剑!好快的身手!我都没看清楚月无缺怎么出手的!”

“哈哈哈,我刚才就跟你们说过,月无缺肯定有两下子,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强悍如若有所斯!”

“俗话说虎父无犬子,当年月统领是如何威风,以一柄卷云剑横扫三千魔军,他的儿子,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哎,月统领当初的确是很威风,只不过可惜啊,为了一个魔族妖女断了前程,就连月家所有的人的全程都给断了,要不是今年魔族卷土重来,恐怕宗主还是不会录用月家人的。”

“嘘,小声点,宗主勒令以后再不准提这件事的,咱们玄宗中人竟然与魔族有瓜葛,传出去只会叫人笑话。”讨论月家的两人随着众人的欢呼声悄悄噤声。

月出情和颜月夭见到月无缺那神来之剑,先是一愣,继而欣喜若狂。

风倾夜眸光一亮,身旁的风运奇不失时机说道:“七少爷,你看看,无缺少爷多威风,你们俩个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咳,你别瞪我,我话还没说完呢。如果她是个女子,那就更完美了。”

风倾夜眼角抽抽,忽然想起那晚山洞中,月无缺躺在他怀中的情景,那股心悸之感又悄然浮起,沉静的心仿佛被微风拂过,起了微微波澜。

眼神却又微微沉了下来。

莫忧紧张的心一松,扫了难看的赵金山一眼,微笑道:“无缺果然厉害,这恐怕是旋风十八骑第一次遇到敌手了。”

烈云冷酷的脸庞头一次微微展颜:“说的不错。”

朱安闻言,没有说话,依旧不动声色地瞧着,心里却掀起了轩然大波。

赵金山冷哼一声,道:“你们别急,十八骑的最厉害的法宝还没使出来呢。”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希望月无缺不要赢了十八骑。”莫忧笑意盈盈。

听出他话中的讥讽之意,赵金山气急败坏瞪他一眼:“叛徒!”

莫忧知他骂自己帮着月无缺,也不争辩。

但是一旁的朱安忽然笑了一声,慢条斯理说道:“赵金山,月无缺本来就是一个世间少见的绝世天才,这般惊才绝艳的人物,别说是烈云教官和莫副教,就连老夫现在也对他佩服不已。俗话说长江后浪推前浪,这统领之位自是能者居之,以月无缺的本事,当这个小小统领都是大材小用了。”

莫忧原以为朱安心里痛恨月无缺抢了他的统领之位,却不料他竟然说出这番话来,不由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赵金山更是急了起来:“朱统领,我们在为您打抱不平,您怎么反而帮着那小子?”

朱安瞪他一眼:“谁要你们为老夫打抱不平了?混帐!今日之后,谁再敢为难月无缺那小子,别怪我朱安打他一百军杖!”

赵金山吓得缩了缩脑袋,心里气急败坏,真是狗咬品洞宾,不识好人心。

莫忧惊讶地望了朱安一眼,看他模样不像是在开玩笑,不由笑道:“没想到朱统领如此深明大义,重贤惜才,果然不愧为玄宗的伏魔英雄,实在叫人敬佩万分啊。”

朱安冷哼道:“莫忧,你这臭小子,少在老夫跟前拍马屁,老夫最讨厌似你这般世故圆滑的家伙了。”

莫忧轻咳一声,也不生气,装作没听到般扭过头去继续看场中的情况。

倒是烈云见莫忧吃了朱安一窘,不禁微微扬唇。

“叶子岚,你不是说你的旋风十八骑所向无敌吗?怎么如今反被月无缺一剑击破?”叶镇天打趣道,眸中的波澜却愈深。

叶子岚眉头紧皱,不可置信地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那小子的身手怎地如此古怪!”顿了顿,又冷笑一声,“十八骑的困仙阵还未使出呢,宗主现下结论为时过早。”

“好,那本座倒要看看,你这困仙阵,到底能不能困住月无缺。”

叶子岚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子的清雅声音:“宗主今天好兴致,竟然在这里看热闹,看来对月无缺很有兴趣。”

龙镇天听到这个声音,眸光微微一变,不动声色转过身去,道:“本宗主向来关心军中的天才。”

叶子岚也转过身,看着款款走来的俊美少年,那身衣服一望就是个刚入宗的新兵,不禁挑眉喝道:“你是谁?不经通告竟敢擅闯这里,胆子倒不小!”

少年扫了龙镇天一眼,含笑给他们施礼,落落大方,恭谦有礼:“在下夜琉胤,惊扰了宗主和叶长老,在此赔礼了。”

叶子岚脸色一沉,正欲再问,龙镇天摆手道:“叶长老,你先退下吧,他是本座找来的,有事相问。”

叶子岚冷冷扫了夜琉胤一眼,只觉这少年全身上下似透着古怪,可是又看不了古怪在哪里,只得应声退下。

待叶子岚脚步声完全消失后,龙镇天这才沉下脸,问道:“你找本座有什么事?本座不是说过,不要随随便便找本座吗?”

夜琉胤看着他有些怒意的眼睛,微微一笑:“宗主既然已经与魔鬼有了契约,就应该知道,这一辈子都会身不由己。”

龙镇天闻言脸色大变,厉声道:“大胆!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跟本座说话?”

少年诡异一笑,抬手轻轻拂了拂衣摆,悠然道:“我若没有资格,此刻也不会站在这里了。若是宗主看我不顺眼,大可一掌将我找死,不过很可惜,宗主根本就不敢伤我。”

龙镇天冷冷看着他,脸色一变再变,最后终于按捺下胸中怒火,冷声道:“说,你找本座又有什么事?”

短暂的静默之后,十八骑相互递了个眼色后,一拍马背,跨下神驹又围着月无缺疯狂奔跑起来。一圈跑完,十八骑蹄下突然出现一道银色的光圈,光圈中呈现一些奇怪的符号图案,绽放出夺目的光芒。在那道光圈之中,又凭空生出十八道银色光线,以月无缺足下为焦点迅速集中,一直延伸到月无缺的脚下。

却听那十八骑中有人一声厉喝:“困仙阵!”

喝声未毕,地上刹那间光芒四射,将月无缺的身影笼罩其间,眨眼间就不见了她的身影。

月出情和颜月夭看得脸色大变,一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困仙阵,顾名思义,连神仙也要困住,不知道月无缺能否像刚才那般,化险为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