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60章 已更,抱歉

第060章 (已更,抱歉)

“认输!哼,真是痴心妄想!本尊从来就不知道认输两个字是怎么写!”华沙鄙夷地冷嗤,一双妙眸中折射出高傲冷凛的光芒,“月无缺,本尊向你挑战,你可敢接?”

“尊主!”青雀急忙出声制止,声音中是压抑不住的焦急和担忧。她已经受了严重的内伤,难道真的想与月无缺同归于尽吗!

华沙却置若罔闻,只拿眼盯着月无缺。

月无缺仔细观测着她,缓缓一笑:“好!”

“月统领果然爽快!”华沙勾唇冷笑,眸中划过一丝狡黠之色,振臂高呼一声:“烈凰战甲!”

声音未落,她的脚底下突然凭空出现一个巨大的光圈,光圈上亲眼可见,一条条赤色光线相互穿透交织,最后组成一只凤凰展翅欲飞的图案,夺目的赤色光芒瞬间笼罩华沙全身。她的面容也在那赤光的照耀下忽明忽暗,脸上的得意笑容显得阴森诡异。

在众人惊诧莫变的仰视下,一道道赤色光线自华沙脚底的图案中抽出,迅速交插缠遍她全身,在大家目瞪口呆中,华沙的身上已多了一件闪闪发亮的红色铠甲,一望便知是不可侵犯的神物。

一声悠长的凤鸣声随之响起,那声音穿透云霄,直达九天!她脚底下的凤凰图案突然化为了活物,两只赤色眼珠瞪得滚圆滚圆,扑腾着翅膀仰头长鸣,声音清冽悦耳,却又透着不容侵犯的威慑之势。

“烈凰!那是烈凰神兽!”底下已有人惊呼起来,议论纷纷,更多的是惊疑万变,不可置信。

破春秋等人忍不禁瞪大眼睛,心中的震惊无经复加。烈凰神兽不是被祭司锁在内殿藻山吗?怎么会被华沙给契约了?

祭司对这个骄傲自负的小丫头,还真是不容置疑的宠溺!

就连青雀也忍不住变了脸色,烈凰!华沙什么时候契约了烈凰神兽?原本有些浮躁担忧的心此时渐渐平静下来。烈凰神兽的能力无穷强大,月无缺也身负重伤,应该伤不了华沙的。

底下玄魔二军的打斗已经停止下来,几乎所有的人都盯着半空中烈凰战甲加身威风凛凛的华沙瞧,目光中有惊惧,好奇,崇拜,更多的却是恐慌!

玄明等人在瞧见那只烈凰后,脸色已经阴沉下来。

月无缺冷眼打量着华沙持续的变幻,目光有些微下沉,沉声问道:“烈凰的力量怎么样?”

青滟、颜月夭、风倾夜和水清浅早就在那烈凰显身一刻齐齐跃至月无缺身边,闻言,青滟答道:“烈凰在上古神兽中排行第四,虽是上古神兽,却属邪物,力量不可小觑。”

原来只是排行第四,比赤焰神兽还差了二个档次。月无缺松了口气,又问道:“与你相比怎样?”

青滟眉头一皱,有些为难地说道:“我排行第二,若是平时,对付这一只小鸟自然无妨,只是我现在神能恢复不完全,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小鸟?他竟然称这十大神兽排行第四的烈凰神兽为小鸟?其余人闻言不由眼角抽抽。

月无缺眉头一挑,神情间却无丝毫惧意:“烈凰神兽这么厉害?看来我得好好瞧瞧了。”

主人的身体能力状况对契约神兽的能力挥发虽无直接的影响,却会造成间接的制约。华沙身受严重内伤,想来也无法发挥那烈凰神兽的全部神能,应该不至于唤出赤焰来对付她吧。自那日一见之后,赤焰便一直沉睡在自己体内,无论她怎么召唤都不醒。他的强大神能也总是给她制造些痛苦和麻烦,不知道赤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今青滟神能尚未恢复,只能拿赤焰赌一把了。

风倾夜望着那只已然成型的烈凰神兽,眉头聚拢,幽如深潭的目光越发深邃,神色凝重轻叹道:“传说烈凰神兽是魔神夜罗刹的坐骑,自然是神武无比,再加上与魔神相伴多年,近朱者赤,早已入魔。自魔神被神界诸神诛灭后,烈凰神兽便消失了踪影,却没想到竟会落到华沙的手中。烈凰一出,必屠三千,以祭其身。看来呆会儿又要有一场血腥屠戮了。”

烈凰一出,必屠三千!好邪恶的诅咒!月无缺立刻警惕起来,不动声色调运青滟存于体内的神能以周天运转,只待真气最充沛之时,幻变成甲,给予那只嗜血烈凰重重一击。

颜月夭摸了摸拢在袖中的两只冰蛇,叹道:“可惜我这两只蛇只是幻兽,根本无法与那烈凰相提并论,月出情的九星斑龙昨日吃冰不小心吃坏了肚子,不然还可拿来用用。”

月无缺嘴角抽搐,难怪在那乾坤鼎中,月出情不唤九星斑龙出来应敌,却原来是……吃坏了肚子!而且还是吃冰!

冷着脸道:“九星斑龙属火,冰火难相溶,是谁喂它吃冰的?”

颜月夭缩了缩脖子,悄悄瞪了青滟一眼,轻咳一声,道:“昨日青滟与我们打赌,赌我的冰蛇不能吃火,出情兄的斑龙不能吃冰,咳。”看见月无缺脸色沉下来,颜月夭忙解释道,“要怪只能怪出情兄那只九星斑龙傻缺,明明不能吃冰,却非要吃,还是我这两只冰蛇聪明,在吃火前先吐出冰气垫底,这才没有伤着。”

月无缺苦笑不得,黑着脸咤道:“主人有令,契约兽怎敢不从!大战在即,竟然打这种无聊的赌,简直是胡闹!”

若是当时有九星斑龙打破幻境,恐怕月出情就不会伤得那么惨了。唉,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假设的事,她亲手伤了月出情,以后还怎么面对月出情!

颜月夭和青滟见她脸色瞬间又黯然下来,一猜便知她在想什么,皆沉默不语。

水清浅却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方,华沙幻身完毕,身着光芒耀眼七彩流金烈凰战甲,手执一柄凰翅权杖,脚踏烈凰之背,周身被一团七彩光芒笼罩,双眸中幻发出赤色流金之光,当的是英气十足,威风非凡!

只是她的俏脸上渐渐煞气笼罩,浑身发出妖异的赤芒,脚下烈凰也在不安地发出焦躁的长鸣,月无缺与它目光一撞,只见它的目光突然变得凶狠异常,双目如充血般赤红。

心中正觉不妙,忽闻玄明厉声喝道:“烈凰要开始屠杀了,大家赶紧撤退!”

喝声未落,已与玄光迅速催化幻兽战甲,朝天空迎了上去。

烈凰嗜血,向来不分敌我。玄魔两军立刻**起来,破春秋也急得命令魔军后退。

却闻一声尖利刺膜的长鸣,烈凰神兽扑展着巨大的翅膀,以闪电般的速度疾疾俯冲下来!

两人一鸟立刻在半空战成一团,只是玄明玄光契约的皆是幻兽,怎能与邪性十足的烈凰相比,不过几招,两人便被烈凰一扑一打摔到了地面!

“啊!救命啊!”

地面上立即惨呼声四起,不过短短一刻钟工夫,已有数百来不及逃命的玄魔士兵丧命于烈凰的利啄之下!漫天的血腥刺激得烈凰的一双赤目越发妖邪,巨翅扑扇间,战场上血肉横飞,哀号遍野,片刻工夫,这战场又变成了一个更为残忍血腥的修罗地!

华沙矗立在高空,瞧着下面的血腥世界,仿佛看一场有趣的戏一般,放声大笑起来,声震云霄,声音中毫不掩饰嗜血的残忍。

可是,才笑到一半,她的声音突然卡在喉咙里,眸中射出惊异之色,一脸不可置信的震惊!

她看到了什么?金龙?赤焰金龙?这怎么可能!上古神兽中,只有赤焰神兽非灵身才能驾驭,为何月无缺一介凡身肉胎,竟然也能驾驭它?!!

不可能!这不可能!!

底下所有人被天边一阵异光吸引,抬头一看,也皆都惊得张大了嘴,比先前看见烈凰还要吃惊!

“原来是赤焰,难怪……”风倾夜眸中流转着奇异的色彩,喃喃道,却没有说过去,俊美的眉聚拢,又散开,似乎松了口气。

颜月夭和水清浅看着那个被一阵夺目光彩团团围住的少年,眼睛惊瞪得老大。

青滟却不知为何黑了脸,瞪着月无缺脚底渐渐出现的金龙图案,一脸的忿忿:“丫个该死的赤焰,竟敢与我青滟抢主人,简直该扒皮抽筋!”

玄明玄光的目光紧紧盯在月无缺身上,面上一派惊喜兴奋,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契约了排行第一的上古神兽,绝顶天才,绝顶天才啊!

却见月无缺脚踏凭空浮现金龙图案,衣袂在空中翻飞,墨发张扬,双眸微闭,双手摊开,神俊清傲的面容上呈现凝重漫然的神色,眉头微微拢起,姿态漠然间透出一股子倔强和冷厉,还有——不容抗拒不容侵犯的帝王之威!

那威严那气场竟然比华沙的烈凰还要强大几分!

道道金光宛如被一只灵巧的手握着穿针引线,缠绕月无缺全身,交织出一副坚不可摧的金色铠甲。不过半刻,已将月无缺全副武装。头戴缠丝金龙冠,身披金光流彩赤金龙甲,手赫然多出一柄通体冰寒泛着赤金流光的宝剑,却正是那柄赤焰剑!

浑身长着赤金龙鳞的巨龙围着她全身游转,气势恢宏,对那少年的神情却是恭敬虔诚无比,微微俯首向她致意。

这样奇异的景观,令在场所有人都震惊无比。

那可是排行第一的上古神兽赤焰金龙啊!传说中最高傲自负的赤焰金龙啊!竟然会对那一个小少年俯首称臣,这简直是天底下最大的奇迹!

一声清越透澈,比烈凰的凤鸣还有穿透力,张扬力的龙鸣响彻云霄,充斥在整个天地之间,立时天地齐鸣!

一股强大的能量迅速流转全身,月无缺虽然闭着眼,却能奇异地看清自己体内的分布和变化。只见一股如食指般粗的赤色暖流不疾不徐贯通全身脉络,与自己体内碧色的能量流汇聚融合,这一赤一碧两种能量流融合在一起之后,又形成另一股奇异的暗金色量流,慢慢推涌至全身四肢百骸,顿觉遍体通畅,全身真气回转升腾,没过多久,便觉遍体通畅,全身力量渐渐达到巅峰。

一个清越悦耳的嗓音突然响彻在耳边,大开大阖,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多谢主人召唤,否则赤焰还得再沉睡一段时日。”

月无缺挑眉,疑惑地问道:“为什么?”

那个声音解释道:“因为赤焰在那剑中被封印太久,元气大伤,所剩无余,必须得好好休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到往日状态。”

月无缺闻言更加奇怪:“我以前也曾试着召唤过你几次,为何都没反应?”

赤焰笑道:“我本上古神兽,既得契约之主,必得一生保护主人之安全,所以必得感应到危险气息才能被召唤出来。”

顿了顿,又道:“虽然我现在功力未完全恢复,对这烈凰倒也无足为惧,主人尽管放心。”

月无缺心下稍安,微笑点头,催动体内两股真气流以更快的速度融合。

看着月无缺周身气场随着赤焰金龙的流转越来越强,华沙的俏脸有些惨白,足下的烈凰似乎被那一声龙鸣惊吓,竟然不稳地抖了两下,停止了攻击,望着赤焰的目光中透出惊惧诡异之色。

月无缺缓缓睁开眼睛,眸中锋芒大盛,仿若冰山上堆积不化的冰雪,又如深埋幽潭的千年寒玉,暗光流转间凌厉森森,杀气毕露,摄人心魂。

破春秋等一众魔族将领望着那宛若天界神袛般杀气倾城的绝美少年,浑身不寒而栗,眸中却又泛着惊艳欣赏之色,心中暗道,这样完美强悍的少年,若是生在魔族,定然会成为一代超越史前的新一代魔君,说不定还能与冥休祭司一分秋色。、

“好小子,果然有两下子,不过,就算你的契约兽是赤焰金龙,本尊也未必怕你!”

华沙凝目冷睇,狂妄自大地放言,不待月无缺答话,娇咤一声,整个人已经化为一道异常娇艳的赤光,朝月无缺冲了过去!

月无缺冷冷勾唇,手上赤焰剑猛地一扬,半边天际立即被压目金芒填满,就连天上的云彩都似乎染成了金色。一条更为耀眼的金芒破空而出,直冲那赤光而去,在半空直直相撞,但闻“砰”地一声巨响,顿时地动山摇,天地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