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72章 已更

第072章 (已更)

“你,你是谁?”风老爷子震惊问道,为防龙镇天安插在风家的暗线发觉自己的意图,他的这间密室只有自己和信任的两个儿子知道,可是眼前这陌生少年是怎么知道的?又是怎么无声无息进来的?

月无缺眨了眨眼睛:“怎么,老爷子连你未来的孙女婿都不认识吗?”

“孙女婿?”风老爷子嘴角抖了抖,看清她那肖似月孤城的模样后,忽然明白过来:“你就是月无缺?”

他上下仔细打量了月无缺几眼,一张老脸上慢慢堆上笑容:“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月云霄能有你这样出色的孙子,真是好福气。”

“彼此彼此,风七少同样是惊才绝艳,风华绝代。”月无缺淡淡一笑。

风老爷子脸上露出骄傲的笑容,风倾夜是他的荣耀,只要想到风倾夜,他都会觉得很开心。

“你刚才是怎么进来的?用的莫非是魔族的瞬移术?”虽然月无缺的马屁拍得很受用,但他也没忘记怀疑。毕竟这世上,只有魔族的瞬移术才能这般悄无声息地溜进来。可是,他明明在外面设了强大的结界,没有他的吩咐,谁也闯不进来,看来这月无缺的修炼已是非常人能及了。

月无缺也不否认,大方点头:“不错,娘亲怕我在与魔族敌对时难以应付,便传了我一些随机应变的小法术。”说罢,语锋一转,笑吟吟望着眼前一身黑袍的瘦削老人,“老爷子好像知道许多不为人知的大秘密,可否先告诉我?被人暗地里设计的滋味可是很不好受。”

风老爷子脸色变了变,随即又堆起笑容:“我这么做是替天下苍生着想,况且这个秘密太过严重,若是不小心泄露出去,恐怕一场浩劫会提前来临,所以我才这样瞒着,你要体谅爷爷的心情,不要怪我哦。”

他一口一个爷爷的自称,话语间竟有一丝讨好之意。

“多一个人知道,虽然多一份危险,可是也能多一个人出主意,不是吗?”月无缺不以为意,微微一笑,“既然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你为何不直接跟风倾夜说明?若是你说了,他恐怕就不会因为这份婚约和你闹翻了。”

风老爷子闻言神情一黯,沉默良久,方才叹道:“那孩子,无论我多么宠他,爱他,他也不会听的,有时候反而会适得其反。”

“为什么?”月无缺有些好奇问道,“虽然我与他相处不多,但我却清楚,他虽然不爱说话,但却是个明整理的人,莫非,你做过对不起他的事?”

风老爷子点了点头,黯然道:“你知道吗?他娘与你娘一样,也是来自魔族。”

月无缺从没想到过风倾夜竟然也是魔族女人生的孩子,不由呆了一呆:“然后呢?”

“然后,我为了家族声誉,自然不允许那个魔族女子入我风家。”风老爷子顿了顿,面上浮现愧疚之色,“后来看在影儿的苦苦哀求,和那女子已怀有影儿骨肉的份上,我才勉强让她进了门,可是我当时并不相信她,所以在她入门之后,便废了她一身魔功。”

月无缺听得有些糊涂:“这样不是挺好吗?光是这些,应该不会让风倾夜那样排斥你吧。”

风老爷子点了点头,叹道:“那女子是个好女子,只是我当时对魔族仇恨入骨,因为我原本还有个女儿,可是却不幸死于魔族之手,因为就算那魔族女子进了门,无论她在风家多么忍辱负重,做得有多好,我看在眼里,却没放在心上,一味苛责她,将女儿之死完全怪在她的头上。在夜儿三岁的时候,我忽然收到一个讯息,那女子在魔族的亲哥哥要来找她,我便设了个计,以她为诱饵,困住了她哥哥,并当着她的面就地诛灭。她因此悲痛欲绝,回来后不吃不喝把自己关在房里三天,无论谁敲门都不应,最后,最后她竟然自杀了。自那以后,夜儿便与我疏远了。”

月无缺听得心中唏嘘不已,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那风倾夜的爹爹呢?在她受欺负的时候,可曾为她出过头?”

风老爷子道:“我当时为了离间他们的感情,便故意将影儿送去玄宗了。待她死了之后,影儿才回来。”

月无缺冷笑:“你可真是个冷血无情之人,这也难怪风倾夜不理你。若是我,绝对要与你断绝爷孙关系。”

风老爷子苦笑:“我知道我当年做错了,可是有些事,一旦错了,就无法挽回了。夜儿本是个很活泼的孩子,可是自他娘死之后,他就变得寡言少语,从未笑过了。这都是我的错啊,如今我想弥补他,想把一切的爱都给他,可是他的周围却像竖着一堵无形的牢固的墙,无论我怎么努力,都进不去。”

“一个人的心被伤了,无论过多久,可以被时间冲淡,那道伤痕却永远磨灭不了。”月无缺直视着他的眼睛,慢慢说道,“我想他是因为很爱你,所以才更恨你。可是我却很质疑你对他的关心。你嘴上说想把一切的爱给他,可是如今你却依然在设计他,伤害他,婚姻是终身大事,成亲对象是自己的心爱之人才会幸福,可是你却在设计逼他娶一个他不喜欢的人,而且还是一桩不容世俗的婚姻,虽说你是为大义着想,可还是牺牲了他的前途和幸福,你说这样是爱他吗?”

风老爷子呆住,虽然他一向精明透彻,可是,却似乎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只是一味强势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和计划去做。

月无缺继续问道:“你可曾因为他娘亲这件事,与他道过歉?”

风老爷子摇头,要他向自己的孙子道歉,这张老脸他怎么抹得下去。

“虽然没有给他道过歉,可是我却一直都是将最好的东西给他。”

月无缺笑:“这就难怪了。你以为,你给他的,就是他想要的吗?而且,你从来都没有与他沟通过,依旧是将自己的想法强制地加诸在他身上,你说你这爷爷当得称职吗?你以为那些身外之物能弥补一个人心灵上的伤害吗?”

她一字字说道:“不能,感情上的伤害,必须以另一份真诚的感情来弥补,若是以物质,那便是亵渎了他对你的感情!你以你的方式给他所有觉得最好的东西的同时,有没有想过,也许你给他那些,也许还给他带来了困扰?毕竟嫉妒之心人人都有,大家世族子弟众多,你却独与他一人,表面风光的同时,也许他还遭受到不少人的嫉妒,排斥和孤独,因为他的身边,没有一个真正关心他的人。他的母亲已死,他的父亲是个男人,给不了他所需要的关心,而你这位当爷爷的,自然做得更是离谱了,根本给不起他想要的其实是世上最普通的东西。”

想到风倾夜那双幽如潭般的眼睛,那不动声色的关心,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倾城笑容,还有他仰望天空时,那一身的孤独与萧瑟,她的心里忽然掀起了微微涟漪。那种复杂的感觉,不知是同情,还是怜惜。

那样一个风华绝世的少年,却原来也是一个孤单的可怜人。虽然他自小生活在众星捧月当中,可是他的心境却同以前的自己一样,孤独彷徨,无可相依,无可相伴。

虽然她并未与他有过多的接触,可是她却奇异地发现,自己竟能感知他的心境。

风老爷子呆呆地看着她,想反驳,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可是她的话,却叫他有醍醐灌顶之感,头一次意识到自己忽略之多,错误之严重。若是夜儿知道自己这次又设计了他,会不会再也不愿原谅他了?

他的心中忽然浮起了严重的恐惧感,那种感觉,仿佛最亲的人要离开自己一样。

月无缺看着他满面悲凉之色,就这短短的工夫,仿佛老了一大截,忽然又觉得于心不忍,看来这人虽然冷血无情,却也有可救之处。于是安慰笑道:“老爷子,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难过,只要你还活着,此事就有弥补的机会,只是方法要改一改。风倾夜的心不是石头做的,我相信,只要你付之以真心,假以时日,必定能换得他的真心。”

风老爷子缓缓点了点头,抬眸看她,目光中多了一抹复杂和感激:“我一向觉得自己比你家那老头子能干,但是现在我认输了,也许比阴谋诡计他比不过我,可是其他的,我却比不上他了。有那样一个通情达理的爷爷,你比夜儿要幸福得多了。”

月无缺笑:“若是你改了,风倾夜自然也幸福了。好了,这些事暂且不谈,你先跟我说说龙镇天的秘密和那个什么合和双修吧。”

风老爷子犹豫了一下,轻轻颌首,徐徐道来。

月无缺悄悄回到宿舍,已是半夜,屋子里没有点灯,只有明亮的月光透过窗口洒落进来,半地银霜流彩,清冷地分散在空气当中。

屋里只有一线浅绵安稳的呼吸声,月无缺朝风倾夜的**看去,那少年平躺在**,眉目隐在黑暗中,模糊不清。不过借着月光,可见他的满头乌发铺在枕上,沿着床沿滑落下来,宛若一匹上好的墨缎。

月无缺静望着他,想到那日马上他散发着淡淡清香的温暖安心的怀抱,眸中慢慢浮上温柔之色。

顿了顿,她抬步走了过去,在少年床前停下,默默凝视,目光幽幽。

少年似乎睡熟了,一只手放在胸前,一只手放在脑后枕着,双眸淡淡闭着,勾勒出优雅迷人的线条。嘴唇紧闭,显出微微的倔强与萧凉。

这样一个人,可以相信吗?

“你在想什么?”风倾夜淡淡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月无缺回神望着他,唇角上扬,露出一个狡黠而暧昧的笑容:“我在想,合和双修是怎么个修法?”

风倾夜一怔,微窘,随后耳根子莫名地红了。淡定地看她一眼,背过身去,不再理她。

月无缺满是兴味地看着他的侧影,笑道:“怎么,你害羞了吗?白天你可是已经有些动摇了呢。”

“我从来没有答应过。”风倾夜的声音有些清冷,还有一丝懊恼。

月无缺挑了挑眉:“其实我本来也很讨厌这桩婚事的,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说不定我们俩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她也不知道,自己会起了调戏这少年之心,不过看他吃憋的窘样,就莫名的觉得愉悦。

风倾夜无语,默。

月无缺对着他的侧影微微一笑,转身便走向自己的床位,合衣躺下。回想起风老爷子的话,心慢慢沉重起来。

若是事情真的如他所说的那般严重,那么,后面将会有一场难以避免的腥风血雨了。

龙镇天啊龙镇天,你可真的是那般至邪至恶之人?若是真的,那你也伪装得太好了。

现在她应该做的,便是早日让自己强大起来,这样才能保护月家,保护自己在乎的所有人。

想罢,她沉入神识,开始每晚给自己规定的晚课,修炼起逆天谱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倾夜悄悄起身,望着月无缺床铺的位置,目光之中有暗光涌动,就那样一动不动看了好久。

从这天之后,月无缺与风倾夜莫名的和谐起来,两人几乎每天同进同出,默契十足,之间的关系也改善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般疏离淡漠若即若离了。

月出情这日午睡睡不着,便悄悄溜出宿舍,慢慢朝后山走去,想到月无缺近日来的悉心爱护,唇角不由微微上扬。虽然明知道她只是因为误伤了自己才这样,可是他却依然觉得开心,只要她能看他一眼,心中有他,无论那地方有多小,他也满足了。

踱到一个假山后面时,他望望这地方阴蔽幽静,正好歇一歇,便倚石懒懒坐了下来。摸着空荡荡的右袖,虽然心中有些惋惜,却并不后悔。若是只有这样才能将她的目光转移到他身上,那么,再断一臂又有什么关系。也许他的想法有些卑鄙,可是,那样一个耀眼张扬的人,那样一个无法掌控的人,或许只有这样的法子,才能吸引住她的目光。这辈子,他没有拥有过多少,可是为她,他不吝舍去所有。

假山背后突然响起低低的交谈声,听声音应该是玄宗的女兵。他原本也没在意,可是却不料竟然从她们口中听到“月无缺”这三个字,好奇心顿起,不由自主竖着耳朵倾听。

“小婉,你听说没有?咱们宗里的第一美男子月无缺竟然真的和那风七少好上了!”某八卦女压低声音,用夸张的语调说道。

“什么?你说的可是真的?可是我瞧他们俩那般疏离的模样,也不像是相恋啊!”那小婉惊呼,质疑。

“是啊,以前的确是这样,虽然他们本就有婚约,可是自那次同乘一骑后,就再没见他们在一起过了。不过,好像他们同住一室之后,关系好像就突然就好起来了。你仔细想想,他俩最近是不是总是同进同出形影不离?”

月出情回想了一下,最近这段时间风倾夜与月无缺在一起相处似乎非常融洽,俊脸不由慢慢变冷,心里忽然乱了起来。

无缺和风倾夜——

“好像是这样,哎呀呀,这两个人可都长得帅的很呢,已经成为咱们玄宗女兵心中的最佳夫君偶像了,可是竟然好上了,这也太暴殄天物浪费人才了吧!哎,我那英武非凡的月无缺统领,你可真是把我的心都伤透了!”那名叫小婉的半真半假地哀号起来。

有人在旁边吃吃地笑:“小婉儿,你这番话应该在月无缺跟前哭诉,说不定人家怜香惜玉,立马就回心转意呢。”

“真的吗?真的吗?玲玲你说的是真的吗?要真的是这样,那我马上到她面前去哭诉个上百回!”

笑声不由更大了,有人笑骂道:“行了死丫头,无论月无缺和谁在一起,也轮不到你来伤心的份,人家是天上的月亮可望而不可攀,再说了,你不是还喜欢颜家的九少爷吗?你这么花心,说你痴情人家也没有人信的。”

“哎,我林婉儿当然有自知之明了,月统领那样的绝世美少年咱肯定攀不上,当然不会像雷倩儿那傻丫头一样一见人家的面就被迷得七昏八素,恨不得立马把心都掏给人家,可是结果怎么样?最后还不是白花痴一场,最后还被重罚,一年不得回,那叫个凄惨,啧啧啧。”

“行了行了,你们别提雷倩儿那丫头了,我听见她的名字就烦,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又有个当护法的爹就狂得不行,整日里就知道在我们面前呼来喝去耀武扬威,受罚也是活该!”叫玲玲的女兵顿了顿,忽又换了口气,暧昧地轻笑道:“喂,你们猜猜,月无缺和风倾夜他们怎么会突然好上的呢?会不会是他们中间谁对谁霸王硬上弓了,所以……咳咳。”

“你个死玲玲,真是坏死了!嘿嘿,叫我说,若真的是这样,应该是月无缺对风倾夜吧,咱们月统领武艺高强威武强势,肯定是在上面了。”

她们几人正兴高采烈地说着,忽觉倚在身后的假山石莫名奇妙地晃动起来,眼看着摇摇欲坠,几人惊叫一声,赶紧往旁边闪躲,才一躲开,那假山石立刻轰地摔倒在地。

一个如冷月清辉般冷傲的独臂少年静静立在那里,如冰一样的眸子冷冷射了过来。

囧,今天不占坑了,明天开始坚持日更,或许也会断更,请亲体谅下,某意时不时就偏头疼,坐电脑前时间长些就头晕。这个文坚持码完了要好好休养段时间了,否则真的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