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59章

第059章

在议事帐中和玄明等一干大小将领商量完一些下半场的作战事宜后,月无缺一脸疲色回到自己帐中。想到自己在幻境中看到何玉绦和战无痕的情景,心下不由黯然叹了口气。

青滟和颜月夭正在帐内争执着什么,见月无缺进来,两个人立刻噤声,急急步了过来。

颜月夭拉住她的手上下打量,一边急切说道:“听说你在幻境中受了伤,严不严重?”

月无缺摇了摇头,宽慰了他几句。

颜月夭这才放下心来,又去责备青滟:“死小子,不,小畜生,你身为神兽竟然连自己的主人都保护不了,留着你还有什么用?早知道你这么没用,当初让你被人捉去杀了算了!”

青滟一听这话,立刻怒了:“颜妖精,你不要欺人太甚!我若不是被下了血咒,就是十个狗屁魔尊也奈我不了!哼,你不是跟我说你想一辈子保护我家主人吗?怎么她出事的时候你却不在她身边?”

颜月夭被这话噎住,脸色有些微红,偷眼觑了月无缺一眼,见她并未在意,这才放心,狠狠瞪了青滟一眼:“吹吧,你就吹吧,什么神兽,我看你就是只最低级的野兽!”

青滟眼角一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就算我只是只野兽,也比某人尽想些禽兽东西要好。不过,就算你想也没用,我家主人的取向非常正常,是绝对不会跟某只禽兽断袖的。”

颜月夭拉下的脸又红了一分,狠狠瞪他,心中懊恼不迭,早知道这只神兽不够兄弟义气,打死他也不会跟他说心里话。

月无缺瞧着这两个人如斗鸡般你瞪我我瞪你,摇了摇头,床边走去。月出情受伤颇重,她不放心,便命人在自己帐中又搭了一个铺,特意将月出情安置在这里。

风倾夜和水清浅正说着什么,见她过来,水清浅停止了谈话,对她笑道:“刚才风兄说你内伤颇重,看我有没有什么好药给你疗伤。正好我这里有些覆莲丸,对治疗内伤极佳,无缺弟弟赶紧服用吧。”

说罢,从怀中掏出一个巴掌大的暖绿色锦盒递了过来。

“谢谢浅哥哥。”月无缺对他一笑,将盒子接了过来。盒盖一打开,一股淡淡的雪莲清香混和着另一种特别的幽香扑鼻而来,令人心旷神怡。却见两颗晶莹剔透红豆般大小的雪丸子静静躺在那纯白丝绒之上,泛着淡淡的如玉光泽。

覆雪莲是水家研制出的第一疗伤奇药,不但能使伤势快速愈合,更能增强内功,是修炼者梦寐以求的东西,只是因其所采用药材都极其珍贵,炼制方法又极其繁复复杂,每年只研制出八颗,所以颗颗金贵无比,价傎连城。

如今水清浅一赠便是两颗,月无缺为水清浅对她的这份情意感动不已,她从不想欠人人情,一边在水清浅的催促下将药丸服下,一边暗忖着以后用什么东西回报他。

月出情躺在**,身上已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断臂处的伤口已经处理好,只是自回来后便一直昏睡不醒。月无缺瞧着他惨白的俊脸紧闭的双眸暗生几分忧虑,回头看见风倾夜正立在桌边,聚神会神盯着桌上放的三样东西看,那三样东西正是魔族的三样法宝,她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过去。

“你可是觉得,这三样法宝有什么古怪?”月无缺踱到他身边,随手拿起乾坤印,一边翻看,一边问道。

那是一枚形如八卦印的东西,色呈古灰色,泛着暗黑的流光,只是上面描绘的不是八卦图案,而是奇奇怪怪如同咒语一般符咒。

一股幽幽的特别清雅香气传鼻端,风倾夜微微一怔,抬起头来看她,恰好看见月无缺俊雅无匹的侧脸,漆黑如墨的眼瞳,宛如一汪流光溢彩的深潭,仿佛要将人心神吸进去。

心里细细碎碎牵起了涟漪,他有些失神了。

“风倾夜?”月无缺又问了一遍,见风倾夜没有回答,不禁有些讶意地垂眸看他。

对上那双带着疑问的眸子,风倾夜才回过神来,见周围人都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他,面上浮起一丝从未有过的赧然,将目光移到月无缺手中那枚乾坤印上,不动声色说道:“这三样法宝上都被下了封印,如果不解开封印的话,就一样也不能用。”

“哦,难怪我说怎么这么奇怪,玄明长老们明知道魔族的法宝厉害,却不拿出来用。”月无缺放下乾坤印,又伸手拿过那个唯一解过封印的破天扇,笑看着他,“那你是如何能用这破天扇的?”

风倾夜也抬眸看着她,淡淡说道:“是夜琉胤。”

想到那双能蛊惑人心的上睛,月无缺的眉头微微一皱,随即眸底划过一丝玩味,心里越发证明这个夜琉胤不简单。因为魔族下的封印只有魔族中人才能解,自己虽然也从那本兰若心经上学了些东西,却还没有解除封印的能力。

思忖片刻,她对风倾夜与颜月夭青滟等人笑道:“我想歇息一会儿,你们先出去吧。”

颜月夭和青滟虽然有些不愿意,但还是走了出去。

风倾夜也站起身,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压低声音道:“有些人要提防着。”

月无缺一愣,风倾夜却已翩然走了出去。

他是在提醒自己,要提防夜琉胤吗?月无缺看着那动荡的帐帘,若然所思。沉吟片刻,对张靖吩咐道:“去把夜琉胤请过来,就说本统领有事找他。”

张靖应了一声,快步走了出去。

一个小家仕族的少爷竟然会解这魔族法宝上的封印,自己都拿这法宝没有办法,她的眼眸愈发深沉。

一个时辰后,玄魔两边战鼓如雷,复又开始战争。

华沙盘腿端坐在帐中,俏脸惨白,正运功调和内息。青滟那一掌打得不轻,她费了好大的劲,才缓过气来,心中兀自恨不得将月无缺一伙人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尊主,让属下传送点灵力给您吧。”一旁立着的心腹青雀见状,眸子中划过一丝心疼,轻声说道。

华沙没有应声,只是闭着眼,冷漠地点了点头。

一双温暖的大掌立刻印在她的背后,两股强大的灵力源源不断地输入她的体内,惨白的俏脸这才恢复些许血色。

“尊主!不好啦!出大事了!”就在这时,帐外突然奔进一个小兵,惊慌失措地大叫。

华沙的身躯猛地一颤,青雀面色一冷,立刻对那小兵冷声叱道:“乱叫什么!没见着尊主正在疗伤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赶紧说!”

那小兵被青雀一叱,立刻吓得跪在地上,哆哆嗦嗦道:“启禀尊主和青卫,玄军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解开了法宝上的封印,此刻咱们的大军已快抵挡不住!”

“什么!”华沙一听,猛地睁开眼睛,气急败坏道,“这怎么可能!玄军怎么会有人能解开我们设在上面的封印!”

那小兵看她发怒的模样,吓得伏在地上,一句话都不敢说。

青雀眉头一拧,道:“既然玄军之中有能人破解我们帐营前下的结界,自然也能破那封印了。”

华沙一听更加恼怒,抬手一掌重重朝那跪伏在地上的小兵拍去,却听砰地一声,那个小兵立刻全身碎裂,血溅满地。这一动怒,刚刚压下的气血又开始不稳。

青雀催动灵力,替她稳下气血,安慰道:“尊主息怒,别为这事气坏了身子。”

华沙气道:“那三样法宝的威力你又不是不清楚!若是这次我们魔军大败,我这魔尊这位绝对保不住!”

青雀沉默半晌,幽幽叹道:“你是魔族继位时间最长的一位魔尊,冥休花了这么多工夫培养你,应该不会对你罚得太重的。”

“是吗?”华沙冷笑,“据说上一任魔尊是冥休养大,为何他处死她时,依旧不念半分情面?”

少年垂眸不语,良久,仿佛下定决心道:“要不,我带你走?师姐放心,青雀以后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华沙倏地转过头去望着他,望见他那双弥漫忧伤的眸子,心里微微动荡一下,旋即恢复平静,冷冷说道:“这可真是个笑话,如果我们一起走,就等于是背叛了魔族,你以为冥休会放过一个叛徒吗?哼!”顿了顿,她的声音忽然温柔下来,缓缓说道,“你对我的心意我知道,但是,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就算是死,我也不会离开魔族,离开冥休祭司的!”

青雀的心猛地一沉,紧紧抓住她的肩膀:“为什么?你明明知道,他是没有心的!这一仗打败,你将会受到无与伦比的酷刑!”

华沙用力甩开他的手,站起身来,眉目间已经恢复了平静之色:“谢谢你的关心,本尊不需要!还有,请记住你的身份!”

说罢,调过头去,命令侍立在帐门边的两个少女替她系好披风。她得出去看看情况,绝不能

青雀立在她旁边,缩拢在袖中的双拳紧紧握起,眸中露出愤恨之色。

门外忽然又闪进一名冷面少女,禀道:“启禀尊主,外面已快撑不住了,灵尊叫属下向尊主请示,要不要撤退?”

华沙的眸光又冷上几分:“回去告诉那三位平时自栩天下无敌的灵尊,不撤!死也不撤!”

“是!”少女退了出去。

连破春秋等人都想着撤退,看来这一仗注定要输了。华沙咬紧了下唇,惨白的俏脸上一片愤怨。不消打听,她也知道是谁助月无缺破了那三样法宝上的封印。夜琉胤,你可真是有种!

后面突然伸出一只手,拦住了她往外走的脚步:“不要去,我们走吧。”

华沙沉默,青雀又道:“你应该知道,若不是冥休允许,夜琉胤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华沙的心越发冰凉。这一点她也已经想到了,可是她不敢承认,也不想承认。她心里所想的,只不过是他想如何取乐,她便陪着他。

“冥休就是个无心肺无情无义完全没有感情的大变态,大怪物,在这个世上,他拥有凌驾于九天的能力,能只手遮天,翻云覆雨,无所不能,这一场场流血厮杀的战争在他眼里不过是驱遣寂寞消遣取乐的表演,这一条条因他而丧失的人命在他眼里贱如尘埃,你又何必为了这样一个怪物丢掉自己的性命呢?”青雀的声音异常的悲哀,“不如,跟我走吧,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只要你愿意跟我走,就算丢掉我这条命,我也会保你周全的。”

华沙的身子一颤,银牙咬紧,青雀对她的情意她又何尝不知,可是……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能抵挡她对冥休的痴迷。

她用力推开他,一双妙目冷冷盯着他,道:“既然你不想呆在魔族,那就走吧,记得走的时候消除自己的踪迹,如果冥休问起,我会告诉他你已经战死了。”

说罢,毫不迟疑走了出去。

青雀看着她消失的身影,眸中的神情渐渐消失,又恢复了先前的冷峻。片刻之后,长长吐出一口气,大步追了上去。

战场之上,胜负已分。玄军那方,战鼓雷雷,胜利的吼声直冲云霄。冲锋的士兵势如破竹,直杀魔军大本营。

魔军这边,则是一片凄声哀嚎,死伤过半,若不是畏惧魔族残忍的处罚,估计早就跑得一个不剩了。

半空之中,魔族的三样法宝被玄军长老护法们施了法凭空悬挂,正散发出奇异的光芒,逼得魔军节节后退,溃不成军。

玄军的长老护法们立在阳门关高台上,望着这一幕,乐得摸着胡子哈哈大笑。

“这一仗打得可真爽,老夫很久没有这么爽快过了!”

“是啊,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先前我还担心月无缺无法担当此大任,却不料,这小子比我们想象中要强多了!”

“呵呵呵,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孤城弟真是好福气,生出了这么个天赋奇才的儿子,前途无量啊!”

月孤城负手立在台上听着,一双眼睛却满怀慈爱与赞赏盯在人群中月无缺身上,微笑不语。

华沙看到这副情景,俏脸阴沉得吓人。破春秋见她出来,立即跳出战斗,片刻便到她身边,气急败坏道:“胜负已定,你为何不准撤退!难道想全军覆没吗?你想死,我们可不想陪着你一起死!”

华沙瞟他一眼,冷笑道:“想走你自己走,没人拉着你!哼,若是叫祭司知道你这堂堂大灵尊败了只想着逃跑,你说你的下场会有多好看?”

破春秋闻言更加恼怒,自命过高的臭丫头!

华沙却已抱定誓死一拼的决心,反正就算逃回去了冥休也不会放过她,于是不再理睬他,径自跳到半空,朝着玄军的方向厉声喝道:“月无缺,给本尊站出来,本尊有话与你说!”

月无缺闻言唇角冷冷上扬,不待一旁的颜月夭劝阻,早已身形一纵,跃至半空,望着华沙冷冷一笑:“可是想明白了,要向本统领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