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52章

第052章

“这里是幻宫。”仿佛看透了她的意思,冥休悠悠说道,一边说一边站起了身,伸手拂了拂雪白的衣袍,动作优雅若流水。

这“幻宫”二字,更是让月无缺眼瞳一缩,警惕顿生,面上却迅速平静下来,直直望着冥休深不可测的眸子,唇角微微勾起,“不知祭司大人请我来有何事?”

看着这少年忽然变得镇定从容的态度,冥休微一挑眉,眸中划过一丝赞赏:“你不怕我吗?”

月无缺淡淡一笑:“我月无缺长这么大还未怕过什么。”眉宇间的傲气显而易见。

冥休深深地看着她,眸中笑意更浓,悠悠说道:“有志气,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不过,就算青希施用障眼法隐瞒你的性别,你也逃不过劫数。依龙镇天的性格,无论你是男是女,他都不会放过你的。”

障眼法本就是魔族幻术,冥休身为魔族幻术最厉害的执权者,能看出这小小的障眼法,月无缺一点也不奇怪。

“这是我的事,与祭司无关。不知祭司找我来有何事?”

冥休似笑非笑:“你不是想救回你姐姐吗?”

月无缺没有说话,看了他好一会儿,缓缓问道:“祭司有何条件?”

冥休看清她眸中的提防与敌意,微微一笑:“我不会伤害你的,过来,陪我喝杯酒。”

只消一眼,他便看出,眼前的少女天赋惊人,且体内有一团阴黑强悍的煞气,被一道咒术镇压着,虽然旁人看不出来,却瞒不过他。不用说,那肯定是青希所为,怕玄宗那帮老家伙发现了对无缺不利。

拥有天生煞气者,是修炼魔法的最佳人选,更何况月天缺还拥有一副奇佳的筋骨,若她能加入魔族修炼魔法,将那团煞气加以引用,定能超越雪婴,成为魔族史上最杰出的天才,或许还能超越自己。

想到这里,他的眸子不由亮得惊人,唇边笑意渐渐扩大。

月无缺没料到冥休会突然转换话题,微微一怔,见他已转身朝不远处一个开满白色莲花的湖边的石桌走去,一袭白衣纤尘不染随风轻扬,配合着绿草,飞泉,青山,满湖盛开的飘香白莲,宛如世上最美好最纯净的风景。

可是,又有谁知这个飘若谪仙的男子,竟是魔族中最厉害也最叫人恐惧的人?

不知月如霜现在怎么样了?他捉月如霜来到底所为何意?冥休到底想做什么?

怀着担忧和疑惑,月无缺己坐在冥休对面,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不用担心,我不会害你的,请你来只是想你陪着我喝杯酒而已。”冥休淡淡笑道,“除了你,这世上我再也找不出一个能与我坐在一起喝酒的人了。”

这一句饱含赞赏的话,并未使月无缺放松警惕,淡淡说道:“多谢祭司赏识,只是无缺担心家姐安危,还望祭司早点将家姐放出来。”

冥休扫她一眼,依然悠然笑道:“真是姐妹放心,我说过她没事,那就一定没事,你用不着这般着急。”

看他的态度,月无缺越发肯定冥休捉月如霜是冲着自己来的。可是她更不明白了,她和冥休并无任何交集,他这么做到底有何意图?

说话间两个面目娇美身材窈窕的妙龄少女端着美酒和水果款款而来,一一摆在石桌上,又取出酒杯替二人斟酒。

靠近冥休的少女放下酒壶,正欲躬身离开,却不小心碰到冥休的衣袖,立时花容失色,急急跪在地上:“祭司饶命,婢子不是故意的!求祭司饶命!”

冥休没有看她,神色如常,轻轻吐出三个字:“砍了吧。”

那名婢女闻言,脸色立即一片惨白,颤巍巍抬起自己的右手,身子止不住发抖,双眸中盈盈有泪,楚楚可怜。

另一名婢女怔了一会儿,见冥休含笑的目光扫过来,身子不由一僵,俏脸浮上惊恐之色,咬了咬牙,抽出了腰间的匕首。

但见刀光一闪,一只洁白如玉的纤细手掌已掉落在地上。那名婢女见了自己的手掌,不由惨叫一声,吓昏过去。

月无缺眸光一沉,只是轻轻碰到了他的衣袖便要人一只手掌,莫非这冥休有洁癖?但他这洁癖也太变态了。

却见冥休右袍轻轻一挥,地上的血迹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干净得就像刚才这里根本就没发生过什么一样。

而旁的湖里则传来扑通一声响,接着是某东西争抢撕咬的声音。

月无缺随意一瞥,脸色立刻一变。饶是她见多识广,胆识过人,却也没见过这样的情景。只见那湖里突然浮上来一群鱼,身子虽不长,却个个长了人头人脸,模样诡异吓人,而且个个长了锋利的牙齿,凶猛无比,那只断掌落水不过片刻工夫,便已连肉带骨被鱼群瓜分了。

若是寻常百姓看到这种人头鱼身的东西,估计会立刻吓晕过去。没想到这冥休生的仙风道骨,一点魔族的凶残样子都没有,竟然会养这种可怕的东西,由此可见此人表里不一,心里黑暗。

剩下那名婢女见状,早已吓得惨无人色,身子瑟瑟发抖,好像随时会倒在地上一般。

冥休却仿佛没看见她的神情一样,袖袍又是随意一拂,湖里的鱼群立刻都沉了下去,湖面又恢复了平静,只余几丝鲜血在湖面飘散。

“带走。”依然是淡淡两个字,却让那婢女脸上顿现生机,如获大赦。

“是。”婢女应了一声,瞅了那血色湖面一眼,浑身机灵灵打了个寒战,挥手点了地上昏过去的婢女的穴道止血,迅速将她抱了出去。

“新来的婢女不懂规矩,希望没扰你的雅兴。这杯酒,就当是我给你陪罪了。”冥休举起酒杯,含笑招呼道。

月无缺虽然震惊于他的残忍,却并不表露出来,举起酒杯,与他一干而尽。

“这是我们魔族的圣灵之果,你慢用。”冥休对她的勇气与胆识暗暗赞赏,指着桌上一盘红艳艳的果实说道,眼波温柔地看着她。

月无缺一眼便认出那盘果实与雪婴拿给她的一模一样,又是一惊:“圣灵之果?”

雪婴曾说这圣灵之果是魔族的圣果,其珍贵不言而喻。能增进功力的东西向来是修炼者梦寐以求的,若是这东西流传到外面去,绝对会价值连城,引人争夺,如今冥休竟然毫不在乎地拿出一大盘来待客,果然是奢侈。

冥休点头,伸手挑了颗最大最艳的递了过去:“雪婴应该告诉过你,这圣灵之果能迅速提高个人的修为,进步神速。以后你若是想要,尽管来找我。”

洁白如玉的修长手指配着这红艳艳的颜色,极为灿烂,似火,似血,衬得那手指更加好看。

一股淡淡的白莲清香飘来,俊若仙谪的男子微笑如风,温柔无比地看着她,眸中竟有几丝宠溺。

若是不认识他的人,恐怕会被他这表面现象所迷惑,但对月无缺来说就没用了。而且他刚才竟然提到了雪婴,这令她心中又是一惊,此刻才明白,外面传说冥休祭司神通广大果然是名不虚传。他不但知道雪婴的魂魄回魔族偷取圣灵果,而且还知道她把圣灵果给了自己,而且这又是件极其隐密的事,难道冥休一直在关注雪婴,抑或是盯着月家?

月无缺没有接那颗圣灵果,站起身来,冷冷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是魔族,我属玄宗,是势不两立的死对方,而且再过几天玄宗和魔族便要开战,你此番将我引来,究竟意欲何为?”

她现在真是越来越疑惑了,这令世上众人畏惧的大祭司冥休到底在搞什么鬼?

“我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仅此而已,怎么,你不相信我吗?”冥休依然维持刚才的姿势,有点好笑地看着她严肃的俊脸,“而且,我还想给你讲个故事。故事听完,我马上会放你和月如霜走。”

给她讲故事?月无缺眼角抽搐,这大祭司是不是太无聊了?冷冷盯了他好一会儿,她才坐下来,接过那颗圣灵之果,一口吞下:“说,什么故事?”

指尖轻轻碰到那如玉般的手指,月无缺心头一凛,却是透骨冰凉,仿佛在千年寒潭中浸过一般。

冥休也不以为杵,微微一笑,悠然问道:“你想不想知道你小时候身上的筋脉是被谁所毁?身上又被谁下了咒术,封印了你一半的天赋异能?在你出生之时,青希便对你施了罩眼法,原本你以男儿身活下去,并不会受此劫难,可是偏偏有人野心极重,看你不顺眼,所以非要弄出些事端来,而且还不惜出卖月家,你又想不想知道他是谁?”

一个时辰之后,冥休派人送走了月无缺和月如霜。想到那少女临走时难看的脸色,唇边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这回,可有好戏看了。

轻轻将手上一杯酒饮尽,他的眼角忽然一挑,手中的酒杯已被人劈手夺去。

“冥休师兄,说,你是不是对这小丫头动心了?”设计将月无缺弄进幻宫的小乞儿此刻已恢复原貌,清亮的眸子直直盯着冥休,笑得极其暧昧。

冥休微微一哂,斜他一眼:“为什么这么说?”

那清秀可人的少年冥息,生就一双勾人心魂的桃花眼,一副风流倜傥之相,笑得极为得意:“因为你从来不碰别的女人,也不让别的女人碰你一下,可是你刚才不但亲手递果子给她吃,还故意碰了她的手指,这难道不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怪事吗?要是你不喜欢的人,定然不会这样做了。”

冥休脸色微变,没有说话,冥息早已习惯了这位师兄的脾性,根本不害怕,顺手扔了颗果子放进嘴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道:“莫非你刚才是在测试自己?”

冥休又看了他一眼,脸上的表情又恢复到如初的如沐春风,淡淡笑道:“你说的不错,因为这几百年来,她是我唯一不排斥的女子。”

想到触碰到她手指时那温暖润滑的感觉,如寒星般璀璨的眼睛,倔强傲气的眼神,百年来沉如死水的心湖终于泛起了一丝涟漪。

或许,她便是自己辗转寻觅百年的人也不一定。百年来孤身一人,置身于权力顶峰,高处不胜寒,不胜寂寞,也不胜空虚,便微微生出些许期待。只是不知道,这份期待,是否能最终实现?

冥息看他神情,便知自己猜中,笑眯眯扔了颗圣灵果进嘴里,挑眉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办?她刚才可是说了,你是魔族,她是玄宗,势不两立的哦。”

冥休笑得风淡云轻,胸有成竹:“这个容易,只要她入了我魔族,做了魔主,我和她就不会势不两立了。”

冥息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啧啧叹道:“没想到你这不近女色的百年冰山竟然也会有替女人着想的一天,当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可是月无缺并不是一般的女子,而且我瞧她刚才的模样,”他眸中含有促狭的笑意,“好像对你防备甚深,而且根本不喜欢你,你又有什么办法劝她进魔族?”

“事在人为,这世上还没有我冥休办不到的事。”冥休轻轻抚着那根手指,漫不经心说道。

“这小妞的确是不错,不但人长得漂亮,心肠也极是不错,而且她刚才不但拉了我的手,还给我的伤口上药呢。”冥息笑嘻嘻拍了拍他的肩膀,恐怕这个世上,也只有他这个师弟敢这么做。

话音刚落,便觉一股冷气迎面扑来,吓得冥息赶紧缩回了手,吐了吐舌:“怎么了?师兄吃醋了吗?啧啧,你们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就……”

冥休神色不变,截口说道:“信不信我把你扔下这食人湖?相信它们肯定会对你这美男子的漂亮脸蛋更加喜欢的。”

冥息扫了那湖一眼,想到千万只凶恶的人头鱼撕咬自己的情景,吓得浑身打了一个冷战,干笑道:“我也不过开开玩笑而已,你怎么这么容易就生气了。嘿嘿,别生气,别生气,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勾引我未来的嫂子的。”

冥休冷哼一声,不再理他。

冥息转了转眼珠子,又笑道:“师兄刚才告诉她那些事,可是想挑起她对玄宗的反心,让玄宗逼她入魔?”

冥休淡淡白他一眼,眸光忽地一冷,对着某个方向淡淡说道:“出来吧,再听下去,你的耳朵不必要了。”

一个十五六岁身着纹有曼珠沙华白衣的美艳少女立即应声自一处月洞门走了出来,一抹惊慌和嫉妒迅速消失在眸底,娇波流转,体态风流,俏脸上尽是明艳迷人的笑容,款款走到冥休跟前,恭敬一礼道:“华沙拜见祭司。”

冥息一见,眸底闪过一道冷光,不知从哪里摸出把白玉折扇,似笑非笑道:“没想到堂堂魔族的魔尊竟然会做偷听这种下作的事,看来师兄对魔族的管教是越来越松懈了。”

冥休听了没出声,只是神情越发冰冷起来。华沙见势不好,赶紧扑通一声跪下:“祭司饶命,华沙真的是有事相报,并不是有意偷听祭司谈话的。”

华沙道:“夜琉胤将青滟捉来了。”

冥休和冥息一听到这个消息,神情一震,相视一眼,冥息立刻吩咐道:“速速将他们带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