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71章 已更

第071章 (已更)

月如冰心神恍惚慢慢往回走,想到夜琉胤刚才的眼神和那含有深意的话语,心绪纷乱成一团,不知道是喜是忧,是伤是痛。就在她忘神间,后脑勺不知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她有些气恼地回头:“是谁打我?赶紧给姑奶奶滚出来!”

“啧啧,姐姐这么凶,小心嫁不出去。”一个身影自旁边的一棵大树上跃下来,笑眯眯看着她。

一见是月无缺,月如冰立刻敛了怒意,俏脸上飞上一团红云,横她一眼,娇嗔道:“死小子,你什么时候学会捉弄姐姐了!”

月无缺笑着不答话,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看你刚才脸色惨白神情恍惚魂不守舍的模样,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月如冰怕被她看穿心事,赶紧道:“哪有,姐姐只是这段时间训练得有些吃不消罢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自然是跟踪姐姐来的。”月无缺笑着直言,一双漆黑的眼眸深深望着她。

月如冰闻言立刻脸色一变,好一会儿才镇定下来,犹豫一下,小心翼翼看着她,呐呐道:“你,你刚才都看见了?”

月无缺严肃地点了点头,正色道:“姐姐,我这么做是为你们好,那夜琉胤,真的不值得你们托付真心。你不觉得他是故意在挑拨你和大姐的关系吗?”

月如冰听了这话,心下顿时有些不舒服,斟酌了一下,拉着月无缺的手说道:“无缺,你年纪还小,根本不懂感情这回事,就不要乱下评论,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清楚。再说了,是我自己心甘情愿喜欢他,并没有强求他非要喜欢我。”她咬了咬唇,心下酸楚,对于这份暗恋的感情,她从来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月无缺苦笑,她不懂感情?的确,以前她的确是不懂感情,所以才会被那自以为的真诚之人所骗,骗得失去所有,包括性命。如今,她明明看出夜琉胤是个阴险小人,又怎能眼睁睁看着她们被骗,尝那锥心之痛。

这世上,最伤人的并不是那能割肉破血的刀剑,而是无形无体的感情。

“姐姐,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你肯定听不进去,但是我还是坚持我的立场,夜琉胤根本就是个阴险卑鄙的小人,不值得你们去爱!而且,你们之所以会喜欢上他,完全是因为他对你们施了魅瞳术!”月无缺道。

俗话说,当女人陷入爱河时,她的智商便会低至为零,她所爱慕仰望的那个人,便会成为她心中最完美的偶像。任月如冰平时是多么聪慧过人的一个女子,此时也不能免俗。听得月无缺张口便说夜琉胤的坏话,她的心中抑制不住浮出一股恼意,松开她的手,目光微沉,淡淡说道:“无缺,你根本不了解他,为何要这样诋毁他?还有,那日宗主只是命你废了他的武功,你却为何要突然出手杀他?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我们月家一向最重一个人的品德,自小爷爷便教诲我们要知恩图报,你不但不知恩,反而还要伤他性命,你这样做,实在是叫我太寒心了!”

看着她目光之中的埋怨,月无缺心下不由暗自叹了口气,看来,她已经深陷进夜琉胤布置好的温柔陷阱里,不可自拔了。唇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冷意:“姐姐,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他趁我废他武功中门大空的时候,突然放了一只金蚕盅进我体内!金蚕盅姐姐可曾听过?中了金蚕盅之人,最终都会堕入魔道!”

月如冰没料到他们之间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由呆住,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听说金蚕盅对修炼有奇效,他会不会是不知道这些,所以才想用金蚕盅帮你?”

月无缺冷笑一声:“夜家虽然比不上风月水颜四大家族,也好歹排行第五,夜家的独孙少爷夜琉胤更是一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天才,像金蚕盅这样的至宝,早就传遍天下,要是说他不知道,恐怕没有人会信。”

“你这是对他有偏见,无缺!”月如冰反驳道,“金蚕盅是修炼至宝,自然是人人梦寐以求争而夺之,那你说说,他为何要将它转送给你?他与你素无冤仇,也无什么交集,就算有,也只是因为如霜的关系爱乌及屋。而且他们夜家日益强盛,虽然只是排在第五,真实实力却并无人知晓,若是你说他有野心,想借着如霜和我的关系与月家联姻结盟我信,若是说他这样做是想害我们,那我就没法相信了。”

他为何将金蚕盅转送给我,那是因为一是他奉冥休之命想借此牵制于我,二是因为那只金蚕盅是母盅,他想用也用不了。月无缺在心中默默说道,不过这番话她并未直说出来,若是说出来,恐会引起怎样的恐慌和后果。如今是在玄宗,龙镇天对她的身份忌惮之深她心知肚明,她得步步小心,不想节外生枝。

月如冰见她沉默,以为她被自己说动,缓和了脸色,柔声叹道:“无缺,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和姐姐,但你这担心也太过了,有时候也会多些烦恼。至于金蚕盅的事情,我会找时间去问他的,我相信他不会害你的。”

就算你问他,他也不会说实话的。月无缺看着鬼迷心窍的月如冰,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隔日,月如冰果然特意去问了夜琉胤,回来喜孜孜对月无缺说,夜琉胤只是想帮助她一把,并无害她之意,而且说月无缺筋骨奇佳,有金蚕盅相助,以后定能独步天下,以她的资质,根本不会失去本性堕入魔道。

月无缺早已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不由在心中冷笑。

月如冰见她还是这副模样,不由有些不悦,郑重劝道:“无缺,这件事我已经告诉如霜姐了,她也不相信夜琉胤接受我们会有什么阴谋,所以无论你喜不喜欢他,以后都不要再为难他。感情这种事,只有当事人才会明白。”

月无缺拍拍她的头,叹息:“真是一对傻丫头,人家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我这个亲弟弟的话你们反而一句不信。果然是情字误人啊。”

月如冰不由又好气又好笑,拍开她的手娇嗔道:“臭小子,明明比我小几岁,却偏要装成一副大人的样子来教训我,你羞也不羞!”

月无缺收回手,苦笑道:“谁说我比你小,真算起来,我比你大才对。”

月如冰便拉着月无缺一起去膳食厅吃晚饭。

“好了,现在晚膳时间要到了,我们一起去用餐吧。”她说的明明是实话,可是月如冰却根本不相信,只当她是开玩笑,又嘻笑了几句,见已到午膳时间,月如冰便岔开话题,不由分说往膳食厅方向走。

月无缺知她听不进去,也只能暂时将此事放下。

午膳过后,是一个时辰的午休时间。此时是春夏之交,天气已渐渐有些炎热起来。一个时辰的午休正好能避开正午最辣的骄阳。

时间一到,上操的号角声准时响彻整个玄宗训练营。

短暂的杂乱过后,原本空无一人的训练场上立刻排列了密密麻麻的队伍。

月无缺独坐于一角阴凉的监察台上,一边漫不经心地望着不远处的烈云操练烈火团军队,一边盘腿而坐凝神修练。

自那日她被体内的金蚕盅引去救冥休,激发体内潜能突破太虚之境后,便觉体内真气意外地转化成一种缥缈状态,却更显充盈鼎盛,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像被熨烫过般舒坦轻盈。

突破太虚之境,再加上金蚕盅的促进奇效,无论她修炼什么都是进展神速,势如破竹,对于修炼者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振奋的事情。

月无缺大喜之下,更加潜心于修炼中。她计划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自己的整体修为提升到鼎虚状态,炼化金蚕盅,脱离冥休的掌控。

远处一棵阴蔽的大树下,风倾夜漫不经心靠在树上,一直若有所思地瞧着月无缺,目光深幽,神情专注,只是那两道俊秀的修眉却微微拧起,凝着一丝苦恼。

“小七,你想清楚没有?老爷子可是下了圣旨,要你最迟在三个月内拿下她,否则,你叔叔我可就要老命不保了。小七,你可千万不能见死不救啊。”风动奇凑在他身边,苦着一张脸哀求道。

风倾夜眼角抽了抽,斜斜睨他一眼:“叔叔,我记得你一向不是个贪生怕死之人,怎么在玄宗磨练了十几年,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风动奇叹息道:“叔叔我也没办法啊,要怪都怪那个死老头子太卑鄙,竟然扣住了我的心肝宝贝,若是叔叔我说不动你,那我就只能阴阳永隔了。小七,看在叔叔我疼你的份上,你就答应了老爷子吧,算我求你了。这样你好,我也好。再说你如今和月无缺同住一室,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可是个绝佳的机会。”

风倾夜不动声色挑眉:“此话怎么说?依我看,这事只对你有好处。”

风动奇眨了眨眼睛,嘿嘿笑道:“这怎么能说对你不好呢?双修不但能增进你俩的感情,更体验到闺房之乐,更能促进身心发育,对武功修炼更是有事半功倍的奇效。再说你和月无缺都是完美奇才,若是合和双修,到时候肯定能创造天下无敌的神话。”

风倾夜听得一头黑线,一向淡漠淡定的少年,此时终于濒临抓狂边缘:“叔叔,我和她都是男人啊男人!两个大男人怎么合和双修!爷爷也真是太胡闹了!”

若是月无缺知道了,一定会坚决反对的。风倾夜不自然地想到月无缺听到这番话的表情。

风动奇却一副无所谓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心安慰道:“小七,原来你纠结是因为这个,那我就放心了。双修不就是那么回事么,一男一女可以,两个男人自然也可以了。”

“听说叔叔当年是家族有名的风流公子,不知可研究过这男男双修?”风倾夜冷着眉眼问道。

风动奇一听急得赶紧摆手,生怕玷污自己的名声:“当然没有了!我风动奇是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做那世上最龌龊之事!只要一想想与男人那样,我就要吐了。”

“哦,看叔叔这意思,莫非说我不像个男人?”少年不怒反笑,笑容明艳,宛若明珠绽放光芒。

风动奇看得失了会儿神,这才讪笑回答:“当然不是,叔叔我还见过你刚出生时光屁屁的模样呢。只是小七你自小到大性格一直这般沉静内敛,长得又漂亮,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女孩子呢……咦,我怎么突然觉得这么冷?”

风动奇蓦然觉得周围腾起一股强烈的冰寒之气,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身子。正欲继续开口,忽然瞅见风倾夜俊颜如罩薄冰,一双漆黑漂亮的眸中满是怒气,这才反应过来,不由心脏一缩,胆怯地道:“小……七少爷,你怎么了?”

平时他都是亲昵地喊这少年小七,只有在他生气或是摸不透他心思的时候才会喊他七少爷。因为他的辈份虽然比风倾夜高,但他在风家的地位却不及他。

风倾夜冷着脸还未开口,忽听周围响起噗嗤一声,接着便有人哈哈大笑起来,循声一望,却见不远处一棵大树上,一个容颜漂亮的少年坐在枝杆上捧腹大笑,花枝乱颤。

“臭小子,你笑什么笑!”风动奇这回连看都不敢看风倾夜的脸色了,只得转移目标对那少年厉声喝斥道,心里却在叫苦不迭,他今天怎么就这么嘴碎呢,竟然一时说忘了形触到了风倾夜的忌讳,要是他一生气置自己于不顾,那可就糟了。

那少年又笑了一阵,这才止住笑,一手扶着一双灿烂的星眸望过来,狡黠地眨了眨眼睛:“不好意思,我并不想打扰你们谈话,只是突然想到这位惊才绝艳的风七少爷被月无缺压在身下的情景,就觉得很有趣。嘿嘿,是不是生气了,如果生气了我就乖乖闭嘴。”

风倾夜没有说话,却突然抬手一扬,一记凌厉紫虚玄光如闪电般击了过去。

“哎哎,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怎么能随便杀人啊!”那少年哀嚎一声,闪身一避,竟然自那树上直直摔了下来,眼见便要摔到地上,突然一阵疾风般的人影闪过,已将他好生接住放在地面。

“我就知道,你不会放着我不管的。”冥息望着月无缺,眨了眨眼睛,“深情”说道。

月无缺眼角抽搐地看着他,沉默了一下,突然伸手抚上他的面颊,叹息道:“你说的对,你长得比女孩子还要漂亮,能收你这样漂亮的人儿做男宠,实在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

冥息的笑容立刻僵在了脸上:“男宠?什么意思?”

月无缺唇角微微上扬:“以你的姿色,很适合做下面的那位,也只适合。”

冥息愣了半秒,忽然如被烫了般抽离开她的手,飞身回到了树上:“变态!老子是男人!”

看着月无缺脸上得意的笑颜,风倾夜脸上的冰霜如遇春风般不自觉地融化掉,心里蓦然一暖,她刚才,莫不是在替自己化解尴尬?

风动奇却看得目瞪口呆,他只见过月无缺嚣狂冷傲英勇如天神的一面,心里自然而然地对她生出了敬佩和敬畏之心,蓦然间看见自己心目中的天神竟然用如此轻浮的口气调戏另外一个男子,着实有些消化不了。

月无缺却再也没看冥息,反而回过头来,望着他温和地笑:“你们风家老爷子要风倾夜和我合和双修?”

风动奇还未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傻傻地点了点头。

“那我爷爷可知道?”

风动奇道:“月老爷没有意见,只说一切看你的意思。”

月无缺笑得更加温和,却一语惊人:“这个提议不错,既然两位当家人都没意见,那我就同意了。”

这回不光风动奇,风倾夜,就连那树上的冥息也呆住了。

“为什么?”风倾夜望着月无缺,震惊问道。

风家。

一间僻静的不大静室,檀香袅袅,庄严古板,气氛中透着一丝浓重沉压。

一个身着普通黑袍的老人盘腿坐于一个蒲台之上,双眸紧闭,默默运功调息。

两名容貌俊朗气质高贵的中年男人分立两旁,束手而立,看不出什么表情。其中,左边那名男子的容貌与风倾夜有几分相似。

半晌,黑袍老人突然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身子摇摇欲坠。

两名中年男子脸色微变,迅速上前,一人伸手扶住他,自后背给他输运真气平息体内浮躁之气,另一人则摇出一小瓶药丸,快速塞入他的嘴里,并扯过一旁的巾帕替他擦拭唇边血迹。

片刻过后,那黑袍老者才缓缓吐出一口气,脸色稍稍好转。

左边那男子脸上呈现悲痛之色,道:“父亲,还是不行吗?”

黑袍老人神情黯然,叹道:“看来我风净命该如此了,肺腑严创,估计只剩三个月左右的命了。”

说罢,又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神情更加憔悴。

这黑袍老人,正是风家的家主老爷子风净。

右边那名男子满面怒色,咬牙切齿道:“这都要怪龙镇天那个王八蛋!忌惮我风家势力日益强盛,便用那下三滥的手段来暗算我们,简直是卑鄙无耻!他怎么不想想,当初若不是我们风家,他怎能坐稳一宗之主的位置!”

风老爷子却未理会他的话,转头向那左边男子风影问道:“夜儿和无缺的事情怎么样了?”

风影犹豫了一下,说道:“夜儿好像不愿意,但是那月无缺很奇怪,竟然一口答应了。”

风老爷子沉吟了一会儿,那张瘦削得不成样子的老脸上露出笑容:“那就好。”

风影看着他脸上欣慰之色,微微叹气道:“父亲,我不明白,你为何非要将夜儿和无缺凑成一对?”

右边的男子,风影的弟弟风然也不悦地道:“就是,哥哥就这一个儿子,若是他和一个男子成亲,那他不是无后了。而且,以月无缺那样强势的人,是绝对不会让夜儿纳妾的。父亲也要替哥哥和嫂子想一想。”

风老爷子却冷冷横他一眼,喝斥道:“你知道什么!我这是替整个风家的前途着想!难道你希望风家被龙镇天的暗宫势力一举铲平,从此在这云川大陆消失吗!你哥哥也是我的亲儿子,夜儿更是我最疼爱的亲孙子,我何尝不想他们幸福!可是,若是拿夜儿的幸福和风家的存亡相比,我宁愿希望掉夜儿的个人幸福!夜儿是个懂事的人,我相信如果他知道我的良苦用心,一定也会以大局为重的!”

风然沉默了一会儿,犹自心有不甘:“父亲占卦真的灵验吗?夜儿和月无缺的命运真的是紧密联系在一起,若是双修合体便能召唤出世上最强大的神兽栖巨?哼,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我可从未听说过。”

风老爷子冷冷道:“你信不信也罢!据我的暗线来报,龙镇天早已契约了天地间最阴盛至邪的魔物,只有至刚至阳的栖巨兽才能降服。起先我也不明白为何在替夜儿占卦时一再占到同样的卦,可是在后来月无缺突然由傻变智,龙镇天的魔魅暗宫又无意中被我发现,我再次占卦才得到这个启示。如今龙镇天的暗宫突然对风家出手,这就预示着,一场浩劫将要来临。如果再不实施自保,恐怕我们四大家族都要从此完蛋。”

说罢,又转向风影,严肃说道:“影儿,你速去月家一趟,将此事告知月老爷子,要他早做防范,此事切忌保密,龙镇天已在各大家族中安了暗线,若是不小心泄露出去,恐怕会逼得龙镇天快速行动,那样就不妙了。”

风影领命而去。

风老爷子又唤过风然,对他切切私语了几句,风然点头,领命而去。

待他的身影消失不见,风老爷子才面露忧色,重重叹了口气,喃喃说道:“月无缺,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风老爷子对我寄于如此大的厚望,我自然不会让你失望。”一个清朗的声音蓦然在他耳边响起,打破了这室内的凝重。

风老爷子心里一惊,扭头一看,不由呆住。

只见那一俊俏无双的少年正坐在下首一张椅子上,手中把玩着桌上一只茶杯,正笑意盈盈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