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57章

第057章

那笛声缥缥渺渺,空灵无比,仿佛一根刺一般,一个接一个戳破士兵眼前的幻影。随着笛声越来越高扬,士兵们无穷的斗志也被激起,暴吼一声,越战越勇。

虽然刚才短暂的纷乱死伤了不少士兵,但此刻在这笛声的引导激发下,玄宗将士们竟然很快扭转了危险的形势,反而是那魔族士兵被将士们不顾一切的勇气和誓死一拼的凶悍表情所威慑,有的竟然心生退却之意。

破春秋眉头紧皱,面上惊疑变幻,喃喃道:“这笛声有古怪,好像是……”

尤明烟心中一动,插嘴道:“莫非是追魂笛?”

这世上只有追魂笛才能破解魅幻之术。

破春秋点了点头,看着魔军们节节败退情形不利,再不犹豫,道:“华沙用那乾坤鼎围困月无缺去了,顾不得这边,现在我们必须迅速找到那吹笛之人,只有杀了他,才能扭转乾坤。明烟,灵空子,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了。”

尤明烟和另一位灵尊灵空子点点头,循着那笛声而去,转瞬便消失在血腥厮杀的战场中。

这边,玄明等人也认出了那追魂笛声,众人提起的心这才稍稍安定下来。

玄明望着战场由衷地笑道:“我就说月无缺那小子怎么总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原来她早已将一切预计在内,布局如此缜密,连我这兵场老将都要甘拜下风。只是那追魂笛消失已久,不知她又是从何处找来的?”

说到这里,他眉头一挑,对旁边的朱安笑道:“朱统领,你现在可知月无缺并不是耍小聪明了?哎,老兄弟啊,以后可不要随便冤枉人,虽说你这统领之位被夺得冤了点,可事实证明,月无缺虽然年轻,但的确是个领兵带阵的好人才,不比你差上多少。”

朱安阴沉着脸瞪他一眼,翻身上马便向战场冲去,理也不理他,心中对月无缺仅存的最后一丝芥蒂却已在暗暗服气中烟消云散。

玄明也不叫住他,环顾四周,月无缺的身影依然未出现,想到华沙狡猾狠辣的手段和一手出神入化的奇妙幻术,不禁有些担忧:“不知道月无缺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虽说她武功卓越,可华沙那丫头也不是好对付的。”顿了顿,眉头不禁纠结起来,又道,“我更担心华沙那妖女用乾坤鼎对付月无缺,严香儿死也不肯交出翻天扇,若是月无缺被华沙用乾坤鼎困住,月无缺就在劫难逃了。”

玄光立在一旁,闻言不答,一双眼睛只是紧紧盯着破春秋等人,眼见尤明烟和灵空子两人隐入战场中,似乎在找寻什么人,他仔细一想,便知他们的意思,赶紧一拉玄明道:“快走,我们得赶紧拦住魔族那两个老家伙,否则被他们找到吹笛之人就不妙了。”

话音未落,两人身形一闪,迅速朝尤明烟和灵空子的方向跃去。

颜月夭战了半天,忽然发现身边的月出情不知何时不见了,半空中的月无缺也失去了踪影,心中不由有些焦急,一边击毙攻上来的魔军,一边四处寻找。听到这笛声,

“灵空子,你可找到一点线索?”尤明烟在战场人群中搜索了一阵,却一无所获,有些失望地问道。

灵空子没有回答,一双耳朵却如狗一般灵敏竖起,仔细追循那笛声的来源处。他的听觉向来超出常来,灵空子之名也由之而来。模糊一听,那笛声仿佛自四面八方传来,但若是细心些,就会发现,那笛声形散而神不散,在空中分布并不均匀,可见那吹笛之人自身修为并不强大。因为吹那追魂笛极耗真气,功力低的根本支持不了多久。

突然听到笛声中出现一丝破绽,灵空子再不犹豫,瞅准方向,手中一记指风追去,果不其然,那方笛声突兀断掉。笛声一断,先前幻境又凭空出现,玄宗士兵复又陷入幻惑癫狂之中。魔军们因为早已服过克制幻术的约物,所以丝毫不受影响,见此情景,趁机反扑。

玄明心中一惊,心中大叫不妙,苦于寻不到那吹笛之人,否则可以取而代之。却不过只断了一会儿,笛声复又响起,在空中强势激荡,破空而来的气势瞬间增强不少。

曲子旋律一变,竟然是一首《破东风》,曲调声势恢宏,雄壮激昂,金戈铁马,铮铮傲骨,气势如虹,大有横扫三军之势。

玄军瞬间又在笛声引导下恢复心智,和魔军疯狂厮杀。

灵空子脸色一变,皱眉听了一会儿,道:“不但方向换了,吹笛之人也换了,而且这人内功真气充沛,修为甚高,吹奏的技术造诣也是炉火纯青,不可小觑。”

尤明烟有些心急道:“这么说,你是没办法找到他了?”

灵空子冷冷一勾唇:“谁说我找不到他?就算他技艺再高,也敌不过我灵空子的空灵耳。”

尤明烟却忽然沉了脸色,朝东一指,说道:“不用你找了,他已经出来了。”

灵空子抬头朝半空望去,不由大惊失色,失声道:“月孤城!他怎么来了!”

只见东方高高的阳门关城栏上,一青衫人影飘然而立,一杆碧笛横放唇边,绚烂的阳光自天空劈头罩下,将他全身都笼罩在丽光之中,身姿修长,衣袂烈烈,站在那高高的城墙之上,仿若从天而降的天神!

玄军一见此人,立刻沸腾了,欢呼道:“是月领主!月孤城月领主!”

“月领主回来了!月领主回来了!”

“哈哈哈,月领主回来,魔军们又要吓破胆了!”

“回来得好!月领主回来得好!”

“兄弟们,杀啊!杀尽魔军,为月领主争光!”

玄明玄光望着那城墙壁之上的吹笛之人,心中也是震惊无比。

想当年,那一袭翩翩白衣立在数万魔军之前,落日之下,衣袂烈烈,神姿仙貌,令世人惊叹。

号声起,白衣卷雪化为极光,惊鸿一剑紫气奔腾,横扫魔军何止千千!

如今想起来,那热血沸腾的一幕仿若昨日。玄明终于松了口气,月孤城这一出现,玄宗军心大振,这一战,想不赢也难。

心中不由暗叹一声,果然还是月孤城的威名厉害些。

玄光没有表情的老脸如逢日之冰雪慢慢破裂,望向那道身影的目光中满是激动,喃喃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经朝那道身影飞了过去!

寒冷之极的冰天雪地中,两个人影沿着险峻之极的石壁慢慢移动。石壁边上只有一条容一人通过的小道,道宽只容得下两只脚。小路底下,则是望不见底的深渊,仿佛一张贪婪的血喷大口,等着上面的人掉下来给它填腹。

虽然是幻境,但这幻境勾勒的却又是如此的真实,残忍,若是掉下去,一样会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小道上,有两个人影紧紧贴着石壁慢慢向前移动。石壁面光滑得苍蝇也立不住,所以行动更加艰难。

“出情哥哥,抓紧我,我们一定能走出去的。”察觉到身后人手劲松懈,月无缺赶紧回头,却见月出情额际已布满密汗,眼神空茫,身子发软,似乎已坚持不住。

“出情哥哥,你怎么样了?”月无缺赶紧停下步子,关切问道。

月无情摇了摇头,勉强挤出一朵惨白的笑容,声音虚弱得仿佛碎掉:“我,我不行了,你先走吧。”

月无缺心口一紧,感觉到手中的那只手渐渐变冷,比那石壁上的寒冰还要冷上一分,月无缺心中被悲痛堵塞得一阵窒息。咬了咬牙,她用力握紧他的手,坚定地道:“不要放弃,我们一定能走过去的。”

月出情望着前方看不到头的小道,缓缓摇了摇头,苦笑道:“你一个人走吧,我真的一步也走不动了。”

胸中一股血气拼命上涌,忍不住张口吐出大蓬鲜血,身子已摇摇欲坠。

月无缺大惊,赶紧运输真气给他。

月出情挣扎着,气息不稳地拒绝道:“不要白白浪费真气了,来的时候我已身中两掌,内伤极重,不能再拖累你。你还是赶紧走吧,不要管我。”

月无缺不为所动,一边将真气源源不断输入他体内,一边坚持道:“不行!无论如何我也不会丢下你不管的!要死我们一起死!”

这个爱她宠她给了她温柔和温暖的少年,她绝不能把他丢下!

看着月无缺固执的俊美脸庞,月出情心里一阵激荡,只觉有什么东西在眼里软软的湿湿的,仿佛要破涌而出。

她说绝不会把他丢下……只这一句话,已足已抵过他心中的万般柔情和爱恋。就算此刻粉身碎骨,他也心满意足。

四周这气突然一阵波动,华沙刺耳的笑声蓦然在周围回荡:“哈哈哈,好一对痴男怨女,生死关头还这般情深意重,真是只羡鸳鸯不羡仙啊!哈哈哈!”

月无缺忍住怒气不理她,只悄悄向月出情递了个眼色。

月出情会意,冷冷说道:“多谢魔尊夸奖,想必魔尊对我们的情深意重羡慕得很吧!听说魔尊一直心系祭司冥休,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魔尊的这份单相思真是叫人扼腕叹息。”

月无缺没料到这素来高雅孤傲的少年原来这般口齿伶俐,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不禁有些啼笑皆非,可是眼前的危险又叫她实在笑不出来。

华沙被这番话噎了一下,不禁恼羞成怒:“混帐!你在挖苦本尊吗!”

月出情不动声色道:“岂敢岂敢,出情只是替魔尊抱屈而已。”

华沙冷笑:“少废话,这世上男人说的话若是能信,母猪也能上树了!”

月出情微微一笑,在这满目冰寒中显得格外粲然,仿佛这冰雪之地最后一缕阳光:“我月出情从不说假话,你若不信,不妨把我的心挖出来看看,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

“好!”华沙只说了一个字,天空中忽然风云变色,狂风暴卷,直朝月无缺和月出情袭来!

待那疾风近在身前,月无缺突然出手,重重一掌击在那疾风之上!

眼前顿时金光一闪,一道奇怪的符印出现在那疾风之中缤放出一圈一圈耀眼的光芒!

“散魂咒!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连散魂咒也会!”一道人影如闪电般自那乌色疾风中闪出,身姿狼狈,失声叫道。

幸好她反应够快,否则定然被那散魂咒困住,定然魂飞魄散,就算没这么严重,也免不了一番痛苦折磨。一想至此,她就心有余悸,叛徒青希的女儿果然有两下子!

“魔尊果然好眼力。”月无缺冷冷说道,脸色有些微苍白。刚才那用力一击牵动了背后的伤口,疼痛之极,再加上体内真气本就损耗严重,此时身体已经有些吃不消。既然华沙已经现身,那就必须速战速决,否则拖下去定然更危险。

华沙的身影轻飘飘顿在半空,一身红纱在飞雪中扬舞,忌惮地盯着月无缺,明眸流转,冷笑道:“没想到你竟然玄魔双修,果然是个天才,只可惜,注定夭折。我知道你们刚才说那番话是想引我现身,如今就算本尊现身了,你们又能奈我何?哼,月无缺,你们已经身负重伤,根本就不是本尊的对手,本尊还是劝你们,跳下这深渊算了,也省得本尊动手,你们也少受些苦。”

月无缺亦冷笑以对:“休想!胜负未定,只怕魔尊这结论下得太早!”

“哦?是吗?”华沙嫣然一笑,“那咱们不妨试试。”

话音落,她双手合什,嘴里念了句什么,凭空突然出现成千上万只尖细冰凌,铺天盖地朝二人袭来,避无可避!

眼见二人即将葬身这箭雨之中,月无缺又悲又怒,厉吼一声,抓紧月出情的手,翻身向脚下深渊扑去!

终归还是逃不过……月无缺神情一黯,随即又露出幸福的笑容,反手握紧月无缺的手。能和她一起死,其实也不错……

华沙冷冷盯着那两个直直坠下深渊的人影,唇边露出灿烂的笑容,喃喃自语道:“你喜欢这个女人吗?那我就把她毁掉,既然你不喜欢我,那我就叫你孤独一世,哈哈哈……”

笑声未毕,底下突然出现月无缺冰冷的声音:“想要我们死,没那么容易!”

华沙俏脸一变,笑声嘎然而止,垂头一看,立刻惊得脸色大变!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明天继续努力,多码些字数,加快情节进展,咳咳,虽然知道要p有些无耻,还是想让亲亲们给张票票鼓励下,么么各位,天天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