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63章 已更

第063章 (已更)

青雀听着耳畔华沙的求救声渐渐消失,胸中悲愤交加,目眦尽裂,几欲冲上去与她同生共死,却都被破春秋一把拉住,厉声叱道:“青雀,你不想活了吗!”在魔族中,唯有青雀能入得了他的眼,可是这个孩子却死心死眼地爱着那个刁蛮狂妄骄傲自负的华沙,叫他又可气又可恨。

青雀充耳不闻,破春秋无法,只得一掌将他打昏,吩咐手下带了下去。回头望着半空中那一俊美冷漠的少年身披金龙神甲,宛如天神般矗立在空中,目光苍茫深邃地望着大地。彼时阴云已散,丽日重又回归天际,无边流云自她身畔迤逦而过,少年一身耀眼夺目的光彩几乎要晃花人的眼睛,强大的气场充斥在这广阔天地之间,无声无息,却又叫人控制不住地想跪膝臣服。

他目光阴沉地望着那个少年,心里仿佛被沉沉的乌云压住,自己活了这么久,竟然会对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小毛孩有畏惧之心,可是如今这情形,已是大势已去,心里纵使再不甘心,再不服气,却也无可奈何。

再看身后的魔族将士们,个个神情惊恐,以一种敬畏的眼神望着月无缺,心下更是一片颓败。

玄军那边,有人大声喝叫起来,声若洪钟传入每个人耳中,却是那老统领朱安,破春秋的死对头:“春秋老儿,如今你们魔尊已经自取灭亡,你们是举手投降,还是要顽强抵抗?”

破春秋眉目阴冷,遥遥望着高骑马上的朱安,冷哼道:“要我破春秋投降?简直是做梦!我魔族将士英勇无畏,就算是死,也绝不向你玄宗俯首认输的!我魔军现在要打道回府了,不怕死的话,你不妨追来试试!”说罢,回转身望着身后剩下不到一半的将士们,右臂一扬,厉声道:“撤退!谁敢投降,格杀勿论!”

魔军得令,立刻调转头,以尾为首,如退开的洪水般迅速后撤。破春秋劈手夺过魔军高高扬起的大旗,一马当先朝前跑去。

朱安冷笑一声:“胆小鬼!来人,给我追!杀多少是多少!”

身旁的将士们早已迫不及待,闻令立刻振奋地大吼一声,策马疾奔乘胜追击,魔族士兵们早已士气大落,因此又折损了不少士兵,活着回到魔族境内的已不足原来的五分之一。

噬骨花将华沙吞噬殆尽后,噬骨阵也随之消失。玄军们望着落荒而逃的魔军们,不由高兴得齐齐振臂欢呼,不知是谁率先吼了一声“无缺统领万岁”,接着是一声二声附和,很快几乎全体的将士们都用敬佩的目光仰望着半空中英姿勃发威武俊美的少年高呼起来,“月无缺”三个字顿时响彻天地云霄,久久回荡。

月孤城满脸慈爱的笑容,定定望着儿子的英勇神姿,只觉胸口热浪激荡,久不能语,心中感慨万千,他们月家,终于又出了一个鼎天立地的英才。在沉寂了几十年之后,月家终于能扬眉吐气了。

虽说月家位于玄机殿四大家族之一,可是经过二十多年前那场意外变故,月家子弟被排除在玄宗之后,一直在外人面前抬不起头来。明里没人敢说什么,可是私底下却遭来无数人的非议和鄙视。这对于有志向有血性的月家子弟来说,无疑于是件莫大憋屈丢脸的事。父亲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是月孤城知道,一向以入玄宗为荣耀的父亲心里肯定也是非常不好受的,他越是不责备自己,自己的心里就越是难受,越是愧疚,可是他一向不善言辞,也不知道怎么和父亲说。

如今无缺终于不负众望,重新让月家出人头地,若是父亲知道了,肯定会激动得老泪盈眶吧……

这一场大战,终以玄军大胜而归。而这一战,也令月无缺声震玄宗三军,名扬天下!

四日后,月无缺领着玄宗大军意气风发凯旋行在回宗的路上。沿途经过的村镇,百姓们夹道欢迎,望着那骑在为首的高头大马上俊俏无匹英姿飒爽的冷峻少年的眼神惊艳而又敬畏,男人羡慕,女人爱慕,私底下唏嘘道,自二十年前的月孤城之后,玄宗有多年没有出过这样才貌双全惊艳绝世的少年天才了,若是自己也能生出这样的天纵奇才来就好喽。

更有活泼胆大的美丽少女,手拿着鲜花在街道旁追着玄宗军队大声喊道:“月无缺!我爱你!”

“月统领!我叫小桑!我喜欢你!我要嫁给你!”

“月统领,你千万别娶小桑,她是个泼妇,要娶你得娶我小荷这样温柔贤德的才对!”

“去!小荷你个死丫头,月无缺是我预定的相公,你敢抢!”

“我就抢,怎么样!她又不是你的!”

两个少女娇蛮的对话立刻引起旁人和士兵们的轰然大笑。

颜月夭回头故意冲那俩姑娘大声调侃道:“喂,两位美女,咱家无缺弟弟还小,娶不了老婆,要不你们嫁给本公子吧!本公子玉树临风风流潇洒,可比她帅多了!”

却不料那俩个丫头瞟他一眼,异口同声一致对外嗔骂道:“我呸!你做梦!姑娘我这辈子只嫁月无缺,才不嫁你这个长得跟女人一样的妖孽!”

这句话立时又引来一阵哄笑,青滟与颜月夭并肩骑马同行,见颜月夭当众吃憋,顿时笑得不可抑制,差点从马上翻下去。

颜月夭瞪他一眼,摸着鼻子自言自语苦笑道:“有没有搞错,本公子虽然长得像女人,可是的的确确是个男人,竟然被两个娘们给取笑了,耻辱啊耻辱!再说了,生成这样也不能怪我啊!”

青滟忍住笑,拍拍他的肩膀,故作镇定地道:“没事的,小夭,你这样其实长得挺好,若是你换成女装那就更妙了,绝对会有成堆的男人拜在你的石榴裙下的!”

颜月夭闻言顿时俊脸一黑,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小畜生,哥哥你也敢取笑,不想活了!”

青滟不小心被他偷袭成功,神兽的面子都丢光了,气得哇哇怪叫,颜月夭却哈哈大笑着躲到军队后面去了。

月无缺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又扫了路边欢呼着少女们一眼,俊美的脸上露出微微的笑意,更是引得那些怀春少女们脸红尖叫不已。

稍稍一运功,只觉体内气息阻滞,隐隐作痛,月无缺脸色略略苍白,皱了皱眉,赤焰的声音立刻响起:“主人,你强行施用祭剑之魂大伤元气,暂时不得运气,否则内伤会更加严重,还是等我将你体内受损筋脉修复完全再说吧。”

月无缺微微点了点头。

那天在求生意志的强烈刺激下,她竟然堪破了那本无字天书逆天绝,而且还使出了其中最厉害的一招祭剑之魂,化身为魂附于剑身上,却哪知自身修为不足,竟被赤焰剑的剑气伤了筋脉,还好有赤焰和青滟两只神兽运功护体,否则她此刻早已躺下,根本不可能这般安好无事骑坐在马上,只是体内筋脉却受了严重损伤,难以运气。此时已经骑了三天的马,她的身子已有些支撑不住了。

可是,她一向骄傲骨气,就算支撑不住,她也不会显露出来,更不愿被人察觉,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

就在她拧眉沉思以转移身体上的不适时,一个压低的清雅漠然的声音突然传至耳边:“我们共乘一骑吧。”

月无缺微微一怔,侧过头去,正好对上促马上前的风倾夜深若幽潭晶莹如玉的黑眸,他的神情依旧如平常般淡漠,可是他的眸中却透着一丝关心。

察觉到她目光中的询问之意,风倾夜依旧压低声音,淡淡解释道:“你有内伤。”说罢,也不待月无缺许可,身形轻轻一纵,便坐到了月无缺身后,自她手中牵过了缰绳。

“若是觉得有些累了,可以靠在我身上歇息。”

淡漠的关切话语,这个少年只为心底莫名扯起的一丝心疼,便无视众人异样的眼光,跃在了月无缺的马上,与她共骑。

身后是温暖的体温,少年清新淡漠的气息幽幽传来,温热的鼻息若有似无地喷洒在颈间,带着些微的酥麻。月无缺身形微微一僵,一丝久违的温柔悄悄萦绕心尖,宛若一滴清泉般,一点一点浸入心扉深处。

只是稍一犹豫,月无缺便放松身体,安适地靠在风倾夜怀里。惊讶于风倾夜惊人的眼力,竟然一眼瞧出她内伤严重,其他人都没有看出来。更惊讶于他那样一个看似对世间万物皆淡漠不顾的性子,竟然会以这样不动声色的方式关心自己,不但解决了自己的麻烦,还维护了自己的颜面。这样惊人的洞察力和细心,叫月无缺暗暗称赞,若是他直接提出来,自己反而不会接受他的好意。

心底是细细的感动,前世活得太过艰难太过孤独,所以内心对这样的温柔和关爱极其渴望。

于是乎,所有围观的百姓,包括后面一排排士兵,都被这诡异的一幕惊呆了。那些尖叫欢呼的声音更如被人突然掐入脖子的鸭子一般倏地噤声。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那两个俊美少年突然同骑一匹马上相依相偎,而且风倾夜手握缰绳,月无缺坐在前面,那暧昧的姿势仿佛被他抱在怀中一样,众人嘴巴张得几乎可以塞进一个鸡蛋,就连玄明玄光也忍不住瞪圆了眼睛。

路边那些怀春少女们更是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了!她们心目中的英雄竟然被一个男人抱在了怀里!更为奇妙的是,英雄不但一句反对都没有,反而理所当然地靠入了他的怀中!

这,这,这,这到底是什么景况?

若是两个女子同乘一骑也就罢了,若是这两人坐得规规矩矩端端正正那倒也罢了,可偏偏这两人宛如情人般亲密相偎……

众人不由恶寒了一下,可是玄宗的士兵们大多数都听说过月无缺与风倾夜定婚之事,因此很快就淡定下来。

颜月夭却气得整张俊脸都黑了,立刻又打马跑回来与青滟并驾齐驱,双眼使劲朝前面那匹马上的风倾夜的背影射眼刀,心里忿忿地问候风家祖宗十八代,只可惜人家已有婚约,他想反对却根本没有立场,纵使心里如醋坛被掀百爪挠心也无可奈何。这会子突然想起月出情来了,立刻又将目标转到月出情身上,暗骂道,臭小子,装死装的还真是时候,你的无缺弟弟这会子被人搂在怀里了,你再不醒过来救驾,以后就没你什么事了!

青滟看他郁结的模样,心里暗自好笑。虽说看见前面两人的亲密身影他也有些不舒服,可却不如颜月夭那般郁闷,因为他的想法很直接很理智,他就是主人的,契约之后,两人的命运便紧紧连在了一起,无论主人跟谁在一起,也无法与他青滟离开,所以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月无缺虽然感觉到了周围人怪异的目光,还有一群少女们嗖嗖射来的哀怨眼刀子,却并不在意。她从小在男儿堆的军营里长大,生性本就率真随和,从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于是调整了一下身形,以更舒服安心的姿势倚在风倾夜的怀里,微微阖上双目,闭目养神。这些日子过得极为紧张疲累,她又心有所念,因此睡得很不安心,现下精神一松,顿时有了睡意,渐渐的竟然在骏马微微的颠簸中,在少年平和温暖的气息中睡了过去。

风倾夜微微垂眸,望着怀中安睡的少年,凤眼修眉,容颜俊俏,脸色略显苍白,微露疲色,那双平常灿若星辰顾盼神飞的双眸此刻轻轻阖着,显出优美的线条。睡着的她,不同于往日的神采飞扬,咄咄逼人。仿佛是错觉,那温润的睡颜下竟然带了一丝女子的娇柔与隽秀,合着她眉目间的疲色,带着沁香的鼻息,让人顿生怜惜之心。

风倾夜看得有些微微失神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俊脸微变,心中又惊又羞又愧,再不敢看怀中人儿的睡颜,控制好马力平稳朝前慢跑而去。

往常睡觉的时候,总会时不时梦见前世一些令人伤心的境象,而这一觉,月无缺却是有史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仿佛睡在柔软的云端,周身都是温暖的气息。

可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却打断了她的好觉。那是一个少女野蛮的娇嗔声。

却听她高着嗓音娇声斥责道:“风倾夜!谁叫你占无缺小子便宜的!还不赶紧把她放开!”

月无缺蹙了蹙眉,暗叹口气,可惜了一个好觉。懒洋洋地掀开眼皮朝前望去,只见一个眉目俏丽的红衣少女立在前面,一手插腰,一手指着风倾夜的鼻子,一双美眸恶狠狠盯着风倾夜,那模样宛如骂街的泼妇一般。

这个少女,竟然是雷倩儿!

再看她身后不远处,正是玄宗的大门,宗主龙镇天广袍而立,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望着她的眼神却深邃不见底。在他身后,是留守在玄宗的将士们,各个都用兴奋且敬佩的目光望过来。

原来是龙镇天亲自领军出来迎接大胜而归的将士们了,可是很明显,原先酝酿好的气氛竟都被雷倩儿那番刁蛮任性不经大脑不顾场合的话给破坏了。因为龙镇天虽然在笑,可他面部的肌肉却在微微抽搐。

雷护法见状立刻气得不行,可是在龙镇天和大军面前,又不敢出声喝斥女儿,只得使劲朝朝她旁边的儿子雷萧递眼色。雷萧会意,赶紧扯住妹妹的胳膊,压低声音咤道:“死丫头,宗主面前你也敢这般放肆,还不赶紧闭嘴回去!没看爹爹脸都气青了吗!”

雷倩儿却是任性惯了,再加上平时龙镇天也宠她,待她如女儿一般,哪里肯听哥哥的话,只觉月无缺斜在风倾夜怀中那一幕着实闹心,不由醋意横生,而且心中本就为爹爹不让他们兄妹俩出征呕气,哪管这是什么场合,一把推开雷萧,再次对风倾夜喝道:“臭小子,没听到本姑娘的话吗!还不赶紧将月无缺放开!”

周围的空气骤然降温,一股凛冽的冷气以某人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压力倍增。

众人齐齐倒抽一口凉气,偷偷觑着龙镇天,后者的笑容已经僵硬在了脸上,眸中隐约露出怒色,当下大气都不敢出,眼观鼻,鼻观心,静观其变。

月无缺望着龙镇天的僵硬的笑容,唇角慢慢上扬,这倩儿小姐当真是无礼之极,龙镇天都没说一句话,她一个毛头小丫头就敢接二连三当着他的面训人,完全不顾忌他宗主的脸面,有趣,真是有趣。

颜月夭一脸看好戏表情,风倾夜,看你小子如何解围!

雷护法感觉到龙镇天身上传来的强烈怒气,脸色更加难看了,心中暗叫,完了完了!这坏事的臭丫头,回去了一定要好好关她几个月的禁闭,压压那放肆无礼的性子!

就在众人胆颤心惊等待龙镇天发火之际,忽闻一个淡漠清雅的声音冷冷说道:“我与月无缺自小便有婚约,以后还会成婚,为何抱不得她?”

轻轻一语,顿时惊起千层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