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56章 已更

第056章(已更)

几点血星溅到脸上,月无缺心神一震,伸手一摸,真的是血,艳红的血!再看何玉绦,整个身子已经倒在了地上,脸色惨白,捂住伤口的手已经被鲜血浸湿。幻境,幻境会有这么真实吗?

看着他吐出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俊脸上一片绝望之色,月无缺的心忍不住颤抖,他还没有说为何要背叛她,怎么能就这样在她眼前死掉!

她赶紧过去,预备将何玉绦抱起,却不料脚下突然裂开好大一条口子,来不及呼叫,两个人直直朝脚下裂洞掉了下去,重重摔在地上。她不禁又惊又怒,迅速从地上爬起,何玉绦的影子却已经莫名消失了,出现在她眼前的,竟然是一座富丽威严的殿堂,那殿堂上坐的,竟然是那令她恨不得食其肉扒其骨抽其筋的西陵皇帝战文雄!

更叫她吃惊的是,被两个士兵押着跪在殿中的,正是她的弟弟战无痕!

却听那战文雄厉声道:“战无缺暗创邪教,狼子野心,路人皆知!如今战无缺已伏诛,战无缺之弟战无痕却心怀不服,私下暗聚战无缺之旧部,意图谋反,简直是罪恶滔天!现赐鸩酒一杯,以绝后患!”

一声令下,立刻有人端了一杯鸩酒递到战无痕面前。战无痕不服,破口痛骂昏君,战文雄龙颜大怒,指令士兵按住战无痕灌酒。

战文雄立在殿首面目狰狞地笑,两旁的文武百官个个垂首而立,大气都不敢出。

月无缺一见立刻急怒攻心,挥剑便朝那两名灌酒的士兵身上砍去:“住手!谁敢伤无痕!”

可是,明明两人距离不过一丈,那剑却怎么都砍不过去,空中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将她与这一幕隔离了起来,无论她砍多少剑,都像砍在牢不可摧的石壁上被反弹回来,手下越用力,反弹回来的力量便越大,没过多久,她已被那反弹之力震成了内伤。

眼睁睁看着战无痕满面痛苦地被强灌下毒酒,虚弱无力地倒在地上,月无缺更是如发了疯一般朝那边砍去,浑然不觉握剑的手虎口被震得鲜血淋漓,体内真气越来越损。

“无缺,无缺,你怎么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月无缺只稍稍反应了一下,眼见那狗皇帝命人将战无痕的尸体如拖死狗般拖出去,心下更急,手下更加用力。

“无缺!你疯了!”耳边的声音蓦然扩大,带着焦急和担忧,有人用力拉住了她的手臂。

“放开我!我要杀了那狗皇帝!”月无缺血红着眼,目眦尽裂地喊,手中宝剑毫不犹豫砍下!

男子负痛闷哼一声,身子踉跄了一下,抓紧她手臂的手却依旧不松,急声道:“无缺,无缺,你醒醒,我是月出情啊!”

听到“月出情”三个字,月无缺脑袋一阵轰鸣,立刻清醒过来,眼前的画景突又幻变成一片冰封之地,万里雪飘之中,仿佛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月无缺不禁有些迷惘了。

“无缺,你说话啊!”见月无缺呆呆愣愣地立在那里,月出情不由更加焦急,抓紧她拼力摇了摇。

月无缺盯着眼前那张急切担忧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见他左臂竟然被齐齐砍下,血流如注,心里猛地一惊,迅速挥指点了他的穴道止血,急声道:“你的左臂!这是怎么回事?”

月出情向来高雅清傲的俊颜此刻因难耐的疼痛惨白一片,闻言微微一愣,继而勉强笑道:“我,没事……”

一边说一边松开她的手,想扯下半片衣角包扎住断臂,却不料脚下一阵虚浮,支持不住坐在了地上,左臂处传来的钻心疼痛早已蔓遍全身,几乎全身的神经末稍都疼得发抖,脑袋也开始有些晕眩。为免月无缺担心,他极力克制自己,佯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后背却早已冷汗泠泠。

月无缺赶紧扶住他,眼光瞟见自己手上染血的赤焰剑,还有地上那半截月出情的断臂,她不由脸色大变,连声音也颤抖起来,震惊道:“是我砍的?是不是?”

月出情拉住她的手,惨白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笑意:“不是你,是我在战场上不小心被人伤的,你别放在心上。”

可是他那躲闪的眼神,却让月无缺的心一阵冰凉。是她,果真是她砍断了月出情的手臂!

“行了,你不要瞎想,先帮我把伤处包扎下,再想办法怎么出去吧!我们现在已被华沙关进乾坤鼎中,甚是危险,得赶紧想办法出去。”月出情的声音渐渐虚弱,却依然带着安抚她的力量。

月无缺没有作声,沉默地扯下自己的大半衣角,仔细替他把伤口包扎好,心头又怒,又气,又恨。怒华沙卑鄙无耻,气自己身负赤焰之能,枉她骄傲自负,却还是中了华沙的幻术!她更恨的是,自己竟然伤了月出情,断了他一臂!

“对不起。”伤口包扎好,月无缺低低地说道,又掏出颗补气药丸喂他服下,胸中怒火蔓延,华沙,我一定要你为这只手臂付出代价!

见她如此愧疚的模样,月出情拍拍她的手,扶着她站立起来,温柔笑道:“无缺,你用不着如此愧疚,刚才你也是因为中了华沙的幻术才会这样,我不怪你。再说只是区区一条手臂而已,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

月无缺没有说话,眸光中闪过一道狠厉之色,看得月出情心中一惊。少女的目光却倏地恢复了平静,好像刚才那道厉色只是他眼花。

“出情哥哥,你知不知道,这乾坤鼎该怎么出去?”

月无缺举目扫视四周,这才发现两人正处于一片断崖之上,周遭皆是山窟绝壁,只有一条小道沿着绝壁在漫天飞雪中向远方延伸。眉头一皱,她不禁有些犯愁,如果她们在一座鼎中,那么所看见的肯定都是幻景,但这幻景却又危险之极,稍有不慎便会丢掉性命,现在下最关键的是,这乾坤鼎的破点到底在何处?

月出情脸色在这满天飞雪中显得更加惨白,缓缓说道:“魔族共有四宝,乾坤鼎便是其中之一,其他三宝分别是撞魂铃,乾坤印和翻天扇,这四样法宝又相互克制,其中翻天扇便克制乾坤鼎。”说罢,又叹口气道,“如果此刻有翻天扇在手就好了。”

“还有没有其他方法破这乾坤鼎?”月无缺沉吟问道,眉头皱得更紧,据调查,翻天扇在严香儿手中,可是她醒来之后硬是不肯将之交出来,若是没有翻天扇,她和月出情岂不是要被困死在这鼎中?

看着眼前的高雅少年由于失血,一张俊脸已经惨无颜色,左臂包扎出有鲜血渗出,又在这冰天雪地凝结成红色血珠,那模样似乎快支撑不住,她又是难受又是心痛,找到出路的念头更加迫切。可是眼前一片白雪茫茫,危崖覆覆,冷风烈烈,出路到底又在何方?

在月无缺和月出情被困在乾坤鼎中的时候,外面战场上的情景也不容乐观。原本玄宗将士们正和魔族士兵们激烈对战,却不料半空中忽然传来一声尖利的哨声,正惊疑间,大战正酣的魔族士兵们竟然像听到什么指令一般,毫不恋战向后退去,且打且退,片刻工夫便如潮水般退了一大半。

玄明怕有诈,赶紧命令士兵停止追击。

张靖瞧这阵势,心知不妙,想起月无缺的交待,赶紧高声道:“妖女要施幻术了,大家赶紧封闭五识,千万不要被妖女诡计得逞!”一边说一边迅速封了自己的五识。

其他几个内功修为高深的也赶紧封闭住了五识,以免受幻术干扰。

话还未说完,玄宗士兵们却像突然中邪一样乱了起来,有的捶胸顿足大哭大叫,有的拿刀自己抹自己脖子,有的痛哭流涕追着自己幻影中的人兀自忏悔,更有甚者竟然拿起手中武器在人群中疯狂乱杀乱砍起来,情形大大不妙。

那退去的魔军此时忽又扑了回来,个个英勇无比,此刻玄宗士兵们溃不成军,杀起来简直如切西瓜一般容易。

玄明等人看得焦躁不已,若是再不阻止,恐怕自家军队要不战而亡了。再看看刚才半空,早已失去了月无缺和华沙的身影。

“月无缺有没有留下什么话?”玄明对张靖问道,话一出口,才发现张靖和蓝轩两个竟然也失去了身影。

朱安四处搜寻不到月无缺的身影,不由气得骂道:“好个贪生怕死的混小子,身为一军统帅,大军当前,竟然跑得无影无踪!你们不是说她已经策划好一切了吗?怎么现在还是会变成这般样子!”

玄光冷冷扫他一眼,道:“朱统领,话不可乱说,月无缺刚才与那魔族妖女大战,你又不是没见到!”

朱安冷哼一声,正欲再开口反驳,突闻一阵清爽入耳的笛声忽然自周围响起,那笛声虽然平淡无奇,却仿佛带着一股奇异的力量,令人浮躁的心慢慢安静下来。

众士兵正被幻境困扰,在听到那笛声之后,眼前的幻境突然如果从中破开,神智为之一清,这才发现自己原来仍然处在战场上,魔族士兵们个个面目狰狞放肆杀戮自己的兄弟。士兵们不由怒吼一声,握紧兵器又开始浴血奋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