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73章

第073章

几名少女吃了一惊,待看清那少年却原来是月出情后,想到刚才的话被他听到,不由有些尴尬。

“月,月公子,你怎么在这里?”玲玲讪笑着,硬着头皮向那少年打招呼,心中却暗叫糟糕,这月出情是月无缺的表哥,若是他将她们这些话传到月无缺的耳朵里,那可就糗大了。

月出情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盯着她。

玲玲受不住了,干笑两声:“那个,我们要回去午休了,就不打扰月公子了。”

见月出情并未阻拦,几个少女相觑一眼,暗使了个眼色,赶紧落荒而逃。

看着她们的身影很快消失,月出情在原地立了很久,目光沉凝,仿佛有一团阴蔼蔼的云压在心中,胸中窒闷,微微苦涩。

最后,却终是神情寂寥,长叹一声,转身离去。

“你喜欢月无缺吗?”一个清亮的带着笑意的声音突然自身后响起。

月出情心里一惊,迅速转过身,警惕地望着声音的来处。

却惊讶地发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枝杈上,正坐着一名容貌漂亮的少年,摇晃着双脚,一双黝黑清亮的眸子正笑嘻嘻瞧着他。

心神猛地一震,因为自那少年身上,他嗅到一丝魔族的气息。月出情倏地警戒起来,目光戒备地看着他,冷冷说道:“玄宗重地,你这魔族也敢闯!当真是胆子不小!”

冷冽杀气迅速罩至全身,但听铮地一声细鸣,腰间长剑已然出鞘,剑锋直指那少年。

少年却笑了:“就算我揭穿了你的心事,你也不必恼羞成怒要杀我吧!”

月出情冷眼视他,不答,只是眉宇间涌上羞怒之色。

少年对他的怒视熟视无睹,径直自那树下跃下,眸光流转,更增几分秀色,轻笑道:“左手使剑终究不如右手熟练稳妥,要不要我帮你把断臂接好?”

他跳跃的思维叫月出情有些反应不过来,当他明白那少年在说什么后,握剑的左手有些微微颤抖起来。

“你,你说什么?你有办法把我的断臂接好?”他倏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问道,声音竟也带着些颤意。

虽然他平素装得若无其事,可是在听多了那些人私底下议论他是个残废后,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黯然神伤的。毕竟断了一只手臂,做什么都不自然方便。而且,私心里也自觉以后配不上无缺。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却不料面前这人竟说他这只断臂还有救,这怎能不叫他心神激荡。

那少年点点头,狡黠地眨了眨眼睛:“不过前提是,你得跟我交个朋友,并且要让我呆在玄宗。”

看见月出情倏然沉了脸色,眸中一片狐疑和犹豫,他已知他心里想的什么莞尔一笑:“你放心,我虽是魔族中人,但并不是魔族派来的奸细,更不会挑起事端,请你相信我。”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若是你骗了你,那我岂不是引狼入室自找麻烦?”月出情冷冷道。

“疑心可真重。”少年撇了撇嘴,随即笑得一脸狡黠,“我知道你表弟月无缺的一个秘密,那个秘密其实你也知道,若是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就将此事守口如瓶,否则……嘿嘿,你应该知道,若是她的那个秘密叫玄宗中人知道,她便死无葬身之地了。”

月无缺的秘密?月出情思念一转,心中惊疑参半,眼眸陡然变得凌寒无比:“你威胁我。”杀气又抑制不住宣泄出来。

无论如何,他绝不能叫人将月无缺是女儿身的秘密说出去,否则,无缺乃至整个月家就麻烦大了!

少年看着他一副欲杀己而后快的神情,眸中露出一丝玩味,悠然笑道:“你杀不了我的,反而会陪上自己一条命,这又何必呢!只要你行我个方便,我自然不会害她。”

左手似有意无意一拂,一记烈火自他指尖喷出,瞬间将附近一棵大树烧成灰烬。

焚天之火!

月出情心下骇然,终于敛了一身杀气,狠狠盯着他,神色渐渐恢复到先前的冷漠:“你叫什么名字?”

“冥息,幽冥的冥,消息的息。”少年笑靥如花。

“希望你藏好自己的身形,否则叫别人发现,没人帮得了你!”月出情冷哼一声,转身就向外走去。

冥息的笑声自身后传来:“你这是担心我吗?嘿嘿,你放心,呆会儿我就会堂堂正正呆在你身边的。”

月出情没有理他,心里暗忖着,要不要将此事告知月无缺,让她心里提前有个准备,以免被这莫名其妙的魔族小子坏了事。

冥息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唇边上扬。这小子,还挺有趣的。

前面远处忽然有了赶响,他侧耳细听,唇边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捏了个隐身诀隐了身形。刚好就在这时,两个士兵一前一后自那密林深处走了出来,前边那个士兵伸了个懒腰,一边走一边笑道:“果然还是树林里凉快,宿舍那么多人,天气又这么热,哪里睡得着。”

后边那士兵身材比之稍矮些,面目清秀,附和笑道:“大哥说的是,只是我们得快些回去,若是逢到教官查房就不妙了。”

前面那士兵想到烈云的酷脸及其严厉的处罚手段,深以为是,于是加快了脚步。

后面那清秀士兵正准备跟上去,不料脑后突然被某物重重一击,连呼叫都来不及,就晕了过去。

冥息随手捏了个诀将那人隐了,又幻做他的模样,朝前头那士兵跟了上去:“大哥你慢些,我快跟不上了。”

前头那士兵光顾着赶路,哪里知道后头的兄弟已经换了人,应了声,放慢脚步,待他赶上,才又急急往前头奔去。

没过多久,嘹亮的起床号便响彻整个多罗山。

不过片刻,原本还空无一人的训练场上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士兵。

月出情立在队列里,看着右方巡视烈火团士兵的月无缺,风倾夜立在她的身边,两人看起来还真是登对,心中不由苦涩难言。

“喂,月出情。”身后忽然飘来一个刻意压低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他皱了皱眉,回头一望,身后一清秀小兵朝他挤了下眼睛,样子狡黠又可爱。这个士兵他认识,名叫叶茯,只是生性温顺胆小,与他无甚来往,今日突然对他挤眉弄眼,看着着实有些滑稽可笑。

月出情厌恶地收回目光,又回过头来不理他。

谁知那小兵不依不饶,竟然挤将过来,立在他身边扯了扯他的袖子:“月出情,我光明正大进来了,你怎么就不理人呢,真是说话不算话。”

月出情心头一震,再移眸望他,那小兵的神情,分明与那冥息有些相像。

“怎么是你?他本人呢?”

冥息随意道:“自然是被我打发了,否则我怎能光明正大进来。你看,我这般模样与他可是十分相像吧。”

说罢,他又朝月无缺那边努努嘴,促狭笑道:“看了他们,是不是觉得心里酸酸的,很不是滋味?”

“闭嘴!”月出情脸色阴沉,压低嗓音低叱道,“你要是不想惹麻烦,就把嘴封紧!”他现在着实有些头疼,自己竟然会莫名其妙惹上这样一个麻烦。

只希望不要给无缺带来麻烦就好。

冥息撇了撇嘴,还待再说,前面教官的严厉的目光已经扫了过来:“安静!谁再说话,罚跑二十圈!”

冥息瞪那教官一眼,不满地闭嘴。却在那教官移开目光的时候,暗地里一记指风打了过去。那教官吃痛,回头怒喝:“是谁伤我?赶紧站出来!”

冥息心中暗自偷笑,面上却装得一派镇定。他自小深受父亲宠爱,冥休纵容,因此养成了刁钻顽劣爱捉弄人的小性子,除了冥休,谁也管不了她。

听得那边有人怒吼,月无缺早就斜眼望去,却听耳边风倾夜压低声音淡淡道:“月出情身边那个小兵有点古怪。”

月无缺已堪破太虚之境,目力自是更上一层楼,仔细一瞧,果见那小兵垂首低眉,一副低眉顺耳的模样,但那唇角,分明带着压抑的偷笑向上扬起。

虽然冥息已将自己的气息行踪隐藏得很好,但月无缺如今玄魔双修,体内又有金蚕盅相协,进展日益神速,短短时日,身上所修魔族灵幻之力已将突破魔族第三境界——圣灵之境,又岂能看不破冥息身上那小小把戏,更何况他那小把戏与自己所施的一样。

以她目测,冥息身上拥有深不可测的幻灵之力,虽不如冥休那般深沉,却比自己要强上一些。刚才伤那教官的,必然是此人。只是她有些不解,那名魔族少年幻容混进玄宗来,不知有何居心?而且看月出情那恼怒的表情,似乎与那小兵有什么干系?

不过,她的思绪很快便被打断了。因为五骑飞尘突然自训练场的大门外以极快的速度跑了进来,差点冲撞了列队的士兵。可那马上五人神色匆急,看也不看,不待马停便飞身跃下,匆匆向议事殿行去,很快便隐入了大殿之中。

月无缺眉头一挑,向身边的莫忧问道:“这五人是什么人?”

莫忧摇了摇头,皱眉道:“我也不清楚,不过看他们的模样,似乎是暗营的人。”

为探测敌方真实动向,达到知己知彼百胜不殆,玄宗专门设了一个暗营,由宗主龙镇天和四大长老管理。

暗营……月无缺望着那五人的方向,若有所思。

奉圣殿。琉璃宫。

一间铺金流玉的豪华房间内,熏香袅袅,俊逸少年坐于暗纹古旧的长案前,无聊地翻看一本巨大的书册,俊眉微微蹙起,那神思却早已飞至天外。

“据属下调查所知,月家那废物孙少爷月无缺在三个月前,与家中堂姐妹们发生争闹,后被推入后山井中,哪知不但没有被淹死,反而意外活了下来,而且自那以后,整个人发生了惊人的转变,无论从性格上还是修炼上,再也瞧不出半点废物的影子,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惊才绝艳的绝世天才。”

手下萧蓝对月无缺的回禀,加深了他对月无缺的疑惑。想起所知的那场玄魔大战,那月无缺隐忍狡诈的行事手段,还有机灵强势的应变能力及命令口吻,无一不与战无缺相像,除了性别与身份。

可是,这个月无缺,真的会是战无缺吗?真的是战无缺的灵魂也同自己这般,附到了他人身上吗?萧璃皱眉苦思。

绝艳少女身披红装怒眉厉目的神情在他眼前挥之不去,刺得心一阵阵的痛。

若真的是她,那倒也好,只要她能活下来,就算换了性别又有什么关系。如果她恨得要杀了自己,那也由着她,反正,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明知道自小艰难的环境,已叫她极难信任一个人,更难接受最亲最信之人的背叛,可是自己还是背叛了她,伤害了她,这份伤害,也许永生永世无法弥补了。

可是,他到底是不是她呢?他真的很想去找她问个明白,确定一下,只可惜如今自己被这具身体的父亲给禁闭起来强加修炼,四处设了结界,根本就脱不了身。而且身边,也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他正茫然思索间,忽觉一道厉风自背后疾袭而来,不假思索,翻手便是一掌,斗气袭卷间身影已然闪至一丈开外。

来人却并不接他那一掌,身影向后一个倒翻,爽朗的笑声传了过来:“当真是三日不见,刮目相见!听说小璃近月来突然改情换性,潜心修炼,瞧今日这身手,果真是进展神速啊!连我萧然也几乎要挡不住你这一掌了!”

萧璃听得此人唤他萧弟,便知来人正是原身体主人的堂哥萧然,因为这奉圣中原,

浑身凛冽杀气瞬间敛去,萧璃冷眼望着他,不动声色道:“萧然,你不是替你师傅呆在玄宗吗?怎么有空回来?”

“自然是我师傅回去了,否则我怎可能回老家。”萧然笑嘻嘻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啧啧叹道:“若我不是与你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我还真认不出你了。小璃,你怎么与那月无缺一样,像脱胎换骨了一般?我可是听说,在你有此变化之前,还曾为了梅家大小姐梅尔雅与西泽家的公子打架来者,不过是被打昏的那位。嘿嘿,是不是那一摔,把你的脑袋突然摔清醒了?”

奉圣中原有两个惊才绝艳的人物,一为继任天师萧璃,一为西泽家的大公子西泽秀。原本萧璃的天赋要比那西泽秀要强些,只可惜萧璃品性不好,暴虐成性,又风流不羁,因此到后来,反渐渐落在那勤苦好学的西泽秀之下。

听着他揶揄的语气,萧璃不以为意,反正那个人并不是自己,遂避开这个话题,淡淡道:“那都是以前的丑事了,不提也罢。我现在既然身为一国天师,自然不能再像以前那般了。想把我从天师之位上拉下的人,可不在少数。”想到他刚刚提到那月无缺,心中不由一动,又道,“月无缺可真如传言中所说那般厉害?”

萧然原本还想打趣他的,不过一听到月无缺这三个字,马上就调开了目标,满脸赞佩之色,道:“的确,这天底下,我还没见过像她那般天赋高运气好又耐力惊人的天才了。不但契约了两只神兽,而且还拥有了金蚕盅,以后若想称霸天下,那也是轻而易举了。”

萧璃自来到这里后,便听到许多有关月无缺的事,从一介无能废物到现在的绝世天才,心中也起了好奇之心,不由问道:“依你所说,这天底下就再没有人能与之抗衡了?”

萧然摇了摇头,大大列列找了张椅子坐下,又顺手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这才笑道:“俗话说天外有天,一切不尽然。其实你的天赋也不错,与她不相上下,只可惜你的运气没她那么好,虽然也拥有一只神兽,却比不上人家的。不过没有关系,斗气原本就比那什么玄心真气要强得多,她废物了这么些年,只有近两个多月才突飞猛进,你已经修炼斗气十几年,根基比她的强多了。”

萧璃没有说话,不过心中疑惑更重了。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你可知她有什么爱好?比如喜欢吃什么东西,有什么习惯性的动作?喜欢听什么曲子?”

萧然没料到他竟然会问这个问题,不由一愣,好一会儿脑袋才转过弯来,疑惑问道:“你问这些做什么?”

“没什么,只不过想了解自己的对手是个什么样的人。”萧璃淡淡道。

萧然不由哑然失笑,眼光瞟见放在案几上的那本巨书,金色的封面,却瞧不清上面的书名,不禁好奇问道:“你在看什么书?天师叔叔又给什么奇书你看了?”

一边说一边想凑过去瞧,哪知萧璃轻轻一招手,那本巨书竟然飞了起来,自行飞入他怀中。

“一些修炼之法而已。”萧璃将书隐入宽大的袖袍中,淡淡说道。

萧然却震惊地瞪大了眼睛望着他,惊道:“吸掌诀?莫非你刚才看的便是传说已经消失了的奇书御天经?”

萧璃道:“你知道的倒挺多,不过,我现在要继续看书了,你请便吧。”

说罢,径直走回桌案前,将巨书拿出,翻看起来,完全将萧然无视了。

他这一举动,完全是在赶人了。

萧然不由摸着鼻子苦笑,他这骄傲自负的性子,倒还是没变。却不知,萧璃是怕与他再多处一刻被他瞧破。

只是那月无缺到底是不是战无缺,他倒真要好好了解一番了。待萧然出去后,他等了片刻,悄悄起身出门,在广阔华丽的大殿内转了几条回廊,来到老天师的书房前。正准备推门进去,忽听里面有人说话,立即顿住脚步,侧耳细听。

只闻里面有一人说道:“帝尊已经决定进攻玄心殿了,只是这统兵人选却定不下来,所以想问天师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老天师萧逑苍老稳重的声音传了过来:“帝尊这决定是不是有些轻率了?虽说玄宗最近与魔族大战一场,兵力有所折损,可是其实力还是不容小觑。”

来人道:“天师不是一向胆大无畏的吗?怎么才退位一年,便变得这般胆小了?哼!我奉圣中原虽在这云川大陆上有一脚之地,可是这地盘不但小,而且还尽是荒僻穷极之地,怎么比得上玄机殿的良田好地物产丰富,又怎及得上魔族境域中的珍奇异兽之多!这些不是老天师以前激励我奉圣斗者们的话吗!这些我们都记得牢牢的,怎么反倒是天师你却给忘记了?休养生息了这么多年,我们的兵力早已蓄足,只差这放手一博!”语气中竟多了一丝讥诮和冷厉之意。

萧逑沉默了一会儿,道:“既然帝尊已经决定,萧逑也无话可说,那就由帝尊自己拿主意吧。萧逑老了,也没法向帝尊效力了。”说罢,轻轻咳嗽了几声,声音越发虚弱苍老,似身患重症一般。

来人冷笑:“老天师如此说就过分了,叫我如何去给帝尊回话!帝尊可是带了十二分的诚意向老天师求教的!”

萧璃眉头一拧,那人咄咄逼人毫不客气的语气听了叫人心中不爽,一把推开门,冷冷凝视着那人,冷声道:“帝尊来向我父亲求教,那诚意我们感受得到,可是你这般口气,倒教人听不出有几分诚意来!”

走到萧逑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缓声道:“父亲既然身体不适,以后这些事就不要理了,一切交给我吧。”

哪知那萧逑却忽地怒了脸色,一把推开他,厉声道:“我不是叫你好好呆在屋里修炼吗?怎么又出来了!还不赶紧滚回去!”

萧璃却丝毫不让步,盯着他的眼睛,镇定道:“我只是想担心父亲的身体,想替父亲分忧而已。”

虽然面前这位老人并不真正是他的父亲,可是相处了些时日,他也了解这位父亲对儿子虽然严厉,却是疼爱之极。

来者瞟了萧璃一眼,笑道:“天师能有这样孝顺的儿子,当真是有福啊。既然这样,那这件事就交由小天师负责了。明日请天师前去觐见帝尊,帝尊有事要与你好好商量。”

说罢,起身飘然走了出去。

萧逑狠狠瞪了萧璃一眼,慢慢坐回座上,由于刚才一时用力,此时忍不住连声咳嗽起来。

萧璃没有说话,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萧逑接过那杯水饮了一口,神情却忽然复杂起来,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望着他,满是皱纹的老脸上慢慢露出笑容,叹道:“璃儿,看来你是长大了,我也不想勉强你按照我的意愿做事了。刚才的情形你也看到了,父亲一下台,那些个人便嚣张起来,也不把我当回事了。你毕竟年轻,可要多多提防着他们一些。他们可是早就想把我萧家打垮的。”

说罢,抓起座椅旁一只漆黑的拐杖,慢慢走了出去。

看着他有些凄凉孤寂的背影,萧璃想起了前世倔强孤傲为君主付出一切,最后却被他信奉为神明的君王暗算,关入大牢酷刑拷打,心里一时伤感难言。只是如今这情形,永生不得相见,不知是生离死别,还是比生离死别还要凄凉。

还有那个他爱之至深的女子,是否真的同他一般,灵魂重生在了这个异世大陆?

是夜,月凉如水。月无缺睡不着,躺在**暗自修炼兰若心经上的东西。就在这时,她忽然觉察到外面有细细的脚步声传来,仔细辨别,似是月如霜。

心念一动,她悄悄坐起身,瞧见对面的风倾夜似已熟睡,伸指一弹,点了他的睡穴。

果然,不一会儿,月如霜的声音在门口轻轻响起:“无缺,无缺!你睡着了吗!”

她才说完,面前那道门忽然开了,吓了她一跳,定睛一看,正是月无缺的笑脸。

“姐姐深更半夜找我,是不是有什么急事?”月无缺笑问道。

月如霜看了看屋内,月无缺道:“你放心,我已经点了他的睡穴。你要是不放心,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说。”

月如霜点了点头,转身便走。月无缺掩好门,悄然跟了上去。

非常抱歉,亲亲们!让你们久等了,某意不会弃坑的,只是最近忙,累,所以……哎,我也不想的,非常抱歉!我尽量努力码字!后面女主会和何玉绦重生变成的萧璃有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