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65章 已更

第065章 (已更)

“出情哥哥,你觉得好些了没有?”月无缺没有理会萧乾,柔声问月出情,见他额际尽是虚汗,顺手抬袖替他擦拭。

看着她关切的神情,月出情这才清醒过来,心口一暖,梦寐带来的恐惧与慌乱在她温柔的目光下渐渐消失,用唯一的右手握住她的手,虚弱地道:“我没事,让你担心了。”

月无缺松了口气,笑道:“没事就好,昏睡了这么久,你一定饿了,我马上叫人给你弄些吃的来。”

“不用叫人了,我已经专门为他熬了一碗药粥,既能裹腹又能调补气血和内伤。”房门被推开,水清浅端了一碗热粥笑吟吟走了进来,轻轻放在床边的小桌上,“晾一晾就能喝了。”

月出情笑笑向他道谢,打量了下四周,这才发现已经回到了玄宗多罗山庄,又见月无缺脸色苍白疲倦,水清浅的声音又起:“无缺,你已经照顾出情兄一个晚上,毕竟疲累得很,赶紧回去歇息吧,我会替你照顾他的。”

原来无缺照顾了他一晚上!月出情心里一震,心里仿佛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撞击了一下,甜甜糯糯的,整个人都飘了起来,仿佛置身云端。

月无缺点点头,伸手捋顺月出情耳畔有些凌乱的乌发,却并未起身,而是端起桌上那碗粥,轻轻吹了吹,便拿起勺子喂给月出情吃。

一碗热粥下肚,月出情顿觉神智清爽了许多,催促道:“好了无缺,我已经吃饱了,你先去休息吧。”

少年憔悴的脸色让他心疼之极。

月无缺见已他已吃得差不多,便放下碗,又叮嘱了他几句,才和萧乾一起走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水清浅打开床尾的药箱,开始给月出情换药。

“他的断臂有没有办法复原?”一出房门,月无缺的双眉立刻又蹙了起来。

“人的手臂又不是手指甲,断了就断了,哪有再长出来的道理。”萧乾不以为然说道。

“你师傅不是神医吗?难道他也没有办法?”月无缺的眉头皱得更深。月出情为了救她,硬闯入那乾坤鼎中,不但被她砍断一条手臂,还被华沙强劲的煞气伤了五脏六腑,还好救回他一条命,可是他那条断臂,恐怕是没办法还给他了。想到这里,不由幽幽叹了口气。

萧乾沉吟片刻:“不清楚,等我师傅回来我再问问。”他拍了拍月无缺的肩膀,笑道,“凡事自有天命,依我看,月出情根本不在乎这个的,你也不必太介意,免得叫他担心。”

月无缺点点头,沉默向外走去。到了院门口,她忽又回过头来,对萧乾微微一笑:“谢谢你救了他,我很抱歉,昨晚对你说那些威胁的话。”

那一笑,仿佛冰雪之中绽放的冰梅,夜空中最为璀璨的星光,整个天地都似乎瞬间亮堂起来。

萧乾不由看呆了,忘了回答,待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月无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那栅栏外。

“好美的人。”萧乾依旧呆呆望着月无缺曾经立过的地方,有些失魂落魄自语,“可惜是个男人,否则我一定追她!”

回到宿舍,月无缺再也经不住困意,一头栽倒在**睡着了。这一觉睡得极为安稳,身心舒坦。

待她醒转的时候,天色已近傍晚。她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慵懒地伸了个懒腰,运了下功,只觉体内伤势已经大有好转,许是赤焰帮她修复的缘故,心下不由大喜。

“主人,你终于醒了。”是青滟带喜的声音。

“无缺,你的伤不要紧吧,我本想看看你身上的伤势,给你上点药,可是青滟那死东西就是不许我碰你。”颜月夭惊喜且埋怨的声音。

“哼,主人的身体,岂是你能随便看的!我看你这个色狼就是窥视主人的美色,想吃她豆腐!”青滟一脸鄙视加不屑。

“你胡说!我哪有那种想法,我和无缺是兄弟,我只是关心她!”颜月夭莫名地红了脸,怒声驳斥青滟。

月无缺刚一转醒就发觉他们在屋里,听得他们这番对话,不由又好气又好笑又无奈,出声道:“好了好了,你们也别吵了,再吵下去我的头都疼了。”

这两个人,哦不,是一人一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在一起就必定会吵架,真是前世的冤家。

青滟朝颜月夭得意洋洋挑了眉,后者狠狠剜他一眼。扭过头去不再鸟他。

月无缺一边穿鞋子一边问道:“你们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青滟闻言立即笑了:“主人果然聪明,在你睡觉期间,你爹曾来找过你,见你睡着,便没有惊动你。”

月无缺一听立刻打起了精神:“他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他只是叫我们转告你,他先回冷月山庄了,叫你有空回去看看你爷爷和你娘。”

听说月孤城走了,月无缺心下不由一阵惘然。才与爹爹相见不过几日,他又离开了,心下着实有些不解。

青滟瞅瞅他的脸色,又道:“对了,那位总是缠着你的雷倩儿小姐也走了,听说是被宗主罚去不远处的多罗谷关禁闭去了。”

月无缺的思绪还在爹爹离开的情绪当中,不以为然哦了一声。

颜月夭扭头瞧着她,忽然笑道:“无缺弟弟还当真无情,雷倩儿小姐那般对你,你竟然一点心动都没有,可惜了人家姑娘的一番情意。”

月无缺这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似笑非笑:“听你这满嘴醋味,莫非是对她有意?”

颜月夭赶紧摆手:“没有没有,那样的脾气,咱可受不了。”顿了顿,又满面黯然道,“我只恨我认识了你,因为自从见了你之后,这世上所有的女人都入不了我颜九少的法眼了,哎,可叹啊可叹,你为什么就不是个女子么,我包准八抬花轿抬你入门。”

青滟原本倒了一杯水喝,闻言立即一口水喷了出来,被颜月夭狠狠扫了一眼。

月无缺被他那副哀怨的神情和口吻逗得啼笑皆非,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少贫嘴,我两个姐姐模样生的和我有几分相似,你可看得上?”

颜月夭立即摇头,一本正经道:“不是本人,再相似也不要。再说你俩个姐姐虽然比雷倩儿小姐强些,但也强不了多少,我怕我吃不消。”

三人又嘻笑了几句,月无缺正准备与他们一起出门去吃晚膳,三个人忽然急匆匆朝这边走来,一见她,为首的军官立即施礼道:“属下见过月统领,宗主有急事请统领速去一趟。”

“有何急事?”月无缺皱眉问道。

那为首将领道:“属下不知,统领去了便会知道。”

月无缺稍一思忖,便叫颜月夭和青滟留下,自己便跟着他们朝议事殿走去。

宽敞的议事殿内,气氛不知为何格外的凝重。殿内众人皆肃颜而立,静默不语。

龙镇天坐于首座,一双凌目冷冷注视着下面,眉眼间威严无比。

在大殿中央,此时正跪着一个少年,双手拢于宽大的袖袍中,眉头微微沉凝,却并不见恐慌,迷人的眼梢似乎还有那么一丝淡淡的笑意。

“启禀宗主,月统领到!”一行三人走入庄严的殿中,那两个领路士兵给龙镇天躬身施了一礼,退了出去。

月无缺一进大殿,便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氛。

大殿左边坐的是玄宗的四大长老和八大护法,左边坐的则是朱安等诸位位高权重的将领。令她意外的是,一向笑眯眯的玄明,此时的脸色却意外的沉重,仿佛在沉思什么。

而大大殿中央跪着的那名少年,竟然是夜琉胤!

心下不由暗自起疑,昨日龙镇天不是才奖赏过夜琉胤吗?可现在这副情景,倒有点像三堂会审。不知龙镇天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莫非是夜琉胤犯什么错了?

“既然月统领来了,会议就此开始。”龙镇天清咳一声,威严说道,“月统领请先坐。”

月无缺道了谢,不动声色扫了夜琉胤一眼,径直走到朱安旁边的那张空椅上坐下。

龙镇天直起身来,目光从她身上移到底下跪着的夜琉胤身上,脸色一沉,沉声道:“夜琉胤,你可还有话要说?”

夜琉胤抬起目光,与他对视,道:“没有。”

龙镇天冷哼一声:“那本座问你,你那日在战场上施用的可是魔族邪术?”

夜琉胤一脸坦然道:“的确。”

“玄宗早有规定,玄宗中人,绝对不能修炼魔族邪术,可是你竟然藐视玄宗宗法,偷练邪术,你可知罪?”

夜琉胤俊颜一正,拱手一礼:“属下知罪,请宗主责罚!”

底下顿时起了议论声。

其中一将领犹豫了一下,首先站出来,施礼道:“启禀宗主,属下有话要说。”

月无缺眼风一瞅,那名将领她倒认识,也是统领之一,名叫罗锐山,与朱安年纪不相上下。

“说。”

罗锐山看了夜琉胤一眼,道:“夜琉胤虽然偷偷修炼魔族邪术,但并未伤过我玄宗中人,而且此次玄魔大战中,他战功显赫,若不是他施法解了魔族法宝上的封印,救出月统领,恐怕这次我们也不易大败魔族。还望宗主手下留情!”

话音刚落,立即引起三三两两的附和声。

龙镇天冷哼一声:“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件事已经众所周知,若是今日不严惩他,本座实难服众!”

罗锐山皱了皱眉,坚持道:“属下知道宗主的意思,可是夜琉胤并未做错事,而且还立了战功,宗主若是罚他,底下士兵一定会议论纷纷的。”

“罗统领的意思,莫非是觉得,咱们玄宗的法术不及魔族那些歪门邪术?”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赫然在大殿内响起,众人闻声一瞧,却原本是孟护法孟长清。

罗锐山生平最讨厌孟长清的阴腔鬼调,瞪着他,冷冷说道:“老夫并无这样的意思,只是爱惜人才而已。”

“爱惜人才?”孟长清冷笑,“罗统领对于修炼魔族邪术之人的爱惜之心,真叫我孟长清羡慕。”

“你!”罗锐山大怒。

孟长清冷哼一声,也不理他,转向龙镇天郑重道:“宗主向来赏罚分明,令属下佩服。夜琉胤虽然立了战功,可是昨日宗主已经奖赏过了,赏归赏,罚归罚,若是宗主就此饶过他,恐怕玄宗的士兵们都会有样学样,这样岂不乱了玄宗的章法,更助长了魔族的嚣张气焰!还望宗主三思!”

罗锐山还欲说什么,却被一旁的朱安强行拉坐下去,“罗兄稍安勿躁。”又不动声色瞄了月无缺一眼。

月无缺一猜便知他的意思,夜琉胤救了她一命,按理说她应该替夜琉胤求情的。可是她虽然明知朱安的意思,却佯装看不见,只是微微蹙起了眉。她怎么总觉得这其中有些不对劲,可就是想不出来哪里不对劲。目光落在那少年身上,却只看到他低垂的眉眼,根本看不到他有什么表情,更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龙镇天听完孟长清的话,沉吟了一会儿,道:“本座一向爱惜人才,对于这件事本座也挺为难,不知玄明长老有何高见?”

所有的目光立即落在玄明身上,因为他们都知道,玄明与这夜琉胤似乎走得格外亲近。

孟长清从鼻子里哼出一声,表示不满。

玄明慢慢直起身来,脸上又恢复了往常的笑容,说道:“属下没有意见,宗主就依法责罚他吧,给所有的玄宗将士们提个醒。”

“雷护法呢?”龙镇天微微颌首,又转向雷护法。

雷护法面露难色看了夜琉胤一眼:“玄宗宗法,偷习魔族邪术者,一律挑断筋脉,扔进多罗谷囚禁,以示严戒。但是夜琉胤这次的确是立了大功。”他望向月无缺,“不知月统领怎么说?”

目标轻轻一转,便将这个烫手山芋扔给月无缺了。

狡猾的老狐狸!月无缺在心里低咒一声,虽未想透,却也不得不站起身来,沉吟片刻,说道:“夜琉胤不但救了属下一命,还立了大功,属下觉得功过可以相抵,若是宗主怕还是不能服众,大可废去他的一身功力,让他重新修炼,不知这样如何?他施用魔族邪术也是替三军着想,若是挑断筋脉就等于废了他一辈子,这对于修炼者来说是件残忍的事情,惩罚实在太过严厉。”

孟长清又忍不住反驳道:“你这是姑息养奸!就算他救了你一命,你也用不着替那孽障求情!”

月无缺面无表情回道:“我只是就事论事,若是孟护法当时能在战场上力挽狂澜,自然也就用不着夜琉胤出手了。”

孟长清一下子被他这句话咽住,顿时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白,说不出话来,心中对月无缺的恨意更深。

龙镇天重咳一声,皱眉打断他们的话,道:“行了,你们都不要吵了,本座觉得月无缺说的有理,那就按照她的意思办吧。”

一直沉默不语的夜琉胤这时才抬起头来,从容不迫地给龙镇天施了一礼:“多谢宗主手下留情,琉胤愿意废去一身功力,以正玄宗风气。只是,琉胤想请月统领亲自动手,希望宗主同意。”

又对月无缺轻施一礼,含笑:“谢谢月统领代琉胤求情,还望月统领不要拒绝琉胤的请求。”

要她亲自动手?月无缺不由一愣,更是猜不透夜琉胤的心思了。这个人,着实是她在这世上遇上的头一个琢磨不透的人。若不是此人真的单纯正直,那便是他心机甚深了。可是,他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

龙镇天挥挥手:“准了。”

夜琉胤直起身来,面对月无缺,右手臂伸出,镇定自若地做了个请的动作。

月无缺不动声色起身,走到他面前,直视他的眼睛:“得罪了。”

左手捉住他的手臂,右手在他身上拍了拍了数掌,片刻过后,夜琉胤浑身瘫软,脸色苍白起来,俊脸因疼痛而皱起。

月无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一指点上他的丹田之处。夜琉胤闷哼一声,全身骨骼发出细微的咯咯之声,似乎筋脉尽数错乱。片刻过后,真气倾泻殆尽,脸色也由苍白变为惨白,身子摇摇欲坠起来。

玄明似不忍心再看,调过了头去,暗暗叹了口气。

废功完毕,月无缺正欲收指,却忽然察觉到夜琉胤体内有个奇怪的东西游了过来,正好抵在她手指处,好似是一活物。

她心中一惊,还未反应过来,指尖一痛,那活物已经顺着她指尖灵活地游入了她体内。

月无缺赶紧收指,看见指尖有一个针孔般大小的血口,一滴鲜血缓缓流了出来。

夜琉胤笑看着她,眸中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用传音入密之术悠悠说道:“恭喜无缺弟弟得了金蚕蛊,以后成为一代风云魔族的首领指日可待。”

月无缺闻言,脸色骤变。

她终于明白刚才为何一直觉得不对劲了,原来,这场审讯会,竟然是一个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