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倾城

第077章

第077章

天近黄昏,一行上十人的商队慢慢接近了奉圣城。城门两侧各立着五六个守城兵,相貌平凡,看起来丝毫不起眼,但从那偶尔精光一闪而过的眸中,却可瞧出这些人实际上皆是身手不凡的高手。

见了那一队商队,两个四十上下的老兵执着长戟走了过来,锐利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们,当看见青滟时,几人眸中齐齐划过异样的光彩。不过那光彩如流星般一闪而过,很快又恢复如常。依例询问了几句,见没有什么破绽,为首的老者又塞了一些银子给他们,便放他们过去了。

“果真是钱能通神啊。听说奉圣中原与玄宗大战在即,为防奸细混入,对玄宗的商人要严厉检查,所以我还以为要通过这城门还有些难度,却哪里想到,几块银子就轻轻松松搞定了。”进了城门,距离城门很远了,其中一个肤色暗黄的少年不禁出声叹道。

旁边一少年忍不住笑道:“看来你是很想被他们捉去关押起来的,是不是皮痒了,颜小夭?”

颜月夭白了他一眼:“我的确是皮痒了,不说这易容物粘在脸上难受,光是我易容后的这张脸,简直就像是病入膏肓之人,你说,你是不是故意捉弄我的?”说罢又看看身边的人叹气,“你看看你们,同是易容,为何你们就都要比我好看得多?”一边说一边自恋地摸了一把脸。

众人见他那副似嗔似怨的模样,皆忍不住偷笑起来。

青滟乐不可支道:“没办法,谁叫你长得那么像女人,要是不这样,恐怕守城门的那几个兵一见你,就把你当成女人强行留下享用了。”

“我呸,果然人话不是畜生能讲的!你这只死畜生,你再敢说本少爷像女人,看我不把你揍成猪头!”

颜月夭一听说他像女人,立刻暴怒了,伸手过去便要抓青滟。青滟身子机敏一闪,躲过他那一抓,得意地朝他扬了扬漂亮的下巴:“你敢对我动手,看主人给你好看!”

颜月夭对上月无缺促狭的笑眼,心里一窒,避过她的目光,狠狠瞪了青滟一眼,忿忿道:“无缺,他不是你的契约兽吗?干嘛要让他在这外面胡闹,赶紧把他收了吧。”

青滟撇嘴道:“你以为你是谁啊?主人才不会听你的话呢!主人你说是吧?哎呀,主人,你你你你,你干嘛……”

话音未落,整个人已被月无缺掌中的一道白光迫得幻成一道虚影,隐入她的体内。

颜月夭一见,立刻得意了,看来他在月无缺心中还是有一定份量的。这样一想,顿时心情大好,喜笑颜开。

月无缺却敛了笑意,不动声色回头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后面有人追来了,我们先分别找店子避开,再洗掉脸上的东西,换身衣服出来再说。就约在玲珑楼吧。”

月如冰奇道:“无缺,这里你又没有来过,怎知这里有座玲珑楼?”

水清浅微笑地看了月无缺一眼,伸手朝前一指,众人循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立即恍然大悟,只见南边那条大街上,有一座华丽高耸的大楼,巨大的招牌上,“玲珑楼”三个流光溢彩的大字斜斜呈现在众人眼前。

玄明点点头,眸中闪过一道惊异之色,他都没有听到后面的动静,月无缺在这一行人中年纪最小,却最先听到,看来她如今的功力比自己还要强上许多了。

“是不是我们暴露目标了?怎么一来就被人跟踪?”随行于后的莫忧皱眉说道。

水清浅一笑,道:“不是,是青滟暴露了。守在城门口的那几个人都是高手,估计一眼便瞧出青滟的身份,能捉得一只神兽对于修炼者来说可是件荣耀的事,估计那几个人回去禀告了主子,前来捉拿了。”

颜月夭这才知道月无缺并不是因为他才收了青滟,带笑的脸立刻又垮了下来。

月如冰和冥息见了,不由在旁吃吃偷笑。

一身玄色普通衣衫的孟长清冷眼瞥了月无缺一眼,讥诮道:“才入奉圣便惹来麻烦,果然是主子狂妄,连带着自己的契约兽也跟着狂妄起来了。”

月无缺看着他,唇角微微上扬:“你也可以这般狂妄。”

孟长清冷哼一声,甩袖道:“我才没你那么不知所谓!”

月无缺目光清冷,似笑非笑:“孟长老明明很嫉妒很羡慕我,只可惜,早已过了轻狂的年纪,果然是时间不饶人啊。奉劝你记住一句话,长江前浪推后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说罢率先朝旁边一家客栈走去,风倾夜随即跟上。

孟长清闻言不由额前青筋暴起,怒道:“臭小子,你拐弯抹角地是说我老不中用了?!”

其余人看着他发怒的神情,不由偷笑起来,各自散开寻找避嫌之地。

玄明拍拍他的肩膀:“行了,老家伙,我们现在是来执行任务,不是来吵架的,你是玄宗的前辈了,用不着和小辈们见识,走吧。”

“前辈?哼,你看那小子有把我当前辈看吗!”孟长清冷笑道,阴沉地望了月无缺背影一眼,重哼一声,转身便走。

玄明也不见气,笑嘻嘻跟上。

月无缺卸了货物,令店小二将马牵到后面拴着,自己则和风倾夜各要了一间客房,洗容换装。

不过片刻工夫,两人肩并肩自客房走了出来,绝世的容貌和出采的风姿顿时引来客栈不少人驻足相望。月无缺手中还多了一把白玉折扇,折扇轻摇,微微一笑间,当是风流俊美,耀眼生辉。就连刚刚见过一面的掌柜和店小二看见他们,也惊得张大嘴,不认得了。

也难怪他们不认得,月无缺与风倾夜二人进门时,绝世容貌被易容成一副平凡普通的大众相,一回头却又变成了风姿卓越的翩翩佳公子,天差地别的区别,自然无人能将他们联系在一起了。

风倾夜觑了月无缺一眼,也忍不禁微微一哂。

月无缺微微一笑,赏了小二一锭银子,摇头扇子与风倾夜风度翩翩出了客栈大门。

店小二的声音在后面小声响起:“这是哪里来的两位俊公子?我一直站在门前迎客,怎地就没有见过?”

掌柜低斥道:“那是你蠢!不知道有些大家大户的公子哥喜欢易容出来游玩吗?要是顶着原来的俊美容貌,还不要被一些居心不良的歹徒给盯了出去了。行了,赶紧干活去吧,反正我店里的客人都是付了房钱才进来的,管他们是美是丑是圆是扁,有钱赚就行了。”

两人到了玲珑楼跟前,立刻有四名美丽动人的少女迎上前来,顿时俏颜娇语,香风扑面。见了这两位美少年,立即眼神一亮,大大的美眸中娇波流动,软声酥语地请他们进去。若不是她们动作举止优雅有礼,楼内并无荒**之相,他们还以为进了青楼呢。

风倾夜眉头微微一皱,不动声色离那些少女远些。

月无缺察觉,好笑地看他一眼。就在这时,一队全副武装的奉圣士兵骑马奔来,四处察看。有五六个人行到玲珑楼前翻身下马,冷冷扫了月无缺和风倾夜一眼,长臂一挥,将他们挤到一边,不顾少女们惊吓的呼声,大步闯了进去。

“让开让开!本官正在追查嫌犯,谁敢阻拦,与嫌犯同罪!”

月无缺眸中闪过一道精光,一把扶住离得最近的差点被挤倒在地的少女,柔声道:“姑娘没伤着吧?”

那少女娇羞地瞟了她一眼,正好对上她带笑的眼眸,心跳突地加快,一张俏脸早已浮上红云,轻声道:“谢谢公子,奴家,奴家没事。”

“那就好,姑娘以后可要小心点,不要被这些兵冲撞到了。”月无缺松手放开了她。

那少女的脸羞涩地点了点头,矜持地垂下眼睑,却又时不时偷偷觑她,目光中的爱恋看得分明。

风倾夜看到这幕情景,心中蓦然生起一丝莫名的不悦情绪,冷冷看着那名少女,那少女不意对上他的目标,先是一愣,继而赶紧低首,再不敢与他目光对视。

却闻旁边一容貌清秀的少女看着那几个粗暴闯入的士兵毫无礼貌在里面找人,不悦地小声忿忿道:“什么保卫奉圣的帝家兵,根本是一群肆意扰民的土匪!”

月无缺扫了那少女一眼,不动声色笑道:“这话姑娘还是藏在心中就好,免得被他们听了去,无缘无故治个通犯罪就不妙了。”

一边说一边摇头扇子径直走了进去,风倾夜紧随其后。

“好俊的公子,听她说话的口音,好像不是咱们奉圣的人。”另一名少女的目光一直痴迷地紧随月无缺,喃喃说道。

“另外那名公子也帅的很哦,两个人简直不分上下,啧啧,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俊俏这么出色的男人呢,如果能嫁给其中一人,那可真是我家祖上烧高香了。”立在她旁边的圆脸可爱少女目露红心,作花痴样。

风倾夜的容貌本来也是俊美无比,比之月无缺不分上下,只是他一直冷着脸,面无表情,而月无缺温文有礼,所以那几名少女竟然只敢围着月无缺,却不敢主动搭理风倾夜。

另外两人听了忍不住吃吃笑了起来。其中一人笑骂道:“死丫头,你不是喜欢萧璃天师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变了心了?”

那少女嘻嘻笑道:“萧璃天师当然不错,只可惜他的身份太过尊贵,就像那天空高高在上的太阳,岂是我们这些平民能攀到的,只能留在心中做个肖想罢了。”

这番话又引起几人的嗤笑,很快又有客人过来,她们赶紧止了笑,热情将客人迎了进去。

月无缺和风倾夜在酒楼店小二的带领下上了二楼,要了间名为“逐月阁”的雅间,对他叮嘱了几句,店小二点头称是,弓身退了出去,顺手带好了门。

风倾夜走到窗边,望着下面颜月夭一行人渐行渐近的身影,目光落在与月出情一起的冥息身上,淡淡说道:“你有没有觉得,与月出情在一起的那个小兵有点特别?”

月无缺端起桌上倒好的茶水饮了一口,闻言脑中立刻浮现出那个小兵的模样,沉吟了一下,漫不经心道:“有一点,此人脸皮特厚。”

那个小兵,她一眼就瞧出她身上有不同寻常的魔族气息。只是她不知为何入了玄宗,而且与月出情的关系似乎还不错,否则以月出情那对谁都冷冰冰的性子,是不会随便带人一起出来的。

风倾夜眼角微抽地看着她,却没有再说什么,继续在窗口观望。

没过多久,雅间的门便被人推开,是那店小二领着玄明等人走了进来。

颜月夭随手赏了那小二一锭银子,小二千恩万谢地出去了。

此时天色已暗,有两名少女款款敲门进来点灯。

玄明见大家皆是饥肠辘辘,便对那两名少女吩咐几句,少女们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不一会儿,一盘盘精致诱人的好菜便陆续端上了桌。

颜月夭夸张地嗅了一下,笑道:“菜式不错,要是能再来两瓶好酒就更妙了。玄明长老,咱们这可是因公出差,有性命危险都说不定,怎么着也不能这么吝啬吧。”

一桌人闻言不禁笑了起来,室内气氛立刻缓和了许多,其乐融融。

唯有孟长清冷着脸坐在那里,一脸不屑。

玄明也面带笑容,道:“有好菜岂能无好酒,放心,不会亏待你们的。”

很快雅间的门再次被打开,另外两名美丽少女端了两小坛酒,面带笑容走了进来。

“这两瓶酒是我们玲珑楼珍藏的最好的酒,我们老板说几位客人风采卓越,气度不凡,很想和几位交个朋友,这两瓶美酒就当是送给几位的见面礼了。”

“你们老板?你们老板是谁?他认得我们吗?”月如冰好奇问道。

那少女眉目如画,气度从容优雅,与先前那几个只会犯花痴的少女格外不一样,只见她眼波流转,恭敬有礼地笑道:“以前不认识,以后你们就认识了。奴婢名唤香玉,公子们若还有什么要求,尽管差使奴婢,奴婢就在外面小间候着。”

说罢,施施然给众人福了一福,只留下一名名为香佩的黄衫少女侍应,领着其余的少女款款离去。

这般优雅出众的气质与姿态,进退自如伶俐巧舌,还有那如出水芙蓉一般的俏丽容颜,令在座众人不由露出赞赏之色,心中暗暗惊艳。

“只是一名小婢便有如此气度,不知她的主人,会是怎样一个人物?”水清浅轻叹道。

月无缺漫不经心笑道:“能在奉圣城开这么大的酒楼,又能调教出这般出众的婢女的,肯定是奉圣城不容小觑的人物了。”

玄明却皱了皱眉:“怎么说这里也是人家的地盘,我们还是小心为妙。刚刚那名女子虽只是一名婢女,可是她的身手却是不弱。”

颜月夭却不理他,径直拿下那雕画着绿竹的古意酒瓶的瓶塞,一股沁人的酒香立刻在室内弥漫开来,芳香四溢,就连品酒无数的玄明也忍不住赞道:“果然是好酒,光是闻之已叫人神迷心醉。”

孟长清亦是动容。

黄衫少女香佩迷恋的目光轻扫了颜月夭一眼,脆声笑道:“这酒名为‘鸾凤鸣’,是我家老板亲手配制的秘方,光是这样一瓶,便已是价值连城。”

众人听了,不由暗自惊叹这玲珑楼老板的玲珑之心。

香佩执起白玉酒瓶替在座的人倒酒,娇嫩的葱葱玉指与玉瓶上的绿竹交相辉映,当是说不出的动人场景。

月无缺端起面前的酒杯,轻轻抿了一口,一股芬芳清冽温润冰凉的**立即顺滑喉滑下,入口时略带丝苦味,进了胃中,却又有丝丝甘甜充溢四周,舌尖鼻端更是酒香缭绕,一口下去,仿佛全身的毛孔被熨烫般舒坦无比。

“好酒!”月无缺忍不住赞道,心下不禁对这玲珑酒楼的老板动了好奇之心。

“你们老板今年贵庚多少?”

香佩莞尔一笑,答道:“奴婢没有见过老板,不过香玉姐姐见过,因为香玉姐姐便是老板的贴身侍女之一。”说罢,又道,“以前老板从来不会命自己的贴身侍女给客人端酒,这次老板竟然对诸位破例,命香玉姐姐亲自给各位奉酒,由此可见老板对诸位公子的重视。”

“不说这酒是难么难得的佳酿,光是看他在酒楼里安放这么多位绝丽佳人,就能看出他绝佳的审美眼光和极强的商业手段了。”颜月夭将杯中酒饮毕,漂亮的眼眸眨了眨,笑问她,“这位妹妹不知贵老板的年龄,名字总归是知道的吧?”

香佩的俏脸飘上一丝红云,娇笑道:“我家老板姓凤,因在家中排行十一,所以别名又叫凤十一,大家都称十一少。你们不会连他都没有听过吧?不但全奉圣城的人,就连外地来的许多商人都知道凤家呢。”

提到她的老板,她立即眉飞色舞起来,神情间满是骄傲。

玄明顿时眼睛一亮,不动声色问道:“可是卓萧凤中的凤?”

香佩道:“正是。”

孟长清与玄明相交一眼,神情顿时都亮堂起来。

月无缺却没听过凤家之名,眉头一挑,用目光询问玄明。

玄明解释道:“奉圣中原有大大名门世家,一为卓家,二为萧家,三为凤家,卓家是皇家之姓,当今奉圣帝尊便是卓家四代中的佼佼者,卓家第二代中排行第三。萧家,因世袭奉圣天师之位而闻名,其势力庞大,不容小觑。凤家,则是奉圣城乃至整个奉圣中原的首富,以富可敌国而闻名。凤家世代经商,凤家的子孙也是个个聪慧过人,精通经商之术,奉圣中原大半的商铺,都是凤家所开,凤家的巨额税银和每年的供奉,也成为奉圣国库最大的经济来源之一。而且,这奉圣城的城主,便是凤家的家主易鸾,凤十一正是她的第十一个儿子。”

冥息一直保持沉默,因为月出情曾严厉警告过她(因她是女扮男装,所以后面就用女也“她”来称呼吧),此时听得津津有味,忍不住问道:“凤家的家主怎么会姓易?不是应该姓凤才对吗?”

颜月夭瞟她一眼,说道:“易鸾是凤十一的父亲从外族娶回来的老婆,自然不同姓了。”

“原来这城主竟然是个女人。”月无缺也吃了一惊,能将这偌大的奉圣城打理得井井有条,而且还是在奉圣最高统治者的眼皮底下,以商者身份,看来那凤十一的母亲定然是个极为厉害的女人。

心里迅速思索起来,那帝尊也不知将兽人藏于何处。凤家既然在奉圣城具有举足轻重的地步,对此事一定不会全无所知,若是能结交那凤十一,对事情进展一定会大有帮助。而且,虽然他们是改头换面在这里出现,到底人数太多,极为引人注目,若是能得凤十一相庇护,也减少些不便。

孟长清突然出声,对那少女冷冷说道:“行了,这里不用你侍候了,你先下去吧,有事我们自会叫你。”

香佩轻施一礼,退了出去。

月无缺知他是怕时间一长,被那少女看出点什么,也不加理会,举起手中碧玉酒杯,对众人说道:“大家赶紧用餐吧,说不定等会儿还有人请我们做客呢。”

说罢,她又侧头对隔了两个座位,一直沉默不语的月出情笑道:“出情哥哥,这酒的味道不错,我敬你一杯。”

月出情看着她,俊脸微展,点点头,只手端起酒杯,一口饮尽。月无缺亦一口饮尽,又拿起白玉筷子夹了块红烧肉递到他面前的碗中:“你最近可是瘦多了,多吃点肉,我可不希望你瘦成皮包骨头的样子。”

一边说,她一边不停将桌上的菜夹入他面前的碗中,不多时,月出情的碗便堆成了一座小山。他的脸色,也终于好转起来,对月无缺露出宠溺的笑容:“够了,再夹我就吃不完了。”

月无缺见他笑了,这才放了心。一路上月出情心事重重,异常沉默,也不怎么与她说话,倒叫她担心不已。

一旁的冥息撇撇嘴,揶揄道:“我跟你说话,逗你开心,你却把我当成透明人,对我冷冰冰的,她一哄你,你就笑开了,果然还是人家的面子大。”

月出情淡淡瞟她一眼,依旧不理会她。

冥息又好气又好笑,心下有些着恼,果然是个呆子,痴人,明明知道没有希望的人,还对她抱有希望,白白伤心死也是活该!

风倾夜的眸光暗了暗,没有说什么,面无表情吃菜。

颜月夭见了心里吃醋,似笑非笑道:“无缺,你对出情可真好,我也瘦了,怎不见你对我这般好?”

月如冰正好坐在他的旁边,闻言给了他一记白眼:“我说颜九少,出情是咱们的表哥,又因为无缺受了伤,无缺照顾他,给他夹菜是应该的。你好手好胳膊的,还要别人侍候,是不是架子也太大了?”

颜月夭一时语塞,再不说话,忿忿吃菜,仿佛要把所有的闷气发泄在菜肴上。若是此时青滟在就好了,他有气还可以与那小家伙撒撒。

一筷子菜伸了过来,放入他的碗中,月无缺促狭的笑声在他耳边响起:“好了,现在我也给你夹菜了,这回满意了吧。”

颜月夭心里的闷气稍解,却依旧板着脸不理她,心里忽然漫过一阵突如其来的伤感与难过。他这是在干什么?吃醋?呕气?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下个月就会与别人成亲,任他在这里吃醋闹脾气,人家也不理解他的心思,纯粹当他是没事找事发贵公子脾气!难道他的这份暗恋的感情就是这般不值一提吗?!呵,本来就是一段不值一提的感情,谁叫他喜欢的是个男人,而且那个人根本不喜欢他呢!风倾夜为人冷淡不合群,她可以与他相携同行,并付出真心;月出情不高兴了,她会主动跟他说话,逗他笑,而自己呢?自己不开心了,她又何曾那般关心过自己?

听着耳畔月无缺温声软语对月出情说话,又与水清浅说笑,颜月夭的心一阵阵抽痛,仿佛一团乱麻般解不开纠缠的结,对着满桌的美酒佳肴忽然没了胃口。

莫忧偷偷打量着他们几个,只觉他们之间的气氛格外怪异,似乎有淡淡的酸味在他们之间漫延。

瞧瞧桌中两个脸色不佳的男人,精明的莫忧又怎会猜不透其中的因结,暗自摇了摇头,果然人太出色了,也是一种罪过。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飘来若有若无的袅袅箫声,那箫声悦耳清扬,带着丝丝缠绵,愁肠百转,绕耳不绝,甚是动听,堪称仙乐。众人不由受其吸引,侧耳静听,心中暗赞那人箫艺超绝。

月无缺原本脸上带着笑容,可听见那箫声之后,脸上的笑容立时僵住,神情惊愕,如遭重击!

好熟悉的箫声!好熟悉的曲子!

思缺!这首曲子,竟然是思缺!当年她第一次带兵上战场杀敌时,何玉绦亲自为她作的一首曲子!

这里,怎么会有人会这首曲子?!

月出情一直看着月无缺,忽见她身体僵硬在座,神情惊愕,脸色煞发,似乎突受重创一般,不由大吃一惊,急忙问道:“怎么了?无缺?是不是这首曲子……”

他话音未落,月无缺忽然如一阵疾风一样冲了出去,眨眼的工夫便不见了踪影!

何玉绦!何玉绦!一定是他!

------题外话------

谢谢可爱的【蝴蝶吻花香520】的花花钻钻,谢谢亲亲【朵朵1990617】、【寒芷殇1】、【筱漠漠】、【菁熙梓ciyi】宝贝们的花花钻钻,非常感谢了!某意努力码字来报答你们的大力支持……汗,希望事情不要那么多,希望自己精神能好些,不要再断更了。囧……