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70章

第070章

心绪上头,月无缺一时没了心情,漫无目的在玄宗的僻静之地走着,以让清风吹散心头的愁绪。就在她经过一条荫蔽的小道时,忽然听见有轻轻的脚步声自那头走来。此刻她心绪不佳,不想与任何人碰面,便悄悄隐入一棵大树后面。

不多时,一个少女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定睛一看,她不由小小吃了一惊,那少女却原来是月如冰。只见她手上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碗什么东西,此刻的她,俏脸如花,羞云悄浮,一副怀春女子的模样,一边走一边想着什么忘了神,竟然直直地从月无缺面前走了过去都未觉察到她的存在。

月无缺的思绪暂时被她吸引过去,蹙眉暗忖道,月如冰生来便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小姐,今日怎么有闲情做这汤汤水水之类的东西了?做了这东西是给谁的?看她去的方向,既不是自己的宿舍,更不会是月如霜的,因为女兵宿舍就是在一起的。难道是……给夜琉胤的?

她暗自猜测道,眉头拧得更紧。正欲现身悄悄跟上去,忽听前面传来月如霜的声音,带着些微的戏谑:“哟,如冰,你什么时候学会熬汤了?闻起来味道挺不错的。”

月如冰没料到竟然会在此碰到大姐,不由俏脸一红,讪讪道:“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月如霜没发觉她的异常,带羞笑道:“姐姐的事你不是不知道吗?自然是去看夜公子了的。”说罢,又叹了口气,“其实夜公子是个很好的人,我不明白,无缺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月如冰安慰道:“姐姐不要太过担忧,弟弟是个讲理的人,一定是与夜公子之间有了些误会才会那样对他,等以后我问问她与夜公子之间的事情就知道了。”

月如霜点了点头,脸上忽然浮上一团红云,扭捏道:“如冰,有件事我想告诉你,夜公子说,夜公子说,等他伤好了,下个月就去月家向爷爷提亲,你说,我要不要答应他?”

少女微微垂着眼睑,满面幸福羞涩,一副深陷爱河的小女人娇俏模样,月无缺却看得目光渐渐冷了下去。夜琉胤要娶月如霜?这个消息让月无缺暗暗吃惊,一向冷若冰霜的姐姐忽然露出这副小女儿的羞涩之态,明显是情根深种了。

月无缺的心里顿时复杂起来。明眼人不难瞧出,月如霜是真的爱上夜琉胤了,可是,那个人城府极深,心机叵测,根本就不足以叫人相信,而且,他这么做的用意根本就叫人猜不透!

不行,她绝对不能将姐姐交给这种人!

月如冰忽然听到这个消息,端碗的手猛地颤抖了一下,月如霜有些奇怪地看着她,关切问道:“如冰,你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你看你脸色这么苍白,是不是这段时间训练太累了,要不回去了我给颗玉润丸你吃?”

月如冰勉强扯出一抹笑容:“嗯,也许是我在家太清闲,懒于修炼,所以这段时间猛地训练,着实有些吃不消。”

看着月如霜一脸幸福的笑容,她的心里一阵阵发苦,端托盘的手不自觉的抓紧,手指因用力显出苍白之色。

月如霜宠溺地摸摸她的头发,眼睛又瞟到那碗汤上,凑近她耳边,促狭笑道:“小妮子是不是思春了?快说,是给谁送过去的?”

月如冰的脸色又由白转红,被她逼得急,一时说不出口,脸色更加羞红。

月如霜瞧她那副为难的模样,轻轻拍了她一下,忍不住笑嗔道:“怎么,连你姐姐我也不能说吗?亏我有什么事都告诉你!”

月无缺看得暗自叹息,没想到月如霜和月如冰相处了十几年,竟连妹妹的那点小心思都瞧不出来,看来她的心思已经全然放在夜琉胤身上了,根本就没有时间猜测妹妹的心思。

月如冰看着姐姐灿烂的笑颜,宛若一朵迎着艳阳盛开的鲜花,绚丽夺目,心下更加黯然。姐姐不但比她长得漂亮,而且连天赋都比她要高上许多。有时候,她真羡慕姐姐,不但什么都比自己强,就连运气也比自己要好上几分。

最先碰上夜琉胤的,为何不是自己?

“怎么,你不想说啊?不想说就算了,反正总有一天会被我知道的。”月如霜也不逼她,又和她笑言了几句,便朝回路走,月如冰立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神情忧郁凄楚,好一会儿才复又朝前走去。

待她的身影拐过那道拐角时,这才悄悄跟了过去。为了两个姐姐着想,她必须得给夜琉胤一个警告!

来到夜琉胤的门口,月如冰站了好一会儿,才整理好自己的心绪,抬手敲了敲门,轻声道:“夜公子在吗?”

夜琉胤在女子面前一贯清雅磁性温柔魅惑的声音立刻自屋内传了出来:“是冰儿吗?快进来吧。”

月如冰的心又抑制不住砰砰乱跳起来,立刻换上一副笑容,推开门走了进去,又轻轻将门带上。

夜琉胤此刻正斜斜靠在床头看一卷书册,见她进来,俊美的脸上露出温柔迷人的笑容,盯着她手中那碗汤好奇问道:“碗中是什么东西?是你特意给我做的吗?”

月如冰有些痴迷地望着他俊若天仙的笑容,心里的黯然竟在他迷人的笑容下消散不少:“嗯,我看你在**躺了这么久,身子还是不利索,所以特意给你熬了一碗养气补血的汤,里面还放了一些贵重的药材,对恢复筋脉是很有用的。”

她一边说一边朝他走过去,轻轻将碗放在他床头边的桌上,看见那桌上有一碗并未动过的补汤,心里竟然浮起一丝莫名的情绪,似低落,又似喜悦。

“那碗汤是你姐姐刚才送过来的。”夜琉胤顺着她的目光,微笑解释道,“只是那汤的气味有些腻,我有些喝不下去。不过,你手中的这碗汤闻起来不错,想来一定比你姐姐做的好喝。”

说罢,竟然伸手拿过那碗汤,拿起勺子舀了一勺,一口喝下,脸上浮起愉悦的神情:“看来,还是妹妹煲汤的手艺比姐姐要略胜一筹。”

他,这是在称赞她吗?月如冰立刻开心起来,刚才的不快竟然在他这轻轻一句话之中烟消云散。

“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天天煲给你喝。”她展颜笑道,话一出口又觉这句话太过暧昧,立刻变了脸色,有些惊惶地垂下眼睑,不敢再看他那双会放电的迷人眼眸。

夜琉胤看见她那副窘样,不由轻笑一声,轻轻将汤碗放下。

“我倒是希望能天天喝到冰儿妹妹煲的汤,能喝冰儿妹妹亲手煲的汤是我的福气。”

夜琉胤俊眉舒展,性感的唇角微微上扬,语气中明显带了丝挑逗暧昧的气息,任月如冰平时性格有多大胆,到底还是个不谙情事的怀春少女,闻言一颗芳心更是狂跳如小鹿乱撞,情不自禁抬起目光去看他。

却见那少年笑容清艳绝魅,特别是那双仿若磁铁般的黝黑双眸,其间似有光华流转,携带着一丝婉转的绵绵情意,重重撞击在月如冰的心上。

这样的目光,叫她深陷,沉迷,再也不想从里面爬出来。

“如冰,有件事我想告诉你,夜公子说,夜公子说,等他伤好了,下个月就去月家向爷爷提亲,你说,我要不要答应他?”

月如霜幸福羞涩的话语突然在耳边出现,月如冰猛地打了个激灵,身子一颤,赶紧避过了夜琉胤的目光,心里又是惊慌失措,又是鄙视自己,眼前这个人以后会是自己的姐夫呢,自己怎么可以不顾姐姐的感觉去肖想他!

“冰儿,你怎么了?怎么一下子出了这么多冷汗?”夜琉胤不动声色打量着她突然变得难看的脸色,伸手轻轻拉住她的手,目光关切地望着她。

月如冰的手僵硬了一下,迅速抽出自己的手,强压下心头狂涌的窒闷与悲伤,强颜笑道:“我没事,谢谢夜公子的关心。”顿了顿,深吸了口气,又瞅着别处呐呐道,“刚才听姐姐说夜公子准备上我家提亲,如冰要先恭喜夜公子和姐姐了。希望,希望夜公子以后好好待姐姐。”

好不容易才压下心头的酸楚将最后一句话说完,月如冰忍住泪水转身就走。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惊讶失措丢脸过,估计夜琉胤心里笑死她了。

刚刚打开门,夜琉胤带着笑意的声音又自身后传了过来:“冰儿,你干嘛急着走?我是说了要上你们月家提亲,但我并未说那个能让我中意提亲的人是谁,你想不想知道?”

月如冰原本已经在心里下定决心以后要断绝对夜琉胤的肖想,听到这句话,心里猛地一惊,原本绝望的心里仿佛又看见了一线光明。她狠狠抓紧门边,缓缓回过头,震惊地望着他。

夜琉胤的炫丽双眸灼灼生辉:“想不想知道,我想提亲的那个人是谁?”

月如冰使劲咬了咬唇,在心里激烈地斗争了一会儿后,终于缓缓摇了摇头,一步跨了出去,再也没有回头。

虽然她很想知道让他中意的人是谁,可是,不能想,不敢想,也不敢知道。无论是哪个结局,恐怕她都不会有多开心,有多舒坦。

夜琉胤看着门口,笑了,眸中满是玩味。这妹妹,果然比姐姐有趣的多。

“你的戏演完了吧?玩弄女孩子的感情,这样恶趣味的事情在你眼里就是那么有意思吗?”一道人影悄无声息的自窗口飞了进来,立在距离他一丈之处,冷冷注视着他,那冰冷的目光中满是愤怒。

夜琉胤好像早已知道她偷听了很久,神情之中完全没有惊慌之色,动作优雅地拂了拂衣摆,笑吟吟说道:“我若说不是,你相信吗?”

月无缺冷哼一声,看他的眼光轻蔑加愤恨:“当然不信!你的话要是能信,恐怕这世上就没人的话能信了!”

“月无缺,我在你心中的印象就是这么差吗?”夜琉胤站起身来,慢慢踱到她面前,直视着她的眼睛,悠然说道,“你应该看得出来,你的两个姐姐都很喜欢我,而且,也是她们主动接近我的。”

“就算是她们主动接近你的,那又怎样?若不是你对她们施展魅惑之术,她们又怎么会对你一见钟情!”月无缺冷笑,“既然你不喜欢她们,又为何不干脆拒绝她们,反而还要在她们之间玩这种暧昧的把戏?真是恬不知耻!”

夜琉胤的眸光跳跃了一下,却并不为她这句话生气,反而笑得更加开心:“原来咱们第一次见面,你就已经看破我了,很好,能遇到一个一眼就能看破我的人,是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看来咱们之间注定有一场缘分。”

月无缺懒得听他这些废话,一把抓住他的衣襟,疾言厉色道:“夜琉胤,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阴谋?若是你敢伤害她们,我月无缺此生此世绝计饶不了你!”

上一次他已经阴了她这一把,这一次,她绝对不会让他如愿!若不是有所顾忌,她早就一剑劈了这个包藏祸心的少年!

夜琉胤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她:“阴谋?你觉得我像那种人吗?我这样做,完全是替你着想,不管你现在明不明白,以后,我一定会让你明白的。”

月无缺气恼地一把将他重重推倒在地上,厉声道:“收起你这些废话!话我已经说得明白,月如霜和月如冰都是我的亲人,我绝对不允许谁伤害她们!若是你胆敢伤她们分毫,到时候我一定一剑杀了你!”

说罢,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夜琉胤慢慢自地上站起,眼睛盯着门口,唇边露出一抹嘲弄的神秘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