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61章 已更

第061章 (已更)

天空就在这一振聋发聩的碰撞声中暗了下来!

但见上空刚才还一番风和日丽的景象,此刻那丽日已不知藏到哪里去了,唯见一派阴云翻滚,狂风大作,龙凤齐鸣,声声凌厉,乱光耀眼,杀气万里铺泻!

底下战争暂歇,所有人都既紧张又兴奋地盯着上空的精彩战况,两只为首的上古神兽斗法,那可是千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场景,谁也不愿错过。

“师兄,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我越来越看不懂了。”冥息看着波幻境中激烈的战况,好看的眉皱起,不解地问道,“你明知华沙虽然天赋极高,却心性急躁,难当大任,却为何将烈凰给她?你就不怕她害死那只烈凰吗?”

冥休双目淡淡望着镜中,性感的唇角微微勾起,慢悠悠说道:“烈凰为邪物,不要也罢。”

冥息叹息:“我知道这世上你什么都不在乎,可是就算你不要,给我也好啊,你家师弟我现在还没有一只神兽呢。可是,你真的认为华沙胜得了月无缺,烈凰战得过赤焰吗?”

冥休道:“我原本也没希望她会赢。”

冥息收回视线望他,眉头皱得愈发紧:“这话是什么意思?既然你已知华沙会败,为何不阻止她这样做?”

冥休没有回答,却伸手指着镜中月无缺的身影,眉宇间露出温柔的笑容:“你觉不觉得,她比华沙更任何做我魔族的尊主?”

冥息看着他那美得恍眼的笑容,心里忽然浮现出一个不好的念头:“莫非你早就打算将那十万魔军白白送与月无缺做战功?可是,那丫头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说服的,就算你将整个魔族送给她做战功,恐怕她也不会领情,反而会杀了你。”

冥休不置可否:“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也绝没有我冥休做不到的事。因为——”

“因为她是青希的女儿,身上具有比青希还要强悍的魔性?”冥息截口说道,“就算是这样又有什么用?她生性比华沙善良得多,不会轻易被你收服的。”

冥休收回目光,轻轻抿了一口茶:“是人就有弱点,若是被逼急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冥息与这位师兄相处多年,听他这一说,念头一转,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你可是想借龙战天之手?”

“不错,知我者,师弟也。更何况,以月无缺的天赋,更适合修炼我魔族的法术。”冥休拍拍他的肩膀,带笑的眸中掠过一道邪恶的光芒,“那个预言想必让龙战天寝食难安了好久,迟早会动手的,我们,只要静观其变就好了。”

冥息望着那镜中剩下的几万魔兵,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叹道:“师兄,蝼蚁尚且偷生,那些魔兵也是一条条性命,你用他们的命陪葬,只为设计月无缺,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

冥休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回答得云淡风轻:“在我眼里,他们与尘埃无异。师弟,还是不要太心善为好。”

“师兄好歹养了她十二年,难道就一点情面也不顾吗?”

“一只自作聪明的宠物而已,留她十二年,已经够长了。”冥休丝毫不以为意。

冥息听得他语声不悦,只得闭嘴,望着眼前这俊若仙谪却冷血无情的师兄暗自叹息,世间万物在他眼中皆如玩物,就不知他这样的人,最后会落得个什么结局。

再看那镜中战况时,场面已乱,玄军又起进攻,领头的那个少年正是冥休唯一的弟子夜琉胤,用魔族的法器杀得魔军大败而退,丢盔弃甲,溃不成军,一眼便知大势已去。

冥休在这世上活了几百年,从未收过弟子,肯收那夜琉胤,应该是看他的性格与他自己有几分相似吧……

再看上空,华沙连中月无缺两击,已落下风,而月无缺越战越勇,一身金色神甲矗立半空,眉目凌厉狂傲,额间一枚金龙印记闪闪发亮,迫人的气势和强大的气场直逼天宫神将。

忽闻一阵刺耳凄厉的凤鸣,却原来是那只妖邪烈凰与赤焰苦斗半日,力气稍歇,不意被赤焰金龙撕下一只翅膀,自知抵挡不了,顿时慌得夺路而逃,赤焰金龙哪肯饶它,巨尾用力一扫,烈凰躲闪不及,被重重撞倒摔在地上,压死一大片不知是玄是魔的士兵,又是血腥一片。

烈凰哀鸣一声,见赤焰自长空猛扑下来,吓得直欲飞身抵挡,只可惜少了一支翅膀,鲜血淋漓,力气顿时去了一半,速度比先前慢了半拍,哪里是赤焰金龙的对手,才刚刚起身,便被赤焰金龙一尾巴重击在头上,立时眼前一黑,复又摔在地上晕了过去。

赤焰金龙幻化成一眉目俊俏的红衣少年,唇边带着得意的笑容,伸指在烈凰额间一指,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术法,那只烈凰原本庞大的身体立即缩小得如一只鸡一般,被他抱起在怀中。

青滟一见,立刻从战争中抽身,飞到他身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哼哼道:“臭小蛇,几百年不见,似乎生得更漂亮了。”

赤焰瞄他一眼,漂亮的眉斜斜一挑,似笑非笑:“过奖过奖,多年不见,你这四不像还是跟以前一样爱贫嘴,只可惜,你的功力似乎比我差了个五百年不止,活该见了烈凰不敢出头。”

青滟面现赧色,啐道:“呸呸呸,你少胡说!我要不是被血咒封了好久,又被一庸医迫害,否则怎么会功力大减!”

赤焰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有些奇怪地道:“奇怪,你似乎被人下了禁咒。”

“禁咒?我怎么不知道?”青滟心里一惊。

赤焰无奈地摇头,叹息道:“都说麒麟是瑞兽,依我看,你该是衰兽才是,否则堂堂神兽怎么会被人弄成这副模样,简直是丢了咱神兽的脸面!”

青滟闻言怒,还未发火,赤焰已伸手在他头上轻轻一拍,顿觉神智瞬间一派清明,脑海中竟然浮现夜琉胤偷偷将他迷昏带入幻宫,被冥休放血,又被夜琉胤施禁咒带回之事不由又惊又怒,难怪他好像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事,原来是夜琉胤那小子使的坏,白白便宜了冥休!

“青滟,既然你已经契约了主人,就要改改冲动的毛病,凡事该以主人命令为重,切勿私自行事。”赤焰刚才那一探,已知他被抹去了怎样的记忆,含蓄提点道。说罢,便朝半空飞去,以便助月无缺一臂之力。

青滟找着夜琉胤的身影,狠狠瞪他一眼,飞身随赤焰而去。

此时月无缺已经稳占上风,华沙伤势颇重,却愣是抱着必死之心苦苦支撑。月无缺轻松格开她的攻击,冷冷说道:“胜负已分,你还不打算认输投降吗!”

华沙花容惨变,抽身退到一丈开外,娇喘吁吁,狠狠瞪她,身上已多处伤痕。烈凰被打昏,她的功力自然大打折扣。再看看下面,败局已定,心中蓦然生出一股绝望之感,对月无缺更是又嫉又恨。

月无缺也不追赶,收回剑势,冷眼瞧她。

青雀被玄宗两个护法死死缠住脱不了身,瞧见华沙情势危险,却怎么都摆不脱两个护法,只得在心中暗自焦急。

破春秋等人心中对华沙恼怒万分,直欲其快死,根本没打算去救她。就算这次大败而归,也是她自己擅自作主,祭司向来赏罚分明,也怪不到他们头上!

华沙叹息一声,眸中忽然泛起一丝怪异的妖色,媚色流转,压低声音轻笑道:“月无缺,你说,本尊若是将你是女儿身的秘密说出去,你说你在这玄宗可还保得了性命?有关于你是颠覆玄机殿的妖孽预言,玄宗宗主龙战天可是一直耿耿于怀的,以他多疑的性格,定然不会饶了你,包括欺上瞒下的月家!”

月无缺眸光波动,眸中寒潮涌动,杀气外泄,不动声色道:“哦?尊主是想拿这个威胁我吗?”

华沙格格娇笑:“自然不是,反正今日华沙也没想着活着回去,若是能拉你做个垫背,倒也值了。青希的障眼法虽然厉害,却也难不倒我华沙!”

大笑声中,四周突然出现无数华沙的身影,瞬间将月无缺团团围在当中,每个人都将右掌翻起,一枚白色符咒在掌心发出耀眼的光芒。掌心对着月无缺,蓄势待发。

一个巨大的银色符咒图案呈球形自下而上将他们包容其中,月无缺立脚之处,浮现出一个奇异而恐怖的人头花身的花藤图案,由月无缺脚底枝枝蔓蔓向外延伸,最后将整个球形围得密不透风,每一个人头都垂涎地瞧着她,发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双目贪婪煞气渲泻,龇着白森森的牙,露出狰狞的笑容,花身昂起,蠢蠢欲动,似乎华沙一下命令,就立即冲上前将月无缺撕个粉碎,尸骨无存。

玄明等人抬头瞧见,都不由大吃一惊,眸中露出恐怖之色。那个妖女,竟然会施用这般邪恶之极的术法!看来月无缺那小子要糟了!

水清浅眉头紧皱,惊诧道:“那是什么术法?怎地这般恐怖?”

风倾夜眸光深沉,眉间也是一团惊异:“那是魔族最厉害的噬骨**,只要被噬骨花缠住,再无活命。”

颜月夭一听,不由急道:“那月无缺被缠在里面,不是太危险了?不行,我得去救她!”

风倾夜一把拉住他,沉声道:“你不能去,去了也是白丢性命。噬骨花结成的结界巨毒无比,碰之会立即化为血水,神魂俱灭。”

“难道要我们眼睁睁看着无缺送死吗!”颜月夭一把甩开他的手,厉声道,“不行!只要我颜月夭活着,就绝对不能看着她死!要死也要一起死!哼,风倾夜,亏你与她还有婚约,竟然见死不救,简直是狼心狗肺!”

风倾夜微微一怔,漂亮的黑眸中幽光暗涌。水清浅赶紧拉住颜月夭,郑重道:“你担心无缺弟弟,我们也担心她,可是风倾夜说的是实话,你去了,只会白白丢掉性命,反而会令无缺伤心,为何不想想别的法子呢!”

“若是真有法子,你们会这副束手无策的样子吗!”颜月夭冷笑,用力推开水清浅的手,冷声道,“我不管你们想怎么样,反正现在我必须去救她,死也要去救她!”

风倾夜看他一眼,缓慢,却极其认真郑重地说道:“不管我与月无缺有没有婚约,我都不会弃她于不顾。虽然我破不了这噬骨**,却知它是由施法者用尽全副心血施术才能形成,若是遭到的被施者功力强大,由内被破开,施法者必然遭到反噬,这样无缺就安全了。无缺契约了两只上古神兽,必然不会输。”

那样认真郑重的神色,倒叫颜月夭微微一惊,心里却意外地安了一些。

“几位对无缺弟弟真是情深意重,叫在下好生羡慕。”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突然在身旁响起,三人闻声一望,一个翩然出尘的俊美少年显在身边,正笑望着他们。

颜月夭一见他,立刻沉下脸来,虽然夜琉胤并没做什么坏事,可不知为何,他就是瞧不惯他。

风倾夜凝眸望他,道:“听闻夜公子博学多识,不知对这噬骨**可知破解之法?”

水清浅一听,顿时两眼一亮,对夜琉胤一揖道:“若夜公子能救无缺一命,以后有事需要清浅帮忙,定然绝无推脱!”

夜琉胤微还一礼,道:“好说,我虽与无缺相交不深,却一向喜欢她的聪明天赋,绝不会看着她送命的。只是,琉胤功力不够,还需三位帮忙。”

水清浅闻言大喜:“只要能将无缺救出来,要我们怎么做都行。”

颜月夭阴沉的脸色这才缓解了一些。

夜琉胤自怀中掏出一颗碗大的紫色水晶球,施了个法术,将它定在半空,说道:“请各位一起将功力输入这颗水晶球中,琉胤自有办法破那结界。”

风倾夜水清浅和颜月夭相视一眼,立即依他之言朝水晶球输送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