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75章

第075章

那人语声一落,立即引起一片附和声。

“就是,反正大家都是男人,月统领让我们看看没什么了不起的!”

“对了,你们这一说,我倒记起来了,月统领好像从来没有在澡堂露过面呢。”

“嘿嘿,瞧她那身细皮嫩肉的,就算不是女人,看一看也很……嘿嘿嘿。”

原本安静的膳食大厅立刻如煮开的水一般沸腾起来,所有的目光都朝月无缺这边看来,戏谑,好奇,挑衅,看戏,担忧,众人神情各异,更有甚者,竟然当众吹起了口哨。许是这军营生活太枯燥了,所以士兵们迫不及待来凑热闹,更何况,这热闹的主角是名扬玄宗的最年轻的统领,戏趣就很大了。

虽有人出声制止,却根本不顶用。仔细一看,这些起哄的士兵多数都是原统领朱安的老兵,这起哄的原因自然一看就明。

只是,他们这般也太有恃无恐了,她月无缺岂是能由人任意侮辱的!要她当众脱衣服?这人胆子倒不小!

月无缺冷眼看去,那挑头的士兵正得意洋洋看着她,眸中尽是挑衅意味。那人月无缺认识,不是朱安的副将薜子扬还是谁!

她心下顿时明了,一定是这薜子扬不服她抢了朱安的统领之位,所以故意挑起事端想叫她出丑。

莫忧此时也在这膳食厅内,与月无缺一桌相距不远,见薜子扬对月无缺出言不逊,立即站了起来,冷着脸对薜子扬说道:“薜子扬,现在是用餐时间,休得胡闹!”又对周围起哄的士兵厉声喝斥道,“都给我坐下吃饭!玄宗军规第五十一条你们都不记得了?以下犯上,侮辱军长,杖责一百!谁要再起哄,军法处置!”

大家都知道烈云执军法之严厉,莫忧虽然表面看起来和善,与那烈云的性子其实是一样的,下手其实比烈云还要无情。起哄声立即小了些。

薜子扬眼眸一瞟,盯着他笑道:“啧啧,莫副将对月无缺还真是爱护有加,真不愧是她的一条忠实走狗!哼,当初若没有朱统领提拔,哪有你今天在我面前耍威风的资格!你这叛徒当得可真好!”

莫忧面不改色,沉声说道:“作为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谁是我的上司,我就服从谁。我很感谢朱统领的提携之恩,也从未想过要背叛他!相信朱统领能理解我的做法!倒是你,薜子扬,聚众闹事,侮辱上司,这便是你在朱统领那里学到的东西吗!”

薜子扬闻言,怒极反笑:“好,好,你这句话是在骂朱统领治军不严吗?”

语声未毕,一掌已经破空袭来!

莫忧脸色一变,正待出手,已有人先他一步,接下了那一掌。

却听砰地一声,两掌相对,旗鼓相当,两人皆被震得倒退一步。周围有人躲闪不及,被那掌风伤到,顿时惊叫声,碗盆桌椅摔地声,乱成一团。

玄宗有规定,五星级官兵以下,皆在公共膳食大厅用食,五星以上,则另外提供了小膳厅。宗中女兵少,因此也另外分了一个隔厅。月无缺不喜欢与长老护法级的老家伙们同一膳食厅,便常来这公共膳食厅与颜月夭等人同坐一桌。今日这膳食厅也有别团的副将教官们,只是此刻他们皆未出一声,只冷眼旁边看好戏,眸中尽是幸灾乐祸。不久前的那一场玄魔大战,月无缺大出风头,连带着烈火团众兵也跟着沾了光,令他们嫉妒不已,此时见他们内讧,自然不会前来劝架。

薜子扬接下那凌厉一掌,心下不由吃了一惊,没想到团内还有能与他功力相当的高手!举目一看,只见对方立着一个高雅冷傲的少年,正冷冷盯着他,周围杀气荡漾,右臂却是空的。

一看之下,他立即知道来人是谁,不禁冷笑道:“月出情,没想到你断了一臂,身手还是如此矫健,月家果然是能人辈出,龙阳癖都这么多,当真叫我薜子扬佩服不已!”

月出情不理会他话中讥讽,只冷冷说道:“你若是再敢侮辱她一句,我定叫你再也开不了口!”

颜月夭也腾地立了起来,长眸微挑,对那薜子扬似笑非笑道:“这位兄弟,你想看男人脱衣服,也要找个正当的理由吧。我看不但你是龙阳癖,你全家都是龙阳癖。明明自己是龙阳癖,还在这贼喊捉贼,也不怕丢了你们祖宗十八代的脸!小心你们薜家的祖宗从坟地里爬出来骂你。”

薜子扬闻言大怒,还未反驳,青滟已接过话头嘻嘻笑道:“小夭说的是,药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说不定这位薜兄就是一位女扮男装的巾帼呢。要么就是他脑子有病,想女人想疯了,所以连男人也被他看成是女人了。”

“就是,不但是脑子有病,而且病得还挺严重,病入膏肓吧。啧啧,薜子扬,我劝你还是赶紧去找萧乾看看吧,不然咱们这些男人每天晚上睡觉都得防色狼了。”

颜月夭和青滟两人一唱一和,毒舌无比,周围有人听着有趣,不由偷笑起来,望向薜子扬的目光也变成了戏谑。

薜子扬明上说是朱安的副将,其实是他私下收的义子,常年跟在朱安身边,养成了骄傲自负的性子,再加上其本身也有点能耐,因此军中也无人敢惹他。如今竟然被当着众兵的面被人耻笑辱骂,他又哪里忍得下,一张脸顿时气得乌黑一片,暴喝一声,双掌齐发,两道紫色玄光立即自他掌心发出,朝颜、青二人这一桌迅猛打来。

他的内劲本就刚猛无比,再加上是一怒而发,不自觉全力以赴,那两掌的威势自然不容小觑。

眼见那两道玄光如去势猛烈的巨龙朝颜月夭和青滟袭去,周围人纷纷惊叫避开!

整个膳食厅顿时杀气四溢,气氛剑拔驽张!

颜月夭眼眸一冷,唇边挂着讥讽的笑意,手掌聚力,蓄势待发。对薜子扬,他早就看不惯,今日正好给他个教训。

月无缺眉头轻蹙,眸光冷冽,不待那玄光到来,早已手腕轻轻一翻!

却见一道银芒自她掌心划出,宛若一条薄锐的白练,周遭仿若散发着淡淡的雾气,缥缈清妙,那去势似缓似慢,与薜子扬气势刚猛恢宠的紫色玄光南辕北辙,似不堪一击,可是,转瞬之间,那道紫色玄光在与白练相接之时,竟然如遇春消融的雪一般,诡异地消失了!

喧闹的膳食厅立刻寂静了。

几乎所有人都震惊了,目瞪口呆地望着面无表情的月无缺,心中是无法抑制的热血翻腾!

刚才他们看到了什么?

白色玄光?!

那可是只有遁入太虚之境的修炼者才能拥有的颜色!

月出情怔怔地看着月无缺,眸中满是惊愕,惊喜,简直比自己突破太虚之境还要开心。

颜月夭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月无缺,十四五岁便突破太虚之境,这小子的修炼速度是不是妖孽过头了!

青滟一惊过后,已回过神来,拍着手兴奋地笑道:“恭喜主人,这么快就突破太虚之境,真是可喜可贺!以后这玄宗,再没人敢随便欺辱你了!”他一边说,一边得意地扫了薜子扬一眼。

后者宛如被雷劈般呆立原处,满面惊骇地望着面前才十四五岁的冷俊少年,那冷厉的目光,强大的气场,迫人的气势,无一不令他胆颤心惊!比之先前看见的月无缺,此刻的月无缺身上仿佛多了一层光环,更加光芒耀眼,锋芒迫人,也更加具有让人忍不禁臣服的威严!

“太虚之境!你怎么可能突破太虚之境!”他失态地盯着月无缺,喃喃自语道,身子禁不住微微颤抖,额上已爬上密密麻麻的冷汗,原先的嚣张气焰早已不知跑哪里去了,取而代之的是震惊,恐惧!以他的现在的身手,怎会是月无缺的对手。若是刚才月无缺下手重一点,恐怕他现在早已成一具躺尸了。这样一想,心中不由后怕,冷汗愈多。

好恐惧的修炼速度,好恐惧的少年!

周围的士兵也为月无缺的气势所震住,再不敢多言调笑一句。

风倾夜不动声色望着月无缺,幽深的眸中暗潮汹涌,却依然不动声色。

在所有人震惊的当口,唯有旁桌的冥息,面容平静,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玩味的笑,丝毫没有惊讶之色。因为早在月无缺因那金蚕盅的感应去救冥休的时候,他便已见过月无缺的太虚玄光。

这玄宗果然有意思,可比呆在那死气沉沉的魔宫有趣多了。

月无缺冷冷扫了众人一眼,敛去一身气势,淡淡说道:“薜子扬无视军规,出言侮辱军上,挑唆士兵,挑衅生事,押下去,军杖二百。”

军杖二百!此话一出,薜子扬不由浑身一震,不待他出声反驳,一个淡淡的,略带讥诮的声音自西边角落传了过来:“薜子扬只不过是想证实有关月统领的流言是真是假,月统领又何必下手如此之狠。二百军棍,任他是个铁打的汉子也禁受不住。或者说,月统领是想杀鸡给猴看,以此来杜绝悠悠之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月统领就是欲盖弥章,这样不但不会杜绝流言,反而会令流言越传越盛,想必这也不是月统领想要的结果吧。”

“张副将说的是,也许月统领这样做,是心有所虚吧,这样倒令大家更加好奇她的真实性别了。”有人附和道。

“呵呵,这位月统领到底是少年心性,脾性不稳,听着不顺耳的话便想施暴力,难怪压不住底下这班士兵的。咱们玄宗可是个讲理的地方,最见不得那些喜欢施用暴力的人。还是你们朱安统领为人稳重讲理,只可惜,好不容易调教出来的士兵,最后却被别人给抢走了,自己也落了个闲差,叫我们这些个外团的人看了,也忍不住扼腕叹息啊。”那人漫不经心轻笑。

“说的不错,对了,抑或是月统领害怕那预言令她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所以不敢在人前澄清吧。啧啧,宗主的那个预言说,她若为女,必为妖孽。若她真是个女儿身,不但她,恐怕整个月家都要倒大霉了。所以她的这种行为,可以理解。”

这两人一唱一和,字字句句针对月无缺,步步紧逼,可是那话听在众人耳里,却又不无道理,心中又忍不住起了怀疑,偷偷打量月无缺。

月出情面容冷凌地望着那两个人,心中愤怒异常,手不自觉地握紧,若不是颜月夭将他拉住,恐怕他就早扑上去将那两人打飞了。

月无缺眸光一冷,朝那方望去,却见那西边最角落的桌子上,坐着四个身着副将军服的男子,其中说话的两人正面带笑容地望过来,目光中含意莫测。

不用想,一听便知这两人是火上浇油,故意将这场矛盾引大。而其用心,不必说,自然是置月无缺于死地了。

月无缺心中有了计较,反而镇定下来,淡淡望着他们,道:“看来,你们今天是非要逼着我当众脱衣服来澄清流言了。”

那张副将笑望着她,眸中精芒一闪而过:“这样也是为月统领好,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杜绝流言,也能让大家放心。”

“不行!她绝对不能当众脱衣服!”月出情骤然开口,“谁想再逼她,休怪我月出情手下不留情!”

张副将眉头一挑:“大家都是男人,为何不行?莫非这其中真的有古怪?”

莫忧厉声道:“张骏,你休要挑衅月统领和士兵之间的关系!虽说你我不同一团,但月统领照样可以依军法处置你!”又望向众人,“大家要给我记住,月无缺是咱们玄宗的伏魔英雄,更是我们大家的骄傲,我们岂能相信外人的几句嫉妒之言,就闹得上下不和!”

立即有人附和:“正是!月统领年幻虽轻,却是我们大家的榜样,大家怎能是非不分,听凭别人的挑拨离间!”

“这世上只有男人才是强者,一个女人,怎么可能强过男人!那流言明显是对月统领的诬陷!”

“哼,张骏,赶紧给老子滚出去!再不滚,别怪老子们把你们打成肉饼!”

那张骏的脸色变了变,冷笑道:“这件事可是你们自己人挑起的,与我有什么关系!本副将只是想说句公道话而已,你们要不爱听,不听便是,用不着叫我背黑锅!可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们一句,若是宗主那句预言应验,到时候你们可都要遭到灭顶之灾了。”

薜子扬闻言脸色一变,却没有出声。

“去你娘的!你们才要遭到灭顶之灾!”

“你们统领才是妖孽!你们全家都是妖孽!”

“妈的,大爷我早就看不惯你们烈火团的嚣张了!有种过来跟大爷单挑,谁输了谁从**钻过去!”有外团士兵忍不住摔了碗,大叫。

这一叫不得了,立即将原本将燃未燃的导火线给点燃了。烈火团的士兵们群情激愤,怒喝着扑了过去。膳食厅内的其他士兵们也分成几拨,分不清谁拥护谁,反正一场混战是开始了。

一时之间,膳食厅内碗筷乱飞,拳来脚往,玄光乱飞,热闹非凡,最后就连膳食厅内分配饭菜的十几位厨师也加入了战斗。

青滟一边躲乱飞的拳脚,一边在一旁幸灾乐祸地拍手叫好:“那位兄台找得好!对,用力揍那小子,看他还敢不敢说我家主人的坏话!”

颜月夭听着青滟的话,忍不住拍着他的肩膀大笑,一边笑一边附和叫好。

月无缺看着这满厅的混战,眼角抽了抽,原本心中聚满怒气,此刻却是哭笑不得。眸中精芒闪过,不动声色冷眼旁观,并未出声喝止。既然有人想给她制造事端,那么,她只冷眼观战就好,反正,总会有人出来收拾残局。

莫忧在一旁看得心急如焚,连声喝斥,却非但没人听他的,反而越打越起劲。

就在膳食厅内的战斗发展天白热化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怒喝:“你们在干什么!”

那一声内劲其强,重如惊雷,虽然膳食厅内吵闹非常,那声怒喝却无比清晰地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令人心中不由一震。

战斗立刻停了下来,士兵们惊惶地朝门外望去,只见玄光长老大步跨了进来,面罩寒霜,目光凌厉如刀子般自每个人脸上划过。

“现在是晚膳时间,你们在闹什么事!都不想吃饭了吗!”玄光厉声训斥道,神情极为冷怒。

膳食厅内安静一片,没有人敢接他的话。

玄明长老随后跟了进来,扫视了膳食厅四周一眼,朝众人伸出一只大拇指,啧啧赞道:“厉害,你们可真是厉害,吃饭竟然能吃到切磋武功的地步,足见你们对修炼的上心。我要是不奖赏你们,实在是太对不起你们的这份用功了。”

厅内原本因为玄光长老冷厉暴怒的喝声而紧绷的气氛,立刻因他这句不伦不类的话而放松下来,有人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那人正是一直悠哉乐哉看好戏的冥息。

玄光长老眼刀子一扫,冥息立刻清咳一声,做出一副低头顺耳的模样,心里其实笑翻了。这玄宗的长老说话真是有趣,一场混闹之战也能说成是切磋武功,真是太有才了。“

玄光嘴角抽了抽,瞪了他一眼,目光落在月无缺身上,道:”月统领,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何不制止他们胡闹?“

月无缺微微一笑:”正如玄明长老所说,他们如此专心的切磋武艺,其心可嘉,我若是制止,就太不近人情了。“

玄明长老朝她投去赞扬一瞥,摆手道:”好了,既然是切磋武艺,那就到此为止吧,要是把这膳食厅都砸了,以后你们可就都没饭吃了。无缺小子,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你呆在这里根本吃不好,一会儿还是随我回小膳厅吧,正好那里还有好菜好饭。“

月无缺还未应声,有人冷冷说道:”长老用不着包庇月无缺,哼!她今日若不把事情解决,恐怕大家心有不服!“

说话间,又一人自门外大步流星走了进来,不屑地扫了月无缺一眼,却是那八大护法之一的孟护法孟长清。跟在他身后一人身着统领军装,脸面阴冷,眸带怒气,正是张骏那团的统领薜鹏。

”月统领这统领一职当的可真是不错你的兵殴打我的兵,你却只是在一旁看戏,并不制止,看来这玄宗的宗规根本就入不了你的眼!“薜鹏扫了被揍得鼻青脸肿趴在地上爬不起来的张骏几人,咬牙切齿冷笑道。

月无缺冷哼一声,毫不相让:”我也要请教薜统领一下,你团士兵来我团造谣生事挑拨离间,薜统领不但不处罚部下,反而来质问我,可是并未将我放在眼里?“

”你!“薜鹏脸色一沉,”他们是我的兵,要处罚也得我亲自动手,你没有权利代劳!“

月无缺冷笑:”好,既然如此,那么就请薜统领速速处罚他们,否则无缺就得亲自动手了!“

孟长清在一旁皮笑肉不笑道:”月统领如此急于处罚他们,该不是心虚了?哼,要处罚,也得把事情调查清楚了再说。“

玄明微微皱眉,语意双关说道:”严护法,你待如何?如今宗主正有意令月无缺领兵抗击奉圣中原,若是出了什么事,惹得宗主大怒,宗内起乱就不好了。“

孟长清却并不买他的帐,冷笑道:”流言并不是空穴来风,总有它的来处。若不趁早查清楚事情真相,扰得军心大乱,对我玄宗就更不利了。所以还请月统领勉为其难在大家面前给自己一个清白。“

”不错,如果月统领不是心虚,那不妨给大家看看,反正我们都是男人,看一下又没什么了不起的。“薜鹏冷声附和。

看他们这副咄咄逼人的模样,今日是非要逼着自己脱衣查看真伪了。月无缺扬唇冷笑,脑中忽然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莫非,策划这件事的人,已经知道她的真实性别了?否则,怎会这般步步紧逼?

孟长清护法冷冷看着她,眸中是讥诮的冷笑。看你今日如何替自己解围!

玄明皱了皱眉,想说什么,却不料被玄光扯了下衣袖,明显是不想他开口替月无缺解围。

大厅的气氛又回到了低气压姿态,就连空气都变得冷凝,肃沉。

”你们想知道她到底是不是男人,为何不来问我?“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在厅内响起,打破了这肃沉的低气压。

众人闻声望去,顿时神色各异,有惊诧,有顿悟,有深思。

说话的人,竟然是一直沉默不语的风倾夜!

颜月夭和月出情原本想开口,可是此时却都闭了嘴,神情难测。

却见风倾夜无视一众各异的目光,立起身来,目光望向孟长清,冷漠淡然地说道:”我与她这段日子一直同床共枕,她是不是男人,我最清楚。“

同床共枕……某些人听到这个暧昧的词,心里不由一紧,苦涩漫延。

月无缺不由睁大眼睛望着风倾夜,眼角微抽。想说什么,却终是没说。这样或许也是个好的解决办法。只是两人从此以后就要担上这龙阳癖之名了。

静默片刻,孟长清冷笑道:”那你说说,她到底是男是女?“

一提到这件最关键的事,众人皆不由瞪大眼睛,竖起了耳朵。

颜月夭心中没来由地慌乱犹豫起来,想知道答案,却又不想知道答案。目光紧紧盯着月无缺,自上而下仔细打量一番,两道好看的眉不由皱得死紧,在心中哀嚎,她到底是男是女?!为什么他竟然连她是男是女都瞧不出来!

月出情的神色虽然没什么变化,但他唯一的一只手,却在微微颤抖。他猜不透风倾夜的心思,不能保证他是否会害无缺。

水清浅皱眉看着风倾夜,数枚细锐的细针自袖中悄悄滑入掌心,不动声色蓄势待发。自他十岁时月无缺亲亲热热地喊他浅哥哥开始,他便把她当成自己的弟弟看待,他一向心地仁善,知她自出身便被人毁了全身筋脉,便对她心生疼怜惜,就算她如今长大了,由一个懦弱残废的小孩子变成了现在光芒耀眼的绝世天才,与他也有了生疏,他对她的怜惜却从未变过。谁要是再敢伤她,他定不手软。

风倾夜依旧望着孟长清的眼睛,慢慢说道:”自然是男人,已经行过房,难道她是男是女,我都不清楚吗?“

这句话一出,厅内先是诡异地寂静,然后,哄地便吵开了,皆用暧昧的目光看着月无缺和风倾夜两人,悄声在底下议论。

月无缺只觉轰地一下,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脑部。若不是她自制力一向好,恐怕此时已经控制不住红脸了。

可是,再怎样,她也没有想过,那个死风倾夜,竟然会这样来澄清流言!

月出情和颜月夭等人闻言先是惊愕,继而是震惊,脸色皆变得一片晦暗。不知是谁的心碎了,谁的希望破碎了,失落了。

孟长清也没想过风倾夜竟然会这样说,又惊又怒,脸色不由一黑,玄光已经沉了脸色,袖袍一挥,道:”行了,孟护法,闹也闹够了,这件事到此为止,谁若是再敢无事生非造谣生事,一定军法严惩!“

孟长清虽心有不服,但一碰到玄光冷厉如刀的眼神,只好将那不甘咽了下去,朝那薜鹏一使眼色,薜鹏会意,转头对张骏等人喝道:”破云团都给我滚回去!谁再敢滋扰生事,仔细你们的皮!“

月无缺伸手一拦,冷笑道:”你们今日下了本统领的面子,就这样一走了之,是当本统领和四烈团(注:月无缺统领四个团,分别为烈火团、烈云团、烈风团和烈雷团)的人好欺负吗?今日若不给个交待,休想从此地离去!“

玄明脸上露出苦笑,虽然他认识月无缺并不长,但对她的性子却了解得很,先前她受了辱,此刻必定要在人前讨回来的,那法子,也定然是薜鹏所不能接受的。只是,这其中有许多究因,虽说他心里明白,可有些事情,却无法阻止。

薜鹏冷觑她一眼,挑衅道:”那你想怎样?“

月无缺道:”属下犯错,首领有责,薜鹏统领须得跪下给我磕个头赔礼道歉,否则,哼!“

薜鹏闻言,怒极反笑:”想要本统领给你个乳臭未干的毛娃娃磕头赔礼道歉?休想!“

月无缺眸中闪过一道冷芒:”既然薜统领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亲自动手了!“

话音未落,薜鹏还未反应过来,只觉双膝一麻,情不自禁跪了下去,所向的方向,正好是月无缺!

周围众人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刚才的议论声反而静止下来。

冥息满是兴味地看戏,对月无缺不禁生出了许多的好奇心,难怪冥休师兄会对她有兴趣,这个女扮男装的女子行事风格出人意料,当真是有趣之极。

月无缺唇角上扬,目光瞟向孟长清,话却是对薜鹏说的:”薜统领真不愧是统领,连跪着也是这般威武。既然已经跪了,那道歉的话就赶紧说了吧,本统领还有事,等不了多久。“

”你!月无缺,你这个无耻小人,竟敢暗算我!“薜鹏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下跪的双膝,一张面皮由黑涨紫,对月无缺怒目而视,那愤怒的目光,直恨不得将月无缺撕成碎片。他咬牙想爬起来,可那双膝却像石化了一样,根本就站不起来。

孟长清看清月无缺眸中的含意,立即心知肚明,也是又惊又怒,一手指向月无缺,厉喝道:”月无缺,你休要张狂!还不速速放开薜统领!“

月无缺眸光一挑,似笑非笑:”可是你要代他跪我?无缺比孟护法官低一级,可受不起你那一拜。“孟长清气极,胸中怒气勃发,看看月无缺,瞧瞧皱眉却沉默的玄光玄明二人,再盯着薜鹏,好一会儿才强压下胸中怒气,瞪着薜鹏道:”既然已经跪了,还不快道歉?!“

”什么?“薜鹏没料到孟长清竟然会叫他向月无缺道歉,不由愣住。

孟长清冷声道:”大丈夫能屈能伸,既然此事是你团中士兵挑起,自然是你治军不严之故!道个歉又能把你怎么样!“

薜鹏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心中怒涛翻涌,沉默半晌后,终是咬牙切齿,一字字道:”对不起,月统领!“

月无缺,你今日当众辱我,他日,我必十倍讨回来!

玄明这才松了口气,生怕又节外生枝,对月无缺笑道:”既然薜统领已经道歉了,此事就这样算了吧,若是闹到宗主跟前去,大家脸上都不会好看。“

月无缺点了点头,右手微微一抬,薜鹏顿觉双腿又恢复了活力,直起身来,黑着脸,看也不看谁,一言不发大步走了出去。

孟长清的脸色也十分难堪,狠狠瞪了月无缺一眼,拂袖离去。

玄光扫了一厅狼狈的士兵一眼,冷冷说道:”薜子扬杖责二百,其余闹事者,都去刑律堂领杖二十,以示惩戒!“

薜子扬身子一震,恨恨瞪了月无缺一眼,被人押下去行刑了。

其余士兵不敢反对,齐声道:”遵命!“

玄明拍拍月无缺的肩膀,笑道:”小子,消消气,薜鹏跪也跪了,闹事者玄光已经给你罚了,这件事就当大风刮过,算了吧。以后玄宗还要靠你们这些年轻小辈来发扬光大呢。“

就这样算了?是不是太便宜你们了!你们真当我年少好欺,做做样子就能把我蒙过了吗!现在说这番好话,不过是想利用我替你们抗击奉圣中原的斗者而已!

月无缺面无表情,心中冷笑。

刚才孟长清和薜鹏逼她的时候,玄光玄明两只老狐狸却都没有制止,这不明摆着也怀疑她的性别,无声默许吗?一个个看起来道貌岸然学识丰富,却没想到尽是些思想狭隘迂腐守旧的老东西,竟然会傻到相信龙镇天的一个梦中的预言!几句片面之辞!全都是他爷爷的鬼话!就算她不是妖孽,恐怕也会被他们逼成妖孽!

龙镇天,且看最后,到底鹿死谁手吧!

”你说什么?月无缺竟然逼薜鹏下跪?“龙镇天震怒道,一把将桌案上的东西全部掀到地上。

孟长清变了脸色,惶恐行礼道:”属下也不知道,月无缺那小子竟然会如此张狂。宗里都知道薜鹏是宗主的心腹,又是属下的堂弟,她这么做,不是明摆着给我们脸色吗!“

龙镇天眸中怒色更浓,一拍桌案,冷声道:”这流言到底是谁传出来的?本座已经有了计划,这人竟敢打草惊蛇,坏我计划,简直是可恨之极!“

孟长清道:”属下也不知道,不过宗主放心,属下一定会将那个破坏我们计划之人揪出来的。“

龙镇天忽然想起一个人,脸色沉了沉,又改变了主意,摆手道:”不必,这件事由我亲自处理,既然已经打草惊蛇,那我们的计划就要提前了。“

说罢,扬手招他近来,俯在他耳边细语几句,孟长清点点头,领命而去。

没想到月无缺年纪轻轻,竟然这么快就突破了太虚之境,真是个妖孽!

龙镇天看了满地狼藉一眼,冷笑一声,招人进来收拾,自己走了出去。

龙镇天悄无声息进屋的时候,夜琉胤正坐在**闭目修炼魔族幻术,察觉到他进来,却是连眼皮也没动一下,唇角微微上扬。

龙镇天走到床前,冷眼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冷声说道:”月无缺是女子一事,可是你叫人在士兵中散播的谣言?哼,夜琉胤,我们不是约定过,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互不干扰吗?你为何要扰乱我的计划?“

夜琉胤慢慢收了功,这才睁眼看他,微笑道:”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这么做是在帮你。“

龙镇天忍不住怒道:”此话怎讲!我可不信你会有这么好心!“

夜琉胤漫不经心地笑道:”你我既为合作者,我又怎会害你。四大家庭已经准备反你了,你的暗宫势力也已经准备好,只是缺一根导火线而已,只是这根导火线却不是由你主动,不然他们就有借口让你下台,甚至杀了你,而若是能先逼得月无缺造反,你不是就有正当理由清理门户了,顺便还能一一将那些想反你的人揪出来清除干净。这样不好吗?“

龙镇天在心里冷笑,好,这样做很好!你当我龙镇天是傻子吗!逼我们玄宗内乱,你魔族就能有机可趁,然后一统整个云川大陆,到时候,我龙镇天恐怕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了!——哼,所以,如果你不让我好过,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

他的微笑永远如初阳那么明媚,明珠那么耀眼,可是龙镇天却对他的笑容生出厌恶之心。他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威风了大半辈子,最后竟然会栽到眼前这个诡计多端的少年手里!

看着龙镇天黑着脸离去,少年的笑容更加灿烂,眸中流光潋滟生辉。

”夜琉胤,师兄先前说你狡诈腹黑,我还不信,如今我终于信了。“室内忽然响起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夜琉胤心中微微一惊,待听出来人是谁后,又安下心来,不动声色望去,却见冥息不知何时进了屋子,正坐在窗边笑嘻嘻看着他。

”此话怎讲?“夜琉胤问道,笑容不变。

冥息道:”你令别人假冒龙镇天,又故意让那月无缺的姐姐月如霜听到,因为她听到关乎亲弟弟安危的消息肯定要告诉她,然后再使人故意当众闹事,逼迫月无缺,可是你知道,以月无缺刚硬的性子,肯定不会在人前妥协的。这样一来,不但令玄宗内部生了间隙,又使得月无缺误以为流言一事是龙镇天指使人干的,玄宗那几个老家伙忌惮龙镇天的那个什么破预言,自然也想搞清楚月无缺的真实性别,以防后患。说起来,他们虽然欣赏月无缺的才干,却因为预言的关系,并不完全相信月无缺。月无缺又是个心灵通透之人,怎会猜不透他们的想法,自然对他们更为不满。这样一来,玄宗内战势在必发。“

夜琉胤眼睛亮亮地看着他:”你真是聪明,你还想到些什么?“

冥息眨了眨眼睛:”你那花花肠子,我哪猜得了许多。你这么做,是想帮我师兄逼得月无缺最后叛离玄宗,加入我魔族吧?不过,以你狡诈腹黑性子,又怎会想得这么简单?你后面肯定还有别的计划。“

夜琉胤笑了笑,没有回答,却忽然问道:”你为什么要跟着月出情?莫非是看上他了?我可从未见你对哪个男人有兴趣过。“

冥息先是一愣,继而横了他一眼,那一眼竟然娇波横流,妩媚之极,狡黠笑道:”这你也看出来了?我不过是听说他为了月无缺断了一臂,这般痴情的男人,我活了一百多年,倒是从未见过,所以想瞧瞧,看看一个男人能对一个女人痴情到何种地步。“

夜琉胤看了他半晌,忽然叹息道:”你这个人真是无趣,也怪师兄把你保护得太好了,活了一百多岁,竟然连男女之间的那点情爱都看不透,我该说你是单纯呢,还是白痴呢。“

冥息不高兴了,娇嗔回骂道:”你才是白痴,你全家都白痴。“

原来这漂亮的魔族少年,竟然是个女扮男装的女人!

夜琉胤扑哧一声笑了:”女孩子果然是女孩子,就算想假扮男人,也永远摆脱不了那点女儿心态。这一点上,月无缺可比你强多了。不过,“他忽又转了话头,道,”你调查月出情可以,可是,千万不要爱上他。因为,这世上的痴情男人虽然不多,他却是其中一个。我虽然比你少活几十岁,一双眼睛却比你通透许多。“

”白痴!我冥息看透了你们这些没情没趣的男人,又怎么会爱上!“冥息瞪了他一眼,觉得聊下去也没意思,便如来时一般消失了。

夜琉胤看着那空空的窗边,脸上露出诡异莫深的笑容,喃喃自语道:”一个人若是太聪明,便不要太单纯,若是太单纯,便不要在人前耍小聪明,否则,绝计得不到好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