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76章

第076章

第二日清晨,月无缺和风倾夜两人走进了龙镇天的书房。目光一扫,玄明长老和孟长清两人在,前者对她微微点了下头,后者一见她,立即冷哼一声,眸中闪过一道嫉妒之光,别过脸去。

月无缺也懒得理他,给龙镇天轻施一礼,沉声问道:“宗主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心中却在暗自猜测着,是为昨日膳食厅闹事一事,还是为与奉圣中原的战事?反正都不会是好事。在别人眼里,龙镇天把一些重要的事情都交给她,是器重她,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月无缺心思玲珑,早已猜透,却并不说出来,只冷眼看他还会耍什么花样。

龙镇天此时正坐在案前批阅一些东西,听到月无缺的声音,这才抬眸看她一眼,放下手中朱笔,站起身来,上下打量她一眼,微笑道:“如今月统领越发英姿勃发了,果然是青春年少好风华啊。”

月无缺淡淡说道:“谢谢宗主夸奖,与宗主当年相比,无缺可差得远了。”

龙镇天笑道:“我说的是事实,就算我有当年,也及不上如今的你。”语锋一转,又道,“今早我收到了风家老爷子和你爷爷派人送来的联名书信,让本座给你们放一个月假,回去成婚,你可愿意?”

风倾夜的眸光不动声色掠过一道微澜。

“这桩婚事是两位老人家定下,我们做晚辈的,自然要遵命。”月无缺回答得不卑不亢。

龙镇天探究的目光转向风倾夜,语意不明地道:“你呢?你可愿意?好像以前你非常反对这件婚事的呢。不过说的也是,自古阴阳相生,同性相克,风月两家的老爷子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非要让两个堂堂正正春光年少的美少年成亲,的确是有些为难你们了。”

他笑语吟吟,仿佛昨日膳食厅内发生的事根本没有听说过。

风倾夜施礼,道:“谢谢宗主关心,属下先前欲与无缺解除婚约,那是因为属下不了解她,也不懂情爱一事。不过现在属下想通了,情爱二字,无关男女。只要两人心心相印,能白头到老就成。”

龙镇天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眉头抽搐了下,随即笑道:“好一个情爱二字,无关男女,没想到你年纪不大,竟能将此事想得这般通彻,是本座多虑了。”

虽说昨日风倾夜已让月无缺惊讶了一回,但听了他这番话,还是忍不住惊讶,浑身寒了一回,心中猜疑,莫非他真的有龙阳癖?若不是,那他可真是撒谎不眨眼了。

再看龙镇天的表情,明明不赞同,眸中还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鄙夷和讥诮,偏偏面上却还笑得如沐春风,仿佛很为他们的喜事开心。

风倾夜似是察觉到了她的心思,淡淡瞥了她一眼。

“两位老爷子信中说,已经替你们定下成婚的日子,是下个月十八号,正是中秋月圆,取团圆之意,本座准了,先向你们道喜了。”龙镇天扫了案边一封书信一眼,眸中尽是笑意。

月无缺也露出淡淡微笑,与风倾夜默契地向他道谢:“多谢宗主。”

两个少年,一个俊美无双,一个清冷若月,那副十足默契,看在外人眼里,果然有几分夫妻琴瑟和鸣的模样。

只可惜不是一男一女啊。玄明暗叹可惜,如此两个绝世美少年,竟然成了一对儿,倒生生要叫天下多少怀春少女心碎了。

“恭喜月统领啊,男子汉鼎立世间,不外乎两件事,一件是扬名立万,另一件便是洞房花烛,月统领小小年纪,便把两样都做到了,不知要叫多少人羡慕不已呢。”

“谢谢长老吉言,谢谢宗主的关怀,无缺以后定当好好为玄宗效力,让我玄宗成为云川大陆上最强大的一派。”月无缺道。

看着她一本正经正义凛然的宣誓模样,风倾夜忽然很想笑。

棋逢对手,想必以后的日子会有趣多了。他的心忽然一怔,是何时,他竟然觉得这枯燥无味的日子开始有趣了?

玄明却早已偷偷笑了起来,暗想,这小子真能装,不愧是个人才。

“好,月无缺真不愧为月无缺,这番胸怀和气度,还有对玄宗的这份热诚,着实令本座欣赏不已。”龙镇天假意赞道,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正好本座有一个任务要派你去做,希望月统领到时候能胜利而归。期限一个月,等你凯旋归来,本座会放你们两个月的长假,并在婚礼上送你们一份大礼祝贺。月统领和风七公子如此聪敏过人惊才绝艳,相信一定不会叫本座和玄宗的民众失望的。”

果然,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就知道,龙镇天给她灌迷汤必没好事。

“请宗主吩咐!”月无缺和风倾夜齐齐躬身施礼道。

龙镇天道:“本座得到消息,奉圣中原为图整个灭掉我玄宗,近几十年来一直在休养生息,暗中培植势力,如今终于准备对我宗动手了。而且本座听说,那奉圣的帝尊阴邪狠毒,竟然秘密培养了一批凶猛残暴的兽人军队,那兽人以人体做诱导,却又能幻成幻兽的模样,拥有幻兽的强大力量,若是他在战争中用这批兽人军队来对付我们,那就不妙了。所以,我想让你们偷偷潜入奉圣中原,想法找到那批兽人军队,然后灭掉他们。只有这样,我方才能减少流血牺牲,稳打稳胜。”

此话一出,众人立即吃了一惊,玄明瞟了月无缺一眼,皱眉道:“宗主,既然那兽人军队如此厉害,怎能令月无缺独自去冒险?这可万万不行!她是我宗的人才,若是有个意外,着实太可惜了。”

老匹夫,我就知道你心中尽是些想要除掉我的阴谋诡计!嘴上说得冠冕堂皇,其实却是一肚子坏水!月无缺心中暗骂道。

孟长清却冷笑着插话道:“长老没听说过一句话吗?锋利的宝剑都是磨砺出来的,月统领如此年轻,天赋又如此高,如今又身居玄宗高位名声大震,这般前途无限平步青云,任谁都会生出几分骄躁之心。宗主之所以把这份艰难的任务派给她,不也是想磨砺她的心性,锻炼她成材吗?咱们这些人,哪个是没有经历过风霜磨砺的。再说咱们都知道月统领神功盖世,区区几个兽人,怎可能对付不了,月统领你说是吧?”

玄明脸色微沉,正欲反驳,却听月无缺道:“孟护法言之有理,无缺年轻,确是需要一些磨砺。宗主请放心,无缺一定不负厚望。”

风倾夜也道:“宗主请放心,属下会好好协助月统领的。”

两人打了包票接下了这个任务,玄明刚到嘴边的话只得咽了回去,头一回沉了脸色,瞪了他们一眼。

龙镇天眸中划过一道犀利的光色,笑道:“果然是出生之犊不怕虎,两位少年英才勇气可嘉,本座就坐等你们的好消息了。你们放心,本座会派几个高手随你们一同去的。另外,你们可以自己挑几个人选跟着,以确保这次任务的成功。”

月无缺和风倾夜道了谢,龙镇天又鼓励了几句,便挥手让两人离去。

月无缺和风倾夜出得龙镇天的书房,下了楼,径直走上玄宗议事大楼前宽敞清静的石道。石道两旁栽了密密的桂花树,清香袅袅。

月无缺扫了并肩而行的风倾夜一眼,忽然笑了:“你可真是个怪人。”

“此话怎说?”

月无缺拿眼瞟他,促狭地笑:“我想问问,咱俩行房的时候,是谁上谁下?”

风倾夜冷冷扫了她一眼,虽然脸上没有表情,可月无缺还是发现,他的脖颈处微微泛红。

月无缺脸上暧昧的笑意愈发深了。

风倾夜别过脸去,淡淡说道:“这次的任务格外艰险,你还有心思在这里调笑。”

月无缺回头望了那巍峨耸立的威严华丽的大楼一眼,脸上笑容不变,压低声音道:“我自然知道这次任务艰难,或许龙镇天还会派人偷袭我们,以除掉我们。不过,我月无缺生来便不畏惧危险,只看到时候到底鹿死谁手了。”

她的眼睛如黑宝石般熠熠生辉,俊美无双的脸上也仿佛因那道自信与自傲笼上了一层夺目的光彩。

风倾夜深深望着她,心中划过异样的情绪。眼前的少年,越发让他移不开眼了。

月无缺却没有留意他的神情,在心中暗暗盘算着带谁一起去为好。

“主人主人!听说宗主派你和风倾夜去奉圣做刺杀任务?”月无缺正坐在案前处理团内一些琐要文件,青滟忽然一阵风似地跑了进来,满脸的惊喜灿烂。

月无缺抬眸斜斜扫他一眼:“你很兴奋?”

只见他的身后,颜月夭,月出情,水清浅,还有月如霜月如冰陆续走了进来,脸上神情各异。

月无缺眉头一挑,放下手中文件,揶揄笑道:“现在还未到休憩时间,莫非你们都是违抗军令跑来的?”

水清浅温和笑道:“自然不是,是你自己忙得糊涂了吧,现在正是休憩时间。”

月无缺望了眼西边角落的沙漏,果然。她不禁有些哑然失笑,可能是自己刚才一直在思考如何安排下面的计划,一时忘了时间。

月如冰抬掌结了个结界,以防外面有人偷听,随又走到月无缺跟前,担忧地道:“无缺,龙镇天派你去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明显是想叫你去送死,你可万万不要去。”

月如霜赞同地点了下头,微微蹙眉:“不过,听说无缺已经答应了龙镇天,就算此刻说不去,也是不行的了。他不是说让你自己选几个人跟着吗?不如让我和如冰跟着一起去吧,咱们姐弟几个也好有个照应。”

月无缺还未回答,颜月夭水清浅等人立即提出也要随行的要求。

月无缺有些为难:“你们可都是家族的嫡孙,若是这一趟出了事,我就没法向你们各家的老爷子交待了。”

若是他们几个出了事,其他几大家庭肯定要将矛头对准月家,那可是大大不利。

颜月夭脸色不好看,道:“怎么,你瞧不起我们几个吗?哼,四大家族之中,我颜家虽然居末,可要说起制毒用毒,那可是世间无人能及。”他的话语间隐隐透出傲然之气,“我颜月夭虽是个小辈,但颜家之中,恐怕未必有人能比得过我。听说奉圣帝尊的兽人身上无处不具有毒性,正好我也想见识一下是他们的毒厉害,还是我颜家的毒厉害。”

想到风倾夜会与她一同去,她却要撇下自己,心中不由地又是一阵纷乱,莫名的生出几分恼意。

月无缺看在眼里,却并不说什么,只笑吟吟望着他。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说明的好。

水清浅接着笑道:“我的医术虽说不上是独步天下,但若是你们在执行任务期间有了什么伤痛,有我跟着,也好应当时之急。无缺弟弟,就让我也跟着去吧。”

一直沉默不语静立一旁的月出情深深看了月无缺一眼,也道:“我也要去。”只有四个字,那四个字中的坚定与坚决却似乎能穿透人心。

月无缺对上他清冷而倔强的黑眸,原本想拒绝他的好意,可是最后却终是咽了下去。心中浮起袅袅愧疚。

他的脸庞似乎又清减了不少,而今那张清雅孤傲的俊颜上浮现着淡淡的忧伤,眉宇间是浓得化不开的愁绪。她知道自己伤着他了。明知道他对她的心意,她的心也不是没有触动,却依然做出些让他难过的事情。比如她与风倾夜之间的暧昧。虽然只是一个计,可伤着了他,她心里还是有些心疼。可是他呢,却依然不改初衷,坚定地要跟随她,保护她。这样一想,心中只觉欠他许多,却又无从解释。

月如冰看着他们,心中一阵感动,拍掌笑道:“无缺果然好福气,一下子交了这么多两肋插刀的义气朋友,可叫姐姐羡慕死了。既然他们都要去,身为你的姐姐,自然更有义务和责任去陪你上刀山下油锅了。”

月无缺原本心中的一丝愁绪,顿时被她这句话吹散,看着这些关心她的亲人朋友,只觉心中被什么烘得暖暖的,沉吟片刻后,扬眉笑道:“既然如此,你们的好意,无缺却之不恭了。”

众人立即喜笑颜开,纷纷讨论着什么时候出发,龙镇天又会派谁与他们一起同行。虽然眼前不一定是光明一片,或许会是艰难重重,但此刻,这些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前面的难关,他们会一起克服。

------题外话------

他们会一起向奉圣中原出发,又会遇上什么样的危险呢?月无缺和萧璃相逢,二人是否会认出对方?是否是余情未了?萧璃(何玉绦)背叛暗算无缺的原因到底是什么?龙镇天又怎样对他们下黑手?冥休最后是否真的如愿让月无缺入了魔族?冥休与无缺之间的战争,最后孰赢孰输?后面还有几位美男会陆续出场,无缺的感情我会加快进展,看最后花落谁家!某意这段时间对不起大家了,也不敢再保证什么,但尽力努力码字,加快情节发展,虽然想完结,但不会草草结局的,会按照原剧情发展,请大家继续支持哦。某意谢谢大家了。明天努力多码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