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51章

第051章

少年一消失,孟文清顿觉身上一松,压力解除,看到一殿的人都在用古怪的眼光看自己,一触到他的目光,立刻装作没事人一样扭过头去。

孟文清那张老脸轰地一下,全红了,顾不得龙镇天在此,怒声问道:“那小子是谁?是谁让那个胆大无礼的小子进来的!”

玄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慢悠悠道:“她是宗主新任命的统领月无缺,今日刚破了旋风十八骑的困仙阵,这回是宗主叫来嘉奖她的,怎的,孟护法想要教训她吗?”

孟文清呆住,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兰凤村是距离玄宗多罗山下凤台镇偏远一些的一个村子,离多罗山虽有些距离,但并不很远,魔族竟敢公然在玄宗驻地附近生扰滋事,简直是狂妄自大,完全不把玄宗放在眼里了。

魔族之所以这么猖狂,想来应是自身元气在这二十年的休养生息中恢复得差不多了吧。殿内众人一想至此,心情顿时都沉重不安起来。

玄光心中微微担心,目光投射到大门外,淡淡问道:“兰凤村可还有魔族?”

孟文清身为玄宗堂堂八大护法之一,刚才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的威势所压,丢尽老脸,心中正又羞又怒,听得玄光一问,本不想回答,但长老身份地位怎么说也比他高出一头,而且自己这次失误丢了好些新兵性命,心中有愧,只得忍气答道:“我们回来的时候,魔族挟了人已经撤退了。属下正准备向宗主申请援兵,仔细搜寻那一带,看看有没有魔族卧底潜入。”

玄光听完,立刻向龙镇天说道:“不如让老夫去察视一番,以免总是被魔族钻了空子。”

龙镇天看他一眼,点了点头。

玄光微作一礼,快步走了出去。

玄明知他是担心月无缺,也不点破,令雷护法派了一批精练士兵随行。

安静深幽的统领宿舍,一个俊美神秘的身影悄然落在其中一间宿舍门前。漆黑的眸子中沾染着魅惑的光泽,唇角微微弯起,勾起一个迷人的弧度。

他抬起右手,轻轻敲了敲面前古朴的门。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惊喜地传了出来:“主人,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正好我一个人快闷死了!”

话音未落,青滟对上一双含笑的散发着难以抵挡的魅惑之力的眼睛,这才发觉来人并不是月无缺,不由一愣,随即脸色一变,迅速想要关上门。

“你,你,你休想把我捉去给冥休放血!”青滟的俊脸吓得一阵惨白,又惊又怕,更加用力关门,可是来人右掌轻轻按在门上,那扇门便稳如磐石,怎么推都纹丝不动。

魅瞳少年微微扬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青滟,我说月无缺怎么没将你带在身边,原来你已经幻化成了人形。”他上下打量了青滟一眼,摇头,“只可惜,萧乾的药效太强了些,虽然破了你身上的血咒,却出现了个小小失误,否则你也不可能仍然是这种智商。”

听出他话中的讥讽之意,青滟不乐意了:“你才是弱智,白痴!赶紧走,再不走我不客气了!”

夜琉胤闻言不禁莞尔:“没想到神兽也会骂人,这些都是跟月无缺学的吗?呵呵,就算你是神兽,如今也跟一普通凡人一般,你又能奈我何?”说罢,不待青滟反驳,左手忽然朝着青滟一挥,青滟只觉一阵异香扑鼻而来,知道不妙,却已晚矣,视线已有些模糊起来。只觉扑鼻异香中,那一俊美少年的幽幽美瞳仿佛有一种奇怪的魔力,诱使他打开门,慢慢走了出去。

待他走近,夜琉胤伸手在他头上轻轻一拍,青滟只觉头晕目炫,立刻软软倒了下去。

伸手接住青滟,少年唇边绽放出一朵妖魅的笑容:“月无缺果然聪明,竟然在屋子里布下了玄心结界来保护你。可她到底疏忽了一点,我虽进不了屋子,却能诱你出来,效果还是一样的。”

两旁的房舍树林飞快向身后倒去,月无缺俊脸微沉,眸光显出焦急之色,脚底生风般施展轻功朝兰凤村疾驶而去。赤焰的神能果然非同凡响,自从和赤焰契约之后,身子仿佛轻盈了许多,玄力充沛如斯,轻功更是一冲升天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再加上她此刻为月如霜担心而焦急不已,那速度简直如飞一般,原本要半个时辰才能到达的兰凤村,竟然只花了一柱香的时间便到了。

月无缺立在兰凤村村口,随意扫了一眼那用褚红字体刻在一块大石头上的“兰凤村”三字,便大步走了进去。

朗朗白天,此刻村里的街道上竟然空无一人,寂静萧条。街旁的村舍店落此刻竟然都紧紧闭着,连窗户也关得严严实实,仿佛怕谁闯进去似的。地上凌乱地散着一些水果,估计是有村民刚才在此摆放水果摊子,被魔族突如其来的偷袭给吓跑了。

微风吹来,空气中飘来几缕血腥的气息。

眉头微微一皱,月无缺忽然觉察到前面街道拐角处有一道目光盯了她一眼,忽又缩了回去。略一思忖,她不动声色走了过去,待快接近那拐角时,突然身子一掠,失去了踪影。

过了一会儿,拐角处那人又禁不住悄悄朝外探出头去,却发现那一脸冰冷气息的俊美少年竟然凭空消失了,正吃惊间,一只手忽然自背后将他拎了起来,转过脸去面面相对。

原来是个肮脏的小乞儿。月无缺狐疑地打量着他,只见这小乞儿一脸惊惶地看着她,眉眼间是掩饰不住的害怕。可是,刚才偷窥她的明明是一道略带犀利的目光。

再次打量了这小乞儿一眼,她不动声色问道:“小家伙,你知不知道刚才玄宗和魔族在哪里打起来的?”

瞥见月无缺微微凌厉的目光,小乞儿缩了缩身子,愣愣看了她好一眼,忽然答非所问:“姐姐,你长得真漂亮。”

姐姐?瞥见这小乞儿眸底悄然划过的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之光,眉头一皱,手上一使劲,声音陡地严厉起来:“我不是姐姐!快说,刚才玄宗和魔族在哪里打起来的?”

“凶什么凶,明明就是姐姐嘛。”小乞儿委屈地吸了吸鼻子,随手一指,“喏,就在那边,要不要我带你去?”

“你不怕我?”月无缺眼角微挑,冷冷斜视他。刚才明明表现出一副极其害怕的模样,可是他的神情却是如此淡定从容,这个小乞儿定有古怪。

小乞儿眨了眨眼睛,冲她甜甜一笑:“刚才怕,但是看见漂亮姐姐之后就不怕了。”

月无缺嘴角微抽,小乞儿已大方地拉着她的手朝前走去:“走,我带你去那里。”

很快小乞儿便将月无缺带到一个通往野外的小道上,伸手一指前方:“就是那里。”

月无缺抬眸一望,只见前面不远处果然有一摊摊血迹,人的残肢断臂,在阳光下散发着暗红色的幽光。却不见任何尸体。

正欲奔过去察看仔细,小乞儿突然拉紧她的手:“姐姐,我腿疼,你抱我过去。”

月无缺愣了一下,垂头看见小乞儿卷起的半截细腿上果然有两处深深的刀痕,暗红鲜血缓缓流出两条蜿蜒的血蚯蚓。

对上那双可怜兮兮却明亮的大眼睛,月无缺没有说话,扯下一片衣角将那伤处轻柔地擦拭干净,又取出一瓶膏药轻轻擦在上面。

小乞儿没料到她竟然会有此举动,不由一愣,嘴角微弯,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越发明亮起来,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这瓶续玉膏给你,多擦两次这伤就没事了。”月无缺将药膏递给他,站起身来,“你在这等着,我先过去看看。”

小乞儿接过药膏点了点头,看着月无缺的背影,唇边浮起一丝诡异的笑意。

月无缺小心翼翼走到那血迹旁边,迅速扫视了一下,四周都是打斗的痕迹,血迹到处都是,尚未风干,可见战斗结束不久。

到底如何才能寻找魔族的踪迹呢?

月无缺皱眉思忖一下,忽然想起兰若心经上有一招名为“追魂术”的追踪术法,右手一翻,一道诡异的青光忽然出现在她掌心,迅速自她掌心飞出,隐入土中。很快地上便出现了一条极细的红线,朝西南方向蜿蜒而去。

月无缺心中不由一喜,正欲沿着那条线追过去,四周的血水突然像潮水般涌了出来,眨眼便将她淹没其中!

糟糕!月无缺脸色大变,只觉脚下一空,一股强大的吸力自那洞底袭来,来不及反应,赶紧运行玄心结界护体,整个身子已被那血色潮水拥着沉入了洞中!

在陷入黑暗中前,只瞥见那小乞儿脸上神秘而得意的笑容,心中顿时明白,自己中了那小乞儿的计了。早就觉得那小家伙古怪,却没料到看起来才七八岁的样子,竟然是魔族中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突然豁然开朗,月无缺的眼睛猛地睁开,诧异地发现,眼前竟然是一片青山绿水芳香浮影的美境,而自己正处在一片飞流直下的瀑布之中!

眼看自己即将被那瀑布冲到下面的大石上,月无缺再不迟疑,右掌朝后翻拍一掌,身子借力跃出瀑布,几个起落,矫健地跃到了对面的岸上。

这里,是什么地方?月无缺收了结界,一边朝前走去,一边四处张望,心中正疑惑间,忽闻一个异常柔软异常好听的声音自不远处传了过来:“你是谁?”

月无缺凤眼微微一眯,全身戒备,缓缓转过身来,不由愣住。

只见一树灿烂的白花下,一袭高贵慵懒的白衣男子斜斜靠在树下柔软的青草之中,右手撑着白玉般的脸庞,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一头墨缎般的乌发行云流雪般自胜雪白衣一直拖曳在地,洁白如玉的脸庞根本美到无法用言语来描述,虽然只是慵懒地半躺在那里,却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不容亵渎的感觉。

一双狭长的桃花眼使之多了一份人气,眸中幽光潋滟,眼波温柔若春水,仿佛能将世间万物融化。

高雅,舒适,俊美,出尘,宛若天神不可高攀。

见月无缺没有回答,他定睛看了她一眼,忽然微微笑了起来,若芳华初绽,勾人心魄:“你是月无缺?”

听到自己的名字从他口中念出来,月无缺心里一惊,瞬间回神,冷冷盯着他,沉声问道:“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白衣男子看见她警惕冰冷的眼神,脸上笑容更浓,眼波也更加温柔,慵懒地自草地上坐起,性感的薄唇轻轻吐出两个字:“冥休。”

冥——休?听到这两个字,月无缺猛地一惊,冥休,不是魔族最厉害最神秘的大祭司吗?

眼前这名美若天神的男子,竟然会是冥休?那她现在是在哪里?

字数不够,明天补上。祝亲亲们天天开心,群么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