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69章 已更

第069章 (已更)

龙镇天没有回答,脸色阴暗,过了好久,才缓缓说道:“也许这是命中注定吧。”

那个人,注定是他的命中克星,注定要夺去他所有的一切。可是,他不甘心,他统一云川大陆的远大理想还未实现,怎么能死在那个人的手下!

龙应也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小心翼翼问道:“宗主这回可瞧见那女子的相貌?”

龙镇天的身子猛地一僵,目光立时阴沉下来,注视着他,问道:“你猜猜,那个人,会是谁?”

龙应没料到他会反问自己,不由有些惊讶,随即反应过来,笑道:“宗主梦中的人,属下怎么知道。”

龙镇天勾唇冷笑,一字字道:“是月无缺!”

“什么?”龙应震惊地看着他,不可置信道:“宗主梦见的刺客不是一名女子吗?怎么会是月无缺?月无缺可是个男儿。”

龙镇天冷哼一声:“谁知道月家的人有没有在她身上搞什么鬼!魔族的障眼法可是很厉害的!说不定青希为了保月无缺一命,对她施了障眼法混淆我们的视听也说不定!”

龙应思忖了一下,犹豫道:“可是,这世上,怎会有那样绝世惊人比男人还要厉害的女子?如今几乎整个玄宗的人都为她的风采所倾倒了!”

“要不,怎么会说她是一个妖孽!”龙镇天明显轻蔑的口气,“如果她真是一个女子,那么就说明,本座的这个梦是真的!那么,她的命……”

剩下的话他没有说完,但是目光中浓郁的杀气却已让龙应明白了他的意思。

龙应想到那个少年的惊人天赋,心中有丝不忍:“那么,宗主想怎么做?”

龙镇天沉片刻,道:“自然是先调查清楚,她到底是男是女了。”

其实在他已对月无缺下了杀机之后,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若是月无缺真是一名女子,那么他就有理由除掉月家了。

看见龙镇天那不容置疑的神情,龙应已经明白,要他放过月无缺,肯定是比登天都难了。只是,着实可惜了一个天才啊。

月无缺施展瞬移术回到宿舍,正好听见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有人用恭敬的声音问道:“月统领在吗?属下奉命给风副将搬东西,希望月统领还开一下门。”

另一人猜疑道:“月统领会不会不在里面?”

“不会,我明明看见他回来的,只是进来之后就闭了门没出去过了。你说,她会不会在里面午睡呢?”

“不清楚,我们再试试吧。”

那为首的士兵又抬起手,手还位碰到门面,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什么事?”月无缺闪身立在他们面前,淡淡问道。眸光一转,看见风倾夜闲适地立在一边,听见她的声音并未回头,依旧微微仰着俊脸,看那天际飘过的朵朵白云。再看看他们脚旁边的一个箱子,她心下不由讶然,这是怎么一回事?

两个士兵见了她,赶紧给她施礼,皆用崇拜敬仰的目光小心翼翼看着她。

那为首的圆脸士兵陪着笑道:“回禀月统领,这是上面的意思,说月统领在战场上立了大功,又身负重伤,劳苦功高,因此特意封风公子为副将辅佐月统领,一来照顾月统领的身体,二来也能替月统领分忧。”

另一名士兵机灵接口道:“属下名叫张全,他叫叶柄,我们是特意来服侍月统领和风副将的。”

要她与风倾夜同住一间宿舍?这是谁出的鬼主意!月无缺一头黑线,与一个男人同处一室,以后做什么都不方便了。

虽然心有不满,脸上却未表现出来,瞟了风倾夜一眼,不动声色微笑道:“宗里的房间不够吗?”

张全不解,如实答道:“当然不是,空着的房间还有好些呢。”

“既然如此,为何要我和风倾夜两人一间?本统领一向独居惯了,实在不习惯与人同住一间。”月无缺也不拐弯抹角,直说道。眼睛看的是张全二人,话却是对风倾夜说的。她可不敢冒险和风倾夜同居一室,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迟早会暴露真实性别的。

张全和叶柄两人一听立刻傻了眼,为难地道:“这,这是上面下的命令,属下们也作了不主。”一边说一边看风倾夜的脸色,心下却有些犯嘀咕,那天他们两人同骑一马不是挺亲密的吗?怎么现在这月无缺会这样直白的拒绝?

月无缺不说话,只看着风倾夜。那少年感受到她的目光,这才转过头来看着她,脸上浮起微微的笑容,宛若深幽的古井中清冷朦胧的水中秋月:“如果我们的婚约不能解除,我不介意与你慢慢了解,或许会有一个好的结局也说不定。”

他一边说,一边优雅地走过来,径直越过她,走了进去。在与她擦肩而过时,头微微一偏,清幽透流的黑眸中绽放一朵清雅如玉的笑容。

月无缺有一刹那的失神,以前她不明白为何美人一笑倾国倾城,现在终于明白了。刚才那少年一笑,简直能在瞬间夺去人的心神。怕是这世上所有女子都无法抵挡他这倾城一笑吧。

风倾夜却已立在房内,吩咐道:“你们把我的东西搬进来吧。”

张全和叶柄还沉浸在他刚才那一笑中,听到他的声音,这才反应过来,忙不迭地答应着将那只箱子搬了进来,心中却久久为他那一笑回不过神来。

再偷偷打量两个少年的绝世容貌,一个俊俏无双,威严不可侵犯,宛若一把锋锐傲气的出鞘宝剑;一个俊若谪仙,静幽稳重淡然,仿如印在幽幽古潭中的一弯可望而不可触及的新月。叶柄心下艳羡不已,虽然这两个人同为男子,但这一静一动的气质,一眼望去却是无比的和谐。只是两这样天仙般的两个人却同为男子,多少有些可惜,若是为一男一女,那可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了。

月无缺冷眼看着风倾夜宛若主人般从容不迫地吩咐张全两人将箱子里的东西拿出来一一摆放好,又不知从哪里弄出张床与排在南面与自己的床遥遥相对,却无法开口赶他出去,心中不由微囧,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会对自己施美人计,微微一笑就掌握了主动权,真是人不可貌相。

“这件事是不是你们风家老爷子策划的?”张全二人一走,月无缺开门见山问道。

风倾夜坐于床头,乌发披肩,神情闲淡,闻言立即抬起漆黑发亮的眸子望着他,眸中浮上一丝笑意:“你真聪明。”

月无缺无奈抚额,叹气道:“为什么你家老爷子就不放过我,非要把我和你凑成一对?”

风倾夜道:“怎么,你不愿意吗?以前你可是说过要嫁给我的。”

月无缺闻言不由大囧,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想说我什么时候说过那样的混帐话!就算说了也不是我说的!

看着她吃憋的模样,风倾夜心中竟然浮起一丝愉悦之感,沉吟片刻,悠悠说道:“其实,原来我是非常排斥这场婚约的,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为什么?”月无缺微惊,眼前这少年,可看不出有丝毫断袖倾向。

风倾夜没有说话,只是双手置于脑后,动作优雅地躺在了**,眼睛里似有什么在浮动,好一会儿,才幽幽叹息一声:“因为我现在并不排斥你吧。”

不但不排斥,反而有些被吸引,这种感觉,和对其他男人并不一样,让他有些惶恐,他一向自认是个沉稳内敛洞悉全局自控力极强的人,可是这一回,他却有些把握不住自己的心了。头一次,他为自己看走了眼而有些后悔,并不是后悔退婚,而是后悔并没有好好了解过眼前这个少年。先前那个废物形象好像变成了一场梦,眼前的她,俊美,聪明,睿智,坚决,狂傲,别说是那些女子,就算是男子,也会被她全身散发的光芒所吸引。

月无缺望着那少年枕着双手躺在**,乌发有些凌乱铺散在枕上,衬得一张脸更是莹白如玉,心里忽然浮起一丝怒气,冷笑道:“你不排斥我,是因为我现在并不是一个废物,而是一个人人交口称赞的绝世天才吗?原来,你的眼光也同那些俗人一般肤浅!”

风倾夜一双黑眸幽幽地看着她,眸中似有一弯泉水在缓缓流过,慢慢说道:“有些事情,你要理解。如果你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突然被告知与另外一个不了解的男人签下了婚约,而且还因为他成为天下人的笑柄,你会没有任何想法,无动于衷欢天喜地地接受吗?而且,这段婚约还是两家的家主为了联合起来巩固势力的。若是这件事落在你的头上,相信你也不会接受吧。这世上本就有很多玄妙的无可奈何的事情,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

月无缺被他问得怔了一怔,对上那双墨黑清亮真诚无比的眸子,心里仿佛被什么拨动了一下,微微有些恍神。

的确,这世上有很多无可奈何的事情,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被她遗忘在记忆中的某一角在这一刻忽又浮了上来,如钝刀子在慢慢割她的心,就算现在日子长了,感觉淡了,不是很痛,却始终难以忘怀。

“无缺,你一个人承担不起,让我帮你吧。”初见时,那少年笑容淡白,身姿挺立,眼神真诚清澈得叫人无法抗拒。

“无缺,赶紧到我后面去!”腥风血雨中,那少年铠甲浴血,手执长剑对她关切厉吼。

“无缺,你说,你喜欢什么样的花色?我要亲手为你缝制一件新嫁衣。”成亲之前的半个月,那日,他特意拉着她一间一间地逛布庄,极有耐心地为她挑选制作嫁衣的布料,那专注的神情让她心里宛如流过一道甜蜜的河流,沉醉不可自拔。

那时候她想,这个世上,也只有他才真正对她好。也许没有人会相信,堂堂西陵国丞相之子,素有西陵第一美男子之称的他,会替一名女子亲手缝制嫁衣。

“你看,这件嫁衣漂不漂亮?喜不喜欢?”他举着那件绣工精致的嫁衣在她面前显摆,模样得意又讨好,像个想要她表扬的小孩子。

看着他熬夜熬黑的眼圈,她心里感到到窒闷,从来不知道,原来那个在战场上浴血厮杀,替她挡风挡雨仿若天神一样的人,竟然也会拿绣花针,一针一针替她缝嫁衣。

“无缺,你放心,只要我活着,就绝不放弃你,抛弃你,我要守着你,一起慢慢变老……”

那样真诚清澈的目光,让她慢慢失去警觉,那样直白而甜蜜的誓言,慢慢将她孤独桀骜的心绑紧。

可是,又有谁能知道,就是那件嫁衣,害得她在喜殿之上被困之时,竟然无法脱身!

那件嫁衣之内,抹了一层极细极薄的无色无味的绝情散,穿在身上不过一刻钟,便会透过里衣,以极快的速度顺着毛孔渗入血肉里,阻筋隔脉。稍一运功,便会筋脉暴断而亡。

如此毒辣的手段,如此狠的心肠,还有他真诚清澈的目光,甜蜜的目光,害羞的目光,愧疚的目光……

这些原以为已经尘封的记忆,此刻却突然如潮水般纷沓而来,原来有时候,尘封太久的酒,有时候回味起来,并不只是甜蜜,还有浓浓的苦涩。

昨日誓言种种,皆已在他的负情绝义中烟消云散。可是,至今,她竟然都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做得这般绝情,这真是个苦涩的笑话。

“你怎么了?”瞧见月无缺的神情突然浮上一丝自嘲和苦笑,而且那副模样,竟然完全不同她平时意气风发的模样,反而显得异常的脆弱和无助,风倾夜不禁皱起眉,有些奇怪地问道,完全不知那话底的关心。

月无缺这才回过神来,茫然地看他一眼:“我没事。”说罢,恍恍然走了出去。

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失魂落魄的背影,风倾夜的心里仿佛被针扎了般,隐隐有些疼痛。他有些自嘲地笑了,莫非,他真的喜欢上月无缺了吗?否则,她难受的时候,他的心竟然也会跟着难受?这还真是冤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