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55章 已更

第055章(已更)

对战的这一天终于来临。

广阔辽远的阳门关上,高空远阔,丽阳高照,长风习习,旌旗烈烈。玄宗与魔族数十万兵马整齐排列,相对而峙,盔甲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沉重的压迫和肃杀之气在两队间随风扩散开来。

魔尊华沙今日亲自带阵,身着一袭飘渺红色纱衣,端坐于一只全身红毛却威风凛凛的幻兽身上,冷艳逼人中透着一股煞气,身后十万魔族大军,衬得那少女如高高在上的女王一般,气势迫人。

她的一双妙目缓缓扫过玄宗大军最前面那几个高骑马上之人,目光中露出一种嗜血的兴奋和凶狠。

“玄宗最前面那匹马上的人就是月无缺吗?”华沙冷冷问身边的下属。

“是。”

华沙直直地盯着那高坐在马上风姿卓越的少年,原来正是冥休喜欢的那名女扮男装的少女。想到自己因为她莫名其妙被祭司警告,还因此挨了二十杖,心头就直冒火。再加上魔族法宝被她使计弄走三样,回去了定然少不了一顿严惩,旧帐新仇加在一起,眸中不由燃起嫉恨的火焰,眉头一挑,冷笑道:“原来就是这样一个小毛头给了咱们一个下马威,不但劝降了严香儿,还盗了咱们三样法宝,简直让我堂堂魔族丢尽了脸面!”

这番话明显是说给昨夜失守的某些人听的。

尤明烟等余下三大灵尊闻言,纷纷变了脸色,憋气不已,却也说不出话来。破春秋的一张脸更是沉得比炭还要黑,冷声道:“既然魔尊不将那月无缺放在眼里,那属下等待会儿就要瞧瞧魔尊的威风了!”

华沙冷哼一声,俏眸中却难掩狂妄自负之色,纤纤玉手向上一扬。

“统领,魔军最前面的那名红衣女子便是魔族的现任魔尊,此女最擅长施展魅幻之术惑人心智,世间人再怎么样也会多些杂念,所以若不将此女先除去,要赢这场战争会很难。”

月无缺凝视着那名冷艳少女,点了点头:“擒贼先擒王,此女就交给我来对付了。”

“统领,你的身体有没有事?脸色为何这般苍白?”张靖看着月无缺有些惨白的脸色,担心问道。想到这位新任统领为这场战争彻夜准备,几乎没合过眼,他的心中就浮起一丝感动和关心。

月无缺沉稳地摇了摇头:“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目光望着他和蓝轩两个,忽然一笑,“我昨夜交给你们的曲子你们可记熟了?待会儿那魔尊若是施起幻术,你们可要立即吹曲,若是也被那妖女的幻术所惑,那就有点麻烦了。”

她那微微一笑倾国倾国,张靖和蓝轩顿时看得呆了一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赶紧点了点头,脖子已经有些泛红了,心下不约而同暗道,难道颜月夭一直缠着月统领,总想吃她豆腐,这样一副比世间女子还要美上几分的绝色容貌,再微微一笑,的确是颠倒众生,连男儿也抵挡不住啊!可惜啊可惜,偏生是个男儿身……

月无缺悄悄运行了下内力,只觉真气还有些断滞,眉头微微一皱。风倾夜等人夜袭魔族的那晚,她命张蓝二人守在帐外,自己却在帐中施行魔族的离魂术,赶在风倾夜等人到达之前破了帐营周围的结界,却不料突然遭到一股奇怪的直气偷袭,幸好她机警,结界一破立刻原路返回,否则怕是脱不了身了。

只是那一趟虽然不过一柱香的工夫,却耗费了她不少真气,令她元气大伤,若不是她身体的复原能力强悍,且体内有赤焰之能支持,恐怕今日还恢复不到这个程度。

“月统领,赶紧开战吧,这样磨磨蹭蹭要到什么时候!若是惧了,就由老夫打头阵!”前任统领朱安不客气的声音突然突兀地在旁边响起。

月无缺循声一望,却见朱安全副武装打马跑出头来,与她并驾齐驱,一身威风凛凛的银色铠甲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手中执着一杆银色的长枪,一双虎目精光闪闪地望着她,眸中闪过一丝不耐。

旁边的玄明扫他一眼,笑眯眯说道:“朱老统领,你急什么,怕无缺小子抢了你的头功吗?”

朱安瞪他一眼,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重重冷哼:“放屁!老夫只对杀魔有兴趣,才不稀罕什么狗屁头功!”

“啧啧,不是就不是,你冲我发这么大火做甚,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玄明撇撇嘴。

“玩笑也不行!”

月无缺瞧见朱安的火爆脾气被激起,轻咳一声,出声打圆场:“大战在即,两位还是先消停消停,大战过后再拼个你死我活也不迟。”

两人这才住口,齐齐不悦地瞪她一眼。

月无缺不以为然一笑,就在这时,突然看见魔族最前面的那抹红影忽然高高扬起右手,一阵如鬼哭般凌厉狠绝的尖利号声突然冲天而起,彻达广阔天地之间,连天边的云朵都仿佛被那号声刺激得颤抖起来!

玄明神色一肃,道:“魔族要开始攻击了。”

果然,号声未歇,前方已经硝烟滚滚,万马奔腾,喊声震天,直朝这边冲了过来!

玄宗士兵久未打仗,见此情景也不由地精神一振,热血沸腾,蓄势待发!

“月小子,下令迎战吧!”朱安勒住**开始躁动的战马高声道,久经风霜的脸上一派兴奋。

月无缺的目光紧紧盯在那个自战火上方翩然而来的如血红影,眉目一凌,点了点头。

朱安得令,立刻调转马头,手中长枪一扬,大声道:“弟兄们,冲啊!杀光那群人模鬼样的妖孽!”

喊声未毕,已连人带马如离弦的箭般率先冲了出去!

那一声吼,立即激得士兵们豪气大增,皆爆发出震天一吼,握着武器奔腾而去!

阳门关立即陷入一片漫天的杀气之中!

人吼马嘶,兵戍交接,刀光剑影,残肢乱飞,血花四溅,交织成一副斑斓壮阔却又凄艳残酷振奋嗜血的画面!

半空中传来华沙银铃般的挑血笑声:“月无缺,有没有种上来与本尊会上一会?”

虽然此时战场上纷吵一片,她的声音却很清晰地传入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立即有人回头看那马上风姿夺目的少年统领。

玄明等人已加入战场对付魔族几个厉害的灵尊教主,无暇顾及这边,月无缺身体有恙他也瞧出来了,心中不由有些担心。

张靖一拉月无缺,道:“先让属下替统领探一探那华沙的虚实吧。”

“不用,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月无缺一把推开他,纵身一跃,一眨眼的工夫,那抹俊杰美飘逸的身影已远离张靖的视线,朝半空中的红纱女子迎了上去!

华沙眸中露出冷冷的笑意,不待月无缺身形稳定,眸光一厉,迅疾出手!

但见一道强烈的红光迎胸打来,正是魔族的魔幻光波,带着汹涌而来的漫天杀气!

月无缺冷笑一声,也不躲闪,扬手便是一记紫色玄光!

一紫一红两道光芒在空中一撞,顿时轰地一声,仿佛日月相撞一般,闷轰一声,连周遭的空气被这两道积聚浑厚内劲的光球震得颤了几下,引起底下一阵观望。

玄明击退对手,抬眸朝上空望去,脸上一阵不可置信,那小子竟然能和一代魔尊拼了个半斤八两,可见短短几日功力竟又精进不少!

华沙咦了一声,看着月无缺的目光充满惊奇,似乎没料到这不过十五岁的少年内功真气竟然修炼得如此深厚,可是心中兀自有些不服,纤纤素手双双一扬,又是两道红光挟带着凌厉无比的疾风破空而去,只是这回却不是什么光球,而两道火球,焚天之火!

看来这华沙是想一举置她于死地了,果然是心如蛇蝎!

眉头轻轻一挑,眉宇间尽是冷傲之气,月无缺没有看那两道焚天火球,而是冷冷盯着对面嚣张少女脸上的得意笑容,漂亮的凤眸微微眯起,其间闪过一道冷冽之光。

玄明一边应付尤明烟,一边不时观望半空中两位带军统帅的决斗,忽见华沙使出两招焚天之火,而月无缺却依旧沉静不动,凝视着那那团呼啸而去的火球,心下不由大惊,正欲张口喝令月无缺躲开,孰料半空的情形突然峰回路转,惊得他一时发怔,差点挨了尤明烟一掌。

就在那两道焚天光球距离月无缺身前半寸时,一道漂亮的紫色寒光猛地一闪,堪堪划过半空,在月无缺身前筑起一道紫色光墙。

华沙原本带着得意笑容的俏脸立即白了,因为她使出的那两团焚天之火仿佛被什么重重撞了一下一般,竟然出人意料地直直飞了回来,那来势简直比刚才还要快上一倍!

眼见那两团焚天之火瞬间便要将自己吞噬,她心下大急,赶紧脚下一沉,迅速向下降落一丈,这才险险避过那两团火球,饶是如此,已吓出一身冷汗。

闻得身后接连两声惨叫,却原来是两名驾驭幻兽在半空打斗的士兵不幸被那焚天之火击中,片刻工夫便被焚烧成了灰烬,寸骨不留。

玄明这才松了口气,再不担心月无缺,专心与那尤明烟应战。

底下士兵见状,心中一阵胆寒,好厉害的焚天之火!

华沙惊魂甫定地瞧着月无缺手中短剑,又是一惊:“赤焰剑?上古神器赤焰剑怎么会在你的手中?”

赤焰剑名列十大神器之首,削金断玉吹毛断发,而且水火不浸,就连焚天之火也奈它无何。只是据说那赤焰剑消失已久,如今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月无缺的手中?难怪焚天之火会反噬回来,却原来是因为这柄上古神器的作用!

月无缺冷笑不答,像抚摸自己的心爱之物一样,左手食指指腹慢慢抚过赤焰剑寒意逼人的剑身,漫不经心说道:“原来魔尊也认得这赤焰剑,就不知可抵得过这赤焰剑的锋芒?”

华沙被她这一激,胸中怒气倍增,明眸流转,嚣张一笑:“你有赤焰剑又怎样,本尊照样能轻易取你的脑袋!”

月无缺见她满脸阴冷狡诈的笑意,双手举至胸前,嘴里喃喃念着什么,心知不妙,厉喝一声,手中赤焰剑立即挟带着击破万军的雷霆之势席卷华沙而去!

那抹红影冷笑地看着她,一动也不动,就在两人相距只一丈的时候,那华沙却突然变成了另一个人,那个她为之爱过伤过痛过恨过最后深埋心底的人,身上依旧穿着那件大红的喜袍,丰神俊朗,姿容倾世,此刻正深眼伤痛地看着她。

月无缺的心立即颤抖起来,手中的剑几乎都要握不住。何玉绦!他竟然凭空出现在她的眼前!

就在她一恍神间,手中长剑已近他的胸前。被他眼中的伤痛惊醒,她赶紧收回剑势,却已是来不及,赤焰剑剑锋一偏,深深刺入了他的右肋。

何玉绦闷哼一声,握着剑身慢慢倒了下去,眼中的哀痛更浓,几近绝望:“无缺,无缺,你就这么恨我吗?”

月无缺被那他那一声熟悉而温柔,深情而绝望的呼喊叫得身躯一震,千般复杂情绪瞬间涌上心头,最后只化做沉默的凝视,凝视着何玉绦缓缓在面前倒下,那一双她迷恋在心的眼睛此刻黯淡无光,其中聚满无尽的忏悔心痛和万念俱灰,还有永世的温柔与深情。

月无缺一向坚挺的身躯在此刻忍不住颤抖起来,说不清是因为痛苦,还是怨恨。他不是背叛了她吗?不是同皇帝私下勾结要她死吗?为何现在还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虽已下定决定忘却以往种种,可是,当那个人又出现在她眼前,还用那种心碎的眼神望着她,尘封已久的心还是微微撕痛起来。

身后有疾风袭来,接着是某个锋利冰冷的东西没入后背的声音。

月无缺被后背的疼痛倏然惊醒,华沙得意的狞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哈哈哈,月无缺,我还以为你是铜墙铁臂呢,没想到也有心魔啊!”

中计了!这是华沙的魅幻之境!

月无缺立刻回神,迅速点穴止血,全神戒备,心下一阵懊恼,竟然中了华沙的幻术,还被她刺伤,当真是丢脸!

再看眼前的何玉绦,却仍是那样痴痴地望着她,眼神令人心碎。

幻影,这是幻影……月无缺咬了咬牙,偏过头去,不再看那张令她心痛的俊颜,那双会令她心软的眼神,用力拔出了赤焰剑!

顿时血光一片!

咳咳,这一章算过渡,某意继续努力码字。么么诸位亲亲,天天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