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66章 已更

第066章 (已更)

金蚕盅,产自魔族幻宫以北的回风谷,乃是魔族最厉害的巫蛊之术,月无缺虽未见过,却也曾听说过。听说此盅极为难得,回风谷乃万毒之虫聚集之地,每隔三百年才出得一只金蚕盅,若是得一金蚕盅,短息之内从一个庸才一跃成为鼎立江湖的第一高手更是小菜一碟,不在话下。魔族中有这样一句传言,得金蚕者得天下。因此魔族将此盅虫奉为圣盅。

可是,金蚕盅虽然对修炼有奇效,却是实实在在的邪物,它的副作用自然不可小觑。金蚕寄生在盅主体内,以盅主的血肉为食,代谢为魔煞之气,在体内寄住时间越长,盅主身聚煞气越多,心智被吞噬也越多,等到神功大成,煞气全侵之时,盅主便会脱离肉躯,成为一个有形无实的冷血怪物,只有这时,才能脱离盅虫的掌控。

可是纵使有多少人想练成天下第一,却无法接受这样的代价。因此虽有无数人觊觎这金蚕盅,真正有胆一试的人却是极少。

月无缺脑中将这些资料过滤一变,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再瞧见夜琉胤的笑容,更是怒不可遏,眉目一厉,来不及多想,一掌就重重拍在了他的胸口!

夜琉胤全身功力刚刚被废,哪有半点招架之力,她那一掌拍出,他的身子立刻轻飘飘像羽毛般飞了出去!

殿内众人皆没料到竟然会有这样的变故,齐齐惊呼一声,眼见夜琉胤的身子将要重重撞击在厚重的墙壁之上,这一撞之下,必然没命,玄明脸色一变,身子立时如闪电般扑了过去,用力将夜琉胤拽了回来。

夜琉胤倒在他臂弯中,脸白如纸,嘴角有鲜血溢出,却强自拉着玄明的衣袖,虚弱道:“不要……罚她……”

话未说完,整个人便陷入了昏迷中。

殿中已有人厉声质问道:“月无缺,你这是何意?为何要杀夜琉胤?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宗主面前你也敢如此放肆,简直是不把宗主和诸位长老放在眼里!”

“什么少年英雄,我看她就是个忘恩负义的混蛋!”

殿内顿时议论责骂声四起,月无缺却仿若未听到般,一双黑眸紧紧盯着大堂之上的龙镇天,漂亮的唇角冷冷勾起。

龙镇天也冷冷看着他,虽然表面镇定自若,但那少年冷厉如刀的目光却叫他有了一种被看穿的心虚之感。

朱安望着月无缺,眉头紧皱,想说什么,最后却还是没有开口。他对这少年虽然不熟悉,可是心里却直觉地相信,她绝对不是个忘恩负义之人。

玄明伸手探了探夜琉胤的脉象,眉头拧紧,对龙镇天道:“夜琉胤伤势严重,请宗主容许属下即刻带他下去治疗。”

说罢,也不待龙镇天答应,抱起夜琉胤转身便走。

到了大门口,他又停下步子,目光落在月无缺身上,神情复杂:“这只是个意外,请宗主不要责罚月无缺。”

孟长清冷笑一声:“玄明长老真是睁眼说瞎话,大家明明亲眼看见月无缺当众杀人,又怎么会是个意外!如此藐视宗主杀害同宗兄弟之人,简直是禽兽不如!若是不重罚,玄宗宗法何在!”

月无缺啊月无缺,看你如何逃过这一劫!

玄明只冷冷扫了他一眼,便匆匆离去。

孟长清回过头望着龙镇天:“宗主,您准备如何处罚月无缺?”

龙镇天收回与月无缺对视的目光,缓缓扫了众人一眼,淡淡说道:“玄明长老已经说了,这是个意外,会议至此为止,大家都散去吧。”

“什么?宗主不准备惩罚月无缺吗?”孟长清惊异地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问道。

其他人也是一脸惊诧的模样。以龙镇天以往重视威严的性子,按理说,就算不惩罚月无缺,也会严厉训斥她一顿,为何这回就轻易放过她?而且,月无缺刚才好像还用那种放肆挑衅的目光看着他吧?

龙镇天目光严厉地一扫,不耐地说道:“没听到本座的话吗?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谁也不准再提!”

说罢,不顾众人惊讶的目光,袖袍一摆,大步走出了大殿。

谁说他不想惩罚月无缺?竟敢当众驳他的面子,让他在属下面前难堪,这笔帐以后一定要好好讨回来!

想到夜琉胤,龙镇天的头不由隐隐作痛起来。那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原本他施用魔法解除魔族法定上的封印一事本没有人提,可是他偏偏自己提出来,还要叫自己当众废除他的功力,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他可不相信,夜琉胤那样一个聪明城府的人会做这样一件愚蠢的事。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古怪?月无缺为何在废除他的功力之后,还一副欲杀之而后快的表情?莫非月无缺在废除他功力的时候,被他动了什么手脚?

饶是他一向聪明自负,却一时之间也猜不透夜琉胤的用意。

月无缺冷冷望着龙镇天离去的身影,眸中露出森寒厉光。

虽然她对龙镇天并无好感,却从未怀疑过他。可从今天这件事看来,他的态度如此反常,不能不叫她怀疑,这场设计是否是他与夜琉胤合谋?抑或,龙镇天本身就与魔族有勾结?

这个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立时叫她暗吃一惊。若是一宗之主与魔族有关系,那么,整个玄宗的危险可就不言而喻了!

可是,以龙镇天如今的身份和地位,他没有原因会这样做啊?

她的心慢慢沉了下去,黑眸中露出深遂沉思的光芒。

“赤焰,你可有办法清除我体内那只金蚕盅?”回到宿舍,月无缺紧闭房门,沉入神识询问赤焰。

虽然金蚕盅是是增进功力的奇宝,可是邪物必种恶果,任它是世上最厉害的东西,她也不稀罕。

意识虚空中,赤焰摇了摇头,一脸为难:“金蚕盅乃世上最难对付之毒物,虽然我贵为神兽,对这至邪至圣之物却也没有办法。不过,这金蚕盅的确是世上修炼奇物,可助主人尽快领悟炼化我和青滟的神能,主人不妨先抛弃这些顾虑,好好修炼。物到极致必溢,说不定主人将玄宗和魔族的两类功夫练到最高境界,就能将这金蚕盅炼化了。到时候以我和青滟之能,想保住主人的肉躯应该不是难事。”

月无缺有些诧异:“金蚕盅真的有如此奇能?”

赤焰点头表示肯定。

月无缺想想暂时也没办法,只得暂且将此事放下。

赤焰又郑重提醒道:“不过,这件事主人可千万要保密,因为金蚕盅乃天下修炼者争夺之宝物,若是被外人知晓,肯定会惹来麻烦,而且玄宗也不容这邪物存在。”

月无缺点点头,不再说话,气运丹田,开始悉心修炼玄心**。这一通修炼感觉比以往要来得畅快奇妙,只要她稍一运气,体内真气便仿佛与她心灵相通般欢畅流入她意图所达之处,与赤焰的金色神能迅速融合在一起,丝毫无阻。不出半个时辰,月无缺便觉得身姿轻盈了许多,体内的内伤也在这一通真气运转中以异常的速度痊愈。

她不由心中大喜,暗赞这金蚕盅之妙,更是集中精力专心修炼。

到天黑收功的时候,就这短短两个时辰的修炼,功力果然提升了一大阶层。

月无缺翻起右掌,暗暗运气,掌心立刻出现一团渐趋白色的紫色玄光,看样子离太虚之境不远了,心中自是欢喜不已,对金蚕盅也不再像那样排斥。想想月出情还在萧乾那里,不知伤势可有转好,便起身整整衣服,拉开房门去萧乾的药院。

接下来大半个月,月无缺的日子倒过得清闲,宗内并没有什么大事要她操心,白日上场操练士兵,闲了就专心修炼,短短时日,功力进展飞速,不日即有望突破太虚之境,魔族的兰若心经也突破幻灵境中阶,因此修炼更加勤奋。虽然时常听到她对夜琉胤下狠手恩将仇报的流言,但她并不在意。她现在在意的,唯有月出情的伤势。

还好月出情在萧乾和水清浅的精心照料下,伤势几乎痊愈,已能上训练场操练了。只是,看着他原本一四肢健全姿容翩翩的美少年,如今却是一条独臂,月无缺心中还是觉得愧疚遗憾。

原本以为这样平和的日子会持续很久,却不料,很快一件意料不到的事情立刻打破了所有的平静,也颠覆了她所有的期望。

一间冰雕雪铸的巨大石室内,白色的冷雾在室内袅袅升起,四周皆是漂亮的冰雕,有花有树,有山有石,形成一副特别的冰雕美境。若不是那侵入骨髓的透骨寒意,也许会让人产生身临仙境的感觉。

在这间冰室中间,有一汪巨大的玉池,之所以称为玉池,是因为那池中并没有池水,而是一块碧色的偌大冷玉镶嵌其中,在室顶一颗夜明珠的折射下,散发出幽冷华润的光泽。

冥休盘腿合什坐于那冰玉之上,双眸紧闭,洁白如玉的双手摊开放在腿上,双掌向上,左右手心各有一朵妖异的血色漫珠沙华,莹光泛泛,似乎可见血液在那娇嫩的花瓣上流动。

衬着那一身白衣似雪,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属下恭迎祭司出关!”外面突然传来一个恭敬的声音,带着虔诚和恐惧。接着,无数人开始一遍遍重复,回声重重撞击着石壁,引起一阵阵轻微的颤栗。

冥休漂亮的睫毛轻轻动了动,嘴角勾出一个冷笑的弧度。看来,他们已经迫不及待了。

双掌微微一动,两杂血色曼珠沙华开始发出妖艳红光,缓缓升起,然后悠悠隐入了冥休的前额正中,眨眼的工夫,冥休的额前立刻显现一朵小小的曼珠沙华,一闪一闪,发出诡异的血光。

冥休这才缓缓收功,感受着体内金蚕盅在细脉中慢慢游动。想到那少女俊俏无双的面容,超众绝世的武学天赋,还有那一身狂傲不羁的性子,唇边的笑容忍不住扩大。

月无缺啊月无缺,这个世上,唯有你才是唯一一个能与我冥休并肩鼎立笑看这天下之人,如今有金蚕盅为线,你与我的命运是再也解不开了。

袖袍一摆,站了起来,温声道:“知道了,你们都去大殿吧,我稍后就来。”

他的声音不大,外面的人却连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赶紧应声是,迅速朝大殿涌去。

冥休随手划了个符咒,便凭空自这冰冷石室消失不见。

空旷壮丽的幻宫大殿,皆是用上好的汉白玉打造而成,殿内竖着十二根巨大的汉白玉柱,透着晶莹玉润的光泽,显得雍容而华贵。地面则是用上好的天蚕轻绸丝铺成的地毯,只是那上面却绣了一簇簇血红妖娆的曼珠沙华,从大殿门口的台阶上一直蔓延到整个大殿内,显得有些触目惊心的嗜血妖艳。

那大殿宽大的玉座之上,正慵懒地躺着一个白衣飘飘的男子,一只洁白的玉手半撑着头,狭长的双眸微微阖起,似在酣睡。齐到腰际的乌发自他半倚的姿势倾斜在胸前的雪衣上,映着冷玉的光彩。容颜如玉,气质静谧,睡容无害。

可是,大殿底下跪着一排人却非但看都不敢看他,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

半晌之后,男子才缓缓睁开眼睛,俊颜上是一派和蔼的笑容:“进来了半天,怎么没人说话?破春秋,既然魔尊没了,以后就由你暂时统领这幻宫吧。”

破春秋闻言,非但不惊喜,反而吓得一下子就趴在了地上,连头都不敢抬:“属下该死!属下领军大败,实在无脸见祭司,还望祭司责罚!”

冥休斜斜瞟他一眼,拂了拂袖袍,姿势优雅地坐了起来,慢悠悠说道:“没脸见我的应该是华沙才对,你何罪之有?”

破春秋冷汗泠泠,不敢接话。

虽然跟随冥休多年,可是他对冥休喜怒无常的性格却根本捉摸不透,分不清他此话是真是假,哪敢接话!

冥休见他不说话,也没有再开口,直起身来,一步步朝破春秋走来。他每走一步,破春秋的心脏就快跳一下,身子也情不自禁微微发起抖来。

对这位总是摆出一副温和无害面孔的人,他心里委实恐惧得不得了。

一丈之处,那人终于停了下来,说道:“破春秋,我记得你曾偷偷练过噬骨**吧?”

突然转换的话题,让破春秋愣了一下,可当他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之后,身子抖得更加厉害,完全没有当初在战场之上统领三军的威风。

“祭,祭司恕罪!”破春秋匍匐在地,颤声说道。

原本跪在他身后的青雀闻言,立即抬起头来,脸上一片错愕,然后是愤怒。

冥休笑望着破春秋,继续说道:“你不但偷练了噬骨**,而且还自创了一种破解之法,我说的可对?”

破春秋大惊,蓦地抬头看他,心中恐惧非常,自己秘密堪破噬骨**的解法没多久,谁也没告诉,为何眼前这个男人会知道?可怕,这人当真是可怕之极!

冥休微微勾起唇角,那笑容若满天星辰般炫目,可是吐出的话却是那般冷漠无情:“我曾经说过,禁止魔族内部内讧生事,封你为四大灵尊之首,也是看你年岁长,性情最为稳重冷静,可是,我却没有料到,你竟然胆大包天,竟敢觊觎华沙的魔尊之位,你又可知,这魔尊之位,向来只有世间女子才能坐得?”

看着破春秋的老脸宛如开了颜料铺一样难看之极,他悠然嗤笑,“我知你不服华沙那个丫头,也活该她倒霉,心气太傲,一意孤行,否则我还准备留她一条小命的。可是你,破春秋,竟然没有丝毫同胞之情,见死不救,你说我该怎么待你?”

“属下,属下知错!请,请祭司原谅!”想到冥休稀奇古怪生不如死的惩罚,破春秋的身子如抖筛般,声音因极度恐惧而破碎不堪。

其他人多畏惧冥休神鬼莫测的魔功和残忍的处罚手法,就算有心为破春秋求情,可是被他看似温和实则杀气凛冽的目光一扫,皆垂下头去不敢吭声。

冥休慢慢踱到他的跟前,将一只手掌放在他的头顶,淡淡说道:“有野心是好事,可是这野心要是用错地方就不好了。”

破春秋见他话语中无转寰余地,心中不由绝望透顶,想想怎样也是一个死,不如拼死一搏,或许还有一丝生还希望。

俗话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破春秋决心一下,趁冥休说话间,身子突然以极快的速度一缩,避开冥休的手掌,双掌重重拍在冥休胸口,一招击中,身子立刻借势向外飞去。这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速度极快,待众人反应过来,破春秋已经落在几丈开外的安全地带。

冥休中了他那两掌,却只是身子摇晃了一下,连脚步都没移动半分。他依旧含笑望着破春秋,但那目光却瞬间冷了下来。

殿内所有将士们一惊之下,悄然变色。

一时之间,大殿内剑拔驽张,气氛紧张到了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